身经共产主义迫害 波兰女画家为中国儿童发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15日讯】一名五六十年代在波兰长大的艺术家了解到,在现今中国还有因信仰而遭受迫害的家庭和儿童,她觉得震惊,但她并不奇怪。

作为一名在共产政权下长大的人,目前身居澳大利亚的画家芭芭拉‧谢弗(Barbara Schafer)清楚共产主义制度对人性的压迫。也正因如此,在绘画时,她能够传神地描绘出那些父母被中共迫害的孩子的苦难,而这种苦难在现实中通常被忽视。

谢弗在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说,孩子们在父母被抓走后很容易受到伤害:“中国孩子因信仰而被欺辱。许多孩子被学校开除,或因在校外参加教堂和宗教活动而受到惩罚,他们被迫背诵反对宗教和无神论的口号,被强制签署放弃信仰的文件。”

1965年,谢弗的父亲在共产党控制的波兰去世,那时她年仅12岁。她父亲生前是一名吹玻璃工,在二战期间被关在集中营,虽侥幸活下来,但此后健康状况一直不佳。

“无数波兰人死于苏联古拉格集中营和饥饿”,谢弗说,“与此同时,双倍尺寸的火车每天24小时开往苏联,(苏共)从波兰偷走他们想要的一切。”

芭芭拉‧谢弗的油画《感恩》于2019年在纽约举行的第五届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上展出。(由芭芭拉‧谢弗提供)

共产主义波兰长大

谢弗于1953年出生在克拉科夫(Krakow)附近的斯卡维纳(Skawina),此时距二战结束仅过了八年。

二战即将结束的1945年2月,盟军在雅尔塔会议(Yalta Conference)上将波兰和其它东欧国家的主权移交给苏联。

她说,这是“我们历史上另一个黑暗的一页”、“波兰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

在苏联控制下的波兰,“告密者和党员过着极其富裕的生活”,“至于其他人,有些人也很高兴,因为战争已经结束,他们靠饮伏特加来排忧、享乐”。

对于波兰人民来说,战争结束的短暂幸福很快被新的共产主义政权的阴影所笼罩,而谢弗也在逐渐长大中了解到遭受压迫意味着什么。

芭芭拉‧谢弗小时候与父母在波兰。(由芭芭拉‧谢弗提供)

“我的许多家庭成员都受到无情、残暴的共产主义政权迫害。”谢弗说。

小时候,谢弗以为波兰媒体为人民服务,她曾写信给报纸和电台表达她的担忧,结果她的妈妈因此受到当局的惩罚。

她发现,信息自由在波兰是不存在的,“我们收到的西方寄来的信都被打开了,里面一些内容被涂上黑墨水”。

谢弗回忆说,在她很小的时候,当她的父亲收听自由欧洲电台或美国之音时,她要在窗边守着,一旦有人经过要向父亲示警。因为那时收听这种广播的人要被判入狱。

“有些人是不可信的。”她说。

“随着共产主义渗透到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人们变得士气低落、傲慢、懒惰和以自我为中心。商店东西越来越少。腐败和贿赂很普遍,食物配给卡也出现了。”

学校向学生灌输共产主义那一套。现在已是祖母的谢弗说,波兰孩子们都知道有些老师“为了保住工作而撒谎”,但实际上,老师们真的希望坚持自己的传统。

她说,坚定的信念给波兰人民带来了希望。

苏联人不可能摧毁波兰人对上帝的信仰,他们做不到,而信仰让我们继续前进,谢弗说:“政府知道破坏教堂会导致它们灭亡。不幸的是,他们还是在神职人员中安插了间谍。”

许多优秀的神职人员因反对共产主义而遭迫害或被杀,她说。

苏联人于1960年在克拉科夫郊区建造了一座以弗拉基米尔‧列宁(Vladimir Lenin)命名的大型炼钢厂(列宁钢铁厂),并在另一边建造了一座炼铝厂。然而,谢弗说,冶炼厂的烟囱没有过滤器,工业建筑与这座历史名城的其它地方格格不入。

“我心爱的克拉科夫市,波兰国王的城市和文化之城,正在被侵蚀。精美的建筑细节以及人们的健康都受到影响。”谢弗说。她曾从事过历史建筑的修复和保护工作。

1977年,24岁的谢弗和丈夫,一名飞机工程师一起移民到新西兰,十年后的1987年,她移居到澳大利亚墨尔本。

共产主义中国的《苦海》

1989年,随着苏联解体,波兰终于摆脱共产主义统治。谢弗认为,今天的中共将面临同样的命运。

她说:“就像罗马帝国对基督徒的迫害一样,中共邪党将因其折磨杀害数百万无辜的好人而解体。”

谢弗非常关注共产主义中国对儿童的持续迫害,为表现这些儿童遭受的苦难,她创作了油画《苦海》。画中的孩子都是根据真实人物创作的。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22年间,这些孩子失去了生命或者父母。

