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心共谍案不起诉 台学者吁订影响透明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3日讯】针对中国创新公司负责人向心龚青夫妇被指认是中共特务,影响台湾大选。台湾检方追查两年,向澳洲调资料遭拒、向中共要资料已读不回,共谍案部分以“事证不足”不起诉。学者(13日)认为,台湾需要制定类似美国、澳洲的“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案”。

中国大陆籍的向心龚青夫妇,被指认是中共特务,指认者是向澳洲投诚的中共特工“王立强”,揭露中共介入台湾大选、严重渗透香港。台湾追查向心两年,涉及共谍、洗钱罪嫌,检察单位11月就共谍案部分,以“事证不足”,做出不起诉处分,洗钱部分仍由法院审理。

台湾立法院外交国防委员会成员王定宇:“原因之一竟然是,台湾检察官发文向中国索取资料,这种办案手法简直天真浪漫,在办共谍案竟向中共索取资料,(中共)当然已读不回,而(检方)没有拿到资料,就不起诉处分。”“应该要有(国安反渗透)专业法庭、专业的司法检调人员。”

国会议员王定宇认为,已强化国安五法、制定反渗透法,还需要提升检方、调查、司法人员的国安专业,考虑设置国安专门法庭。

研究中共资讯战的法律学者沈伯洋观察王立强案情,对香港渗透是重点,台湾在其中犹如“中间者”,一些金流节点可能是被共谍策反对象;台湾需要完成制定“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类似美国、澳洲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

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刑事起诉目前来讲能使用的,只有国安五法,里面最主要的是‘从事间谍活动’。向心主要跟金流比较有关系,如果他没实质参与间谍活动的话,根本没法用我们原本法律规范,反渗透法在这也比较无能为力,因为大部分是我们原本已有的规范、扩大范围、加重刑度,并没有新增更多处罚事项。如果真的要处理这问题,除了一般讲的洗钱防制法之外,最重要是调查单位要有个法源基础,去调查金流进而做揭露,这就是为何,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的制定),我们觉得还是一样重要,我们并不是要(以此法)做处罚,而是要做揭露其背后利益结构,让大众知道,这边的人生产的讯息,可能是有问题的,因为他们毕竟接受了中国的银流。”

媒体引述律师丝汉德指出,将来若有机会获得“新事实、新证据”,能证明向心夫妇有具体犯罪行为,仍有重启侦查的可能。

新唐人亚太电视胡宗翰、张东旭台湾台北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