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小粉红”走入法轮功修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29日讯】从中国到加拿大,从留学到开办公司,从一个“小粉红”成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王丽莎17年的海外生活有精彩,也有波折。近日,她与明慧网记者畅谈今昔。

小时候,一个问题常在丽莎脑海浮现:“谁把我送来人间?”她曾想,父母把我带到了世上,也没问过我愿不愿意。她说:“虽然年纪不大但出离的心存在已久。人念是多变复杂的,但人关心的事是简单的:为了名利情一辈子消磨而过百年。如果能脱离这点事,那岂不是我一直追求的吗?”

无神论“小粉红”对法轮功的偏见

丽莎(Lisa)于2004年到多伦多留学,有时会遇到法轮功学员在街头讲真相。当时她和许多人一样,由于接受了共产党的宣传,因而对法轮功持有偏见。此外,她觉得自己的生活与法轮功没有交集,所以也就没兴趣花时间去了解情况。

丽莎提到,她对法轮功最初的印象是2001年中共当局编导的天安门自焚事件。那一年年初,全国电视频道滚动播出一个打坐全身烧黑的人,这个画面太过刺激大脑,虽然年纪小我却一直记忆犹新,当时非常震惊并感觉不可思议。

当时她也曾怀疑此事的真实性,纳闷地想:“怎么一个人都烧糊了,还能保持打坐状态纹丝不动?毫无被火燃烧的痛苦与挣扎?”

后来,丽莎被中共反复的灌输所影响,“我也就相信了,其实那时,我连法轮功是什么都不知道,国家说什么我就听什么,信什么。”

她介绍说,当年她对法轮功存在几种错误认识,比如:我相信法轮功围攻中南海是想颠覆政权,法轮功背后有美国支持;我觉得他们是精神有问题的人,会伤害你。在多伦多,这些人整天拉横幅,他们在干嘛呢?还有横幅上面写着“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我十多年以来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

十年前的一天,丽莎去中领馆办事,“路对面看到几位法轮功学员拉横幅,每天站在那个地方,无论春夏秋冬总是能看到他们。朋友们都说肯定是给钱站在使馆前,如果不给钱谁去呀!从大使馆出门右转,碰上发传单的法轮功老奶奶,她伸手递给我一张真相传单,说到‘别被中共迷惑……’我双眼翻上天空叹一口气说到:‘您还是让我迷着吧!’”说完,她径直离去。

丽莎回忆说,那时不明白也不理解,生活得不是很好么?如果没有共产党,哪里有出国的机会呢?

丽莎十几年来常看到的多伦多法轮功真相点之一:中领馆前。(明慧网)

谁在撒谎?

尽管丽莎在许多年里怀疑法轮功,但是毕竟人在海外,当她接受到越来越多不同于中共当局宣称的信息时,固有的观念受到了冲击。她说:“有二十多年在坚持拉横幅的法轮功学员,也有我一直相信的国家机器的宣传,那么到底谁在撒谎?我开始思考了,而且上网求证和搜索很多资料并开始阅读。”

后来她去问一个朋友关于活摘器官的事,“他的同学在广州军区当军医,是同学亲口告诉他的内幕。一开始领导告诉军医是死刑犯的器官,他们犯了罪,不要有心理负担。后来,‘死刑犯’越来越多,摘器官的面包车就停在刑场旁边。这边打死,那边就割开取器官,往往人还没咽气。军医们一台摘取器官的手术,每个人会分到一万块,大概是2000年左右。”

“我开始想,法轮功说的或许是真的。但我无法相信人民歌颂的党会做出贩卖活人器官的勾当:因为你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就要杀死你。那这简直就是一个黑白颠倒的世界。”

丽莎十几年来常看到的多伦多法轮功真相点之一:唐人街。(明慧网)

好奇心驱使下阅读《转法轮》

由于工作关系,丽莎跟一些法轮功修炼者有所接触。她说:“我发现他们工作很认真,负责,比我接触的其他人尽责很多,好像并不是共产党宣传的那样。”

“2019年机缘下,我认识了一位法轮功学员。他说话非常有逻辑,句句在理又充满善意。几番交谈之后他把《转法轮》借给我看。怀着好奇的心,我打开了《转法轮》。我想看看这本书讲的到底是什么,怎么会令一亿多人着迷?”

