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习近平是否接受美国的和平共处呼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1月7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接受美国CNN的专访时表示,美国正寻求“与中国共存”,而非遏制中国或发动新冷战。这一表态无异于宣告美国今后与中国将和平共处,一石激起千重浪,中国的网络、媒体沸腾了,很多评论都认为美国内外交困,不得不如此做。海外的媒体一时无法转弯,还在期盼沙利文是个人表态。

这正好证明我去年的预测:美国大选的结果不只改变美国人的生活方式,还将改变世界政治格局。

和平共处取代“影响、改变”

我多次说过,自基辛格以来,美国国务院当中负责中国外交的班底多是他的思想传人,对华政策奉行“接触、合作、影响、改变”,虽然事实上以“接触、合作”为主,但“影响、改变”的姿态还是做了,比如人权外交,以及先后派出各种类型的NGO进驻中国,以环保、扶贫为主,但也有少量与法治、人权相关的项目。川普政府抛弃了这条路线,定义为“战略竞争关系”,最后两年对中国的制度抨击颇多。民主党拜登政府上台之后,忙于抛出志在改变美国政治经济甚至美国人生活方式与价值观的各种政策,对外一直采取战略模糊姿态。但COP26气候峰会一事无成,回到国内又逢地方选举痛失深蓝色的维吉尼亚州,根据《今日美国》/萨福克大学(USA Today/Suffolk University)11月6日公布的民调,拜登的支持率已下降至37.8%,反对率为59% – 倒差21个百分点。当此际,拜登政府只得寻求筹谋已久的对外突破。

沙利文在CNN的专访中就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做了提纲挈领的说明:1、美国将和中国开展竞争,但并非一场新冷战。2、美国政府不会重蹈过去的“错误”,寻求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美国将会寻求与中国的共存之道。3、中美双方代表正在就关税问题展开贸易谈判。4、重申美国政府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

第1点是美国对华新战略的灵魂;第2点是对中美建交以来的对华政策的全面否定,是向中共表示尊重中共永久执政这一“核心利益”;第3点表示中美经济合作仍将继续,第4点涉及中美关系中的难点台湾问题。时间点也选得很好:11月8日,相隔一个太平洋的北京在忙着召开十九届六中全会,解决习近平长久执政及未来中共的方向问题,算得上一份及时送达的“礼物”。

习近平对美国“和平共处”的建议将如何看?

据媒体消息,白宫11月8日宣布,正在召开白宫工作会议,研拟年底拜习会日期与细节,推测哪些议题会成为拜登与习近平对话的重点,双方对会谈的期待与底线都是什么。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习近平是否会接受这份“和平共处”新提议,以及双方如何敲定这份和平共处方案的细节。

第1点与第2点是两国相处的原则,也是中共这些年来反复向美国要求承诺的事项,现在美国主动提出,习近平没有任何理由不同意。第3点是两国保持经贸关系,这也是习近平需要的,因为不管这几年中国与美国关系如何磕磕碰碰,美国仍然是中国贸易顺差的最大提供者,2021年1-10月,中国对外贸易顺差3.31万亿元,其中有2.08万亿元来自对美贸易,占比将近2/3。中国的外汇储备自今年7月以来首次出现增长,10月份高达3.218万亿美元,中美贸易功不可没。

拜习会真正的重点、要点、难点在有关地缘政治的谈判,即双方如何划定势力范围。沙利文多次提到时中美之间要“避免误解、误判和意外冲突”,就是指地缘冲突。沙利文指出,美国希望营造一种环境,确保这两个大国在可预见的未来“在国际体系中运作”。

亚太区域安全与台海关系

中国的地缘政治版图早就从亚洲扩大到亚太地区。在南海以及亚太地区的动作早就引起了台湾与澳大利亚、日本等国的严重焦虑,日、澳都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重要盟友,台湾也一直处于美国的保护之下。这些国家与地区的焦虑各有各的具体原因,台湾是担心失去现有的生活方式与来之不易的民主政治;澳大利亚对中国的防范上升到国家安全这个层面始自2017年。以往尽管中共对澳大利亚的渗透从政治、经济到文化领域全方位实施,但澳大利亚并未产生足够的警惕,直到中国与南太平洋岛国萨摩亚达成协议,由中国资助该国重建一个珊瑚港,军事分析人士警告说,这个港口可能让中国“长驱直入”美国在南太的防御“核心”,威胁澳大利亚东海岸通往美国的贸易路线,澳大利亚才开始重视中国威胁。这也是澳大利亚今年与英美国签订AUKUS协议,考虑为自己建立一支有战斗力、拥有先进核动力潜艇舰队的原因。

台湾问题是中国政府最关切的问题,也关系到美国亚太战略存废问题。自从美国打算从阿富汗撤军,台湾就取代中东成为中美两国的冲突点。2021年5月1日《经济学人》发表封面文章,封面就是将整个地球制作成一个蓝色的圆圈,正中间的圆点就是台湾海峡,文章标题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地点》(The most dangerous place on Earth),认为中美需要花很大力气才能在台湾海峡避免战争。

在CNN的采访中谈及台湾问题时,沙利文重申美国将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和《与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并对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两岸关系安全与稳定的活动表示关切”。他亮出的底牌是:“从根本上说,我们所寻求的是维持和平与稳定,也就是维持现状。”

这与历届美国政府所做的没有本质区别。《与台湾关系法》说白了,就是“大陆不武,台湾不独”,美国能够让台湾不独,真正的困难在于如何才能让大陆不武。中国现在经常声明自己对台湾的忍耐已达到极限,威胁用武。

如何在地缘政治这一问题上谈判并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恐怕取决于双方对己方与对方的实力之估计。早在2019年,沙利文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共同撰写了一篇《没有灾难的竞争:美国如何既挑战中国又与之共存》的分析文章,其中对中国有估计:“与苏联不同的是,中国已深深融入世界,并与美国经济交织在一起,……今天的中国在经济上更强大,在外交上更老练,在意识形态上也比以前的苏联更灵活”,结论是中国不会成为第二个苏联。而中国对美国的估计则是美国正在衰落,习近平内部讲话中使用“东升西降”、“中国终于可以平视世界了”。对己方的实力估计,双方都没公开表达过。但我的判断是:美国是保持台湾现状,能拖则拖,矛盾留到拜登任期之后;习近平则会认为拜登政府是美国近几十年最虚弱的政府,是解决台湾问题的最佳时段,会进行全场紧逼。

美国几乎无法影响中国政界,而中国政府一直在设法渗透美国政界,前国务卿彭佩奥曾指出中国除了渗透华府政治圈之外,还努力影响州等地方政治。11月2日,左派网媒AXIOS发布一条独家新闻,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已裁定外国捐助者可以为美国的选举活动提供资金,这为外国在美国外交政策上的支出打开了合法的大门。以后中国、欧盟包括中东国家都可以提供资金支持自己中意的候选人,美国政客则可以借选举之名合法收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