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1975年河南溃坝 23万人死亡之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3日讯】2021年的7月20号,河南郑州突发大洪水。因为人为的错误,导致重大人员和财产损失,引发了国际的广泛关注。其实在46年前的1975年,河南还曾发生过一场特大水灾,也因为人祸,导致23万人死亡。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节目。今天,我们跟大家谈一谈河南发生过的一场特大水灾

溃坝事件

2005年5月28日,美国“探索”频道制作了一期专题节目,叫《世界历史上人为技术错误造成的灾害TOP 10》。其中,排名第一的,不是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事件,不是印度博帕尔化工厂毒气泄露事件,而是1975年8月,发生在中国河南的板桥水库溃坝事件。

1975年8月8日午夜一点多钟,当人们还沉浸在梦乡之中时,河南省驻马店地区板桥水库突然垮塌,滔滔洪水,如同一枚小型原子弹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向下游飞速狂奔。据河南省水利厅的数据,之后,共有62座大、中、小型水库连环溃坝,千里平川,顿时成为一片汪洋。

驻马店、许昌、周口、南阳和舞阳工区5个地区的30个县市受灾。受灾人口1015万多,受灾面积1780万亩,倒塌房屋524多万间,河道决口2100多处(长348公里)。同时,京广铁路被冲毁了102公里,交通中断了16天,影响南北正常行车46天,直接经济损失近100亿元人民币。特别是板桥水库溃坝洪水经过的地方,几乎遭到毁灭性打击,不少村庄荡然无存。

死亡人数之谜

这次特大水灾,到底造成多少人死亡呢?根据中共官方对外公布的数据,死亡人数只有2.6万。

但是,1987年8月,八名六届全国政协委员联名发表文章《三峡工程害多利少,不容欺上压下,祸国殃民》。其中写到:“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1975年8月失事,猛冲下去,死亡23万人左右”。另外,据驻马店下辖的遂平县文城公社官方记载的数字:全公社3.6万人中,1.8万多人遇难。

在板桥溃坝发生35周年时,历史学者谌旭彬曾写过一篇文章,叫《中国当代最惨溃坝事故,当年媒体无只字报道》。文中记录,文城公社魏湾大队书记吴富堂回忆自己死里逃生的经历时说:“举目四望,一片汪洋大海,看不到一个村庄或一所房屋,只见水面上漂着很多死牛、死马和人的尸体,浑身光光,从我们身边漂过。我的心碎了,村上的人完了!家里的老老少少完了!哭,已经哭不出来了,叫也叫不出声来了。”

“我们大队原有375户人家,1976口人,这次被洪水淹死929人。23户人家全家遇难,17个孩子变成孤儿,156人失去妻子或丈夫。”

而这,仅仅是一个大队的死亡情况。关于当时的惨状,文章中还有一些记录。

时任驻马店地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孔繁斌回忆:“洪水过后,‘远看白茫茫,近看空荡荡,进村没有路,全村没有一棵树,做饭没锅,睡觉没有窝’。一切面目全非,树庄地头,废墟旁,坑塘内,遇难人的尸体,男女老幼赤身裸体,横七竖八,惨不忍睹。”

曾在驻马店参与救灾的医务人员项小米,也在《记忆洪荒》一书中写道:“水漫后的原野上,已经找不到一间房屋了。……千里平野,了无生机,大地像被扒光了衣服一样赤裸着,只是这里那里到处可以看见腐烂了的尸体……最初几天,专门调来掩埋尸体戴着防毒面具的工兵部队,一个团一天只能往前推进半公里。”

这是中共建政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水库溃坝事件,也是世界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溃坝事件。

谁在掩盖真相?

如此巨大的灾情,当年,中共的新闻媒体却没有报道。2003年,新华社记者张广友在《炎黄春秋》第一期发表《目睹1975年淮河大水灾》一文,披露当时,张广友问负责救灾的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这次水灾如何报道?”纪登奎回答说:“中央领导已经决定这次水灾不作公开报道,不发消息,特别是灾情不仅不作公开报道,而且还要保密。”张广友对此不理解,当即反问:“为什么?这么大范围的大水灾能保住密吗?”

