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江泽民与108名中共亿元贪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即将召开,会议将总结中共百年经验,通过第三份历史决议。其中少不了关于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内容。

关于江泽民的真实身份,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肯定不敢载明。

中国历史学者吕加平,经过详细考证后,将江泽民的真实身份概括为“二奸二假”:第一奸,江泽民和他的亲生父亲江世俊都是日伪汉奸;第二奸,江还是一个效力于苏联情报机关“克格勃”和向俄罗斯出卖大片中国领土的苏俄奸细;第一假,江是一个假冒的中共地下党员;第二假,江是一个假冒的中共烈士养子。

吕加平曾将他的考证文章,寄给时任中共党魁胡锦涛等许多中共高层领导。笔者仔细读过吕加平2010年1月13日在大纪元发表的《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认为它的可信度是比较高的。

1989年,江泽民踏着“六四”学生鲜血登上中共权力最高位后,做了三件大事:第一,把中共变成全世界最腐败的党;第二,把中共变成全世界最大的卖国党;第三,把中共变成“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杀人党。

关于江泽民做的这三件大事,此前,笔者曾做过一些总结。这里,着重就江泽民与108名中共亿元贪官的关系问题,再做一个总结。

江泽民、江绵恒带头贪腐
江泽民当政或当“太上皇”时期(1989—2012),是中共的贪官污吏“闷声发大财”的“黄金时期”。江泽民以“贪腐治国”主要有两大招:第一,提拔重用一大批严重腐败分子;第二,放纵其子江绵恒一边升官一边经商。

作为曾经的中纪委官员,笔者曾亲耳听到江泽民在中纪委全会上讲:“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

江泽民作为曾经的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是中共的“最上梁”;江绵恒作为江泽民之子,是中共所有官员子女中的“最上梁”。

正是在江泽民和江绵恒这两根“最上梁”的带头作用下,中共的腐败从两方面互相交织地展开:

一是从江泽民到中共中央一级的党政军高官,再到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党政军高官,直到最基层的居委会主任、村主任,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小官也大贪,几乎无官不贪。

二是从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到中共各级权贵子女,孙子女,女婿孙女婿,七大姑八大姨,充分利用其父辈或祖辈的权势,以权换钱,以钱换权,以权换色,有的杀人害命,无恶不作。

这两股浊流从“江泽民家族”这个总源头奔涌而出,与属于“江泽民利益集团”的中共权贵家族汇合,像决堤的洪水,一泻万里,泛滥全中国,蔓延全世界。在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只要有中共官员的地方,就一定有权、钱、色交易。

2013年1月,习近平发动反腐打虎战役。至2021年的今天,共查处542名副省军级及以上高官,以及其他中管干部,包括160多名将军。其中,大多数都是江泽民和江的“军师”,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提拔重用的。

江、曾提拔重用的最高层严重腐败分子有: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等。

108名亿元贪官“前腐后继”
江、曾打开了中共腐败的“魔瓶”之后,中共腐败的癌细胞开始恶性发展。一个腐败分子倒下了,千万个腐败分子马上被“复制”出来了。

到2021年的今天,笔者初步统计,习近平已查处的亿元以上贪官,至少108人。数量之多,可能是世界第一。具体名单如下:

正国级1人:
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受贿1.29亿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14.86亿元。

副国级4人:
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受贿1.7亿元。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受贿1.1亿元,另有8000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的贪腐金额,中共不敢公布,肯定远超亿元(仅在徐才厚北京一处豪宅地下室搜查出的现金,就重达一吨多)。

省(部)级37人:
原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原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原中央军委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的贪腐金额,中共也不敢公布,肯定远超亿元。

原中共中央巡视组组长董宏,受贿4.6亿元。原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受贿1.14亿元。原财政部副部长、国家统计局局长王保安,受贿1.53亿元。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受贿1.09亿元;利用获得的内幕信息,指使其亲属买入股票,获利4929万元。

原北京市副市长陈刚,受贿1.28亿元。原天津市公安局长武长顺,贪污3.42亿元,受贿8440万元,挪用公款1.01亿元,行贿1057万元;原河北省人大副主任杨崇勇,受贿2.06亿元。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受贿1.569亿元。原河北省委秘书长景春华,受贿6054.75万元,另有8635.71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河北省人大副主任张杰辉,受贿1.27亿元。原河南省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受贿1.25亿元,贪污547万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2.24亿元。

原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白向群,索贿、受贿8515万元,贪污712万元;利用获得的内幕信息,买入股票4256万余元,非法获利1717万余元;泄露内幕信息给他人,导致他人买入股票4308万余元,非法获利4052万余元。原内蒙古政法委书记邢云,受贿4.49亿元。原中国华电集团总经理云公民,受贿4.68亿元。原内蒙古公安厅长马明,受贿1.57亿元。

