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注定失败的气候共产主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4日讯】《有冇搞错》。11月4日。

时近年末,天气冷了,新闻却热了。

最新的热新闻,是已经退休了的中国知名网球选手彭帅,发文指控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副总理张高丽,说张高丽和她发生婚外情,然后始乱终弃。鉴于大家对中共官场内幕多少有了解,这整个剧情并没有太多意外的情节。比如张副总理给女孩谈哲学什么的,还有副总理太太在丈夫和彭帅发生不可描述事情的时候,帮助看门等等,其实都不是稀奇的情况。谈哲学是大人物的专利,而官场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原配对老公的出轨,大多都会守护秘密,甚至助纣为孽。

唯一让人意外的,是彭帅似乎真的喜欢这位比她大四十多岁的男人,而且还曾经认为张副总理会一直爱她。彭帅没有要钱,没有利用张高丽的职位赚钱盈利,文章中的怨气,来自于后来的被抛弃和忽视,由爱生恨。这是整个事件唯一的意外吧。

等而下之的,则是COP26峰会,也就是苏格兰格拉斯哥的全球气候峰会。世界上一大群显赫人物齐聚一堂,给全世界定了个非常简单的目标:地球温度和工业革命前相比,不能高过1.5摄氏度。当然,大家都知道,政客的说词越简单,背后的情况可能越复杂。这1.5度摄氏度,会给人类未来带来什么影响,谁也不知道。

这个气候峰会,在我看来同样是一出狗血剧。

首先,地球气温比三百年前工业时代真的上升了吗?其实科学界也没有共识,所以支持者最后拿出了另外一个概念,极端气候,要预防极端气候,但手段还是要制止地球温度上升。

就算是地球温度上升了,但从简单的地质学或者是天文学概念上衡量,地球气温上升,其实是太阳的责任,而不是人类活动的责任。好吧,人类活动或许对地球变暖有所贡献,但这个比例实在是小得可怜。

这让人想起1958年钱学森的文章,他说只要能够有效利用百分之四十的太阳能量,亩产三万斤就没有问题。这是典型的科学逻辑语言,“如果……就会……”。可惜,这个世界上,很多如果最后会被证明是永远达不到的。比如阿基米德说,如果给我一个支点,我就可以撬动地球。没有人会因此得出一个结论,说:阿基米德力大无穷,可以撬动地球。

但在现实中,我们会看到这种情况。中共的亩产万斤、亩产十万斤,就是这个情形。

说实话,我看格拉斯哥的这个气候峰会,和亩产万斤是一样的。

要达到气候峰会的亩产万斤,全球所有国家必须通力合作,降低全人类的碳排放和甲烷排放。结果是,第一,大家少用能源,尤其是少用化石能源,包括煤炭、石油、天然气,其次,还要少吃肉,不是开玩笑的,每人减少吃肉百分之三十。

减少能源使用,会发生什么事情,大家其实在中国已经见证了一次。少用煤炭发电,于是电价大涨,然后经济大混乱,最后官方还得赶紧鼓励挖煤发电。中共方面,原先准备用减碳成果在全球政治舞台上露露脸,获取一张难得的有利地位的,结果是偷鸡不成蚀了把米。最后习近平不但不去格拉斯哥,连视频讲话都不发了,一纸声明打发了事。

人类经济发展和文明进步,和能源使用息息相关。在工业文明之前,人类使用的能源就是太阳能,只不过是通过植物的转换而来的,人吃粮食,或者是动物吃粮食,然后人吃动物,反正都是太阳能经过光合作用转化成有机物。

等到工业文明开始,用的是煤炭,再后来用的是石油。任何一次文明提升,基础都是能源使用的提升。所以,下一次的人类文明大提升,必定也是一次能源使用的大提升,而不可能是能源使用的倒退。

有关这个问题,我曾经请教过一位教授,专门研究能源的。他认为,未来的人类能源大跃进,只能是原子能,也就是核电站。的确,核能涉及到装置安全的问题,也涉及到核废料安置的问题,但这些技术上的问题,必须通过技术进步本身来解决,而不是通过后退来解决。其实所有的能源进步都是一样的,都带来新的问题,煤炭带来英国的大污染,石油也一样。

1895年的时候,第一辆汽车进入英国,英国人认为这个新东西太危险了,不但因为速度快所以意外发生容易导致人命伤亡,而且汽油这个东西太不稳定,很容易着火爆炸,所以下议院立法,规定汽车在英国道路上行走不得超过每小时十英里,这是马车的速度,而且在人群密集的区域,车前面还必须有人拿红旗开路。

这个笑话让我想起中国的成语“黔驴技穷”,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没事好好的,你搞头驴去干什么?

