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白宫被迫进入中美冷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点燃了中美冷战,目前其鼓吹的“新时代”的主要特点就是针对美国的扩军备战。而拜登及其白宫团队不愿意承认美中之间进入了新冷战。但是,最近的拜习视频会谈却表明,面对中共在冷战行动方面的“贼喊捉贼”和倒打一耙,白宫不得不开始采用冷战应对战略来对付中共,以避免今后的中美冷战状态因爆发直接军事冲突而引发热战。

一、冷战的三个层次和冷战外交

世界上的第一次冷战始于上个世纪二战之后,当时苏联在东欧地区通过操纵选举、颠覆合法政府(比如推翻民选的不亲苏的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把莫斯科训练好的各国共产党人派回本国控制政府等等手法,不断扩大其势力范围。1947年美国的杜鲁门总统接受了幕僚的建议,采取行动遏制、围堵苏联的扩张,他的目的是防止东西方之间爆发战争。这些行动意味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苏联集团开始了政治对抗,这就是那场冷战的开端。

斯大林虽然没有在欧洲点燃战争,却伙同中共启动了北朝鲜侵略大韩民国的朝鲜战争。这场战争虽然最后并未改变朝鲜半岛南北分治的格局,却标志着冷战状态下在欧洲之外的亚洲边缘地带,双方的热战成为冷战较量的一个试验场。二战时期美、苏、中国是盟国,但在朝鲜战场上昔日的盟国刀兵相见,成了死敌。

从朝鲜战争开始,冷战逐步展现出三个层面:第一,冷战双方通过核导弹形成长期、持续的相互核威慑;第二,在冷战前线,双方的军队长期集结对峙,但因为核武器的存在,双方保持克制,避免热战;第三,在靠近或远离敌对大国的边缘地带,红色大国经常用各种借口和手法挑起热战,既为了扩大势力范围,也为了把对方的军力拖在那些战场上,减轻前线地带的军事压力,越南战争就是如此。后来尼克松插手中苏对抗,开始中美和好,也是为了给苏联增加中共这个敌人,迫使苏联在欧洲和亚洲面临两个前线,两处分兵。

冷战从来都是用行动来展示的,没有哪一国会为开启或参与冷战发布宣言。所以,判断冷战开启和冷战升级,不必也不需要看双方的相关言论,只要观察现实中的扩军备战、扩大海外势力范围以及在前线地带的备战等等活动,就可以很清楚地发现,是否存在冷战的苗头、冷战对抗的开端或冷战升级的迹象。

冷战对抗中的双方或其中一方,为了避免彼此爆发热战或核大战,会采取一系列外交活动,目的是软化双边关系,建立一套双方认可的冲突防范协议,或者达成某种形式的共同声明,相互约束。美苏冷战期间,双方都有大量的外交活动来软化双边关系。外交活动只是冷战双方互相展示笑脸的一面;而冷战双方冰冷的一面就是,彼此同时加紧扩军备战。冷战外交与常规外交的最根本区别在于,冷战外交的核心主题非常单纯,即如何防范双方的直接军事冲突。

美苏冷战结束后,世界各国以为,人类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冷战被封存进历史档案了,两大阵营的对抗从此消失了,地球进入了以发展为主题的和平年代。但是,今天用谷歌搜索冷战一词,除了会跳出来关于美苏冷战的词条,同时还有另一个词条–“第二次冷战”,这是指中美冷战

二、从川普到拜登:中美冷战消失了?

中美冷战是中共点燃的,中共点燃中美冷战的多项行动,都先后在其外宣媒体《多维新闻》上公开刊登过,并非秘密。然而,美国的民主党喉舌媒体都不报道这些消息。

在中文世界里,我大概是最早注意到中美冷战爆发的。去年2月28日我在自由亚洲电台的网站上发表了《中国海军剑指珍珠港,意欲何为?》;去年4月10日又在同一处发表了《中美对阵中途岛》。这两篇文章介绍了中共海军舰队对美国海军的首次大规模挑衅和威胁行动。5月4日我在该网站上又发表了《中共继承斯大林式冷战?》,首次提出中美冷战可能爆发;去年6月15日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SBS网站上我发表了《中美新冷战正式开始了吗?》,分析了中美冷战因何发生。去年6月29日我在自由亚洲电台的网站上发表了《中美冷战进入快车道》,说明了中共宣布用北斗卫星系统对美国实现了精准核打击的导航支持,代表着中美冷战已经开启。去年7月5日我又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了《两大红色政权的冷战表演》,对比了中苏两国发动冷战手法的异同;今年6月4日还在上述澳大利亚网站上发表了《中国的南太平洋战略布局》,揭露中共的南向军事战略和在南太平洋多个岛国谋划建立军事基地的部署。这些文章都汇集在《清涟居》网站上,方便读者查阅。

