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致北京东城区法院院长赵军的第二封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赵军院长:

你好!

10月15日,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坚持非法开庭审理许那的案子,我不得不再次给你写一封信,跟你谈一谈相关问题。

8月31日,我在大纪元发表了《致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院长赵军的一封信》,就东城区法院非法剥夺许那及其家人委托的辩护人的辩护权问题,谈了一些看法,其中特别提到了一些出乎中共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官、检察官、法官、狱警意料之外的事。

我想,可能有北京法轮功学员将这封信寄给你了。这封信将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反法治、反人权、反科学及其恶果,讲得很清楚了。

许那被抓捕,被关押,被审判,不是因为她违法,更不是因为她犯罪,而是因为她是一名法轮功学员。

或许你会说,中共迫害法轮功22年来,从来就没有讲过法律,都是610办公室说了算,610办公室要你审,要你判,你不得不办。

这里,就专门跟你谈一谈610办公室的问题。

610办公室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是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机构。22年来,610办公室一直在操控公、检、法、司迫害法轮功。但是,你走遍北京的大街小巷,找不到任何一个党政机关门口挂中央610办公室的牌子,挂北京市610办公室的牌子,挂北京市东城区610办公室的牌子。

为什么?因为从它成立的第一天起,它就在干坏事,干见不得人的犯罪勾当,它在国际国内名声太臭,臭不可闻。现在,中共不得不对外宣称610办公室已撤销,但这是为糊弄老百姓和外国人做的样子而已,610办公室仍在暗中干坏事。

610办公室确实坏,这一点举世皆知。但从我的亲身经历看,很多事并非610办公室说了算,兹举五例:

例一:
2009年,我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时,给当时的中纪委副书记干以胜写过一封检举信,揭露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韩军的违法问题。信末,我强烈要求韩军必须赔偿我的物质和精神损失不得少于1000万元人民币。此信写好后,上交西城区看守所所长张宝利(音)。

这封信很可能被张宝利上交西城区610办公室,然后层层上交。但是,无论是西城区610办公室,还是北京市610办公室,还是中央610办公室,没有一位610办公室官员对我的巨额索赔要求说一个“不”字!

例二:
2013年6月的一天,我出狱前夕,北京市610办公室一行人来到监狱,找我谈话。一番空话后,其中一位官员说:“你出狱那天,将把你送到法制教育基地(即法轮功洗脑班)去。”这句话立即引起我的警觉。我马上严辞拒绝去洗脑班。同时指出,如果你们违法乱纪,我将向中央领导写信告你们。

据我在监狱了解的情况,法轮功学员出狱,通常要有610办公室官员来接。有的一出监狱大门,就被610办公室官员直接押往法轮功洗脑班继续迫害。但是,我出狱那天,610办公室官员破例没有来,我直接从监狱回到家中。

例三:
法轮功学员出狱后,610办公室官员一般都要到法轮功学员家里表示所谓的“关心”,或将法轮功学员“请”到610办公室谈话,或经常以这个借口那个借口进行“骚扰”等。我出狱后,直到2015年1月22日我到美国,一年半,561天,没有一位610办公室官员找过我一次。

例四:
在被中共非法监禁的五年里,我白纸黑字向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等,索赔超过1亿元人民币。我出狱后,肯定上了610办公室监控的黑名单。但是,2015年1月22日,我离开北京到美国,是持中共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签发的护照,从北京机场,经过层层安检后出关的。从进入安检通道到登上飞机,一路畅通无阻。

我就在中央610办公室、北京市610办公室、北京市西城区610办公室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从北京飞抵纽约。

例五:
2007年3月初至4月初,我曾亲自到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韩军的办公室,送了10多封真相信。每次送信,我都要求韩军亲笔写一张收条。我的目的是,现场采集中共610办公室明知迫害法轮功是错的仍坚持迫害的“犯罪证据”。韩军每次都按我的要求写了收条。我现场采集这些“犯罪证据”的过程超乎想像的顺利。

这里谈到我亲历的五件事,并非为了说明我个人多么勇敢,有什么能耐,我不过是全世界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中普通的一个。

我的亲身经历充分证明:610办公室的权势之外,还有制约610办公室的力量存在,人算不如天算。

2014年1月7日,习近平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讲:“实际上那些错误执行者,他也是有一本账的,这个帐是记在那儿的。一旦他出事了,这个帐全给你拉出来了。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今后拉清单,这都得应验的。不要干这种事情,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

不管现在人们怎么评价习近平,习的这番话无疑是正确的。

原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不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坚持迫害法轮功,2015年被判刑15年,现在仍在秦城监狱苦煎熬。

原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司法部长傅政华,不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丧心病狂,凶狠残暴,被称为“狠角色”,现已沦为阶下囚。

原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公安部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不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狂妄自大,恣意妄为”,现已被移送司法机关审查。

原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不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暗中使坏,现已被公诉至江苏省无锡市中级法院。

赵军院长,中共迫害法轮功22年来,作恶者遭恶报的教训,已经很多很多了。三尺头上有神明,冥冥之中有天意。为了你和你的家人好,我再次劝你从善如流,不要继续“助纣为虐”了。

否则,逆天背神明,大祸在眼前!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