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雷克滕瓦德:美国的软性文革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1日讯】迈克尔‧雷克滕瓦德揭示“‘大重置’的真实本质和建立一个新的非觉醒教育平台的必要性”。

“它有真实的、实质性的后果,因为人们正在失去工作,失去生计,失去社会信誉。我们实际上看到的是社会死亡。”雷克滕瓦德说。

在这一集里,我采访了《谷歌群岛:数字化的古拉格和仿造的自由》(Google Archipelago: The Digital Gulag and the Simulation of Freedom)一书的作者迈克尔‧雷克滕瓦德(Michael Rectenwald)。

作为前马克思主义者和纽约大学教授,他最近与人共同创立了“美国学者”(American Scholars),这是一个新兴的教育平台,以低成本、非“觉醒”的方式挑战大学模式。

雷克滕瓦德说:“在平等主义言辞的金玉其外之下,我看到的只有极权主义。”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

杨杰凯:迈克尔·雷克滕瓦德,欢迎你再次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雷滕瓦尔德:来到这儿我很荣幸,杨,谢谢你邀请我。

数字化“古拉格”现象 日渐加剧

杨杰凯:迈克尔,大约两年前,我们在完全不同的背景之下做了一次访谈。当时我们谈论的是你写的那本书《谷歌群岛》,基本上是在2019年10月,从那以后发生了很多事情。

雷克滕瓦德:是的。

杨杰凯:我不得不说,正如他们所说,那本书魅力不减。

雷克滕瓦德:谢谢夸奖。

杨杰凯:那么,从那以后你看到了什么情况?

雷克滕瓦德:就是这种(趋势的)加速。当然,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取消文化”,然后,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机构中,而且发生在网络上,这种数字化“古拉格”日渐加剧。我们看到,现有的几乎所有官方叙事都受到越来越多的审查。我们看到了社会主义政策的强化,我们也看到了关于选举方面的争议。

我们看到了更严重的两极分化。两极分化现在甚至变得更加严重。当然,由于冠状病毒的出现,我们看到了很多的发展,这些发展不但加剧了两极分化,也加剧了审查——加剧了对人们的这种“古拉格式”的数字监管。所以说,我在《谷歌群岛》里叙述的一切基本上都升级了。

杨杰凯:好吧,让我们从数字“古拉格化”开始谈吧。那是什么意思?

雷克滕瓦德:我们知道“古拉格”是什么,所以数字“古拉格”就是“古拉格”的数字版。这就是持不同政见者被消失的、被抹去、被遗忘、被惩罚的方式——实际上,被脱离社会领域,基本上是被驱逐了。

这是通过大型科技公司实现的,我称他们为大型数字科技、社交媒体,包括谷歌等各种各样的数字行为者。他们甚至在一段时间内消失了社交媒体网络本身。所以说,这种情况一直在继续,而且确实升级、加速了。数字化“古拉格”基本上是大型科技寡头摆脱他们眼中非常不受欢迎的人的一种手段。

杨杰凯:我想(其摆脱的)就是不受欢迎的观点和那些不受欢迎的人,对吧?

雷克滕瓦德:对,不受欢迎的、不被认可的观点。我是说,这些都是持不同政见的观点,不同政见的观点基本上已经消失了。

杨杰凯:你知道的,我们上次谈话的时候,你花了不少功夫解释说,“不,我不是说这里就像现实中的古拉格。这基本上是一个很有力的比喻。”

雷克滕瓦德:是的。

发生在美国的软性文化大革命

杨杰凯:是啊,所以(这是)一场软性文化大革命。

雷克滕瓦德:那么,文革期间发生了什么?废除四旧,对习俗、历史,以及传统进行攻击,任何以前崇拜的东西都被破除了。在抗议活动中我们已经看到了所有的这些迹象,所谓消灭历史记忆,企图消除过去的遗迹,把一切都视为是倒退的、反动的、或种族主义的等等。

我们已经看到了同样的“控诉文化”(call out culture)和“取消文化”。实际上,它们相当于文革期间的批斗大会。你还看到类似于“自我检讨”或“自我批评”等词汇流行,你不得不对自己这样做——自我诋毁。你看到,当人们犯了错误以后,当他们说了不被接受的——不被认可的话以后,经常这样做。

所以我们看到了“自我检讨”或“自我批评”,看到了批斗会,看到纪念碑被破坏,包括宗教纪念碑和历史纪念碑,以及那些暴徒强加给人们的红色恐怖。他们有时是Twitter上的暴民,但是他们在很多方面很像红卫兵。这是很不可思议的。

杨杰凯:这一切都发生在网络空间,而不是(像中国的文革一样发生在)现实生活中。但是,我想这么说并不完全正确。

雷克滕瓦德:它有真实的、实质性的后果,因为人们正在失去工作,失去生计,失去社会信誉。他们正在失去所有的支持结构——他们所依赖的一切。正如我所说,这是一种“社会死亡”,它可能始于网络领域,但是肯定会超越网络领域。

“大重置”——一个“高尚的谎言”

杨杰凯:嗯,太好了。有一个话题,我必须谈谈,因为我们前面稍稍涉及了这个话题,就是由很多权威机构推广的信息,客观来说是错误的,或者至少是可疑的,这就为阴谋论创造了一种非常成熟的环境,因为人们可以看到这一点,这并不难发现。在现成的正确答案——不管是什么——缺失的情况下,你可以试着提出任何一种解释。。

雷克滕瓦德:是的,我的意思是,即使有这些,我们已经看到了一系列关于各种事情的谎言,比如,如何应对新冠病毒,包括今天的很多事情。因此,人们会注意到这些谎言。所以我认为,建制派媒体和机构的谎言实际上滋生了阴谋论,因为他们没有提供事实,他们提供的是一种叙事。

所以,当你发现那个叙事以各种方式验证都是错误的时,你就会放弃那个叙事,开始构建其它叙事来代替它。这基本上就是阴谋论的来源。所以如果他们想要讨论,如果建制派媒体和机构想要指责他人制造阴谋论,就应该指责他们自己,因为他们确实对此负有责任。

杨杰凯:嗯,事情是这样的。我认为在很多情况下,对于原因有很多解释,对吧?前几天我在《石板》(Slate)杂志上读到一篇非常有趣的文章,谈到“高尚的谎言”(Noble Lie)的代价,对吧?

雷克滕瓦德:是的,我也读了。

杨杰凯:因为说谎的理由并非总是邪恶的。

雷克滕瓦德:没错。

杨杰凯:你知道,有人试图塑造行为,对吧?如果你希望人们戴口罩,那么你可能会告诉他们一些事情,认为这能使他们戴口罩,但是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你说的事情是真的。

雷克滕瓦德:你说得对。

杨杰凯:那么,你对“高尚的谎言”有什么看法?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