从去年中共宣布用北斗卫星系统对美国实现了精准核打击的导航支持之后,川普总统立即采取了针对中共的全面反制措施。但是,白宫换人之后,拜登似乎在逃避中美冷战的现实,用彼此是“竞争关系”来模糊化中美冷战状态的存在。尽管美国军方(特别是战略司令部和海军)去年年底前后曾密集发布各种警告,说明中共有意核威胁美国,但中美冷战似乎在拜登公开的对华政策背景材料里消失了。

如果用上述冷战的三个层面来衡量,中美冷战事实上是无可否认的。第一,中共公开展示出对美国的多兵种、多投射工具的远程核威胁;第二,中共不但宣布要尽快占领台湾,而且在台湾海峡部署兵力,开始了连续、大规模的对台空中侦察和骚扰;第三,中共也试图控制南海的国际水域,在南太平洋租用多处具有战略要地意义的岛屿,以建立军事基地,沿着澳大利亚北方、东北到东方,实施对澳洲的战略包围,为建立南太平洋势力范围做准备。

拜登不愿意面对中美冷战这个现实,除了种种现实政治需要之外,也与民主党的许多政治人物以及很多支持他们的知识分子的意识形态立场有关。他们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反战运动中都是活跃分子,在那个时期形成的反战观念,或许也是今天他们讨厌冷战的原因之一。

三、习近平的“新时代”是针对美国的扩军备战时代

从邓小平到胡锦涛,中共在国际关系方面一直都实行所谓的“韬光养晦”政策。这个基本方针是海湾战争时期由邓小平提出来的原则性意见,主要的意思是对外不要张牙舞爪。1995年时任外交部长钱其琛把这样的对外战略概括为“冷静观察、沉着应付、稳住阵脚、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简称为“韬光养晦,有所作为”,一直沿用到胡锦涛卸任。但习近平最近两年把这个战略取消了,中共在国际关系方面的战略从“韬光养晦”变成了锋芒毕露、张牙舞爪,矛头所向直指美国。

中共的战略目的是,把美军从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挤走;威胁台湾就是为了夺取第一岛链,因为夺取了台湾,才能威胁日本和驻日美军;而中共现在大量部署的飞弹不仅瞄准冲绳的美军基地,也瞄准第二岛链关岛的美军基地,而且中共公开在这样宣传。中共不只是军事上试图把美军从第一和第二岛链挤走,它在经济上也想控制整个西太平洋海区,满足其经济方面的资源需求;它试图通过对外施加各种影响和压力,用称霸之争,为支撑国内经济提供机会。

2021年1月1日起中共开始执行修订后的国防法,修改后的国防法特别添加了这样的条文,“安全和发展利益遭受威胁时”,要进行全国战争总动员或者局部动员。这说明,中共已经把经济需要(即官方所说的“发展利益”)列为实行战争总动员的理由,这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这种战争借口让我们联想到大日本帝国侵占满洲、发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时用过的战略。

过去两年来,为了实施这样的对外战略,中共点燃了中美冷战。中共最近开始鼓吹所谓的走向“新时代”。这个“新时代”新在哪里?其实,无论是国内政治方面,还是经济方面,中共都没有让民众看得到希望的地方;这“新时代”其实只新在一个方向上,那就是对外出击,目标美国。中共外宣官媒《多维新闻》在报道中共最近的历史决议时表示,这次历史决议“更多地还是向前看,也就是因应于当前中共所面临的内外挑战,进一步凝聚共识,团结力量办大事”;至于办什么大事,这份官媒半含蓄地讲,就是要“深刻影响世界历史进程”。

对这种战略思维,如果熟悉大日本帝国当年挑起对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的历史,就会发现,中共此刻的思路与大日本帝国当年的思路非常相似,就连不少做法也是抄大日本帝国的“作业”。这条路线表明,中国人不必再幻想邓江胡时代的日子了,今后不但会有紧日子,恐怕还有可怕的对外挑起战争的日子,中国出现战时经济,不是不能想像的未来。

四、中共在中美冷战中“贼喊捉贼”