不看则已,丽莎越看越想看,而且很高兴。

她说:“《转法轮》里讲的星体、星系我很容易接受,另外,为什么佛有舍利子,也是我曾经研究过的事,但我不知道原因。读过后我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和尚肉身不腐,火化后会有舍利子而一般人没有。原来身体被高能量物质替代自然就‘走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我想起近代李叔同与密勒日巴的修炼故事。”

她还兴奋地表示:“从天目到附体等等这一切在《转法轮》中都有解释。我研究了进化论,化学,量子力学等等,越研究越发现《转法轮》中说的很科学,非常有逻辑地解释了人体,宇宙奥秘。我不禁感叹,难怪科学的终点是神学。”“那天晚上明白天机的我,兴奋得大哭大笑。人可以修成神,原来如此!”

丽莎十几年来常看到的多伦多法轮功真相点之一:电视塔(CN Tower)。(明慧网)

“九字真言”显威力

2020年,丽莎的妈妈来到加拿大探亲,遇到疫情迟迟不能回国。她曾经做过手术的地方胀痛难忍。在甲状腺结节切除一边后,医生曾经告诉她,这个部位要多注意观察,以防癌变。

2021年3月的一天,丽莎妈妈的甲状腺肿起来,她呼吸困难,一直流眼泪。这已经是第二次发作了。丽莎说:“这次她实在窒息得受不了,她觉得说不准就要过去了。不得已我陪她去医院看急诊,由于疫情只能病人进去。可妈妈非常害怕,不懂英文,不想一个人独自面对外国医生,无奈之下我们回家了。”

得知丽莎妈妈的情况,她认识的那位法轮功学员建议让妈妈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试一试。

丽莎觉得,试一下无妨,一不花钱,二没损失。她跟妈妈说:“疾病,谁也替代不了你。我是你的孩子也无法替代你。我呢,也不知道九字真言有没有用。你要不然疼着,要不然你就试一试。非常简单你自己选。”听女儿这么说,妈妈自己开始默念九字真言。

当天晚上,丽莎妈妈不停地念“九字真言”,感觉脖子和呼吸不那么难受了,病痛导致的眼泪也止住了。夜里妈妈总算可以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丽莎急迫地问她:“感觉怎么样?”妈妈说,“昨天晚上睡得很好,不胀痛了。还做了一个梦。”“什么梦呀?”丽莎问。

妈妈说,她梦见一团黑色的东西从身体飘走。丽莎说:“我睁大了眼睛惊讶到不可思议,那正是《转法轮》中说的业力团。师父在帮妈妈调整身体?这看不见摸不着的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我不承认。”

自此之后,妈妈每天念诵九字真言,她的睡眠变好了。“几天之后,她在睡梦中看到蓝色光芒与黄色光芒交相辉映,温暖柔柔的光洒向她。我妈妈从来对信仰没有了解,更不懂得修炼界的事。”

丽莎接着说,“虽然妈妈不知道这些是什么,她还是每天在念九字真言。两周之后,我推荐她看《转法轮》,她看了一会儿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回到房间忙自己的事,突然听到她的尖叫,我赶紧从房间跑出来大声问:‘你怎么了?’”

“妈妈说:‘好疼!我好像吞下去两颗球。有人把这儿(妈妈摸着甲状腺部位)拉起来,把它(结节)割掉了!哎呦,真疼!’”

丽莎很欣喜,高兴地告诉她:是师父帮你把病灶拿掉了!你不会有事的!”

丽莎的妈妈回国后,做了全面的检查,医生告诉她,一切正常。丽莎说:“现在妈妈还保持着天天念九字真言。”

“我成为了修炼人!”

“看到我妈妈的真实体验,我备感自己的幸运!若不是亲自经历毫无虚假,在21世纪讲究实证科学的当今,我怎样也不会相信实实在在真实空间的奥秘天机。”丽莎说。

“我也深刻明白,为什么大法弟子宁可失去生命也不放弃修炼。大法是科学的,大法是有逻辑的,大法也是超常的,大法是无边的,这是大法给我的开示啊!”

目前,丽莎每天参加集体炼功以及许多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活动。

她最后说:“我由‘小粉红’到走进大法修炼,从科学认识到感性认识,再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每一步都太不容易。现在我明白了来到人间的意义,唯有按‘真、善、忍’做好我该做的事,方能明心见性返故乡。”

“我终于‘敢’称呼自己是个修炼人了!”

丽莎十几年来常看到的多伦多法轮功真相点之一:皇后公园。(明慧网)

(注:“小粉红”是近年来中国网络上兴起的一批维护中共统治方式和话语权、攻击西方价值观的年轻人的代名词。)

明慧原文:昔日“小粉红”走入法轮功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唐佳)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