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澳门博弈 抓洗米华追8万VIP名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02日讯】几天前,澳门博彩业中著名的娱乐大亨,有着澳门“小赌王”之称的周焯华,被澳门警方逮捕,全案共11人落网,罪名是“涉嫌非法经营跨境赌博和洗钱”。47岁的周焯华,外号“洗米华”,不但曾经是叱咤风云的亚洲新赌王,还曾经担任过广东省政协委员。

可以注意到,在浙江省温州检查院刚宣布了对周焯华的批捕决定后,第二天,澳门警察就逮捕了他。目前,澳门和香港一样,和大陆之间没有引渡条例,不过,随着香港反送中运动的被镇压,很难说澳门警方,是否将来会直接将周焯华送到大陆去审判。

周焯华本人是纵横中港澳、东南亚资本圈、娱乐圈,还有政商圈的人物,据说,他手中握有的8万名VIP名单,是其被抓的真正原因。那么,他的这次落网会不会牵出更多人呢?又会在所涉及的领域引发多少震荡呢?我们今天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响应大陆 澳门拘捕周焯华

11月28日,澳门警司公布,侦破了周焯华等人的不法经营赌博,以及通过娱乐场的账户经地下钱庄转移资金、洗黑钱的案件。

这之前,26日的时候,浙江温州市公安局已经公布,2007年以来,周焯华在澳门等地赌场承包赌厅,2016年又在菲律宾等地开设网络赌博平台,组织中国公民到其承包的境外赌厅赌博、参与跨境网路赌博活动。温州警方还提到,周焯华利用地下钱庄等非法渠道为赌客提供资金结算服务,形成跨境赌博犯罪集团,发展中国境内赌客会员8万多人,涉案金额特别巨大。

那么这个周焯华是什么人呢?周焯华出生在澳门,因为长得像电视剧《城市故事》中的男主角“洗米华”而得名。周焯华早年时在赌场担任负责拉客的业务员,后来被澳门黑帮“教父”尹国驹看中,收作手下。

2007年,周焯华创立了太阳城集团,和别的赌场不一样的是,周焯华的起家,是因为利用了互联网,建立了太阳城线上赌博平台。

这个号称“世界顶级、亚洲最大”的网络平台,拥有菲律宾和柬埔寨的网上赌博牌照,赌场和网络服务器都设在境外,而身在大陆的赌客,只要打开电脑和手机登录平台,就可以看到赌场高清画面的全景,包括赌场发牌员现场发牌的实况,赌客可以看着网络直播同步下注,足不出户就参加了境外赌博。

早在2019年,《经济参考报》就曾起底周焯华控制的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称他为“亚洲新赌王”。

在周焯华被捕的消息传出后,11月29日,周焯华所持有的太阳城集团以及凯升控股双双停牌,周所持有34.49%股权的太阳娱乐的股价,当天也一度下跌27%。此外,其它的一些博彩类股票,也都下跌了6%~8%不等,整个板块大概跌了359亿港币。

在澳门博彩中介业中,周焯华是最大也是最著名的代表人物,而且太阳城业务,占到了中介市场的40%到45%,也占到澳门2019年整体博彩收益的大约15%。

在周焯华被捕后,摩根大通还发表了题为《再见,中介人》的报告,认为周焯华的被抓,会对澳门博彩中介以及贵宾厅行业造成重大不利影响,行业将成惊弓之鸟,预期博彩中介的贵宾厅收入在未来数周内将缩减30%至50%。

通过赌博洗钱

澳门的赌场分为中场和贵宾厅,中场供普通大众消遣娱乐,容纳人数多,人均消费不高,主要靠游客带动消费。而贵宾厅接待的则是VIP客户,他们手握大额筹码,挥金如土。虽然,澳门每年接待的赌客超过3,000万人次,但是,少数进入贵宾厅的VIP金主,才是澳门博彩业进账的大头,在澳门博彩业最鼎盛的2013年,贵宾厅业务的收入高达2,385亿澳门元,占整个赌场收入的66%。

澳门的不少贵宾厅,都是由集团专门经营,比如周焯华的太阳城,还有明星安以轩的丈夫陈荣炼掌舵的德晋,都是靠贵宾厅业务起家的。

对于周焯华被捕原因,温州警方的说法是其涉嫌在中国境内开设实体赌场;而澳门警方则称其洗黑钱。有分析认为,周焯华的被捕,很可能和中共正在彻查资金流出中国有关,周焯华手中的8万多会员,相信其中很多都是中共官员。

之前,已经有过很多消息,都是关于中共官员到澳门贵宾听豪赌的,比如,重庆市委前宣传部长张宗海,和广电局的前局长张小川,两人一起挪用2亿人民币到澳门去赌博,结果输掉了1亿。还有,深圳的前人大代表陈醒光,在澳门赌输了7,000万;中国农民银行的前副行长杨琨,也曾经在澳门欠下了30亿的赌债。

可以说,这些中共贪官们,为澳门的赌博事业做出了“大贡献”。周焯华贵宾厅业务的市占率是40%到45%,那么,他手上的8万名VIP名单里,会有多少是中共的高官呢?而这些人,又通过他洗了多少钱呢?

