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007的中国麻烦

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新的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英国特工007)电影《007:无暇赴死》(No Time to Die,台湾译为《生死交战》)广泛获得好评。然而,这部电影的情节脱离了今天的地缘政治现实。其背后有一个更深层次的故事。

今天,中国——更具体地说,中国共产党——对世界构成了最大的威胁之一,如果不是最大的威胁的话。邦德的故事情节永远无法反映这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原因显而易见,令人遗憾。

正如一些作者所指出的那样,007的最新作品是间谍系列中的第25部,它显示了007与现实世界剧本的背离程度。闭上眼睛,想像一下邦德先生与北京国家安全部的坏人搏斗。你无法想像,对不对?这是因为高度控制着好莱坞的中共绝不会允许这种情节存在。

曾几何时,邦德与时代非常同步。他与观众能够识别的敌人作战。例如,在1963年发行的《来自俄罗斯的爱情》(From Russia With Love)中,苏联是一个明显的威胁。在勃列日涅夫执政期间,苏联迅速扩大了军事行动——一个“超级大国”诞生了。世界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这反映在詹姆斯‧邦德的情节中。今天,根本不可能拍出类似《来自中国的爱情》这样的电影——当然,除非它恰好是一部以中国为基地的爱情电影。

在《来自俄罗斯的爱情》上映十年后,罗杰‧摩尔(Roger Moore)在相当令人难忘的《007:你死我活》(Live and Let Die)中,前往加勒比海,监视邪恶独裁者卡南加(Kananga)博士的行动。

与此同时,在现实世界中,海地总统是让-克洛德‧杜瓦利埃(Jean-Claude Duvalier)。在他15年的恐怖统治期间,成千上万的海地人被杀害或遭受酷刑。杜瓦利埃是个邪恶的独裁者。在杜瓦利埃担任总统之前,他的父亲弗朗索瓦‧杜瓦利埃(François Duvalier)是历史上最大的暴君之一。这令《007:你死我活》更具现实性,尽管电影本身相当温和。

时间快进到2021年秋天,由优秀的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扮演的詹姆斯‧邦德在牙买加享受美好生活。当中情局特工、他以前的密友费利克斯‧莱特(Felix Leiter)出现时,邦德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了。邦德不情愿地接受了从一个名叫萨芬(Safin)的危险恶棍手中解救被绑架的科学家的任务。由拉米‧马莱克(Rami Malek)扮演的萨芬是个狂妄的坏人。萨芬严重烧伤的面孔凸显着他的邪恶。他住在洞穴里。他不像诺博士(Dr. No,007系列电影中的反派),而更像邪恶博士(Dr. Evil,美国电影《王牌大贱谍》中的反派)。他是一个滑稽可笑的对手。

当然,这种浅薄粗陋的情节对中共来说正合适。众所周知,好莱坞多年来一直允许中共写剧本,允许中共删除任何被它认为不合适的语言或场景。

正如美国笔会(PEN America)发表的一份大型报告恰当地表明,十年来,“随着北京扩大其作为世界大国、主要贸易伙伴、主权投资者和文化影响力的全球作用”,中共的“国内审查和控制模式已经超越了中国国界”。报告称,除了胁迫政客之外,中共的目标还包括“出版商、作家、学者、记者和其他关注中国问题的人,无论他们的公民身份或居住地如何”。

詹姆斯‧邦德,一个桀骜不驯不向任何人称臣的人,事实上屈从了中共。

当然,邦德并不是个例。9月初,派拉蒙影业将《壮志凌云:独行侠》(Top Gun: Maverick)的发行推迟到2022年5月。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从出道到现在已经三十五年了,现在他回来了。他扮演皮特‧“独行侠”‧米切尔(Mitchell),大胆无畏,对任何人都不屑一顾,嗯,除中共之外的任何人。

新的《壮志凌云》得到了腾讯公司的资助,而腾讯公司与中共关系密切。在1986年发行的《壮志凌云》第一集中,克鲁斯自豪地穿着印有日本和台湾国旗的标志性夹克贴片。然而现在,在克鲁斯续集的预告片中,旗帜已经换掉,取而代之的是两个模糊不清的“无攻击性”的符号。

克雷格和克鲁斯都是杰出的演员,他们只能用他们拿到的剧本来工作。应该受到责备的是受制于中共的好莱坞。可悲的是,电影真正代表某种实质内容的日子似乎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某些特许经营权在中国的流行就证明了这一事实。从《变形金刚》到《速度与激情》,这些无害的提供给青少年的作品为好莱坞和中共都赚了大钱,没有人被冒犯。嗯,除了某些美国人。

正如上述报告所指出的,尽管对中共的批评是绝对禁止的,但对美国的批评似乎受到积极鼓励。根据作者的说法,这是一个最新的趋势。“好莱坞电影毫不犹豫地批评了美国的政治领导人,以至于一些美国人认为电影制作人和电影明星不爱国。”

这把我们带回了007电影的话题。只要中共控制了好莱坞的叙事主题,反映当今世界现实的电影就会越来越少。被北京流氓“摇动”(shaken)并“搅拌”(stirred)得左右逢源的邦德已经不值一提了。正因这样,与大众的看法相反,我认为现在是邦德消逝的最佳时机。(注:“Shaken, not stirred”(用摇的,不要搅拌)是007系列电影中,邦德指定他最爱的马丁尼调酒的经典台词。)

作者简介:

约翰‧麦克‧格里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员和散文家。他的作品发表在《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国保守党人》(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公共话语》(The Public Discourse)等知名媒体。他还是《硬币电报》(Cointelegraph)的专栏作家。他的推特是:@ghlionn

原文“James Bond’s China Problem”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