英国海军当时是世界第一,特别反对汽油机,因为那些海军将军刚刚把军舰,从原来的帆船全部改装成蒸汽机军舰。所以将军们说,军舰装了柴油太危险了,对方一炮打中,整个军舰就完蛋了,所以石油燃料不合适海军。等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丘吉尔当海军大臣,第一件事就是改成柴油机。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这可是工业革命的领袖国家英国。原子能面临的问题其实类似,那位教授说,核能是有些问题,但不见得比煤炭石油的问题更大,关键是要有技术上的突破。事实上,美国的核子反应炉小型化已经有突破了,如果核聚变技术突破,可能真正带来人类经济和文明发展的新局面。

我们回过头来说气候峰会。目前情况下,大家不用石油,不用煤炭,也不往前走解决核能的问题,而是回过头去用太阳能和风能。这两个不稳定不说,还存在同样的污染问题,电池要处理,太阳能板要生产,也要用电和开矿,等等。这些技术问题,我们先不说。单单一个石油化工行业造成的经济混乱和损失,我们这个世界准备好了吗?看看中国大陆的例子吧。

根据那些政治家们的说法,要阻止地球温度上升,除了二氧化碳之外,还要减少甲烷的排放。甲烷主要由沼泽和湿地排出来的,其他的,石化行业也排放甲烷。还有就是农牧畜牧业,也排放甲烷,人类粪便也排放甲烷。我们无法把沼泽和湿地都添上土,所以只能从石化和畜牧业下手了。政治家们现在号召减少畜牧业甲烷排放,其实就是减少饲养猪、牛、羊。换句话说,就是大家不要吃那么多肉。

说实话,我支持减碳,支持节约能源和资源,但我不认为这个应该从政府的层面去强迫。我觉得这是一种生活方式,现在这种消费主义,凡事都追求最大最多,追求极致的消费主义,才是我们的需要改变的。而生活方式,改变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这个区别极为重要。

我们可以少浪费,少开车,吃东西别浪费,衣服够穿了别拚命买新的,尽量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等等。但如果我们去要求别人这样做,尤其是利用政府的公权力,去强迫别人改变生活方式和生活型态的时候,我们可能就立即遇到一个另外的问题。

小时候我们在中国大陆长大,共产党的洗脑是这样的,社会是不是需要公平?回答:是的;所以为了实现未来一个公平的社会,需要有一种制度,这个制度就是强迫大家公平。当然,结果就是共产专制制度,事实证明,它既不公平,也不科学。

这是一种模式,和张高丽副总理是一样的,他会亲切地和蔼地关心那个女孩子,谈很多很哲学的大问题,然后才实施他自己的策略,落实自己的利益。他的利益,就是和这个女孩发生性关系。

用大目标,高境界,实现自己的具体利益。

气候峰会上所有那些政客们,正在走同样的方向。所以,有时候我们真的不妨称他们要实施的,其实是:气候共产主义

他们和共产专制体制有很多类似的地方。比如,参加会议的四百多个顶级人物,都是乘坐私人飞机抵达和离开的。为了全人类减少能源消费这么远大高尚的目标,他们完全有理由有资格,去消费比一般水平高得多的能源。现在中国的毛左曾经这么评价毛泽东性乱行为,为了实现共产主义,毛主席睡几个女孩,根本不算什么。

共产主义美丽远景,需要政府的行政权力来强力推动,甚至需要动用专制的暴力机器强迫人们接受。这个叫做共产专制。地球很危险,所以定个目标,而且动用行政和立法权力推动,必要时,动用政府的专制暴力力量强迫人们接受,这个就是气候专制主义。是的,唯一受益的是一个大型的政府,和那些希望抢夺石化行业利润的企业。

和共产主义一样,这场气候运动最后一定失败。原因很简单,忽略和不承认人性。

世界各国只会根据自己的利益行事,所有的承诺,都可能随时发生变化。而世界各国的人民,当冬天没有暖气,或者因为汽油缺乏、运输混乱、消费品大幅涨价的时候,会支持一个自我降低生活方式的措施吗?我们可以自己问一下自己,你愿意回到五十年前的生活吗?每天走路上班,住更小的房子,消费更为简单的商品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凭什么别人就一定要付出很多代价,来换取一百年后地球温度不要升高0.5摄氏度?

这是一场改头换面的夺取权力的运动。

石山简介。(香港大纪元)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