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报告】企图控制未来?中共正在AI领域全力以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5日讯】20世纪被称为石油世纪,哪个国家在石油化工行业,以及应用石油产品的行业中领先,哪个国家就控制了世界。

21世纪被称为信息科技世纪,哪个国家在信息科技和相关行业取得领先,谁或许将控制未来的世界。由美国人发动的人类信息科技革命目前已经波及全世界,而人工智能AI),被看作是下一波革命的基础。

人工智能关系到国家未来。”俄罗斯总统普京2019年11月9日在莫斯科国际人工智能会议(AI Journey)上说,谁掌握了人工智能,谁就会脱颖而出,获得巨大竞争优势。

普京对俄罗斯人工智能的发展表达了担忧,因为在世界上,两个竞争对手——美国和可能后来居上的中(共)国,远远跑在其它国家的前面。

今年10月16日,前美国空军首席软件官夏兰(Nicolas Chaillan)在谈到人工智能的美中之争时对大纪元表示,“我们正在输掉这场战争”,面对中共以国家力量的推动,如果美国不采取积极行动,10年内美国将丧失优势。

夏兰所说的优势,主要谈及军事领域。事实上,中共在非军事领域,以全景数字监控、大数据、云计算为基础的人工智能应用,早已经服务于强化共产党的极权专制。

中共专制制度的“新出路”

中共把人工智能发展定位为“国家重点发展战略”,出台多部法规和支持政策。

中共推出的“中国制造2025”、“十三五规划”中,人工智能都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2017年,中共国务院发出“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强调人工智能对政府了解和控制社会有巨大帮助。规划称,“人工智能技术可准确感知、预测、预警基础设施和社会安全运行的重大态势,及时把握群体认知及心理变化,主动决策反应,将显着提高社会治理的能力和水平,对有效维护社会稳定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将对政府管理、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乃至全球治理产生深远影响。”

香港财经专栏作家廖仕明表示,中共认为新兴的科技革命,尤其是人工智能,可以让几乎已经被判死刑的专制集权制度起死回生。

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5年之后的2019年,中共在十九届四中全会上直接把“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主题。党媒新华社称,所谓“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就是通过系列的制度安排和宏观顶层设计,使国家的治理体系日趋系统完备、不断科学规范、越加运行有效的过程。”

2014年中共推出“社会信用制度”,将所有普通公民的社会行为与中国大陆社会的大规模监控系统紧密相连,并采用了人脸识别技术和大数据分析技术,以人工智能进行大规模社会控制。到2020年,该制度联入了几乎所有的公共服务领域,包括(本人及家属)就业、升学机会,贷款、购买飞机票和高铁票等,都可以通过联网进行控制。而这一控制手段,在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期间,以“健康码”的形式获得全面普及。

“所有这些措施,都是中共‘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措施,也是强化中共专制极权的基础,而所有一切都根植于人工智能。”廖仕明说。

可怕的AI监控

根据行业研究机构IHS Markit在2019年底的一份报告,全球已经安装了7.7亿个监控摄像头,这个数字预计到2021年底将超过10亿个,而中国将持续占到摄像头总数的一半以上。
前美国太空署曲铮博士对大纪元说,在2018年时中共的人脸识别技术就已经成熟了。“它把整个AI系统都做到监视器里面,不需要人一直盯着监控屏幕看。”

根据Comparitech在今年5月发布的分析报告,以每千人面对的摄像头数量来衡量,全球受监控最严重的20个城市中,有16个在中国。

中共在2017年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视频监控网络“天网”。BBC的记者约翰‧苏德沃斯(John Sudworth)亲自体验,7分钟后就在车站被中共的公安“抓捕”。

美国国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员会(U.S. National Security Commission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在今年4月发布的报告中,将中共列为战略竞争对手,并将中共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视为一种威胁。该报告说,中共利用AI技术对中国内部的监控和镇压,对任何一个珍视自由的人来说,都是令人不寒而栗的例子。

对于社会如何最好地利用AI技术,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主席约翰‧艾伦(John Allen)与副主席达雷尔‧韦斯特(Darrell M. West)在联合撰写的书中提出了一些建议,其中提到应尽快制定道德原则、加强政府监督、界定企业责任以及惩罚对新技术的恶意使用等。

曲铮博士也认为,西方国家应当尽快制定出AI领域的公约,一旦中共违反约定,就可以据此进行制裁。

美国推动的中共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在中(共)国的大跃进,背后是大规模资本的推动。

美国乔治城大学安全和新科技中心(CSET)估算的数字,2018年中共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投入,在20亿美元到84亿美元之间。