实际上,过去一段时间,习近平一直想要掌握住澳门,习近平从2015年就开始打贪,记得2018年10月,在习近平前往港珠澳大桥参加通车仪式的前夕,突然传出了澳门中联办的主任郑晓松坠楼死亡,虽然官媒说是忧郁症,但当时有传言说,他的死因实际上是和习近平去港澳清查资本流出有关。

习近平的反腐,让很多高官去澳门赌钱不再那么方便,但是,线上赌博就更加隐密,不过,线上赌博需要一套特殊的结算支付系统。

据财新网披露,赌博几乎嵌入整个中国互联网的生态。赌博网站使用的服务器通常设在境外。境内的网站本身并不直接提供支付结算,而是由各种中介机构,连接起各类互联网公司的服务,完成整个赌博的闭环。

其中,有专门生成赌资下注所用的支付二维码的“码商”,有去电商平台开虚假店铺的“码农”,而“码商”和“码农”都能在所谓的“跑分平台”上领取任务。这类“跑分平台”就成了各种和支付相关的洗钱行为的撮合交易平台。最终,境内的各类中介和赌博集团,通过虚拟货币、地下钱庄等渠道进行结算并转移资金。

报导中说,这套一条龙的设计,游走走在各大互联网公司的责任和利益边缘,既实现了赌博集团的导流和快速支付,又满足了搜索平台的广告收入、电商平台的刷量需求,还为物流公司带来了快钱。

而周焯华设立的这个线上赌博平台,拥有菲律宾和柬埔寨的网上赌博牌照,深度渗入中国大陆,赌资可以用人民币结算,参赌者遍布各个省市,而且规模和人数一直在持续扩大。

太阳城网络赌博,在大陆每年的赌注额都在万亿元人民币以上,相当于中国彩票年收入的将近两倍,而每年的盈利更是高达数百亿元,这些资金都通过地下钱庄流向了境外。

通过电影洗钱

除了博彩之外,电影也是周焯华身上的重要标签之一。周焯华身兼制片人、监制、演员等多重身份,2009年,周焯华投资了电影《扑克王》,正式踏足影视圈。2020年1月,周焯华还曾以澳门影视制作文化协会会长的身份,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从目前的消息来看,中共官媒似乎在暗指周焯华被捕是因为洗钱。11月27日,《南方周末》就曾经发文,标题是《澳门赌厅大亨‘洗米华’被批捕,曾利用电影洗钱?》

而在周焯华落网前三天,《新京报》旗下媒体也发了一篇文章,叫做《长津湖背后博纳影业的商业版图》。

根据公开的报导,博纳影业在2019年7月接到了关于《长津湖》的拍摄任务后,就找到周焯华投资。作为发行商、制片商,博纳和周焯华合作过不少的红色电影,特别是所谓的“爱国战争片”,这些战争片需要得到中央军委等方面的大力支持,比如,在《长津湖》一片中,就有超过7万名中共士兵参加了群众演员。

过去十几年中,周焯华的太阳城集团参与投资制作了65部电影,其中,和博纳影业联合出品的《湄公河行动》,就曾得到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站台(支持),孟建柱还和电影的主创人员进行过座谈,对电影大加称赞,当时,担任中共公安部部长的郭声琨,以及现在已经落马的傅政华、孙力军等人也出席了座谈会。

不过,博纳影业在11月29日发出声明,否认太阳娱乐投资电影《湄公河行动》和《红海行动》,并称和太阳娱乐之间的项目,都是正常范畴的电影投资。

目前,周焯华洗钱的传闻还需要审查证实,但是,通过娱乐圈来洗钱的操作,却早就是众所周知的秘密,而且已经形成了一套产业链。曾经有业内人士披露过这种洗钱方法:

比如,通过虚高的投资来洗钱。一部耗资巨大的影视作品拍摄完毕,一些名贵的道具、奢侈品、古董、字画等被投资方“无偿”(免费)拿走,但是,却被“摊到”(加入)了作品成本中。

另外,是通过阴阳合同来洗钱。现在,只需要成立若干个空壳的影视制作公司,投资一个影视剧,再以制作费、明星的天价片酬等名义,就可以把大笔的黑钱洗白。比如,请一个演员的预算是1亿,做两份合同,一份1亿上税给演员,很可能另一份1000万才是演员实际所得。

最后,就是虚报票房收入来洗钱。这几年,票房是屡破新高,但媒体揭露的各种假场、假票价、偷票房事件也不断。一旦不合常理的票房被揪出在造假,就会挖出牵扯到电影证券化、众筹、收益认购、股价,甚至洗钱等金融资本链的不正当交易。

最近博纳影业推出的《长津湖》,据说票房收入有6.8亿美元,超过了4亿美元的漫威(Marvel)电影《尚气》,也超过了好莱坞的007。不过,有不少网民也在怀疑,背后是不是在利用红色电影洗黑钱。

有分析说,这次中共突然高调抓捕周焯华,是因为他的洗钱运作让习近平非常的恼火,可以看到,在被称为金融政变的2015年股灾之后,习近平就一直在收紧对金融领域的控制权,而据说,周焯华是江派在海外运作的一个环节。

现在,伴随着周焯华的被抓,虽然更多内幕还没有披露出来,但是,相信8万名VIP的名单,已经让很多中共官员没法淡定了,那么,接下来还会有哪些官员落马呢?我们拭目以待。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陈思雨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