中共惯于在国际关系方面倒打一耙,颠倒黑白。从去年以来,中共批评美国时最常用的一个词就是“冷战思维”。这个词是中共最近几年来经常在外交场合指责美国对华方针的。

最近,在拜登与习近平的视频会谈中,中共再一次玩起了“贼喊捉贼”的把戏。首先,它完全逃避自己点燃中美冷战的事实,假装什么也没做。在核大国之间处于紧张状态时,中共用小孩子那种“耍赖”讲法,本身就是低能的表现。苏联在美苏冷战期间从来不做这种低级动作,因为这种动作让对方藐视;中共却敢做不敢当,当面抵赖它点燃中美冷战的事实。

其次,中共还倒打一耙,把中美冷战状态之下美国的应对,指责为“玩火”。其中的含义是,它宣布海军舰队到中途岛演习,“剑指珍珠港”,不是玩火;它宣布南海的国际海域要霸占下来盖军事基地,再封锁起来,也不是玩火;它宣布用北斗卫星系统对美国实现了精准核打击的导航支持,同样不是玩火;它研发了可携带核弹头的高超音速武器,仍然不是玩火。但美国作出回应,就是你“玩火”。这是流氓惯用的手法,当年苏联在美苏冷战中不屑于这样做。中共真实的意思是,“只许我点火,不许你灭火”。

再次,习近平在会谈中表示,“希望美方把不打‘新冷战’表态落到实处”。如果新冷战根本不存在,为什么会希望美国不打新冷战呢?那不是无中生有吗?如果新冷战事实上已经存在,那么,要美国不要把打新冷战的表态落到实处,意思就是,你讲讲就算了,不要真做。这等于是公开要求美国像中共一样,口是心非,说一套做一套。一个大国向冷战对手提出这种要求,既滑稽又可笑。

五、白宫被迫采用冷战应对战略

中共的胡作非为和肆意威胁,让不愿意承认冷战状态的拜登不得不开始采用冷战应对战略。如果总结一下世界上的第一次冷战—美苏冷战,我们就可以看出,冷战应对战略包括三个基本方面。

其一,双方对彼此处于冷战状态的认知,不一定是宣布进入冷战状态,而是表现为双方是否公开视对方为冷战对手。而彼此对冷战状态的认知,更大程度上是用行动表达出来的。

其二,双方是否认为,彼此可能发生冲突;同时,是否有一方、或者双方,已经有了冲突防范意识,并且把双边关系中最重要的部分确定为冲突防范。

其三,如果有一方确认,未来可能发生军事冲突,那首要之务便是,避免冷战状态因爆发直接军事冲突而引发热战。由于双方都是核大国,如果直接发生热战,其可能的后果是引发核战,导致双方都毁灭于核冲突。

从这次拜习会谈的内容来看,美中双方是否认为彼此可能发生冲突呢?双方是否有冲突防范意识,并且把双边关系中最重要的部分确定为冲突防范呢?在这方面,美方的信号明确得不能再明确了。美方在会谈中反复强调,要设立防止冲突发生的护栏;这个说法的意思是明确警告中共,如果你不顾美国的反复警告和善意的冲突防范建议,后果将非常严重。

实际上,在这次会谈中,美方采用的正是冷战应对式互动。如果双方不是处在不断升级的冷战状态,以致于局势变得越来越危险,而且可能失控,美国就不需要把防止冲突作为会谈的首要任务,而且占用了会谈的大部分时间。为了避免双方爆发冲突,必须要进行一系列外交活动,根本目的是软化双边关系,并且最好是建立一套双方认可的冲突防范协议或者某种形式的共同声明。美苏冷战期间,双方都有大量的外交活动和双边协议来防范冲突。

当然,外交活动只是冷战双方互相展示笑脸的一面,光凭笑脸外交是不可能终止冷战状态的;冷战双方的另外一面就是,各自通过加紧扩军备战来提升军力,让对方不可能在万一爆发的军事冲突中伤害到自己。扩军备战的目的并非主动进攻对方,而是有效的自卫。

如果用冷战框架来看待此刻和今后的美中关系,可以说,这次美中会谈里,美方完全是按照冷战双方的互动规律来安排讨论的;而且,会谈的结果是把美中关系钉死在冷战框架中了。双方虽然口头上在讲空话、漂亮话,谁也不提新冷战,但实际上却处处防着对方动手,同时又各自扩军备战,这就是地地道道的新冷战模式。中共是冷战新手,美国这个冷战老手面对中共那一套磨刀霍霍、“贼喊捉贼”、倒打一耙的手法,不得不采用了冷战应对战略。

美中关系从此正式进入了冷战状态;在这种状态下,除非有一方实力不支,否则就没有“退出”机制;而经贸关系只能附属于冷战格局,但绝不可能左右冷战格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