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从建党到弃党 陈独秀的沉浮人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20日讯】从批判儒家道统、力推“新文化”,到潜心研究中华文化;从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任总书记,到彻底抛弃共产主义思想。是什么经历,让他发生这样大的转变?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百年真相》节目。今天,我们一起来回顾,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陈独秀

上个世纪初,中国社会风云激荡。巨变之中,有一大批人走入了公众视野,陈独秀就是其中的一位。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创建中共,这些影响历史的大事件,都与他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而如此积极投身运动,除了因缘际会,也与陈独秀叛逆狂傲的性格密不可分。老友章士钊曾这样评价他:不羁之马,奋力驰去,不峻之阪弗上,回头之草不啮,气尽途绝,行同凡马踣。

意思是说,陈独秀像匹不受羁绊的野马,不陡峻的坡不爬,回头之草不吃,最后一口气没了,路也走不通了,会像普通的马一样倒地死去。

这个描述,恰恰成了陈独秀一生的写照。俗话说,三岁看老。我们的故事,还得从他的儿时说起。

1879年,陈独秀出生在安徽怀宁的一个书香门第,原名庆同,字仲甫。两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他先后由祖父和大哥抚养成人。
从五岁开始,陈独秀就在祖父的管教下念书,学的是《四书》、《五经》。他从小聪明过人,却不爱读古书。十七岁那年,他考上了秀才,但批评科举制度是“玩猴子”。

在家人的眼中,陈独秀是个玩世不恭的孩子,无论挨了怎样的毒打,总是一声不哭,有时还把严厉的祖父气得咬牙切齿,说他“长大后不成龙,便成蛇”。

从小让祖父头痛的陈独秀,还在日本闹出过一个乱子。1901年,22岁的陈独秀去日本留学。两年后的一天,因为对留学生监督姚煜不满,他跟另外两个同学一起,强行剪去了姚昱的辫子。这在当时引发了轩然大波,陈独秀因此被日本政府遣送回国。而这一剪刀下去,也开启了他后来波折起伏的人生。

1913年,陈独秀参加反袁世凯的“二次革命”,但以失败告终。之后,他再赴日本,帮助章士钊办《甲寅》杂志,并第一次用笔名“独秀”发表文章,宣扬无政府主义,造成舆论哗然。1915年,陈独秀回到上海,创办月刊《青年杂志》,第二年改名为《新青年》,自任总编辑。

就像洪秀全因为科举失败而造反,革命不成的陈独秀,也把当时中国社会的黑暗,归咎于中国长久以来的伦理、道德和文化传统。于是,他主张将文言文改为白话文,还不断发表文章,攻击儒教和传统道德,认为需要“充分以鲜血洗净旧污”,先进行伦理道德革命,才可能实现政治的改革。

这波“新文化运动”风潮,对当时的青年人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而如此离经叛道的陈独秀,也引起了苏俄的注意。1920年4月,苏俄成立了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派代表维经斯基到中国宣传马列主义,鼓动建立中国共产党。5月,维经斯基在上海拜会陈独秀,双方达成合作意向,由共产国际提供经济资助,在上海展开建党工作。

1921年7月,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举行,陈独秀当选中央局书记,也就是中共的第一任党魁。后来又后被选为中共第二、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第四、第五届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中共成立后,在共产国际操控下,在当时的中国进行了大量的反政府活动。用今天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进行了大量的“颠覆国家政权”活动。

比如,1922年的3月,共产国际指示中共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用渗透的方式夺取权力。陈独秀明确表示反对,认为应该以民主的方式建立党对党的合作,而不是像附体一样潜伏在国民党内。但是,反对无效,他只能勉强服从。之后,对于共产国际的一些做法,陈独秀还提出多次反对,结果都是徒劳。

1927年,国民党右派开始“清党”,抓捕中共党员。面对重大失败,共产国际又将全部责任都推到陈独秀头上,宣布撤销他党内外一切职务。经历了这些事后,陈独秀踏上了与共产党的决裂之路。

1928年6月至7月,中共第六次党代会在莫斯科召开,周恩来和王若飞亲自去拜访陈独秀,带去共产国际的邀请口信,陈反问:“中国问题,为什么要到外国去讨论?”断然拒绝出席。