原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受贿7.17亿元。原陕西省人大副主任魏民洲,受贿1.09亿元。原山西省副省长杜善学,受贿8011万元,另有8961.75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山西省人大副主任金道铭,受贿1.23亿元。山原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受贿91万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9.07亿元。原青海省西宁市委书记毛小兵,索贿、受贿1.04亿元,挪用公款4亿元。

原安徽省副省长陈树隆,受贿2.75亿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29亿多元。原安徽省副省长周春雨,受贿1365万元,隐瞒境外存款412万美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6.65亿元;利用获得的内幕信息,买入股票,非法获利3.5亿元。原安徽副省长杨振超,受贿8085万元,贪污115.5万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9.15亿元。

原贵州省副省长王晓光,受贿4870万元;非法获取土地补偿款500万元;利用获得的内幕信息,直接或指使亲属买入股票4.9亿元,盈利1.6亿元。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受贿2.46亿元;另有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到底多少亿?中共不敢公布。

原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受贿1.4亿元,另有9104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广东省委统战部长曾志权,受贿1.4亿元。原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受贿1.11亿元。原海南省委常委、海口市委书记张琦,受贿1.07亿元。

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受贿1.46亿元,贪污100万元。原辽宁省政协副主席刘国强,受贿3.5亿元。原浙江省宁波市长卢子跃,受贿1.47亿元。原江西省副省长李贻煌,受贿5119万元,贪污268万元,挪用公款1.47亿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2087万余元。

副省(部)级以下47人:
原大连市金州区委书记徐长元,在其权势作用下,其家族获暴利超过百亿元,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资产包括:2714套房产,总面积35万平方米的土地43宗,46家公司,60多亿元人民币的债券。

原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受贿2.117亿元,另有1.31亿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国家质监总局副局长魏传忠,受贿1.23亿元。原中国农业银行本币投资处处长白静,贪污2.19亿元。

原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理事长高守良,受贿1.79亿元,贪污165万元,另有2000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河北省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索贿、受贿8273万元,贪污2407万元,挪用公款500万元,另有7196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河北省大名县委书记边飞,索贿、受贿5920万元,另有4190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河北省承德市副市长李刚,受贿6133万元,另有6395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原内蒙古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李建平,涉案金额30多亿元。原呼和浩特市金川工业园区党委书记白海泉,受贿1.25亿元,贪污265万元,另有4880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内蒙古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理事会主任刘金水,副主任唐利民,贪污、挪用公款6亿多元。

原内蒙古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杨阿麟,受贿1亿多元,另有300多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中国国际贸促会内蒙古委员会党组书记李世镕,索贿、受贿8452万元以及美元、欧元、港币、黄金等财物若干,挪用公款1.5亿元,滥用职权、玩忽职守造成损失1.73亿元。

原内蒙古银监局局长薛纪宁,受贿4亿多元。原内蒙古银监局副巡视员宋建基,受贿2.29亿元。原内蒙古水利厅厅长付万惠,索贿、受贿9900万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2.26亿元。原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委书记杨国文,受贿4669万元,另有9468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原呼和浩特市铁路局副局长马俊飞,受贿1.3亿元。原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煤炭局局长郭成信,受贿9033.39万元,另有1.14亿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人大副主任包生荣,受贿1600万元,另有1200多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滥用职权造成损失29亿元。原内蒙古包头市政协主席张世明,受贿1.39亿元。

原山东省滕州市政法委书记彭庆国,贪污1.46亿元,挪用公款6480万元。原山东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局长郑金兰,受贿1.09亿元。

原山西省吕梁市副市长张中生,索贿、受贿10.4亿元,另有1.3亿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山西省环保厅厅长刘向东,受贿6881万元人民币、378.5万美元、160万港币、18万欧元,另有4535万元人民币、228万美元、568万港币和38.6万欧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原陕西省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受贿财物共计人民币5381.83万元、美元544万元、欧元98.6万元、港币100万元、英镑1万元,另有黄金制品3380克(价值人民币147.13万元)、宝马汽车一部(价值人民币72.3万元)、奔驰汽车一部(价值人民币69.8万元)、王西京书画作品一幅(价值人民币29万元)、茅台酒10箱(价值人民币24万元)、中央空调一套(价值人民币4万元)。

原新疆公安厅副厅长谢晖,受贿4228万元,玩忽职守造成损失1.27亿元,另有4978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雷志强,受贿2.41亿元,另有8200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重庆市发改委资金平衡处处长刘旗,受贿2.6亿元。

原哈尔滨市政协主席姜国文,受贿1.039亿元。原吉林市政协主席崔振吉,贪污9340万元,受贿4586万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1150万元。原大连市长海县纪委书记潘福忠,受贿1.12亿元。

原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罗欧,索贿、受贿1.14亿元。原广东省东莞市委副秘书长吴湛辉,受贿4970万元,另有9200万元港币、3000万元人民币不能说明来源。原广东省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受贿1.399亿元。原杭州市房产管理局副局长张新,受贿1.24亿元,贪污1000多万元。原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涉案金额2.53亿元。