中共新华社的报导称,2019年全球AI企业首轮融资总共266亿美元,美国占39%,中国占13%,其次是英国7%、日本5.3%和印度4.9%。

资料来源:新华社(大纪元制图)

大量投入中国人工智能产业最多的几家风险投资,都来自美国华尔街。

人工智能不是单独出现的技术,而是整个高科技产业的一环,包括5G、云计算、大数据、工业互联网、物联网、混合现实(MR)、量子计算以及区块链、边缘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互为支撑,构成了整个社会经济新产业的未来多爆发点。

中国大陆所有的大型高科技公司,几乎无一例外都由美国大资本支撑,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和最新的字节跳动(抖音的母公司)构成的所谓中国“BBAT”,都在华尔街上市,也都是华尔街多年来大力投资的企业。这些公司的投资部门,也对中国高科技企业,包括人工智能初创企业进行大量投资。可以说,华尔街的直接投资,以及华尔街带给中国大陆的风险投资与高科技企业孵化机制,创造了整个和美国竞争的中共高科技产业。而这些产业背后的真正老板是中国共产党

中共人工智能人才的培养基地主要在北京。清华大学的“清华学堂计算机科学实验班”(姚班)由世界著名计算机科学家姚期智院士于2005年创办。北京大学起步稍晚,2017年开始的“图灵人才培养计划”,由约翰‧霍普克洛夫特(John E. Hopcroft)亲自设计培养方案及课程体系,并亲自讲授、培养从本科到博士的人工智能人才。

姚期智和约翰‧霍普克洛夫特,都是美国计算机协会(ACM)图灵奖的获得者。姚期智是中国大陆出生的台湾人,哈佛大学物理学和伊利诺伊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曾先后在麻省理工学院数学系、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系担任助理教授和教授。2004年前,是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科学系William and Edna Macaleer工程与应用科学教授,直到2004年赴清华大学任教。

约翰‧霍普克洛夫特更是美国信息产业教父级人物,是美国的理论计算机科学家,在形式语言、计算理论及数据结构领域中,由他写作的教科书被认为是经典著作,现在仍是美国大学教科书。

目前中国人工智能企业大约2,600家,北京数量最多,云集在中关村和附近地区,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以及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密切相关。

关系到谁掌握未来

源于模仿人类智能的构想,如今的AI技术发展已经深入到互联网、金融、制造、通信、军事等各个领域,形成了巨大的产业利益。根据德勤在2019年发布的《中国人工智能白皮书》,英国软件公司Sage预测,到2030年,人工智能将为全球GDP带来14%的增长,相当于15.7万亿美元的规模。

于此同时,AI的发展也日益牵动地缘政治的较量。俄罗斯总统普京在2017年向100万俄罗斯学生发表了关于“谁掌握AI谁就主宰世界”的演讲,并称“AI的主导者将成为未来世界规则的制定者”。同一年,中共将AI的发展写入了国家战略,并制定了发展目标:2030年要成为全球领导者。

而一直在AI领域领跑的美国,在2016年时白宫就发布了AI发展战略相关的报告。

随着中共在AI领域的快速扩张,中美两国日益成为该领域主要的竞争对手。德勤的报告显示,从2015年到2020年,全球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6.2%,而同期中国市场的增长率高达44.5%。德勤在另一份报告《迈向颠峰之路——中国成长型AI企业研究报告》中指出,到2025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规模将突破5000亿元人民币。

资料来源:德勤(大纪元制图)

斯坦福大学《2021年人工智能指数报告》(2021 AI Index Report)显示,中国的AI论文发表数量从2017年起就超过了美国,2020年的发表文章数量占到全球总量的18%,排全世界第一;其次是美国占12.3%。不过,在学术会议论文引用率指标上,美国则以40.1%的占比大幅领先于中国的11.8%。

美国控制算力 中共掌握数据

人工智能技术是使用软件来模仿和实现部分人类智能的技术,比如图像识别、语音识别、具有特定技能的机器人等。模仿人类智能的过程包括解读外部数据、从中学习,以及实现特定的任务等。

在AI的发展过程中,有两个重要的元素促进了人工智能的广泛应用,一个就是图形处理器(GPU),它决定了运算能力;另一个就是优质的数据,AI模型都需要天量的数据来训练它。

在AI领域,图形处理器相比通常电脑的中央处理器(CPU)运算速度要快很多,特别适合执行分析预测、训练机器学习等运算。在GPU技术方面,两家美国公司英伟达(NVIDIA)和AMD公司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根据Tom’s Hardware今年6月的报导,今年第一季度的独立GPU出货量方面,英伟达独占了81%,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2%,而AMD占了19%。

