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六十九回 孔宣兵阻金鸡岭

作者:石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诗曰:
伐罪吊民诛独夫,西周原应玉虚符。
自无血战成功易,岂有纷争立业殊。
孔雀逆天皆孟浪,金鸡阻路尽支吾。
休言伎俩参玄妙,总有西方接引徒。

在被人们知道的“诛独夫”这件事情,是元始天尊安排的——“西周原应玉虚符”。

元始天尊在姜子牙金台拜帅时也来了,给了他三杯酒,这就是说:元始天尊定下来(讨伐姜子牙)前面是三十五路,后面有一路。前、后接应。而后面这一路的孔宣,没死。

孔宣被西方世界接走了,后来归了佛家,归了西方世界,是接引道人给弄走了。我以为可能是“孔雀”的境界高。

孔雀逆天皆孟浪 金鸡阻路尽支吾

话说孔宣人马出关,至金鸡岭,探马报人中军:“前有周兵在岭下,请令定夺。”

孔宣令:“在岭上安下营寨,阻住咽喉之路,使周兵不能前进。”不题。

只见子牙人马正行,哨马报入中军:“禀上元帅:前有成汤大队人马住在岭上。”

子牙传令:“安营。”陞帐坐下,自思:“三十六路人马俱完,怎么又有这支兵来?”

子牙沉思,掏指算来:“连张山是三十五路,连此一路方是三十六路。此事必又费手。”

本来姜子牙以为三十六路人马都已经凑齐了(结束了)——可以伐纣了,所以,他拜帅之后已经兵出西岐了,结果没想到孔宣又来了。到底为什么?想不好。中间一定有原因。

姜子牙他已经拜帅了,元始天尊也已经来过了,喝上三杯酒了,那为什么他竟然少算一路?……

按道理一切都定好了。在殷郊“助纣伐周”的时候,赤精子跟广成子怕殷郊的阻挡,使姜子牙错过了三月十五号这个定下来的拜将时辰,以至于诸多道友出来帮忙,把殷郊给除了。所以,姜子牙对“三十六路人马”那么看重,而且讲“三十六路人马俱完”,为什么最后是三十五路,而不是三十六路?最后又补了一路。

这里头应该有故事。没太想好。我能理解到,他一再强调的是时间、定数,“别错了这个时辰”。而在时辰当中,“子时”是头一夜的二十三点到第二天凌晨一点,是跨度的……前(三十五路)、后(第三十六路)是时间和定数的含意。

姜子牙金台拜帅,元始天尊来之前,来了三十五路人马,可能是应合著“七”的概念,可能是!我只能这么说。那最后一路人马,等于是跨到这边来,是另外一路人马。那三十五路人马是过去的。

拜帅前、后截然不同。姜子牙拜帅前,他还没有念出他的昭书,还没有告知天下—— 天、地、人所有众生,要讨伐纣王的理由。当他拜帅的时候,连元始天尊都来了,怎么会记错了?这不应该是记错!而是某种力量让姜子牙没有记住,也就是,姜子牙怎么算都是三十六路。同时,给读者以启示——时辰不到,你不知道。

但是,时辰到与不到,人是被另外更高级的生命控制、影响,但内在存在着理由,当时辰不到的时候,这个理由你也不知道,也不跟你揭示,真相也不显现给你……

早跟大家解释过:数字的层面高过人。在这地球上,数字,都是一二三四,不会改变,人们共通的,但语言(念法)不同。“时间”同样(不会改变,人们共通的)。

且说孔宣在岭上止住了三日,子牙大兵已到,忙传令问:“谁人去周营见头阵,走一遭?”

有先行官陈庚出位,应曰:“末将愿先见头阵。”

孔宣许之。陈庚上马下岭,至周营搦战。

探马报入中军。子牙问左右:“谁去见此头阵?”

