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北京进一步打击商业新闻自由

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共产党即将禁止非国有媒体,这扩大了习近平的权力,打击了国内竞争对手,牺牲了中国经济的利益。

中共正在采取另一个举措,巩固其日益壮大的权力。非国有媒体很可能在不远的将来被禁止。这意味着,敢于抨击中国时政的大陆记者将失去他们的阵地,比如《财新》和《南华早报》。这样的媒体比《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等官方媒体对中国进行的批评性报导更多。它们的消失令国际投资者失去了深入了解中国经济的机会,使形势比以往更加不透明,加大了投资风险。随之而来的是外国直接投资(FDI)和中国资产价值的大幅下降。

该法律草案已公布征求意见,并规定私人资助的组织“不得从事新闻收集、编辑和广播活动”。该条例列入的“被禁止”行业清单,包括与私营媒体相关的业务,如社交媒体、外国新闻文章的复制、外国新闻机构的运营频率以及几乎任何东西的直播,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或外交政策性质的事件,以及重要的文化、科学、社会和体育赛事。

法律草案的审议期将于10月14日结束,为期只有一周。

目前还不清楚外国新闻机构是否被允许继续在中国内地收集新闻。同样,目前还不清楚从彭博社和路孚特(Refinitiv,全球金融市场数据和基础设施提供商)等外国公司租赁的中国金融终端能否继续直播对投资者至关重要的外国新闻。

在中国,新闻机构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官方骚扰和攻击。中共对媒体进行了严格审查,政府官员在社交媒体上清除被禁止的文字,逮捕自由撰稿人,下令删除中国新闻机构的文章,取消令当局不满的外国记者的签证,并禁止《大纪元时报》等与中共言论相违背的报纸。英国广播公司世界新闻(BBC World News)在二月份被禁止。

据记者无国界组织称(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中共在扼杀新闻自由方面排名世界第四。

阿里巴巴集团控股受到新法律的影响特别大,因为它已经广泛投资了中国和香港媒体公司,包括总部设在香港的《南华早报》,在中国大陆的《第一财经》、财新传媒公司,以及BuzzFeed式的媒体(网络新闻公司),推特式的社交媒体和电视制作公司。

据一位3月份接受彭博社采访的消息人士透露,尽管新法律只适用于中国大陆,但是在香港,阿里巴巴被迫出售其持有的《南华早报》股权,以及在中国境外持有的其它媒体资产。北京正越来越多地将其内地法律制度扩展到香港。

阿里巴巴的媒体帝国可能部分是为了确保对其亿万富翁创始人马云的正面报导,由于其长期的免费报导文化,它一直被视为对北京的威胁。马云是中共党员,但该党却压制他,特别是自2020年他公开批评中国金融体系以来。因其批评北京的内容,阿里巴巴的媒体帝国有可能是中共推动新法律的原因之一。

2015年11月28日,《南华早报》在香港一家报摊上出售。同年11月11日,马云旗下的阿里巴巴集团收购了这家拥有112年历史的出版物及其媒体资产。(Dale de la Rey/AFP/Getty Images)

财新传媒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财经新闻公司,由胡舒立创立,她被称为中国“最危险的女人”。财新专门报导公司欺诈和政府腐败,它揭开了政府对2003年非典疫情的掩盖。中国亿万富翁们害怕胡舒立。2018年,她以强硬的态度令财新躲过了新闻审查。

财新独特的新闻自由可能是因为中共需要真正免费的商业新闻来吸引外国投资,以及胡舒立与王歧山的联盟,王歧山当时可以说是中国第二有权势的人。2012年至2017年,王王歧山领导了习近平政治化了的反腐运动。

王歧山与另外四名中央政治局常委于2018年基本退休。王先生带着一个基本上属于礼仪性的副主席头衔走了,他仍然拥有这个头衔,所以,从2018年开始,财新传媒失去了政治局常委的支持。面对一项针对民营媒体的新法律,财新传媒很可能要么退出,要么被政府接管。中国商业透明度仅存的残遗也将随之而去。

与此同时,其它相对独立于中共的岛屿正在政权极权主义的上升的海洋中消失。据10月11日报导,购物平台美图的亿万富翁创始人王兴关闭了他的社交媒体账户,包括微博和他自己的社交媒体公司“饭否”。其他中国亿万富翁也从社交媒体上消失了。他们通过发表支持党的事业的声明和对党的事业捐款来表达他们对中共的忠诚。

彭博社(Bloomberg)在一篇有关新法律的文章中指出,“此举(针对非官方媒体)是中共今年对骑行、电子商务和课外辅导等行业公司进行广泛监管打击的最新举措。明晟公司(美国指数编制公司,MSCI)的中国指数今年下跌了16%。原因包括对全球通胀和利率的担心、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新法规将重塑企业,以及北京下一步将做出的打击。”

随着中国本来就很稀缺的相对独立报告的缺失,透明度,包括商业透明度,将日益丧失。随着这一损失,中国业务面临的风险将增加,中国资产将面临更大的下行压力。

针对中国非国有媒体的政策凸显了北京当局最新的管理不善。它正在打压中国经济,同时也打击了中国未来经济、新闻、学术和政治英雄的崛起。

反抗中共的中国公民有生命危险。世界其它国家有责任挺身而出,对中共做出合乎逻辑的惩罚。如果中国没有新闻自由所提供的商业透明度,那么就不应该与中共有业务往来。任何不那么冒险的业务都是基于信任,而北京已经证明自己不可信。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与中共脱钩。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2008年)政府学博士学位。他是《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尔分析公司委托人。他在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过广泛的研究。他撰写了《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Beijing Doubles Down Against Freedom of Speech”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