数据创新中心(Center for Data Innovation)在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从6个方面衡量比较了美国、中共、欧盟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地位,结果显示,美国在AI领域的人才、研究、开发和硬件四个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而中国则在AI的数据和应用两个方面保持领先。

在美国专利局从事专利审查工作的唐伯华10月21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对于隐私、人权啊根本就没什么顾忌,它可以强迫中国的公司通过各种软件帮它来收集数据,所以它就可以拿到非常多的数据来训练它的AI模型;它也可以很快将AI技术投入应用,因此在短期内就可以发展得很快。

唐伯华说:“西方社会认为AI技术有危险,所以有很多道德和法律的限制。还有隐私保护,不能随便收集数据,因此拿到的数据质量可能没有那么好,不太能形成好的应用,这个产业就不容易做起来。但中共就完全没有这些顾虑。”

中国BAT依托大数据发展AI

中国的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被简称为BAT,三家公司在AI应用领域都早有布局。不过,据高盛2017年8月发布的报告《中(共)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崛起》说,芯片是制约三家企业发展AI的共同短板。

该报告说,在人才、数据、基础设施和计算能力四大驱动力方面,中共在前三个方面已经具备全力发展AI的实力。

在基础设施方面,BAT三大巨头也都有自己完善的平台,为其吸引人才和进行数据收集提供了基础。而中国网民人数领先全球,所以BAT都拥有海量的数据优势。

根据赛迪智库在今年2月发布的一篇报告,随着中共在算力方面联网设备大幅增加,接入数据的增长速度将越来越快,人工智能训练所需的计算量将进一步呈现指数增长,相关行业对算力的需求将更为庞大,领先的互联网公司大数据量将达到上千PB,传统行业龙头型企业数据量将达到PB级,个人产生数据达到TB级(1PB=1024TB)。

这种海量大数据的背后,是中共政府和大型高科技公司的合作。

由于机器学习是人工智能的重要部分,而大数据基础又是机器学习的基础,所以拥有大数据,才可能发展机器学习,进而快速推动人工智能。

中共推动芯片研发

高盛的报告说,BAT唯一的短板就是芯片。实际上,芯片不仅是人工智能也是中国大陆高科技的共同短板,中共发展高科技的芯片主要靠从海外购买。

根据德勤的报告,从2015年开始,芯片成为中国进口最大项目。2015年之前,中国的芯片进口额接近石油进口额,但在2015年突然暴增到近2,200亿美元,超过了石油进口额的近一倍。到2018年,这个数字超过3,000亿美元,2020年超过3,500亿美元,2021年1月到5月进口增长超过30%。

不过,目前三大巨头都已经走上了自主开发芯片之路。

阿里巴巴今年10月19日发布了一款自用的倚天710芯片,以帮助其云计算业务的发展。多家中国媒体报导说,该芯片的制造采用了5纳米的先进制程。

今年8月份,百度宣布其自主研发的第二代昆仑AI芯片实现了量产,采用的是7纳米的制程,适用于云服务、自动驾驶、智能交通等多个方面。

今年7月份,腾讯在网上发布芯片研发等相关的岗位招聘。腾讯表示正在一些特定领域进行芯片的研发尝试,比如AI加速和视频编解码芯片,主要配合腾讯的游戏场景业务以及其它视频业务。此外,腾讯还投资了芯片公司,比如主攻通用人工智能训练和推理产品的上海AI芯片公司燧原科技等。

今年1月到5月间,中国生产芯片总共1,399.2亿个,同比增长了48.5%;同期进口芯片总数2,600亿个,同比增加30%。

AI军事应用美国落后?

前美国空军首席软件官夏兰在今年10月份从美国国防部离职。他表示,他的离开是为了抗议美军在科技转型上进程缓慢,而他不愿看着中共超越美国。

他说,北京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网络技术上拔得头筹,正在走向全球主导地位。夏兰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美国人工智能总体上仍然领先共产中国,但美国军方得不到私人企业的协助,而中国的法律规定企业必须服从政府,必须无条件配合当局,因此中共军方AI应用很可能将超越美国。

另外,夏兰对五角大楼的“官僚主义”也持强烈批评态度。“当我们把时间浪费在官僚主义上时,我们的对手(中共)已走得更远。”夏兰计划未来就中共对美国优势地位所造成的威胁向国会作证。