有先行官黄天化应曰:“愿往。”

子牙吩咐曰:“务要小心。”

黄天化答曰:“不必嘱咐。”忙上了玉麒麟。出营看见来将,手提方天戟,大呼曰:“反贼何人?”

黄天化答曰:“吾非反贼,乃奉天征讨扫荡成汤天宝大元帅麾下,正印先行官黄天化是也!你乃何人?也通个名来,录功簿上好记你的首级。”

陈庚大怒:“量你鸡犬小辈,敢与天朝元宰相拒哉?”纵马摇戟,直取黄天化。

天化手中双锤赴面交还。麟马往来,锤戟并举。有赞为证。
赞曰:
二将阵前势无比,颠开战马定生死。
盘旋铁骑眼中花,展动旗旛龙摆尾。
银锤发手没遮拦,戟刺咽喉蛇信起。
自来也见将军战,不似今番无底止。

麟马交还,大战有三十回合,黄天化掩一枪便走。陈庚不知好歹,随后赶来。黄天化闻得脑后鸾铃响,挂了双锤,取火龙标,掌在手中,回手一标。

正是:金标发出神光现,断送无常死不知。

话说黄天化回手一标,将陈庚打下马来,兜回马,取了首级,掌鼓进营,来见子牙。

子牙问:“出阵如何?”

黄天化答曰:“末将托元帅洪福,标取了陈庚首级。”

子牙大喜,上黄天化首功。子牙方才举笔向砚台上捵墨,不觉笔头吊将下来。子牙半晌不言,从新再取笔,上了黄天化头一功──此是黄天化只得首功一次,故有此警报。

黄天化在问他师父的时候,他师父就讲了,他仅立首功。当他再出场的时候,黄天化凶多吉少。

且说报马报入孔宣营中:“禀元帅:陈庚失机,被黄天化斩了首级,号令辕门。”

孔宣笑曰:“陈庚自己无能,死不足惜。”全不在意。

次日,又是孙合出马,至周营搦战。子牙传令:“谁去走一遭?”

有武吉应曰:“弟子愿往。”子牙许之。

武吉出营,见一员将官,金甲红袍,黄马大刀,飞临阵前,大呼曰:“来者何人?”

武吉曰:“吾乃姜元帅门下右哨先行官武吉是也!”

孙合笑曰:“姜尚乃是一渔翁,你乃是一个樵子。你师徒二人正是一轴画图:渔樵问答。”

所以那时候人就势利眼,非常势利眼。知道他武吉是砍柴的,就笑他。这可能是自古带的。但是通常这种嘲讽都会带来麻烦,因为在利益的层面这是一种侮辱。在生命的层面(真正大法、大道)都是贴合人间的。

武吉大怒曰:“匹夫无理!焉敢以言语戏吾!”切齿咬牙,举枪分心就刺。孙合手中刀急架忙迎。

两马交锋,一场恶杀。大战有三十回合,未分胜负,武吉掩一枪便走,诈败而逃。孙合见武吉败走,知是樵子出身,料有何能?随后赶来。不知子牙在磻溪传武吉这条枪,有神出鬼没之妙。武吉已知孙合赶来,把马一兜,那马停了一步。

孙合马来得太速,一撞个满怀,早被武吉回马枪挑下马来,取了首级,掌鼓进营,见子牙报功。子牙大喜,上了武吉的功。就把哪吒激得抓耳挠腮,恨不得要出营厮杀。

就把哪吒给急坏了,因为没轮到哪吒出战。

且说报马报入成汤营里:“启元帅:孙合失机,被武吉回马枪挑了,枭去首级,号令辕门,请令定夺。”

孔宣听报,谓左右曰:“吾今奉诏征讨,尔等随军立功,不期连折二阵,使吾心中不悦。今日谁去见阵走一遭,为国立功?”

