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鼎”之名引领的物质和精神文明

【璀璨中华文化】 作者:允嘉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1日讯】中华之,影响深远。一些因鼎而来的成语都相当有份量,如:一言九鼎、三足鼎立、鼎力相助、潜图问鼎。从古至今,还有许多来自于鼎的灵感,名响全球的中菜美食“鼎泰丰”也是其中一个。鼎对中华文化的影响跨越历史时空,深入人心,是不是“鼎鼎有名”呢?

三足立什么功能

“鼎”是象形字,商代的甲骨文和周代的金文中出现了许多鼎字,凸显“鼎”在古代中华文明中扮演的重要角色。《易》卦说:巽木于下者为鼎,象析木以炊也。(大纪元制图)

“鼎”的本意是什么?从“鼎”这个字就能清楚掌握它的原貌。鼎是个貌似实物的象形字,它是古人用来煮肉的大锅。《说文》说“鼎”:“三足两耳,和五味之宝器”。鼎的造型一般是三足两耳,两耳是用来穿绳以便移动沉重的鼎的设计,三足承受鼎的重量最是稳重。“三足鼎立”一语,就是由鼎的形状特性而来的。另外也有比较少的四足方鼎,如商王祖甲祭祀母后的“司母戊鼎”,重达832公斤,是现存最重的鼎,这是用来祭祀的礼器。

司母戊鼎重达832公斤,是现存最重的鼎,于1939年出土又掩埋,1946年再出土时双耳已丢失。鼎的四面的周围以细密的云雷纹为底纹,上饰有盘龙纹和饕餮纹。图为1946年底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先生参观了此鼎。(公有领域)

金光闪闪“吉金”青铜

鼎是铜锡合金铸造的青铜器,造型非常大器,而且新的青铜器金光闪闪就像金子一样亮眼,因此又有个名称──“吉金”。人称钟鼎文为“金文”,的确反映了钟鼎的本色。今天我们看到的黑亮或青绿青铜器,不是原始青铜器的本色,而是时间化妆师给化的“老年妆”唷。

鼎之上大多具有富丽大气的雕饰,彰显一时一代的文化内涵与特质,凸显中华上古时代铸造工艺的科技成就。现代考古发现的中国最早的青铜器,是甘肃东乡马家窑文化遗址出土的铜刀,距今约4800年了,与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展开几乎同步。中华文化中的青铜器时代,跨度约三千年。在商代中晚期,以族徽和亲属日名(如“司母戊鼎”就是此中代表)组成的铭文开始出现,青铜文化步入繁荣期,到了西周发展到鼎盛的巅峰。

古代指铜、锡和铅的合金为“金”或“吉金”,也就是青铜。 青铜这种合金提高了纯铜的硬度并且降低了熔点,使其容易铸造。中国最早的锻造工艺著作《考工记》记载了冶炼青铜器时有六种合金的比例,称为“金有六齐”,运用不同的合金比例,可以制造不同用途的青铜器:

六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钟鼎之齐;
五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斧斤之齐;
四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戈㦸之齐;
参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大刃之齐;
五分其金而锡居二,谓之削杀矢之齐;
金锡半,谓之鉴燧之齐。

例如,铸造钟鼎,那采用的铜锡比例就是五比一,铸造戈㦸武器时,比例就是三比一。“金有六齐”,传达了商周时代青铜器冶铸技术的丰富经验和成熟的水准。青铜所造器具以祭祀礼器、食器和军事用途的武器为主,如实反映了那时代生民的生活重心。

商朝晚期至西周早期的青铜器祖丁鼎,器形典重雄伟,立雕兽面纹,气势磅礡。(台湾 故宫博物院提供)

列鼎而食

鼎作为食器,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使用的,或许我们可以笑称为鼎的“煮权”,对应鼎的“主权”象征地位。

春秋时期蟠虺纹鼎。(台湾 故宫博物院提供)

在古代只有贵族或身居要职的人,才能使用鼎这种烹饪大器。到了西周晚期,以鼎煮肉、以簋(音同轨)盛黍稷稻粱等主食的食器组合,成了身份的象征。大鼎可以煮一只牺牲,称为“镬鼎”。大鼎和数个小鼎配成套,一鼎一锅一味,成套的鼎排排站,样式相同,大小相次。这样“列鼎而食”,像不像高级自助餐美食的阵容?怎不让人食指大动。

簋是盛黍稷稻粱等主食的青铜食器。图:西周早期凤纹方座簋。(台湾 故宫博物院提供)

“列鼎而食”反映贵族生活的豪华阔气,典出于孔门72弟子之一的子路。子路虽然个性勇武刚猛,然而奉养父母则非常细腻体贴。双亲在他不远游,当他显达时,跟随的从车百乘,俸禄很多,列鼎而食。然而这时的子路却伤心地对孔子说,好想要再食藜藿粗食,走百里路为双亲背回好吃的米,却不可复得了!(见《孔子家语》)