转年7月,中国和苏联为“中东铁路事件”发生冲突。中共中央发表宣言,提出“武装保卫苏联”、“拥护苏联”等口号。陈独秀致信中央,反对这些卖国口号。几个月后,他被开除党籍。

陈独秀随后发表《告全党同志书》,承认中共的领导的确有很多错误,他个人要负主要责任,但他揭露,事实上每一个错误,都是根据共产国际的指示做出的。他还说,“甘心做斯大林留声机器的中共中央负责的人们,至今还没有一点政治自觉,而且日益倒行逆施,无可救药了。”

1932年10月15日,陈独秀被国民政府逮捕。在狱中的5年,他开始潜心研究中国古代语言文字、孔子、道家学说等,思想发生转变,也完成了不少有价值的学术论著。

1937年8月23日,陈独秀出狱,国共两党都想拉拢他。国民政府提出要给他劳动部长的职位,被拒绝了;中共方面想争取他到延安,并提出三个条件,其中之一是要他作书面检讨,陈独秀拒绝说:“我不知道过从何来,奚有悔?”“现在乱哄哄的时代,谁有过谁无过还在未定之天,不写,有什么过可悔?”为表明立场,他在报纸上发表声明:“我已不隶属于任何党派。”

创立中共的陈独秀,最终脱离了共产党,但是,共产党却没有放过他,开启了造谣抹黑的舆论攻势。

1938年1月28日和2月8日,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康生,在《解放》周刊上连续两期发表1.6万多字的长文,声称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占领东北三省,同时,上海的日本侦探机关,与陈独秀进行共同合作的谈判。结果是:陈独秀“不阻碍日本侵略中国”,而日本每月给陈300元津贴。收到津贴后,陈接受指示,大唱帮助日本侵华的双簧戏。

康生文章的发表,犹如引爆一颗炸弹,立即引发舆论哗然,不仅反共人士,就是非共和亲共人士,也群起为陈独秀抱不平。一个月后的3月17日,周恩来任董事长的《新华日报》继续煽风点火,发表短评,追问陈独秀是否是汉奸,一再要他作“公开正式声明”。

第二天,陈独秀在《致〈新华日报〉的信》中回应说:“受敌人的金钱充当间谍,如果是事实,乃是一件刑事上的问题,决不能够因为声明脱离汉奸组织和反对汉奸行动,而事实便会消灭。是否汉奸应该以有无证据为断。”“你们向来不择手段,不顾一切事实是非,只要跟着你们牵着鼻子走的便是战士,反对你们的便是汉奸,做人的道德应该这样吗?”

陈独秀对共产党的反思是深刻的。1940年11月28日,他写出《我的根本意见》,文中说:“所谓无产阶级独裁,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它只是党的独裁,结果也只能是领袖独裁,任何独裁都和残暴、蒙蔽、欺骗、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离的。”他还多次表示,这些看法是“根据苏俄二十多年的经验,深思熟虑了六七年”才形成的。

晚年的时候,陈独秀一直客居在重庆江津鹤山坪的一个石墙院里,生活非常窘迫。夫人潘兰珍瞒着他典当首饰、衣物补贴生活,还在院子外的空地上种过土豆。即使如此,他也不接受国共两党人士的馈赠。1942年5月27日,陈独秀因心脏病突发逝世,时年六十三岁。

去世后,他的衣裳、棺木、墓地等,都由当地的乡绅邓氏叔侄赞助。据记载,蒋介石当时也送去了一万元。陈独秀曾经说,蒋是他“不共戴天”的死敌,但在去世安葬时,对方竟慷慨出资,表达悼念之意,让朝野上下都非常意外。

而中共方面呢?毛泽东在此后的党内斗争中,多次提到陈独秀,称他是“大叛徒”、“反革命分子”、“阶级敌人在我们党内的代理人”,“对我们党危害最大”,“只能打倒”。被打倒后,他又被扣了至少九顶大帽子,包括:右倾投降主义路线、反共产国际、反党、汉奸,等等。

2009年2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了叶匡政所着《大往事:纵横历史解密档案》一书,里面说,学术界重新考察了陈独秀一生的思想和活动,发现以上罪名都不能成立。此案是中共党史上第一桩最大的冤假错案。

观众朋友,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下期节目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