旁有五军救应使高继能曰:“末将愿往。”

孔宣吩咐曰:“务要小心。”

高继能上马提枪,至营前讨战。哨马报入中军。旁有哪吒忙应声,曰:“弟子愿往。”子牙许之。

哪吒登风火轮,前有一对红旗,如风卷火云,飞奔前来。高继能大呼曰:“哪吒慢来!”

哪吒大喜,曰:“既知吾名,何不早早下马受死?”

高继能对哪吒大笑,曰:“闻你道术过人,一般今日也会得你着。”

哪吒曰:“你且通名来,功劳簿上好记你的首级。”

高继能大怒,使开枪分心刺来。哪吒火尖枪急速忙迎。轮马盘旋,双枪齐举,这场战非是等闲!怎见得?有赞为证。
赞曰:
二将交锋在战场,四肢臂膊望空忙。
这一个丹心要保真明主。
那一个赤胆还扶殷纣王。
哪吒要成千载业,继能为主立家邦。
古来有福摧无福,有道该兴无道亡。

“有福摧无福”,“有道该兴无道亡”,就讲述了天意。所以《封神演义》基本上就是讲顺天意生,逆天意而亡。

高继能大战哪吒,恐哪吒先下手,高继能掩一枪便走。哪吒自思:“吾此来定要成功!”那里肯舍?随手取乾坤圈望空中祭起。高继能的蜈蜂袋未及放开来,不意哪吒的圈来得快,一圈正打中肩窝,伏鞍而逃。哪吒为不得全功,心下懊恼,回营见子牙,曰:“弟子未得全功,请令定夺。”

子牙上了哪吒的功。

且说高继能被哪吒打伤,败进营来见孔宣,具言前事。孔宣不语,取些丹药与继能敷贴,立时全愈。

所以孔宣不是一般的人。

孔宣次日命中军点炮,自领大队人马,亲临阵前,对旗门官将曰:“请你主将答话。”

探马报入中军:“孔宣请元帅答话。”

子牙传令:“摆八健将出营。”

大红宝纛旗展处,子牙左右有四个先行官与众门徒,雁翅排开,子牙乘四不像至阵前,看孔宣来历大不相同。怎见得?有赞为证。
赞曰:
身似黄金映火,一笼盔甲鲜明。
大刀红马势峥嵘,五道光华色映。
曾见开天辟地,又见出日月星辰。
一灵道德最根深,他与西方有分。

所以孔宣是只孔雀。我个人理解:如果他“曾见开天辟地,又见出日月星辰。”暗语是:孔雀有可能来自于三界之外。

“一灵道德最根深”——没人知道孔宣的底细。原因就是他在三界之外,所以他自然也不在封神榜中。

我们现在知道的民俗文化、佛家里,是有孔雀的。

子牙看孔宣背后有五道光华,按青、黄、赤、白、黑。子牙心下疑惑。孔宣见子牙自来,将马一拎,来至军前,问曰:“来者莫非姜子牙么?”

子牙曰:“然也。”

孔宣问曰:“你原是殷臣,为何造反,妄自称王,会合诸侯,逆天欺心,不守本土?吾今奉诏征讨,汝好好退兵,敬守臣节,可保家国,若半字迟延,吾定削平西土,那时悔之晚矣!”

子牙曰:“天命无常,唯有德者居之。昔帝尧有子丹朱不肖,让位与舜。舜帝有子商均亦不肖,让位与禹。禹有子启贤能继父志,禹尊禅让,复让与益。天下之朝觐讼狱不之益而之启。再后传之桀。桀王无道,成汤伐夏而有天下。今传之纣。纣王今淫酗肆虐,秽德彰闻,天怒民怨,四海鼎沸。德在我周,恭行天之罚。将军何不顺天以归我周?共伐独夫也!”

