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强:房地产税有如七级地震 中共急安抚 缓兵之计有用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上海神秘的房叔一次性抛售93套房产,持有28年、房价翻了100倍,如今套现4.5亿元,而且所有房源都在一个小区。

官媒说该消息并不属实,说这批房源的真正持有方,是房地产开发商世茂集团下属的苏沪区域公司,出售这些房产的原因与房地产税试点无关系。

官方辟谣你信吗?1)一下打折卖93套房子是真的;2)套现4.5亿元是真的。辟谣只是说房子非个人持有,而是一家香港人创办的民企世茂集团的下属公司。房子限购,挂靠到一家公司名下代持不是很正常吗? 世茂公司刚刚又再澄清,这一批房子销售与他们无关。他们多年前已将这一批房子全部转让给第三方匿名公司。

无论官方辟谣与否,一次性抛售93套房产,加剧了房地产税出台,给市场带来的紧张情绪。

中共急安抚  是缓兵之计

在10月23日(上周六),官方宣布将启动房地产税试点后,24日,国务院的经济日报在头版发表题为“真正降低地方对房地产的依赖”一文,当中也提到“很多地方政府的钱袋子捉襟见肘”。文章认为,推房地产税改革试点有利于稳定和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抑制土地财政和地方债务风险。

然而,仅仅在四天之后的10月27日,经济日报突然发表评论,称“共同富裕需要房地产市场稳健发展”,房地产是共同富裕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居民而言,做为财产性收入,住宅仍然占据重要位置。在文章最后,称房地产业在未来城市更新、旧城改造中将继续发挥较大作用。

数日之内的反复,显示对于房地产税在中共内部,存在激烈争论。

无独有偶,同一天,也就是10月27日,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微博中高调宣称,房地产税的推进无可置疑,但是对于不同阶层将有不同针对性,对于高收入富裕阶层,这点房地产税对他们不算什么,对于低收入群体不会涉及,影响最大的是中产阶层。胡锡进说到,对于中产阶层来说,房地产税不会有过激的税收手段。

而政协委员、前财政部研究所所长贾康解释的更为透彻:房地产税方案,在年底一定会有确定性的方案出来,会有免征面积。对于中产阶层家庭来说,房地产税会较为温和,实际上大量的体制内人员都属于这一群体,贾康说,体制内官员工资并不高,主要财产是房产,先让体制内的官员有一个接受过程。

但是,贾康同时强调,未来的房地产税是渐进式的、将有一定的缓冲期,或将为“拧螺丝型”,即先从第四套征收较高税率,渐过渡到从第三套征收较高税率。是一个逐渐收紧的过程。

房地产税不会割中产阶层的韭菜吗?在微博上,已经吵成一片:

开弓没有回头箭,房地产税不了了之,肯定不可能,一定会全面征收。但是确定征收,对于房地产业就是摧毁性的打击,是否产生系统性的风险,尚不得知。这个韭菜看来不好割的!

在微博、微信朋友圈,开始规划出让多套房产已经热络成风,而探讨股市、基金的话题骤然活跃。中国工商银行表示,未来五年将为能源领域提供3万亿元意向性融资支持,显然,双碳、绿色经济才是中共引导社会资金流动的方向。

另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是,让大陆无数的中介门店提心吊胆,有消息称,上海市对于房屋中介租金将以指导价管理,6000元的租金,只能以5000元出租,上海最大的房屋中介链家称,还没有接到政府通知。以目前广州、深圳等省市已试行二手房市场指导价,基本以7折的幅度看,这则租金以统一指导价未必是子虚乌有。

一场政府与民间的心理博弈,开始拉扯:房子多的,可以出租,出租之后把租金转嫁于租户,不就可以了吗?这则租金指导价的传言,正是针对这样的意图。中共在试探民众的心理底线:无法靠租金转嫁房地产税的情况下,对于多套房产征收房地产税的承受力到底如何。

