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术超凡 明代三名医能预知他人生死命数

文/颜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09日讯】中医的历史源远流长,是古代中国最玄奥的科学之一。历代有许多名医都深谙修行之道,有的是在山中偶遇修道人,经其传授玄妙的法术或超凡的医术,才走上悬壶之路。在这其中,有不少医生精于太素脉,这是一种通过诊脉来预知病人吉凶福祸、生死命数的神奇医术。一直到明代,也不乏精通此术之人。

张汝霖先学儒后学医 能预知他人病情

张汝霖,号济川,猗氏(今属山西临猗县)人。他年少时学儒,后来又开始钻研医术,渐渐在当地颇负盛名。他还精通太素脉,给人诊脉后,甚至能提前预知这人去世的日期。他给人治病,从不计较自己的得失,总是尽心竭力地为病人医治。

张汝霖判断病症的方法很独特,且每次都准确无误。有位僧人患了暑热之症,张汝霖碰巧遇到他,看他用井水洗头,就对他说:“你一个月后必会头痛欲裂,现在吃药还来得及。”僧人不听,一个月后,他的头果然就疼起来了。后来,他越疼越厉害,简直难以忍受,只好再去找张汝霖,可张汝霖却说:“太迟了,现在吃药已经没用了。你把今年熬过去,到明年就会好。但那时,你的牙恐怕又不行了。”到了第二年,僧人的头果然就不疼了,可他的牙齿却悉数往下掉。

有位儒生得了伤寒,几年过去了,仍不见好。张汝霖告诉他的家人:“如果他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反倒是好事,因为这样才能痊愈。”没过多久,那儒生果然病得更厉害了,他的家人很担心,又把张汝霖请来医治。他询问了一下病人的睡眠情况和发病时的症状,就立即说道:“这是好事,先别急着吃药。”

可这家人却执意让张汝霖开药方,他想了想,很快写出了一个方子,然后说道:“让他发发汗吧。”这家人还以为是很隐秘的方子,就抢着打开来看,可那上面却只有几味普通的药材。他们把药煎了,给病人服下。病人喝了药之后,很快就发出汗来。不久,身体也完全康复了。

张汝霖93岁那年,知道自己将要去世,就把儿子、孙子都叫到身边,对他们说:“我会死于明年的某月某日。如今我那些没写完的医书,你们要帮我一起完稿。”

从那以后,张汝霖每天都让孩子们把他口述的内容记录下来。他已经收藏了很多书稿,但仍然记得里面有哪些残缺、错漏的地方。他经常对孩子们说:“在哪一卷、哪一页上有几个字没写,你们赶紧补上;有几个字写错了,你们一定要改过来。”

在他去世的前一天,他仍是精神矍铄、童颜未老的样子。他把族人、朋友们都请来喝酒、叙旧,聊了一整天。第二天,他跟儿子们交代完后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就闭上眼睛,安然去世了。

从那以后,张汝霖每天都让孩子们把他口述的内容记录下来。示意图,图为明 孙克弘绘《销闲清课图‧摹帖》局部。 (公有领域)

刘邦永遇高人传医术 能预知他人命数

刘邦永,广东从化县(今属广州市)人。从小就天赋异禀,一直住在山里,以砍柴为生。一天,他遇到一位山中隐士,那人看他天资不凡,就把一些上古的医术传给了他。后来,他领悟到其中的玄奥,开始在市井街巷中行医。

他给人看病时,只观察病人的脸色和形态,就知道此人得了什么病。处方配药时,也从不拘泥于古方。他治病的方法变幻莫测,一般人很难看出其中的门道,但他每次开的方子都能药到病除。当地人对他的医术赞不绝口、连连称奇,找他看病的人也络绎不绝。

刘邦永的太素脉也很精妙,他只用一个手指诊脉,就能预测出病人的吉凶和命数。遇到还能治的病人,他就高兴地给人处方配药;遇到已病入膏肓的病人,他就把去世的日期告诉人家。

