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宣传抗疫榜样 是推广强权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tu Cvrk撰文/温芳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持续在世界上传播关于新冠病毒危言耸听的说法,并吹嘘其如何成功控制疫情、成为世界的榜样,实则是在推广他们的强权意识。国际社会应该合作、集中力量拆穿他们的政治宣传

以下是中共喉舌《人民日报》11月15日刊文宣传的几点:
● “在过去一年多来,中国成功地控制住了几十波零星的新冠疫情,确保了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的平衡。”
● “面对不断变异的病毒,世界范围内新冠疫情形势仍然严峻,染疫死亡率没有明显下降。”
● “预防措施不到位会造成新冠疫情反弹、重症和死亡率将继续攀升,就像在其它国家看到的那样。”
● “中国应该坚持目前及时清除感染病例的策略。”

我们来分析一下,逐一拆解这四点政治宣传。

第一点无法被证实。因为中共政府自2020年初以来,从不向外界提供疫情相关的真实数据。而且这一点与最近几周中共媒体自己都在报导的,发生在东北部的疫情不符。

《人民日报》11月15日刊文:“目前的新冠疫情影响了21个省级区域⋯⋯周六,中国大陆六个省份报告70例本地感染病例,包括辽宁、河北、黑龙江,国家卫生委员会周日说。”

下图是所谓“Delta变体”在北部的疫情情况。“成功控制疫情”完全没有提到现在的情况。

 

第二点“疫情形势仍然严峻”和“染疫死亡率没有下降”,这完全没有背景支持。除了特定的年龄群体,比如像70岁以上、存在基础健康问题的老人,其它年龄组的死亡率几乎是零——比流感的死亡率更低。

而且,他们完全不提一些药物治疗很高的康复率,像伊维菌素(Ivermectin)、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槲皮素(quercetin)、单克隆抗体(monoclonal antibodies)这些药物。印尼和印度都利用伊维菌素有效控制了感染。

第三点“预防措施不到位会造成新冠疫情反弹”,也是在散布恐慌。文章根本没有指明哪些是“有效的措施”,实际上他们暗指的是封锁、强制接种疫苗就能解决问题,完全不提疫苗的效力根本不像以前政府和医药公司说的那样,现在越来越多完全接种的人仍然被感染而且需要住院治疗的情形。没有任何一家中共政府媒体提到如何使用药物预防染疫,比如每日适当摄入维生素D和C、微量元素锌、槲皮素,以及羟氯喹适合高风险患者服用。他们所做的仅是推广疫苗。

第四点称中国应该坚持执行目前的策略“控制病毒”。中共“控制病毒”的措施有哪些?强制接种疫苗、一旦发现新病例“快速行动”、有针对性地封锁、严格地追踪密切联系人,使用各种监控软件、疫苗护照追踪国民的行踪,就是不包括上面提到的早期药物预防策略。可是药物预防和治疗是已经在世界上广泛得到验证的好办法,特别是伊维菌素的疗效。中共媒体居然对此只字不提,为什么?

这是因为中共要和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继续以心理战方式对抗。持续散播恐慌才能加强专制封锁、强推疫苗,中共才能宣称“中国抗疫成果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尽管这是没有证据支持的说法。实际上,疫情最糟糕的后果是,让中共在世界范围内推广他们的强制封锁手段,以及这背后的极权意识——为中共在世界上实行统战铺路。

Worldometers数据显示,截止11月15日,中共病毒致死5,118,809人。而这其中,中共政府提供的死亡人数仅为4,636人。这个数字自从2020年5月以来就没有增加过。中国的死亡人数比津巴布韦、阿富汗、亚美尼亚、摩尔多瓦和爱尔兰这些国家都少。这些国家都是人口很少的小国,而中国是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

在近期一轮Delta变体疫情中,中国没有新增一例死亡,这怎么可能呢?

这是因为固定的死亡人数能够有力地支撑“中共打败了病毒”的说法。这个说法是中共在世界上打心理攻势战的重要政治宣传,其目的是让世界人民相信中共“仁慈和强大”,可以向世界输出“控制病毒的领导力”,当然,他们要求世界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2021年10月23日,甘肃省张掖市,医务人员在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现在急需国际社会各界合作反驳中共的这套政治宣传,用事实和教训发出明确的信息,拆穿中共喉舌在西方媒体不断重复宣扬的危言耸听。

以下是我认为应该向大众扩大宣讲的几个要点。

● 尽可能地开展专注于改善自身免疫系统作为预防措施的讨论,告知公众这是获得证明行之有效的一个防疫方法。比如,宣讲犹太医生弗拉基米尔·泽连科(Vladimir Zelenko)的研究成果。

● 宣讲早期药物治疗的有效性,像伊维菌素、单克隆抗体。

● 死亡鉴定应该把中共病毒致死,和感染后因为其它原因死亡的个案区分开来。意大利开始了这方面工作,结果很惊人,其它国家很可能情况类似,会发现数字被夸大了很多。

● 为对抗强打疫苗的政策,应该在更大范围内讨论疫苗对某些人产生的不良反应,特别是对一些原本健康的年轻人产生的不良反应。openvaers统计数据显示,美国CDC/FDA收录在案的,疫苗致死人数累计已达18,461人。这个数字相当惊人,需要得到更多讨论和关注。

● 疫苗出了问题,国民应该加大向医药公司追责的力度,在强制注射疫苗的政策下,政府和医药公司更要主动承担起责任。

● 应扩大讨论范围告知公众,新冠疫苗至今的做法是用强制的手段拿人体做试验,这已经违反了纽伦堡公约(The Nuremberg Code)。

该公约第一条说:“被试验的对象必须知情且同意。这就是说被试验者必须有给予同意意见的法律能力,必须在有选择余地、没有受到强迫、欺骗、威胁的情况下,并获得了疫苗所有信息、了解其可能带来的所有后果的情况下做出决定。”

● 向公众扩大范围宣讲希波克拉底誓词(Hippocratic Oath,俗称医师誓词),这是西方医生在行医前的誓言。联邦和各州政府应该重新评估在这场疫情中,医生和患者之间在开药、给出治疗建议上互动是否有符合这项誓言。

● 对联邦、各州政府、各大医院和医疗机构在这场疫情中强制推出的医疗建议,要进行一次彻底的公共审查,检查他们是否违反了行医准则。

● 评估长期封锁政策对人们精神健康造成的损害,包括造成自杀、吸毒和对企业造成的打击。特别要考虑到,这种疾病对于退休年龄以下人口的康复率在99.9%的情况下,对所有人强制实施这些措施,造成的社会损失是否值得。

● 最后,告知公众关于新冠疫情一个简单的事实是,新冠病毒以及其它同类的流感病毒,不能彻底被清除和控制,但是它对社会造成的不良效应可以得到控制和预防,广大民众通过提升自身免疫力可以抵抗,即使感染也有药物进行治疗。

作者简介:

斯图‧库克(Stu Cvrk)曾在美国海军服役30年,在各种现役和预备役部队担任过军官,在中东和西太平洋地区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接受过海洋学和系统分析方面的教育,经验丰富;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接受过古典的博雅教育,这为他撰写政治评论奠定了基础。

原文:Beijing’s Fear-Mongering About COVID-19 Must Be Countere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