所以姜子牙就从尧、舜、禹那儿讲过来。当时尧跟舜都没有传给儿子,到了禹才开始传给儿子,到了桀就完了。成汤就把桀给灭了。所以在禅让、传递的过程中,能够窥视出来“人们道德衰败的过程”。

孔宣曰:“你以下伐上,反不为逆天?乃假此一段污秽之言,惑乱民心,借此造反,拒逆天兵,情殊可恨!”纵马舞刀来取。

子牙后有洪锦走马奔来,大呼:“孔宣不得无礼!吾来也!”

孔宣见洪锦走马而至,孔宣大骂:“逆贼!你还敢来见我!”

孔宣接下洪锦的三山关(总兵)。

洪锦曰:“天下八百诸侯俱已归周,料你一个忠臣,也不能济得甚事?”

孔宣大怒,摇刀直取。二马交兵,未及数合,洪锦将旗门遁往下一戳,把刀往下一分,那旗化为一门。洪锦方欲进门,孔宣大笑,曰:“米粒之珠,有何光彩?”

孔宣兜回马,把左边黄光往下一刷,将洪锦刷去,毫无影向,就如沙灰投入大海之中,止见一匹空马。子牙左右大小将官俱目瞪口呆。孔宣复纵马来取子牙。子牙手中剑急架相迎。旁有邓九公走马来助阵。

子牙大战十五六合。子牙祭打神鞭打孔宣,那鞭已落在孔宣红光中去了,似石投水。子牙大惊!忙传令鸣金。两边各归营寨。

且说子牙陞帐,坐下沉吟:“想此人后有五道光华,按有五行之状。今将洪锦摄去,不知凶吉,如之奈何?”

说明姜子牙看出孔宣后面有五道红光——五行的概念。所以刚才我跟大家解释说,孔宣是在三十五路人马之后来的,三十五路人马,其实也用了“五行”——五行跟七的定数(5×7=35),是那么来算的。

子牙自思:“不若乘孔宣得胜,今夜去劫他的营,且胜他一阵,再作区处。”

子牙令哪吒:“你今夜去劫孔宣的大辕门;黄天化,你去劫他左营;雷震子,你可去劫他右营,先挫动他军威,然后用计破他,必然成功。”

三人领令去讫。

且说孔宣得胜进营,将后面五色光华一抖,只见洪锦昏迷睡于地下。孔宣吩咐左右,将洪锦监在后营,收了打神鞭,正欲退后营,只见一阵大风,将帅旗连卷三四卷。孔宣大惊,掏指一算,早已知其就里,忙唤高继能,吩咐:“你在左营门埋伏;周信,你在右营门埋伏。今夜姜子牙要来劫吾营寨。我正要他来,只可惜姜尚不曾亲来!”

孔宣完全知道谁来。这就是姜子牙的问题。但这都是命。

这一仗黄天化死了。姜子牙给黄天化记头功的时候,笔头掉了,姜子牙知道黄天化出麻烦了,但是姜子牙不知道黄天化会怎么出麻烦。其实当姜子牙看到孔宣后面有五道光,而洪锦一出战人就这么没了,按道理说,姜子牙不应该去劫营。因为劫一把,仅仅就是玩一把,根本解决不了根本问题,那你干嘛非要去劫营!?

所以这些都是命。因为当姜子牙意识到孔宣的道行高过了他(他连“打神鞭”都丢了),他不应该用这种劫寨的方式,因为这种劫寨的方式,当他想出来的时候,对方一定能知道,这就是一个道行高、低的问题。

所以,你可以看出来是姜子牙的失误,而姜子牙的失误又是命里注定,因为黄天化会死在这里。

且说姜子牙营中三路兵暗暗上岭。将近二更,一声炮响,三路兵呐喊一声,杀进辕门。哪吒踏轮摇枪,冲开营门,杀至中营而来。孔宣独坐帐中,不慌不忙,上了马迎来,大笑曰:“哪吒,你今番劫营,定然遭擒,再休想前番取胜也!”