一位年老的妇人来找他看病,想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刘邦永诊脉之后,在一个瓦罐里放了一些竹片,然后将瓦罐封好,告诉她:“你以后每年都从这里取出一枚,到你取完那年的某月某日,你的命数也就到了。”后来,老妇人果然在那天去世了。

当地的县令得了痰证,总是不见好,请刘邦永去诊治。刘邦永诊脉后告诉他:“这病已经不能治了。”县令却不以为然,执意要坐船去外地诊治。刘邦永劝他别出远门,他也不听,还把刘邦永关了起来,并且生气地对他说:“等我回来再治你的罪。”

可是没过多久,那县令就死在了船上。他临终前想起了刘邦永,后悔自己没听他的劝告,于是留下遗言,命人把他放了出来。刘邦永听到县令的死讯,悲伤地说:“我让他别出远门,就是担心他回不来啊!”

后来,刘邦永将自己积累多年的药方写了下来。人们用他的方子治病,总是很灵验。

县令却不以为然,执意要坐船去外地诊治。示意图,图为《柳溪春舫图》局部,宋马和之(传)绘。 (公有领域)

赵铨被举荐当医官 能闻到死亡气息

赵铨,字仲衡,高唐县(今属山东省)人。他为人质朴,精通医术,曾以贡生的资格入国子监读书。

明朝嘉靖年间,夏言刚接任内阁首辅一职,打算进京面圣。夏言乘船北上,取道吴城。一天晚上,他的船停靠在岸边。当时夜深人静,可不一会儿,就从空中传来了侍从们引马开道的声音,其中夹杂着马车上晃动的铜铃声和悦耳的丝竹声。夏言一行人听到后,向空中张望了许久。大家议论纷纷,认为这是不祥之兆。

突然,夏言听到空中传来了一声“药王到”,就大声问道:“药王究竟是何人?”那声音立即回答:“他姓赵。”刚说完,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这时,有船从远处划来,夏言顿时感到来者不凡,于是命人去打听。船上的人回答:“我姓赵,是一个读书人。”夏言听后喜出望外,趁着月色就把他请到了自己的船上,与他侃侃而谈。此人正是赵铨。夏言很欣赏赵铨的才华,于是带他一同前往京城。

赵铨的医术果然不凡,不久便在京城中声名鹊起。一次,嘉靖帝身体不适,宫中的御医都束手无策。夏言与大臣们商量后,决定让赵铨来为皇上诊治。赵铨只开了一副药,皇上还没吃完,身体就好起来了。从那以后,嘉靖帝也对他刮目相看。

因受皇帝爱重,赵铨当上了医官。但没过多久,他就辞去了官职。他一直在家中撰写医书,有病家来请,他就欣然前往。给人看完病后,也不收取额外的金帛,还把药材施舍给贫困之人。

赵铨的医术很高明,对太素脉也很精通。有位知县卧病在床,看起来病得很严重,就请赵铨去医治。赵铨到他家后,看他正在打盹儿,就没叫醒他。知县的长子站在一旁,赵铨拿起他的手来给他诊脉,然后对他说:“你的脉象很平稳,你父亲也不会有什么大碍。”后来,赵铨只开了一副药,就把那知县的病给治好了。

有一天,赵铨骑着马往城外走,看见有人正将一位死者放入棺木中。他赶紧从马上跳下来,走到死者跟前,将他身上的被子和衣服掀开。然后,他让人取来热水,把一些药材放进去,再将热水灌进死者口中。不一会儿,那死人就活过来了。

旁人问他,如何知道棺木里的人还没死。他回答:“我能在十丈之内闻到死亡的气息。刚才从他身边经过,都没有闻到这种气息,于是我断定他还没死。否则,我又怎会去掀开一个死人的衣被呢?”

赵铨辞官后,一直潜心修道。他去世时,房间里飘满了异香,屋顶上还冉冉升起一道亮光。几天过去了,人们发现他仍像活着时一样。

参考资料:《古今图书集成医部综录医术名流列传》 清‧陈梦雷等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