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揭秘第三只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大家好,我是扶摇,欢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谜

我们在之前为大家介绍轰动日本的“千里眼事件”时,留下了一个悬念,今天就来为大家揭秘了。

俄罗斯科学家的临终爆料

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在军事、科技、太空等领域进行激烈竞争,然而在人们所熟知的核武器、太空飞船等项目的背后,他们还在一个不为人知的领域中暗暗进行着角力。

2006年8月15日,俄罗斯《真理报》的一篇名为“苏联情报部门利用遥视远程监视美国总统”的报导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报导介绍说,俄罗斯著名的科学家、俄罗斯科学院通讯院士亚历山大‧斯皮尔金(Alexander Spirkin)在生前证实,苏联政府曾授命克格勃秘密组建一个“生物信息实验室”,专门招募200名拥有透视、遥感、预测等特异功能的“超级特工”,用于对美国中情局、五角大楼等外国敏感情报部门进行遥感侦察和监测。当时的苏共中央科学处,指派斯皮尔金担任“生物资讯实验室”,也就是“特异功能者秘密实验室”的首任负责人。

斯皮尔金在采访中介绍了他所了解的超能力,并表示:“在斯大林去世之后,人们开始自由谈论各种灵异现象。在我看来,有些现象虽然迄今无法用科学进行解释,但是你无权否定它们的存在。”

美国情报界的惊人报告

就在人们对斯皮尔金的爆料半信半疑时,有人发现,一份美国国防情报局(DIA)在2003年解密的文件,恰恰和斯皮尔金互为印证。

这是一份在1972年完成的报告,名为“受控的攻击行为——苏联”(Controlled Offensive Behavior—USSR)。报告根据1874年至1972年间,科学、医学和军事期刊的论文,情报部门的报告,新闻与杂志报导等等咨询来源,对苏联在心灵心理学(parapsychology)领域的研究,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介绍,建议美国对此做好应对准备。

在第二章《心灵心理学在苏联的意义》中,报告指出苏联非常清楚心灵心理学研究的好处以及应用场景,这里大概指的是军事应用。报告还表示,在1963年,苏联政府还下令,最优先发展包括心灵心理学在内的生物研究,每年的研究经费超过1300万美元,最高达2100万美元,而背后的驱动力来自苏联军方和克格勃。

这份报导推动了美国著名的“星门计划”,即利用人体的特异功能实施谍报活动的项目。不过后来,这个项目在20世纪90年代不了了之。无论是苏联还是美国,他们虽然发现特异功能真实存在,然而要想应用到军事间谍活动中,就不灵了。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后面说。

这里先给大家举几个曾经轰动一时的经典案例。

遥视”侦破失踪案

意大利女子玛丽亚‧罗斯‧芭赛(Maria Rosa Busi)在意大利罗马一家健康诊所工作,她曾经利用自己的“遥视”功能侦破了一宗失踪案,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事情要从2005年年初说起,有一天,一对神色憔悴的夫妻敲开了芭赛的门,在坐定之后,他们向芭赛出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子叫基亚拉‧巴里菲(Chiara Bariffi),大约30岁左右,是这对夫妻的女儿。基亚拉在2002年底的一天出门,就再也没有回到家。

巴里菲夫妇找遍了亲戚朋友家,也没有她的音讯,他们报了警,然而一晃两年多过去了,警方还是没有找到基亚拉。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巴里菲夫妇来找芭赛,因为听说她有一种特异功能,只要看着一个人的照片,就能知道他/她的情况。

看着基亚拉的照片,芭赛马上就知道了,这个可怜的女子已经不在人世了。于是,她看着眼前对她充满期待的夫妻俩,满怀遗憾地告诉他们,她看到在2002年年底,基亚拉所驾驶的汽车冲入了意大利北部的考摩湖(Lake Como)里面。芭赛说她甚至“听到”基亚拉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所说的话。

芭赛给夫妻俩画了一幅地图,让他们到这个地方去打捞,就可以发现基亚拉的遗体。

芭赛的事情在当地引起不小的波动,因为当巴里菲夫妇将芭赛的话告诉警方,并请求警方帮助打捞时,警方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直接拒绝了打捞请求。这迫使巴里菲夫妇和芭赛不得不另外找人帮忙去湖中找基亚拉。

那最后情况怎么样呢?救援队真的就在湖中找到了基亚拉遗体和她的汽车,而警方对此感到非常尴尬。

对于超乎寻常、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总是会有人质疑的,这样很正常。有人就说了,芭赛只是碰巧猜对了,也有人说芭赛是靠推理得出结论的,因为基亚拉家住在湖附近。不过,参与打捞基亚拉的救援队成员表示,要是没有芭赛帮助,他们谁也找不到基亚拉所在的具体位置。

具有“X光眼”的女孩

俄罗斯金发女子纳塔莎‧蒂姆凯娜(Natalya Demkina)1987年出生于萨兰斯克(Saransk),她从小就被人称为“X光眼女孩”,她的经历被美国探索频道拍成纪录片《X光眼女孩》。她有何特异之处?

事情还要从她10岁时说起。有一天,纳塔莎和妈妈正在家中,突然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可以看到妈妈肚子里的器官!那感觉就像拍X光片一样。应该说,要比X光片还厉害,因为纳塔莎看到的是彩色的图像。

纳塔莎说她只需要1秒的时间,就可以从自己平时看东西的方式切换到透视模式。经常,纳塔莎家来客人的时候,她就直勾勾地盯着别人看。妈妈那时就会提醒她,不要这样盯着人,很不礼貌。而这时,纳塔莎就会悄悄告诉妈妈,说这个人肚子有什么什么。

一开始,纳塔莎的妈妈也是压根不信的。有一次,纳塔莎说家里的某位客人肠子上有什么东西,描述得清清楚楚的,而几周后,这位客人真的被诊断出有肠息肉。这次经历,让纳塔莎的妈妈开始觉得,哎,难道纳塔莎不是在骗人?