哪吒也不知孔宣的利害,大怒,骂曰:“今日定拏你成功!”举枪来战,杀在中军,难解难分。

雷震子飞在空中,冲开右营,周信大战雷震子。雷震子展动风雷二翅,飞在空中,是上三路,又是夤夜间,观看不甚明白,周信被雷震子一棍刷将下来,正中顶门,打得脑浆迸出,死于非命。雷震子飞至中营,见哪吒大战孔宣,雷震子大喝一声,如霹雳交加,孔宣将黄光望上一撒,先拏了雷震子。

雷震子本来是雷嘛!结果禁不住孔宣的黄光

哪吒见如此利害,方欲抽身,又被孔宣把白光一刷,连哪吒撒去,不知去向。

且说黄天化只听得杀声大作,不察虚实,催开玉麒麟,冲进左营,忽听炮响,高继能一马当先,夤夜交兵,更不答话,麟马相交,枪锤并举。好黄天化!两柄锤,只打的枪尖生烈焰,杀气透心寒。

二将乃是夜战,况黄天化两柄锤似流星不落地,来往不沾尘。高继能见如此了得,掩一枪,拨马就走。黄天化催开玉麒麟赶来。高继能展开蜈蜂袋。夜间,黄天化该如此!那蜈蜂卷将来,成堆成团而至,一似飞蝗,黄天化用两柄锤遮挡,不防蜈蜂把玉麒麟的眼叮了一下,那麒麟叫了一声,使蹄站立,前蹄直竖,黄天化坐不住鞍鞒,撞下地来,早被高继能一枪正中胁下,死于非命。一魂往封神台去了。

可怜:下山大破四天王,不曾取成汤寸土。

正是:功名未遂身先死,早至台中等候封。

这些人死了之后,都在那封神台等着、待着。

且说孔宣收兵,杀了一夜,岭头上尸横遍野,血染草梢。孔宣陞帐,将五色神光一抖,只见哪吒、雷震子跌下地来。孔宣命左右,于后营监禁,然后坐下。高继能献功,报斩了黄天化首级,孔宣吩咐号令辕门。不表。

且言子牙一夜不曾睡,只听得岭上天翻地覆一般,及至天明,报马进营:“启老爷:三将劫营,黄天化首级已号令辕门,二将不知所往。”子牙大惊!

黄飞虎听罢,放声大哭,曰:“天化苦死不能取成汤尺寸之土,要你奇才无用!”

称黄天化为“奇才”也满奇怪的!因为他三岁就被道德真君给弄走了,黄飞虎本以为这个儿子没了,他也不知道怎么没了。所以,黄天化来了,跟黄家本身之间的关系就很蹊跷。

黄天化他在道德真君的洞府之中并没有消去他与生俱来的那种杀气。当时,道德真君救他的时候就是因为他的杀气,结果最终他还是死在杀气上。其实跟黄天化生命的来处有关,但书里面没有解释。

三兄弟、二叔叔、众将无不下泪。武成王如酒醉一般。子牙纳闷无言。

南宫适曰:“黄将军不必如此,令郎为国捐躯,万年垂于青史。方今高继能有左道蜈蜂之术,将军何不请崇城崇黑虎?他善能破此左道之术。”

崇黑虎的“铁嘴神鹰”专门吃蜂。所以就是“一物降一物”。都是在五行之中。一物降一物在《封神演义》中显示得比较绝对,比较到位。

黄飞虎听得此言,上帐来见子牙,曰:“末将往崇城去请祟黑虎来破此贼,以泄吾儿之恨。”

子牙见黄飞虎这等悲切,即许之。

黄飞虎离了行营,径往崇城大道而来。一路上,晓行夜住,饥餐渴饮。在路行程一日来到一座山,山下有一石碣,上书“飞凤山”。飞虎看罢,策马过山,耳边只闻得锣鼓齐鸣。

武成王自思:“是那里战鼓响?”把坐下五色神牛一拎,走上山来。只见山凹里三将厮杀:一员将使五股托天叉;一员将使八楞熟铜锤;一员将使五爪烂银爪。三将大战,杀得难解难分。只见那使叉的同着使爪的杀那使锤的。战了一会,只见使锤的又同着使叉的杀那使爪的。三将杀得呵呵大笑。

黄飞虎在坐骑上,自忖曰:“这三人为何以杀为戏?待吾向前问他端的。”

黄飞虎走骑至面前,只见使叉的见飞虎丹凤眼,卧蚕眉,穿王服,坐五色神牛,使叉的大呼曰:“二位贤弟,少停兵器!”

