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华尔街期盼北京出手救房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再度进入“政冷经热”状态。政治方面,美中之间正在艰难地“预热”;经济方面,国际社会的对华投资两年内持续增长,但呈现直接投资(非金融类)兴盛、金融类投资恐慌的不平衡现象。直接投资兴盛有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今年1月与10月先后发表的投资监测报告为证,金融类投资恐慌的具体表现就是噩耗频传的恒大等房企债务违约的华尔街市场忧虑。

国际对华投资:半是海水半火焰

先说国际对华投资的温暖“海水”部分。早在今年1月,联合国贸易与发展组织(又称贸易与发展会议)发布第38份《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称 2020 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流量骤降,从 2019 年的 1.5 万亿美元下降至 8,590 亿美元,降幅达 42%。其中发达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流量下降了 69%,但发展中经济体的下降幅度仅为 12%。发展中经济体在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入中所占比例达到 72%,是有史以来的最高值。其中,中国全年外商直接投资增长4%,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国。10月19日,联合国贸发会议发布的《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量达8,520亿美元,其中75%集中在发达经济体。中国商务部8月发布的数据为:2021年上半年,中国实际使用外资6078.4亿元,同比增长28.7%——纵观两年数据,无论国际直接投资流往哪国,中国始终是热选之地。

再说国际对华金融类投资这炙烤的“火焰”部分。恒大爆雷对西方金融市场造成很大恐慌,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显示,房地产开发商在中国的国际高收益债券市场上占主导地位,占该市场1,970亿美元未偿债务总额的80%左右,该市场已经经历了十年来最严重的下跌。债权方根本无法预测这些中国房地产公司能否偿还到期债务,眼巴巴地盯着北京的一举一动,盼望北京出手拯救。

华尔街钟情中国房企,只因信任北京

美国金融投资界关于中国恒大集团能否支付到期债务的猜测,让华尔街陷入一片恐慌。直到10月22日宽限期行将结束之际,深处债务困局的中国恒大终于兑付一笔备受关注的美元债利息,似乎为其赢得了一线生机。疲惫恐慌的市场获得些许安慰,中国恒大股票、美元债券当日均大涨,并带动中港地产股齐升,离岸人民币汇率亦受到提振。但也就几天兴奋期,10月26日,当代置业违约,未能偿付2.5亿美元到期票据。当代置业是继花样年华、新力控股之后,出现美元债务违约的大陆百强房企之一。据中国兴业证券统计,现算上当代置业,中资美元债市场上出现违约事件的房企已高达9家,包括泛海控股、花样年、华夏幸福、阳光100中国、天房集团、泰禾集团、新力控股、蓝光发展、当代置业,全部未偿额达280.73亿美元。

恒大违约风险出现后,美国华尔街的反应十分有趣,反映了国际投资界对中国公司的态度与他国公司完全不同。一般情况下,西方国家包括印度等发展中国家需要发行债券,华尔街的金融投资业主要考察借债公司本身的信誉与偿债能力,但中国公司向华尔街举债时,放贷者对公司本身的偿债能力的考量可能只占一半因素,另一半则是考虑恒大公司的背后势力——中国政府,尽管中国政府机构从未出面为这些房地产公司担保背书。

为什么华尔街对中国的房企借贷会如此考量?原因就是中国特色——政府行政管控下的市场经济。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支撑到如今,当然是中国政府出于“一手托三家(地方政府、房地产商、银行贷款)+社会安定”的考虑。不过,政府不是万能的,就算是中共这种全能政府也远非万能。近几年,近千家房地产公司破产,其中不乏国资大型房企。去年恒大债务危机严重,踩到三条红线——2020年8月20日,住房城乡建设部、人民银行在北京约谈了碧桂园、恒大、万科等12家重点房企,给中国房企划出了“三条红线”:剔除预售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恒大三条全踩,其命运其实基本确定,中国政府去年就发出预警。但华尔街的金融投资界为何没产生恐慌感?原因非常简单:第一、恒大与投资者均认为恒大是房地产业界“一哥”,有大而不能倒之“优势”,寄希望于政府不会让它破产。二、国际投资者尤其是华尔街的分析师们一致认定,即使恒大出了问题,中国政府也会托举,债务不会落空。这一个月以来,华尔街关于恒大命运的评论,大半都是在盼望、预测北京会不会出手施救,并指出不施救对中国国家信誉有损,期盼北京中央政府听到他们的祈求。

比如,BCA Research的中国策略师Jing Sima表示,全球投资者已在抛售由中国房企发行的高收益债券,因为他们对这些公司的未来及其偿债能力感到担忧。这种担忧有道理,因为中国决策者的态度无疑会增加这种担忧。

北京是否愿意出手代中国房企清债?

按华尔街的想法,恒大等公司欠外资的到期债务不过1700多亿美元,中国政府家大业大,从3.2万亿外汇储备中抠出一块来,代本国公司偿还债务,以保持中国的国际信誉,让投资者放心,才会有后续投资源源不断,这是笔很容易算清楚的帐。这一点,华尔街显然无法与中国政府“共情”。

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之大,比20世纪以来世界各国大大小小逾百次房地产泡沫都要大得多,这个超大泡沫早已把中国的金融系统推到了危机边缘。北京这几年一直通过银根紧缩与货币宽松轮替在玩“吹放游戏”,不得已时实行货币宽松政策维持泡沫,情势稍有好转立刻收紧银根,让泡沫放点气。在工厂大量倒闭、失业非常严重的形势下,中国政府此刻最关心的不是保住房地产企业,而是如何防止金融危机发生。房地产企业不管规模有多大,破产的后果不过是成千上万用预付款购房的房主面对烂尾楼的愤怒,而银行系统才是中国经济的神经中枢,神经中枢出了问题,那才是要命的危机。

最近备受瞩目的消息是,从10月开始,中纪委的反贪人员在25家国有金融机构展开巡视,审查这些机构的贷款、投资和监管记录,并了解这些金融机构与大型私营企业的交易内幕。这次审查的对象包括25家国有的大型主力金融机构或监管机构,其中包括央行在内的11家国有大型银行及金融控股公司,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国家外汇管理局三大监管单位,上海、深圳两大证交所,以及4家最大的保险公司以及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等5家国有投资单位。

习近平上任十年,反腐遍及党政军警系统,但对金融系统的反腐一直就在这个系统的边边角角,比如证券业、保险业、P2P等融资平台等金融衍生系统。有人说这是王歧山有意避开自家的亲军,但我觉得更可能是金融系统反腐,兹事体大,最高当局是出于求稳的考虑。此时反腐深入到中国金融系统的中枢系统,可以说明,房地产泡沫极有可能引爆发系统性的金融危机。对中国政府来说,当务之急已经不是重造繁荣,而是防止金融崩塌。

至今为止,我看到的多篇华尔街对中国房企债务违约的分析,没一篇提到中国政府当初为举债企业做过信用担保。如果这是事实,从法律上来说,中国政府并无代恒大等房企偿债的义务。如果中国政府愿意割外汇储备这块肉为这些房企偿债,那一定是政治考虑。美国现在需要与中国谈判协商的事情太多,是否顾得上华尔街金融界的利益要求,外部人无法预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