美国之音日前转引CSET的报告显示,中共军方已经运用AI科技进行入侵台湾的兵棋推演,还用于情报分析、信息战、自主车辆导航和目标识别等。研究表明,中共军方希望利用人工智能来对付美国制造“不对称的优势”。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决策推演研究所研究员谢沛学表示,该报告谈及的“运用AI推演攻台作战”,引用的资料来自中国民间一些军事玩家,他们采用英国Matrix Games公司的“指挥:现代作战”(Command: Modern Operations)电脑兵棋软件所做的一些攻台想定。

谢沛学指出,这个软件分为商业版与军用专业版,不仅在民间有许多玩家,美国军方与国防军事大厂也尝试将军用专业版,运用在兵棋推演与军事模拟分析上。“人工智能用在兵棋推演上,绝对是未来的趋势。”谢沛学分析,美、中军方都在做此尝试,但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人工智能的研发与相关的大数据有关,有足够的相关数据才能训练出好的AI系统。“美军最大的优势是,他们每天从战场和实战训练上大量收集各种资料,用来进行AI训练,这样训练出来的AI,更符合战场上的需要。”

反观中共,缺乏实战经验,收集不到足够的战场数据,这也是它开放电脑兵推软件给民间参与的主要原因,但依此搜集来的资料,中共所训练出的AI系统效用如何?恐怕要打上问号。

除了战略应用之外,在战术应用方面中共军方也在全力追赶。比如无人射击系统、现代机器人战士,以及模拟空域状况等等。虽然美军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展开研究,但中共正在依靠近年快速发展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系统全速追赶。

中共环球网军事频道引述中国中央军委科技委主任刘国治中将的话说,人工智慧未来将加速军事变革进程,对部队编程、作战样式、装备体系和战斗力生成模式等都会带来根本性变化,甚至会引发一场深刻的军事革命。他表示,对中共军队来说,未来的“信息化革命”将分数位化、网络化和智能化三个阶段推进。目前,中共军队已经成功将信息技术引入平台和系统,同时正在逐步推进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与侦察能力的融合,寻求深入推进各军种、各战区以及战争全域系统和传感器的深度融合。

正因为倍感压力,五角大楼前软件官夏兰认为,如果美国不尽快采取行动,5至10年后,美国就没有成功的机会了。因为这是一个新时代的游戏,旧的游戏规则可能将出现彻底改变。

未来战争模式 比核武器更具威胁

旅美中国时事评论员惠虎宇(Richard Hui)说:“共产主义从诞生起就宣布要消灭民族、国家以及人类的既有社会制度和传统文化,它的目标就是寻求世界霸权以及全球控制力,最终将人类的信仰、道德和文化全部摧毁,以达成其毁灭人性和人类的终极目标。而人工智慧科技的发展,使共产党看到了利用新型科技力量实现其邪恶目标的可能性。”

他认为:“从科技发展的角度来衡量,近代人类社会可以分为三个明显的阶段,分别是以蒸汽机和内燃机为核心技术的工业文明时代(从18世纪80年代开始)、以自动化和资讯科技为核心技术的资讯文明时代(从二战开始)和以大资料、云计算、互联网、物联网为核心技术的人工智慧时代(从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开始)。

共产主义起源于工业文明时代,在二战时期资讯文明肇始的那个时代,以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开始变得强盛,在二战后形成全球霸权,对代表民主和自由等普世价值观的西方社会构成巨大威胁。在工业文明和资讯文明时代,石油资源和核武器是全球控制力的核心物资和技术,而苏联在这两项物质和技术资源的控制方面最多只是达到和美国分庭抗礼的地步,所以只能与西方社会构成战略平衡的态势,二战后的世界因此维持了近半个世纪的冷战态势。

在苏联解体后,西方社会一度以为共产主义已经败落,自由世界在对抗共产主义的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但是在苏联解体三十年后的今天,人们突然发现中共已经替代苏联成为西方社会新的威胁,并且在很多领域,中共比当年的苏联更具全球控制力。

在这三十年期间,中共利用自由世界的麻痹和疏忽,通过不公平的贸易和智慧财产权盗窃,逐渐发展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制造业大国,并且正在利用极权国家垄断社会资源的优势发展人工智慧技术,意图在新的科技时代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有史以来的真正主宰者。”

他分析:“如果中共掌握了人工智慧的领先地位,人类命运将面临巨大转折,人工智慧技术可以催生出新一代的智慧型武器和网络攻击技术,这可能比核武器更具威胁,这些技术几乎可以在一瞬间完成对一个国家基础设施以及武器系统的全面掌控和摧毁,这将是未来战争的模式,通过在电脑前触碰几个按键就可以完成,这不再是科幻电影的场景,而是人类面临的现实威胁。而人类需要面对的一个最切实的问题是,谁将掌控这样的技术。”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