二人忙停了手。那将马上欠身,问曰:“来者好似武成王么?”

黄飞虎答曰:“不才便是。不识三位将军何以知我?”

三将听得,滚鞍下马,拜伏在地。黄飞虎慌忙下骑,顶礼相还。三将拜罢,口称:“大王,适才见大王仪表,与昔日所闻,故此知之。今何幸至此!”邀请上山。

进得中军帐,分宾主坐下。黄飞虎曰:“方才三位兄厮杀,却是何故?”

三人欠身,曰:“俺弟兄三人在此吃了饭,没事干,假此消遣耍子,不期误犯行旌,有失回避。”

黄飞虎亦逊谢毕,问曰:“请三位高姓大名?”

三人欠身,曰:“末将姓文,名聘;此位姓崔,名英;此位姓蒋,名雄。”

这一回正应着“五岳”相会。文聘乃是西岳;崔英乃是中岳;蒋雄乃是北岳;黄飞虎乃是东岳;崇黑虎乃是南岳。表过不题。

西岳是华山;中岳是嵩山;北岳恒山;东岳泰山;南岳衡山。五岳,其实讲的是五位“山神”。

文聘治酒款待黄飞虎,酒席之间问曰:“大王何往?”

黄飞虎把子牙拜将、伐汤、遇孔宣、杀了黄天化的事说了一遍。

“如今末将往崇城请崇君侯往金鸡岭,共破高继能,为吾子报仇。”

文聘曰:“只怕崇君侯不得来!”

飞虎曰:“将军何以知之?”

文聘曰:“崇君侯操演人马要进陈塘关,至孟津会天下诸侯,恐误了事,决不得来。”

黄飞虎曰:“到是遇着三位,不是枉走一遭。”

崔英曰:“不然!文兄之言虽是如此说,但崇君侯欲进陈塘关,也要等武王的兵到。大王且权在小寨草榻一宵,明日俺弟兄三人同大王一往,料崇君侯定来协助,决无推辞之理。”

黄飞虎感谢不尽,就在山寨中歇了一宿。

次日,四将用罢饭,一同起行。在路无词。

一日来至崇城。文聘至帅府,门官来见黑虎,报曰:“启千岁:飞凤山三位大王求见。”

崇黑虎道:“请来。”

三将至殿前行礼毕,崔英曰:“外有武成王,尚在外面等候。”

崇黑虎闻言,降阶迎接,口称:“大王!不才不知大王驾临,有失远迎,望大王恕罪!”

黄飞虎曰:“轻造帅府,得睹尊颜,实末将三生之幸。”

叙礼毕,分宾主依次而坐。彼此温慰毕,文聘将黄飞虎的事说了一遍。崇黑虎咨叹不语。

崔英曰:“仁兄莫非为先要进陈塘关么?今姜元帅阻隔在金鸡岭,仁兄纵先进陈塘关,至孟津,也少不得等武王到,方可会合诸侯。这不是还可迟得?依弟愚见,不若先破了高继能,让子牙进兵,兄再分兵进陈塘关不迟,总是一事。”

崇黑虎曰:“既然如此,明日就行。着世子崇应鸾操练三军,待吾等破了孔宣,再来起兵未晚。”

黄飞虎谢罢。崇黑虎乃治酒款待飞虎等四人。

次日四鼓时分起马。五岳离了崇城,往金鸡岭大道行来。

从此,“五岳”就在一起了,一直到最后同时被杀。

非止一日,五岳至子牙辕门听令。探马报入中军:“启元帅:黄飞虎辕门等令。”

子牙令至帐前,问曰:“请崇黑虎的事如何?”