对于科技巨头、教培行业的铁拳,让大陆民众看到,“社会主义铁拳”打到房产住宅,只是时间问题,出手自住之外的多余房产,成为民众考量的计划。已传出北京海淀区一学区房,减额300万抛售房产。

中国的住房市场真正到了一个趋势性的转折点

前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负责人李扬,在10月22日举行的2021金融街论坛年会闭幕活动“论见十年暨愿景2022专场活动”中,谈到房地产市场时表示:“现在有一些情况告诉我们,市场有可能走向反面,最近有许多地方土地流拍。北京有些地方土地勉强卖了,但是是按最低价卖的。还有更多的楼盘推出,但是卖不掉。” “我自己的感觉,中国的住房市场真正到了一个趋势性的转折点。”

据财新网消息,李扬在解释房地产到了转折点时表示,一是经济在下行,而且持续多年,买房需求不会很大;二是人口问题,中国的人口已走向下行趋势,总人口很快就会减少,人减少了,对房子的需求就会减少;第三个原因是人口结构不利,从不同年代人口持有房产的情况来看,房子基本上在50年代、60年代、70年代人的手里,随着这些人退休、离世,房子出现明显的代际交换,传给90后、00后,未来房子需求不会太旺。市场的供求关系会出现决定性改变。

对于大陆楼市的变化,当局的统计数据也给予了证明。中共国家统计局10月20日发布的今年9月份70城房价数据显示,有36座城市新房房价环比下跌,房价环比下跌城市较8月增加16个;52座城市二手房房价环比下跌,房价下跌环比城市较8月增加18个。

易居研究院测算,9月全国70城新建商品住宅价格指数环比涨幅为-0.1%,这是自2015年5月以来,新房价格指数首次下跌。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10月20日引述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的分析说:“当前可以认为房地产市场明显进入降温周期。警惕房价从‘过热’转为‘过冷’的风险。”

大陆房产专栏作家,专注房地产研究的自媒体“房产新谈”10月22日在网易号引述一名房地产中介的话说,过去中介都是建议二手房业主提高售价,而今年以来,公司一直要求他们给业主打电话,要求业主降低挂牌价,二手房不降价根本就卖不掉。而且,各地大部分城市的二手房挂牌量都在不断激增。

该中介人士表示,楼市环境确实已经发生了转变,不要再盲目相信房价只涨不跌了。目前,人们的购房观念已经发生了转变,楼市也已经慢慢进入买方市场。随着炒房客慢慢退出楼市,人们对房子的需求将大幅减少。目前的楼市现状就是房子不好卖,在二手房市场,看似房价没有下跌多少,其实只是有价无市而已。

李扬认为,住房市场的问题是个长期问题,一旦发生一种倾向性的变化,会存在很长期的影响。李扬目前担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

地方债务的“清仓”谈何容易?

中共财政部公布的《2020年财政收支情况》显示,2020年全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84,142亿元,同比增长15.9%。

有学者认为,以中国大陆目前商品住宅存量共计400万亿市值计,以1%的平均税率征收,抛除免征面积,征收额约计2万亿至3万亿左右,不到目前每年8万亿的土地出让金的一半。没有土地出让金的地方政府,怎么会同意出台房地产税呢?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广东省已在开始地方债务的“清仓”议程,即发行新的国有债券,以覆盖地方债存量。这显示地方政府摆脱土地出让金的依赖,被置入中共高层的议程之内。现当局对于摆脱房地产依赖,有明确的意愿,然而过去二十年到底留下多大的窟窿,却像谜团,一个恒大已得搞到美国国务院都来要债,已持续十年每年销售金额为10万亿元的房地产市场,到底还有多少雷?虽然中共副总理刘鹤称房地产风险总体可控,然而从房地产税在中共内部的激烈争斗,无异于黑天鹅与灰犀牛已经来临,到底形成多大的冲击力,在未来的数月或将有若干的大事发生,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希望之声/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