如今的美食中也有以“鼎”命名的,如“鼎边趖”(鼎边挫)就是台湾最有人气的基隆庙口美食小吃之一,比起周朝的“列鼎而食”,两者用的鼎煮食,只是鼎的形制精简不同了,排场大小也不一样了。美味倒是各有擅场。

中后期的鼎增加了鼎盖。图为春秋中期 宽儿鼎。(台北 故宫博物院提供)

九鼎之重与问鼎之德

夏商周三代的国器,象征国家的主权的国宝,就是青铜铸造的“九鼎”。

一口青铜铸造的鼎,往往上百公斤是常见的,然而鼎的精神之重,绝对超过它的实体的重量。大家可能听说过“问鼎中原”,这连结一个历史故事,其背后反映了鼎代表的“主权”之重。这个典故起源于夏朝的开国天子夏禹。

夏禹之时,天下分为九州。夏禹从九州集得了足量的“金”(铜),在荆山下铸造了“九鼎”,以之承受天赐的德泽。从而鼎从给食的身份转为上天赐福的表征。“九鼎”实际上是受到上天的加持的,因为有德斯有鼎,所以能量极为强大。《论衡·儒增》说“九鼎之来,德盛之瑞”,就是这个反映。当时九鼎铸成之后,一些山林川泽中的螭魅蝄蜽等等邪魔鬼怪幽灵都抵挡不住,因此不敢现身。(《说文》说:“昔禹收九牧之金,铸鼎荆山之下,入山林川泽,螭魅蝄蜽,莫能逢之,以协承天休。”)

从夏禹以来,“九鼎”成了国之重宝,传国重器,所以九鼎藏在宗庙,一般人见不到,连诸侯国的王都不让见的。拥有九鼎才能宣示握有一国的主权,春秋战国时代的王侯都知道,史上那位“不鸣则已一飞冲天”的楚庄王是最早“问鼎”之人。

《史记》、《春秋左传》记载鲁宣公三年,即周定王元年,楚庄王攻打了边疆外患的陆浑戎族(允戎的别支),之后到了雒京,陈兵在王畿,向周王展示威武的军力。周定王令大夫王孙满慰劳他。楚庄王借机问起:“大家都知道鼎是国之重宝,但是很少人见过,鼎到底有多大?有多重呢?”楚庄王问鼎,透露他想要逐鹿中原的野心。

王孙满回答他说:“重在德不在鼎!”一来告诉对方鼎所典藏的内涵,同时也要消去他的非分之想。

野心勃勃的楚庄王,并没有理会这话的意思,他说:“我们楚国强盛,军容盛大,从一些钩子上折下来的 ‘金 ’就足以铸造九鼎了,你阻止不了我也!”

王孙满慎重敬告他:“夏朝兴盛时,铸造了九鼎,使得人民能识正邪,能辨别正统与邪乱。夏桀之德昏蔽,鼎易主到商朝宗庙,载着天赐的国祚六百年;商朝末年纣王暴虐,鼎易主到周室。这其间,继承的王朝道德兴盛或是衰微,虽然不容易称量,其实是最重要。一些犯法作乱的邪佞之辈,表面虽然势强力大,其实是微弱失重的。王朝的天祚,有天定,周成王定鼎于雒邑,问卜将传世三十代,得国祚七百年(*按《律历志》云:周三十六王八百六十七年。过卜数也。),这是天命也,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还轮不别人来问呀。”

楚王这时才罢了问鼎之心,回楚地去了。

九鼎是国家的重宝,象征国家的法统,国家的主权。所以“一言九鼎”也就表示了所说之话的份量之重。

后来战国之末,秦国大兴,秦师到了周王畿去求九鼎,令周王担心害怕。世局大乱,在周显王时九鼎沉入泗水彭城之下。王权化身的“九鼎”随着东周的衰落,失落于河中,走入了历史,留下神秘的史话。根据史籍记载,秦始皇和汉文帝都曾在泗水设法打捞过九鼎未得。山东一带出土的汉朝墓室画象中,有不少“捞鼎图”石刻,复活了史话。传说周鼎虽然曾经出水,但是飞龙咬断了捞鼎的绳索,鼎得而复失,此后,九鼎也就失踪绝迹了。可能是人间真诚的信仰离神界越来越远,所以九鼎就不留人间了。

西周宣王年间所铸造的青铜器毛公鼎。(台湾 故宫博物院提供)
毛公鼎内壁铭文 清代拓片(公有领域)

另外,“毛公鼎”也是鼎鼎有名的,鼎内500字铭文是史上最长的铭文,也留下了一段历史。毛公鼎铭文中记载了铸鼎的主人毛公受宣王委任辅政的诰命,成了珍贵的文献,也是钟鼎铭文填补历史空白的代表作。

青铜器之鼎能跨越漫长的历史时空,乃是“鼎鼎有名”文物吉金。不管是铸鼎的物质文明,或是藏鼎中的精神文明,都展露中华文化的璀璨之光。@*#

──点阅【璀璨中华文化】系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