黄飞虎启曰:“还添有三位,俱在辕门外听令。”

子牙传令:“用请旗请来。”

崇黑虎等俱遵阃外之令,上帐打躬,曰:“元帅在上:吾等甲胄在身,不能全礼!”

子牙忙迎下接住,曰:“君侯等皆系外客,如何这等罪不才也!”俱彼此逊让,以宾主之礼序过。子牙命设座,崇黑虎等俱客席,子牙与飞虎主席相陪。

崇黑虎这时候是四大诸侯当中的北伯侯。姜子牙宾、主分得非常清楚——是周将,就是周将;不是周将,就不是周将。

子牙曰:“今孔宣猖獗,阻逆大兵,有劳贤侯,途次奔驰,深多罪戾!”

崇黑虎谢过,起身对子牙曰:“烦元帅引进,参谒周王。”

子牙前行引路,黑虎随后,进后帐与武王见礼。相叙毕,崇黑虎曰:“今大王体上天好生之仁,救民于水火,共伐独夫,孔宣自不度德,敢阻天兵,是自取死耳,随即扑灭。”

武王曰:“孤力穷德薄,谬蒙众位大王推许,共举义兵,今初出岐周,便有这些阻隔,定是天心未顺耳!孤意欲回兵,自修己德,以俟有道,何如?”

崇黑虎曰:“大王差矣!今纣恶贯盈,人神共怒,岂得以孔宣疥癣之辈,以阻天下诸侯之心!时哉不可失!大王切不可灰了将士之心。”

武王感谢,命左右治酒,与黑虎共饮数杯。黑虎谢酒而出。子牙与崇侯出来,在中军从新治酒,款待四位。

这是一种礼数、礼仪。其他的人,很少去见武王。见武王的,包括武成王。

正是:五岳共饮金鸡岭,这场大战罕惊人。

所以五岳凑齐了。因为金鸡岭还没有进入到纣王那儿,还是周家之地。要把主要的人马凑齐了,才去东进。

话说崇黑虎次日上火眼金睛兽,左右有文聘、崔英、蒋雄,上岭来,坐名只要高继能出来答话。孔宣闻报,随命高继能:“速退西兵。”

高继能出营来见崇黑虎,大喝,曰:“你乃是北路反叛,为何也来助西岐为恶?这正是你等会聚在一处,便于擒捉,省得费我等心机。”

崇黑虎曰:“匹夫!死活不知!四面八方皆非纣有,尚敢支吾而不知天命也!前日斩黄公子是你?”

高继能笑曰:“哪吒、雷震子不过如此,你有何能?敢来问吾!”纵马摇枪直取。

崇黑虎手中斧赴面相迎,兽马相交,枪斧并举。未及数合,文聘青鬃马跑,五股叉摇;崔英催开黄彪马;蒋雄磕开乌骓马,四将把高继能围在当中。好个高继能!一条枪抵住了四件兵器。三军呐喊,数对旗摇。

且说黄飞虎在中军帐,子牙听的鼓声大振,对黄飞虎曰:“黄将军,崇君侯此来为你,你可出营助阵方是。”

黄飞虎曰:“末将思子,一时昏聩,几乎忘却了。”随上五色神牛,摇枪杀出营来,大呼:“崇君侯,吾来拿杀子仇人也!”把坐下牛一纵,杀入圈子里来。

正应着:五岳特来斗黑杀,金鸡岭上立奇功。

且说五岳将高继能围裹在垓心。好高继能!一条枪遮、架、拦、挡。此正是:五岳斗黑杀。

高继能真正的本事在这里。可想而知,黄天化当初也就命该如此。

不知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