芭芭拉‧谢弗的《苦海》。布面油画;120厘米X120厘米。(由芭芭拉‧谢弗提供)

“许多人成为孤儿或者失去了他们所爱的家人。一条美丽的彩虹将他们(孩子们)中的一些人带到天堂”。

画中孩子们都坐在代表纯洁的白色莲花上,其中有一个孩子是孟浩(Meng Hao),在2000年11月7日,他和修炼法轮功的母亲双双被中共迫害致死,那时他仅8个月大。

根据验尸官的检查,小孟浩头上有两个黑色和蓝色斑点,鼻子里有血。他的小脚踝周围有两处深深的瘀伤,很可能是他双脚被铐着倒挂起来造成的。而他母亲脖子和指关节骨折,头骨凹陷,腰间扎着一根针。

在画中,孟浩手握未开的莲花,这朵花代表他已故的母亲。他自己则坐在带他去天堂的彩虹里。

画中另一个孩子叫黄英(Huang Ying),她母亲在2002年12月5日被迫害致死,那时小黄英才18个月大。

黄英3个月时就被迫与母亲分开,此后再也没见过妈妈。她的父亲也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在妻子去世时,仍被关押在劳教所,甚至不知道他的妻子已经去世。黄英当时由祖父母抚养,由于没有经济来源,祖父母负担不起小黄英上学的费用。

“孩子们默默地受苦。”谢弗说,他们出生在一个苦难的世界,但因为还小,他们什么也不知道,只能接受它,但在内心深处他们受到的伤害是可怕的。

《苦海》油画细节:(左)8个月大的男婴孟浩与母亲一起被迫害致死;(右)女孩黄英,其母亲被迫害致死。(由芭芭拉‧谢弗提供)

《佛光照耀香港》

在另一幅名为《佛光照耀香港》的油画中,谢弗描绘了一个真实的事件:一位父亲和他的两个女儿从澳大利亚来到香港,为的是把希望带给那里的人们并鼓励他们。

谢弗指出,香港主权在1997年移交给中共,以及近年来香港抗争者受到的迫害:“这对很多人来说是一场噩梦。”

中共一直试图通过各种亲共组织,将其对信仰的迫害从大陆延申到香港,在这种背景下,画中的父亲带着两个女儿来到了香港。

画中,年轻的来自澳大利亚的父亲“善良、冷静和真诚”,两个将真相资料举过头顶的女儿“善良而温和”,他们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名修炼者一起,到香港向公众传递真相,以反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和中共意欲在香港取缔法轮功的企图。

这幅画的背景中,谢弗融入了2014年香港学生的“雨伞运动”场景,当时的抗议者随身携带雨伞以抵挡警察的胡椒喷雾和催泪瓦斯。

画面最上方的是坐落于香港大屿山、浑身散发出神圣光芒的天坛大佛。身为法轮功修炼者的谢弗说,蓝旗上“真、善、忍”三个字是宇宙的特性,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一门古老的佛家修炼大法。

芭芭拉‧谢弗的《佛光照耀香港》,布面油画;90厘米X60厘米。(由芭芭拉‧谢弗提供)

孩子的“纯洁和善良”

谢弗相信“和平和善良将盛行”,她希望自己的画能激起一些观看者的好奇心。如果他们看过后,能思考一下生命的意义,她的工作就没有白费。

她说:“我坚信,人类唯一的出路就是改正自己的错误,增进彼此的善意和同情心。”

谢弗也特别喜欢在她的作品中描绘不同国家儿童的“纯洁和善良”,“在他们长大并受到社会风气影响之前,他们有很多共同点”。

她的几幅儿童画在世界各地展出,其中一幅《感恩》,画中的人物是穿着传统韩国服饰的信仰法轮功的两个小姐妹,这幅画于2019年在纽约举行的第五届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上展出。她还参加了2018年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举办的名为“根”(Roots)的波兰社区艺术展,她在展会上呈现了身着传统波兰服装的儿童肖像画。

以下是谢弗的儿童画作:

芭芭拉‧谢弗的《感恩》。布面油画;116厘米X84厘米。(由芭芭拉‧谢弗提供)
身着传统服装的中国男孩,芭芭拉‧谢弗的粉彩画作。(由芭芭拉‧谢弗提供)
身着传统服装的日本女孩,芭芭拉‧谢弗的粉彩画作。(由芭芭拉‧谢弗提供)
身着传统服装的波兰女孩,芭芭拉‧谢弗的粉彩画作。(由芭芭拉‧谢弗提供)
身着传统服装的南欧女孩,芭芭拉‧谢弗的粉彩画作。(由芭芭拉‧谢弗提供)
身着传统服装的非洲女孩,芭芭拉‧谢弗的粉彩画作。(由芭芭拉‧谢弗提供)
澳大利亚土着男孩,芭芭拉‧谢弗的粉彩画作。(由芭芭拉‧谢弗提供)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萧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