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新西兰使中共“大周边外交”受重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0月26日,媒体报导新西兰驻澳大利亚高级专员安妮特‧金(Annette King)表示,新西兰可能会加入“AUKUS协议”,引发各界高度关注。

之前,9月15日,美国、英国、澳大利亚领导人宣布三国建立名为AUKUS(奥库斯)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美英将支持澳方发展核动力潜艇。此举轰动世界,被视为印太战略格局重构迈出的实质性一步,重击中共。中、美就此展开激烈较量。中共极力拉拢各方反对AUKUS,并有所收获。例如,10月28日,马来西亚外长在记者会上对AUKUS表达深切关注,认为这将有可能破坏区域和平稳定及安全。

但是,出乎许多人的意料,新西兰竟然是第一个响应AUKUS的国家。

新西兰有着独立外交传统,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小国(Small State),而是在美国的联盟体系中有着独特的对外政策路径和空间的一个小型国际力量(Minor Power)。一个突出的事例:新西兰和澳、美签有三方防卫条约(ANZUS),但因其反核立场(希望建立南太平洋无核区和一个无核武器世界),1984年坚决反对持有核武器或是核动力驱动的美国海军船只进入新西兰港口。即使美国宣布暂停三方防卫条约中对新西兰的义务(直到允许美国军舰使用新西兰港口),并宣布新西兰为“友国而非盟国”,新西兰也毫不动摇。

AUKUS问世后,新西兰总理阿德恩称对加入AUKUS“不抱有期待”,并说一旦澳大利亚有了核潜艇,一定不会让其靠近新西兰。

但是,一个多月后,新西兰突然向AUKUS敞开了大门。为什么呢?根据媒体报导安妮特‧金的讲话,主要有两点。第一,虽然新西兰永远不会参与核动力潜艇开发,但新西兰与澳大利亚、美国和英国之间的安全与情报关系,不会因“奥库斯协议”而发生任何改变,并且新西兰欢迎美国和英国加强在印太地区的参与。因为新西兰和美、英有“我们的共同目标,即在我们的地区实现和平与稳定,并维护一个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其潜台词就是,“共同目标”面临严重威胁。

第二,AUKUS这个合作机制将能让三国在人工智能、网络技术、水下系统和远程打击能力等高科技领域更容易分享信息和技术。换句话说,三国将构建一个高科技(含有军工)的供应链和共同体。显然,新西兰无法抗拒这个前景,因此希望参与进来,尤其包括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在内的新兴网络技术是新西兰“肯定会感兴趣的一个领域”。

可能这两个因素及其它一些原因,使新西兰在中美之间,选择倾向美国。

对新西兰来说,这个选择是艰难的。因为中共早就把新西兰纳入了其“大周边”的范畴,经济诱惑,长期用力。而新西兰在官方文件中也一直强调其对华贸易的四个第一:第一个支持中(共)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第一个承认中(共)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发达国家;第一个与中(共)国进行自由贸易谈判、同时也是第一个与中(共)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同时,新西兰是西方世界中第一个响应“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和第一个和中(共)国升级自由贸易协定(2021年1月26日)的西方发达国家。

中国连续多年成为新西兰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今年6月2日,新西兰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财年(截至2021年3月31日),新西兰对华商品和服务出口总额占其出口总额的26%(接近190亿纽元,约合人民币1,160亿元),顺差约为51亿纽元。

2014年,中纽宣布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为维护对华经贸利益,新西兰这些年来已经一定程度上偏离了美国和西方世界。例如,从拒绝参与涉港反对中共的声明,到拒绝加入质疑世卫组织新冠溯源报告的队伍,新西兰屡屡让“五眼联盟”陷入“四缺一”的窘境,被视作“五眼联盟”中的“软肋”。今年4月28日,新西兰总理阿德恩还说,在中美之间,“我们从未站队,一直坚持的是新西兰的利益和价值观”。5月7日,外长马胡塔表示,新西兰想要与中共保持一种超越贸易的、更加成熟的关系,给彼此间的分歧留有余地,特别是像人权这样的问题。

那么,新西兰为什么现在要与中共拉开距离呢?本文以为,至少有如下三个原因。

第一,AUKUS对新西兰各派政治势力刺激太大了。“五眼联盟”的五个国家可谓同文同种,现在突然澳、英、美抱得更紧,新西兰难免会有“与美国产生了‘裂缝’”的感受。新国际问题专家杰弗里表示,新西兰缺席AUKUS是引人注目的“里程碑事件”,“新西兰和加拿大在某种程度上被降级(Relegated)了”。外界普遍认为“新西兰不参与新协议提供了裂缝,而中(共)国善于利用盟友间的裂缝和摩擦”。激烈、深刻的政治争议,迫使当局调整政策,“必须在中美间做出选择”。

第二,新西兰也认识到对中共经济依赖的危害,正在努力多元化。例如,10月20日,经过16个月谈判,英国和新西兰达成自由贸易协定。按照新西兰总理阿德恩的说法,协定一经生效,两国97%的出口商品将免除关税。新西兰外交追求独立自主,既然对同一阵营的美国都能说“不”,自然也就更不愿意受制于意识形态对立的中共了。

第三,中共的战狼外交和全球野心,令新西兰深怀戒心。这有两个突出因素。首先,中共在太平洋地区影响力日增,尤其大力渗透太平洋岛国(最新案例,今年10月21日,中共外长王毅主持首次中国—太平洋岛国外长会),对新西兰形成战略威胁。早在2018年7月6日,新西兰国防部公布的“战略防卫政策声明”(Strategic Defence Policy Statement)中指出,中共正破坏区域稳定,已威胁到新西兰的国防安全。

其次,中共搞南海军事化,拒绝承认国际仲裁,企图独霸南海。这是对全球(包括新西兰在内)的战略威胁。今年10月6日,新西兰海军宣布,新西兰巡防舰“蒂卡哈号”目前加入军事伙伴行列,将穿行南海,前去参加一次重大国际防务演习。声明说,南海是世界主要海道之一,经常有商用和海军舰船与飞机穿行,新西兰国防军的部署,是行使航行与飞越自由,其活动符合国际法,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概而言之,随着中共本质的日益暴露、中美两级对抗格局的深入发展,新西兰在全面权衡各种利弊之后,仍然选择留在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内,丰富其内“五眼联盟”成员的身份内涵,这意味着中共使劲多年的“大周边外交”破产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