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清零”防疫下自由殆尽 1984已降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1日讯】11月9日,中国大陆报告新增确诊病例54例,分布在7个省份。本轮疫情不断蔓延,中国老百姓在“清零”大旗下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付出了怎样的代价?从10月底开始,维权律师王宇就明显感受到各地野蛮防疫的恐怖氛围,而公民自由几乎被吞噬干净。

不打疫苗,没地方住

记者:您最近被国内的酒店以防疫为由拦在门外,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

王宇:我和包龙军、任全牛律师到唐山迁安市帮助因为工伤受难的矿工。8日到的唐山,做了核酸检测;昨天早晨从唐山打车,中午到了迁安,直奔酒店。我们按照酒店要求,登记身份证、提交行程码、健康码和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登记完后,还要我们出示打过两次疫苗的证明。我说,没有打过疫苗。他们说,那不能入住。我说,没有法律规定住店需要打疫苗。他们说,当地防疫部门的要求,不执行可能会被处罚、停业。我们又找了六家酒店,入住都需要打疫苗,后来当事人帮我们安排了一家住的地方。

乙方没有履行合同,我到了酒店不允许入住,没有相关法律依据。根据《合同法》,我要求酒店双倍返还定金,但是交涉了半天没有结果。我可能会要求一些信息公开,防疫部门、政府机关以什么理由、什么依据,不允许没打疫苗的客户入住酒店?其它很多城市没有这方面的要求。

回不去的北京,卡夫卡“城堡”再现

记者:据说,您很久不能回到北京的家中?

王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出差半个月后,回北京就回不去了。我去了苏州、牡丹江,11月6号北京健康宝就不能登陆了,登机和登火车(赴京)之前必须出示北京的健康码。如果要登录我的健康宝,必须填写我去过疫区常州,但是我在14内没有去过疫区。不填(常州)不能登录,填了疫区之后,从中高风险(地区)都不允许去北京,我是进入一个死胡同。

回不了北京,住店也住不了,吃饭要经常找很多饭店才能找到一个不扫码的。

记者:北京健康宝为何登不上去,有什么明确的标准吗?

王宇:健康宝你要填一些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手机号、14天之内的行程、在哪居住、健康信息。填完后自动生成一个码,如果你填的是疫区,生成红码或者黄码。石家庄现在是疫区,我在唐山,河北的健康码就是绿码。

北京的健康码(给我的)是选择题,不是填空题,给的选项全是疫区。它是一个死循环,你不管怎么弄,就是不能进北京。一些朋友分析,可能是因为六中全会。我肯定要回北京,家在北京,天马上就冷了,要拿一些冬天的衣裳。

记者:您还遭受过那些防疫限制?

王宇:有些机关、商场、酒店都需要出示健康码,有些地方其它省的也可以。但是有些地方,比如苏州必须出示江苏省的健康码;牡丹江必须出示黑龙江的健康码,很乱,没有一个统一规定,以疫情为名怎么要求都行,没有法律依据。

国内现在特别恐怖,什么自由都没有了,自由已经缩到最低限度。以前很多人知道,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游行示威的自由。包括出版结社自由,现在非政府组织NGO不可能在中国成立和维持,国内很多说是NGO,其实都是政府组织的。(张)千帆老师、贺(卫方)老师、郭于华老师,他们现在很多书根本没法出版。

但是之前我们在国内旅行、住店,相对来说比较自由,没有现在这么过分的要求,而且是某个小县城自己可以随意要求,限制很多人的自由。我之前因为没有提供核酸检测,两次机票都作废了。六七月份我在牡丹江,因为行程码上有北京(当时北京有疫情),就不允许入住。

10月21日在沈阳,李昱涵案件我去控告违法,检察院说北京来的不让进。那天北京突然爆发疫情。我的身份证户籍是内蒙的,他说内蒙一直有疫情,更不行了。

疫苗安全性疑点重重

记者:大陆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疫苗20多亿剂次,您为什么不打疫苗?

王宇:我不是医生,毕竟不是专业人士,只是对自己保护性的猜测。打疫苗后,死亡和患病的案例比比皆是。但是死亡通知书写的死因都是其他的病,比如脑梗、心梗。我觉得肯定是有统一规定。即使疫苗是非常好的药,肯定不是百分之百合格,或者对所有人没有任何问题。现在中国没有一个得病或者死亡是因为打疫苗的原因,这是不合常理的,就像中国选主席或者代表,100%全票通过。去年我跟其他医生沟通过,我说疫苗出来后病毒应该没事了吧。医生说,疫苗一般要经过七八年以上的临床测试,否则不安全,可能打了还不如不打。

有一个重庆的人给我打电话,说是父亲刚刚70岁,打完疫苗第二天就死了。但是死亡通知上写的是脑梗,死了后就火化了,医院不让留(尸体),不允许家属商量。另外,苏州的戈觉平今年8月出狱,他在监狱里坚持锻炼,身体还算可以。但是他在出狱前,好像五六月份被强制打疫苗,第二天就觉得心脏不好,特别难受。他9月份住院,做了一个心脏搭桥手术。

1984已经来了

记者:“清零”有可能实现吗?

王宇:不管是清零还是什么,你应该拿出科学研究。现在政府用最古老最原始的方式清零,我觉得不可能。科学依据是啥呢?有没有数字支持、研究措施?为什么说能清零呢?从1月23号武汉封城开始就不断封城,从官方报道来看越来越严重。疫情是不是真的像政府宣传的那样?我感觉它是一种维稳措施,七一之前,突然就严重了;六中全会之前,突然又严重了。

很多人说(中国)往1984 的方向发展,我深深地体会到,1984已经来了。你所有的行为都是被控制的,而且是公开的限制,让你觉得非常恐惧。中国没有自由大家都知道了,但是自由被限制到这么严格的程度确实是更加恐惧。国外有一些自由民主法制的国家好像也因为疫情,对人的自由的限制有了一些发展,人类是不是要由文明回到野蛮?

对于打疫苗、核酸检测和出示所谓的行程码、健康宝,我觉得应该做一些抵制。但是这种抵制确实什么事情都办不了,貌似你就是在和全民为敌。很多人认为不出示就不安全,你不怕死可以啊,我们还怕死呢。但是我出示了这些、做了核酸,难道就说明我就是安全的,没有问题了吗?

记者:一个合理的防疫政策应该是怎样的?

王宇:打疫苗也好,核酸检测也好,你可以把病毒对人的危害告诉大家,把疫苗或者核酸检测的好处告诉大家,公开透明。但是是否去做,是出行还是在家封闭,应该由个人进行选择。疫情已经两年了,打了疫苗是不是真的就比病毒对人类有好处?出行是不是真的对人的损害比较严重?

目前来看,故步自封、封城封小区根本就控制不了疫情,今天说清了,明天又突然说控制了,究竟什么样子,都不是透明的。封了(城)之后,里面什么样?病人被带走了,后期什么情况?谁都不知道,让民众处于恐慌状态。有个诗人写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第一你要公开所有真相,第二你要给人选择的自由,不能强迫、强制。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责任编辑:李劲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