原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辛庄村党支部书记石凤刚,非法获利5.8亿元。原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镇皇后店村会计陈万寿,挪用公款1.19亿元。原天津市滨海新区寨上街道工委书记陈玉慧,涉案金额3.17亿元。原哈尔滨市南岗区红旗满族乡曙光村党总支书记于福祥,涉案金额2亿多元。

原广东省佛山名镇管委会主任郑年胜,挪用公款1亿元,受贿2510万元。原广西南宁市兴宁区城乡建设服务中心出纳杨旭雁,贪污、挪用公款1.69亿元。

原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刁铺街道农业服务中心副主任杨荣富,挪用公款5.99亿元。原安徽省淮北市烈山镇烈山社区党委书记刘大伟,涉案金额超1.5亿元。原河南省新乡市委组织部电教中心主任科员李娟,2.3亿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国有企事业单位19人:
原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索贿、受贿17.88亿元,贪污2513万元。原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滥用职权造成损失8.9亿元,贪污1018万元,挪用公款48亿元,索贿、受贿11.8亿元,违规发放贷款35亿元。原恒丰银行董事长姜喜运,转匿银行股份价值7.54亿元,贪污6000多万,违规出具金融票证37亿元。原中国银行开平支行行长许超凡,贪污4.85亿美元(按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40多亿元)。

原内蒙古银行董事长杨成林,索贿、受贿3.07亿元,贪污公款628万元,挪用公款2.92亿元。原河北省融投集团董事长李令成,索贿、受贿超2亿元。原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分行行长顾国明,受贿1.36亿元。原黑龙江龙煤集团物资供应分公司副总经理于铁义,受贿3.06亿元。原广州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总经理张新华,贪污2.84亿元,受贿9780万元、港币238万元。

原湖南省高速公路广告投资公司董事长彭曙,受贿1.88亿元。原湖南省高速公路广告投资公司总经理胡浩龙,受贿 1.7亿元。原湖南省基础建设投资集团董事长彭旭峰,受贿2.189亿元。原郑州市兰博尔科技公司董事长孟连军,贪污1.6亿元。原贵州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受贿1.129亿元。

原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天朝,受贿1.16亿元。原云南省国有资产运营公司董事长刘岗,挪用公款1亿多元人民币,受贿785.5万元人民币、5万美元,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巨额损失。

原天津市政投资公司董事长马白玉,非法动用国有资金3.64亿元炒股,给国家造成损失3.15亿元;贪污1060万元人民币、34万元港币;受贿人民币304.2万元、港币248万元、美元7.5万元、欧元4.5万元、英镑2.1万。

原海南省农垦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杨思涛,受贿3.38亿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 1234万元。原中兴通讯公司副总裁何雪梅,集资诈骗21亿元。

需要说明的是,第一,这些被查处的亿元贪官,只是一些“倒楣的”,没被查处的大有人在;第二,这些亿元贪官的涉案金额,都是中共官方给出的数字,有的可能是缩水的。比如周永康,实际涉案金额可能大许多倍。路透社曾报导,周永康贪腐窝案,至少涉案900亿元人民币。

中共第一贪腐家族
鉴于江泽民是中共党政军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江泽民家族被认为是中共第一贪腐家族。

2019年4月,流亡美国的亿万富豪郭文贵爆料,江泽民家族在海外控制的财富至少有1万亿美元,已经洗白的有5000亿美元。其控制的资产包括基金、股票、银行、信托、能源股份、科技股份、黄金期货、房地产、海外控股公司、离岸公司等。

结语
中共的腐败是由中共的理论、体制、机制、法制所决定的。

中共的理论名曰马克思主义,实为拜权主义和拜金主义,有权有钱有一切。中共的体制是党领导一切,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中共的机制是“上级压下级,一级压一级,一直压到种田的;下级骗上级,一级骗一级,一直骗到总书记”。中共的法制是升官、发财、整人、骗人的工具。这些东西整合到一起的结果是,中共想不腐败都不可能。

江泽民以“二奸二假”的身份,在中共党内行骗几十年,最后,竟然爬到了中共权力金字塔的最顶端。这样一个集古今中外邪恶于一身的人渣败类,入主中南海,必然把中共的腐败演绎到极致。

江泽民当政或当“太上皇”23年,把中共变成了全世界最腐败的党,死刑,终身监禁,有期徒刑,巨额罚款等,都挡不住了,任何人也无力回天了。据海外媒体报导,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已经把江家“圈钱”的公司——博裕资本,从香港迁到新加坡去了。中共这艘破船,已经千疮百孔,摇摇欲坠了。

如今仍在中共这条破船上的人,凡良知尚存者,赶紧“跳船”,抓紧时间退出中共党、团、队,方可“绝处逢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