纪登奎说:“这是中央领导的决定”,你们的任务是“宣传抗洪抢救中的先进人物、先进事迹。”

关于这场特大水灾,至今,中共没有公开发表全面的调查报告和系统的事故分析。据说,水利部淮河委员会1979年有过一个调查报告,但没有公开发表,一直被当作保密文件,锁在保险柜中。

直到美国“探索”频道的节目在中国播出后,不少网友还将信将疑,在论坛发帖求证说:“板桥水库事件是真实的吗?是不是国外媒体的恶意杜撰?”有网友回复说:“我就是那次事故的幸存者。那真是一场不堪回首的噩梦!”

溃坝的真实原因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溃坝事故发生的呢?台风、大暴雨,这是客观因素。但是,人祸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1990年,黄河文艺出版社出版《75.8浩劫内幕纪实》透露:溃坝前夕,1975年8月6日,板桥水库革委会副主任在救灾会议上说:“防汛仓库里没有铁锹、草袋,更没有一两炸药,只有几根小木棍和几只民兵训练用的木柄手榴弹。”

8月7日中午,留在水库督阵的驻马店地区革委会副指挥长陈彬宣布,水库处于紧急状态,派人火速到驻马店救援。地区防汛指挥部打电话问水利局,是否预备了麻袋和草袋,回答是:没有;他们又问供销社等部门,回答同样是:没有。没有麻袋,没有炸药,没有铅丝,没有木材……什么都没有。

当时的驻马店,正深陷文革浩劫中,山头林立,各派忙于内斗,防汛事务早被抛到九霄云外。

板桥水库建于1950年代,位于淮河支流汝河上游。到50年代末,淮河上游建造了九座大型水库和无数中小型水库。在1958年大跃进运动的推动下,驻马店地区水库建设蜂拥而上,至1969年,新建水库200多座,主要目的都是蓄水。

当时,一位名叫陈惺的水利专家指出:在平原地区以蓄为主,重蓄轻排,将会对水域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因为地表积水过多,会造成涝灾;地下积水过多,容易成渍灾;地下水位被人为地维持过高,则会导致盐分聚积,易成碱灾。涝、渍、碱三灾并生,结果不堪设想。

但是,陈惺的忠告不但没人听,相反,他还被批判犯了所谓的“严重右倾错误”,后来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发配河南信阳劳改。

1990年,著名作家钱钢在采访中得知:1975年8月特大洪水到来前,淮河上游已经隐伏了严重的危机:河道宣泄不畅,堤防不固,许多“病险水库”隐患未除。更严重的是,对于板桥等大型水库的潜在危险,当时的人们并没有警觉,“垮坝”二字,在人们心目中根本就不存在。

据水利专家王维洛讲,造成板桥水库溃坝的直接原因是,水库泄洪道的闸门銹死。自50年代后期水库工程扩建以来,水库的闸门一直没有用过,也没人去检查。当8月7日特大暴雨降临、超过警戒水位时,当局才下令去打开闸门排水。但是,在这最紧急关头,17个泄洪闸,仅5个能打开,其余12个全部打不开。迅速上涨的洪水冲垮了大坝,溃坝时最大出库瞬间流量为每秒7.81万立方米;6小时内,向下游倾泻的洪水多达7亿多立方米!

灾难发生后,还有专家告诉到当地采访的新华社记者张广友,说:“中国是个少林国家,森林覆盖率本来就很低,(1953-1957年)农业集体化中的‘杀猪砍树’,(1958-1960年)大跃进运动中的大炼钢铁,以及(1966-1978年)农业学大寨运动中的开荒修梯田,使国土的森林和植被覆盖率大大减少,水土流失愈趋严重,结果是‘吃了祖宗饭,造了子孙孽……上游山区森林植被率低”,也是溃坝的重要原因之一。

除了这些原因,其实当台风和暴雨来袭时,如果有准确的气象预报,也会有利于防范。但是,当时,河南郑州气象台,两派群众组织正在打派仗,没有观测,那个雷达压根儿就没有开,没记录。

中国古人讲:人命关天。但是,在1975年8月板桥水库溃坝事件发生前,从中央到河南省,从驻马店地区到板桥水库,中共的各级领导不但没有采取任何强有力的预防措施,连最基本的气象预报、最基本的防洪物质,以及最基本的通讯保障都没有。深更半夜,成千上万老百姓在睡梦中被夺取生命。之后,因为炸坝、饥饿、疾病等,导致23万人丧生。

这次溃坝事故,是天灾,更是人祸。它是中共建政后漠视生命、争权夺利、极左杀人的一起典型案例。

今年的节目就到这儿了,谢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晓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