类似的事情发生几次后,妈妈是彻底相信了,女儿真的有“X光眼”。

一传十,十传百,很多人慕名而来,请纳塔莎帮他们“看病”。这里还有一个很有趣的例子。一次,一位女患者被医生诊断为癌症,她心情沮丧地来找纳塔莎帮她检查。纳塔莎却发现那只不过是个“小囊肿”,不是癌症,没什么可担心的。后来,当医生对这位女患者进行复查时,发现纳塔莎说的没错——这位女士并没有得什么癌症。

之后,纳塔莎的事迹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关注。2004年时,当时17岁的纳塔莎还应英国《太阳报》的邀请到伦敦为一名记者做透视。

这位记者叫布洛尼‧瓦登(Briony Warden),当时被汽车撞伤多处。会面之前,瓦登没有透露关于车祸的任何事。

那么结果如何呢?

瓦登对女孩的检查过程做了详细记录,呈交给报社,他是这么写的:“她的瞳孔放大了,有那么几分钟,她似乎进入了一种恍恍惚惚的状态。紧接着她就开始做诊断了,她说在我的脊椎根部有一个部位疼痛,她称之为‘淤塞’。”

“她说的不错,我有四处脊柱骨折,一些神经受到损伤,正在康复中。让我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她还看出我屈膝不便的原因,膝盖以下的两块骨骼——胫骨和腓骨都被撞碎了。”

东京电机大学工学部电子工学科町好雄(Yoshio Machi)教授也对纳塔莎进行了测试和研究,他表示,纳塔莎可以“运用她的能力,哪怕是很小的护照照片,她一眼就能看清病症所在。她的功能不是X光透视,但她肯定有某种天赋,我们还无法解释的天赋。”

名气越大,质疑声也随之而来。纳塔莎之后还接受了怀疑论调查委员会(Committee for Skeptical Inquiry)的检测。在测试中,纳塔莎成功诊断了4名病人,可是却误诊了一个病人,没看出他做过阑尾切除手术。由于纳塔莎并没有100%的正确率,所以该委员会并不认可她的超能力。

对此,小姑娘感到非常失望,她说:“测试的气氛非常的不友好,我觉得我就像个犯人一样,特别的压抑。为什么我一定要全部诊断对了,才能证明我有特异功能?这不公平!”

影响超能力的因素

纳塔莎的经历,再结合着我们之前介绍的日本“千里眼之女”的例子,大家可以发现,这个透视好像不是那么稳定,有时灵有时不灵。怎么回事呢?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陈守良教授在1979年时,曾在与一些科学家,对声称有特意功能的孩子们进行了一系列严谨的科学实验。

其中一个实验,陈守良教授等制作了50个密封纸套,放入孩子们认识的常用字,让孩子们看纸套里的内容。陈守良教授还特意找了年龄相同的、无特异功能的孩子,完全用猜测的方式来做对照组。结果有特意功能的两个孩子,正确率都在80%以上,而靠猜的孩子,大一点的孩子全错,小一点的猜对2个。

陈守良教授在研究中发现,这种“透视功能”与感觉机能不同,受情绪的影响很大。受试者心情轻松愉快时往往容易认出,所需的辨认的时间也短,情绪不好或精神紧张时就较难认出或认不出来。饥饿、疲乏等生理状态也对这种机能有不利的影响,妨碍正确辨认。

这些研究报告登在上海《自然杂志》在1979年11期上。这样一说,大家可能也都理解了,为什么这个功能在军事用途上不那么好使,以及为什么被测试者被一帮充满怀疑,甚至敌意的人围住时,测试结果常常不那么好。

神秘“第三只眼

说到这儿,大家也许会问,这种超能力来自何处呢?

俄罗斯《真理报》在2005年的一篇报导,也许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启示,在这篇名为“科学家发现第三只眼——心灵感应和千里眼的中心”的文章中提到,俄罗斯著名的超感功能研究者维塔利‧普瑞迪萨夫(Vitaly Pravdivtsev)表示:“俄国的许多知名超感人士都反复展示了一个实验,就是当研究人员将一装有底片的不透光信封放在其前额,再冲洗出来的底片会出现所要的图像。这说明,某些人可以从前额处发放脑子中产生的图像,这可能就是古老的东方传统中认为的‘第三只眼’。”

普瑞迪萨夫认为,这“第三只眼”是真实存在的器官,在胚胎学上也可以找到对应,那就是现代科学家所发现的松果体。

现在科学研究发现,在人类胎儿发育到2个月大时,一个类似眼睛的视觉器官及其感光器、晶状体以及神经细胞随着胎儿一起发育,然而随着胎儿越来越大,这个器官反而迅速消失,最后成为小脑前豌豆大的松果体。

有专家还注意到,松果体具有异乎寻常的移动性,就是像眼珠一样可以转动的能力。此外,还有医生指出松果体和眼球最为直接的相似之处就是:它也有晶状体和色觉受体。于是,有生物学家认为,松果体是真实的眼睛,只是在数千年中不被使用,而慢慢退化了。

不过在佛、道教的古老的修炼文化中,都有开天目一说,认为通过日积月累的苦心修炼,修行者有办法激活松果体,这“第三只眼”的潜能,从而获得非凡的透视、遥视等能力。

而对于我们之前提到的那些没有修炼却天赋异禀的人来说,也许由于某种机缘巧合,他们的松果体所蕴含的能力没有被隐藏,这展现出来,就变得如有神力。大家觉得会不会是这样呢?

好了,今天就和大家分享到这里。未解之谜,我是扶摇,我们下次见。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谜】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