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胡锡进得罪高层“被退休”? 中美两校同曝告密事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8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2月17日(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胡锡进退休实为“被退休”?传被指“党性不强”得罪大人物;亲共媒体罕见起底胡锡进身后操盘团队;中美两大校园热门事件,指向同一个关键词!

前天,香港的亲共媒体《星岛日报》率先报导说,《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即将退休下台,结果在昨天胡锡进本人就在微博发帖证实了这件事。

有点令人意外的是,胡锡进的退休很快成为外界各大媒体的报导热点,比如在日本,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报导这件事情。这说明尽管胡编在国内名声形象都很糟糕,但客观地说,他在国际舆论界的受关注度还是比较高的,毕竟他头上扛着头号党媒《人民日报》旗下子报这么一面红旗。

【港媒爆料:胡锡进是“被退休”】

今天我们就先来聊聊胡锡进退休的话题,因为有迹象表明,胡锡进的退休,似乎并不仅仅是年龄到了这么简单。

在美东时间的昨天中午时分,胡锡进在微博正式宣布,自己即将年满62岁,已办理退休,不再担任环时总编辑,但未来仍将以环时特约评论员的身份,“继续为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竭尽所能”。

同时,也有更为详细的报导出来了,说胡锡进退休后,将由80后的《人民日报》评论部副主任范正伟担任《环球时报》党委书记、法人代表、董事长兼社长,而原《人民日报》国际部副主任吴绮敏将担任《环时》总编辑。

从表面上看,胡锡进作为一个局级干部,已经过了60岁的退休年龄,这次就是一个正常的引退了。但从他半年前就被媒体预告退休而他本人否认,到现在传闻兑现,这背后总让人感觉有点什么东西。

同样还是在昨天,果然就冒出来了一点东西。香港大学一家名叫“中国传媒计划”的研究机构发表了一份报告,引述消息人士的说法称,胡锡进的退休实际上是“被退休”,可能是因为有人“对他在国际上引人注目的高调言论感到不满”而被免职。

报告还说,高层有人认为胡锡进成为一门“松散大炮”(松散大炮意思就是“一个没有被固定的大炮”,这是一个英文典故,被用来形容一个爱招惹麻烦、我行我素、举止无法预料的人。)

报告说,尤其在彭帅事件上,胡锡进一系列笨拙的操作起到了负面作用,得罪了中共的某些权势人物,因而导致中共领导层要求“加强《环球时报》的政治导向”,要有更多的“党性”,少一点“胡锡进精神”。

这个理由看起来比较搞笑对吧,胡锡进这么一个为了党的利益竭尽全力做到高难度无死角叼盘的“功狗”,居然也被视为“党性不强”而撤换,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黑色幽默。

说胡锡进是狗,并不是我在这里骂他啊,他自己早就说过《环时》的使命就是充当国家利益的“看门狗”,只不过是把党的利益偷换成了国家利益显得自己高大上一点而已。

也就是说,按照这份报告的说法,胡锡进的退休,并不是那么单纯,而是与他叼盘用力过猛,起了反作用有关。

这个说法是不是空穴来风呢?我觉得是有一定道理的。

【《环时》蹊跷新设社长职务】

首先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就是有说法称,过去的《环时》并没有社长,这次是新设的岗位。但也有官方背景的微信公号说《环时》过去有社长一职,只不过一直都空缺。

不管怎么说吧,反正现在的职务安排,很明显是把过去胡锡进一个人干的活,分成了由两个人来做,大体上把行政资产管理和报纸内容产出进行了划分。这样做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从此以后《环时》的社评等重要文章的出台,多了一道把关的闸门,胡锡进自己写稿自己审稿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了。

这个迹象,当然符合“媒体姓党”这个大原则,尤其这个新任社长范正伟,据说是《人民日报》“任仲平”写作班子的骨干。“任仲平”是“人民日报重要评论”的谐音,这样的一个人坐镇《环时》,其政治把关的监军角色是很明显的。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前的文宣系高层,对胡锡进的调门并不放心。

【胡锡进乱划红线犯忌】

其次,在我个人眼中,胡锡进基本就是一个瘪三网红一样的角色存在,是靠“立场优先于事实”故作惊人语来赚流量,带节奏的,远远算不上一个真正的媒体人,也不怎么上得了台面。

中共一直用他作为“非官方的发言人”,也只是为了图个方便,把官方很想说而又不方便直接说的比较low的话,都让他说出去,因此而招来的板砖和唾骂等等,当然也就让他去抵挡,不连累党中央。从这一点上看,胡锡进有着类似摆在大门口的痰盂的功能。

这种单向阀门开关式的功能,过去一直很受党媒认可。但现在从“划线事件”、“彭帅事件”等实际效果来看,这种功能越来越显露出弊大于利的后果了,这应该是胡锡进“被退休”的深层次原因。

别的不说,单就胡锡进“总划线师”、“总中肯师”这两个江湖称号,就犯了大忌。

要知道,在中国大陆,以“总XX师”享誉江湖的人,官方正式的只有一人,就是邓小平“总设计师”;而民间赠与的只有两人,习近平获赠“总加速师”,胡锡进获赠“总划线师”、“总中肯师”。

即便是民间调侃,这也已经使胡锡进有动了中南海“禁脔”的嫌疑。这个“禁脔”出自晋朝人谢混的一个典故,原意指别人不得擅自食用的猪脖子肉,后来就被比喻为个人独占、不能分享的东西。

尤其这个“总划线师”,我们在过去的节目中就和大家讨论过了,胡锡进屡屡代替当局出来趾高气扬地划红线,结果又屡屡被美日台轮流打脸,尽管舆论的锋芒都指向胡锡进和《环球时报》,但谁都知道这打狗就是打给主人看的,实际上还是扫了一尊的面子。

每次胡编被打了脸,他都是用“你们等着啊,有种别跑,咱有的是大招,至于啥时用,这个主动权在我们手上”等等来给自己找台阶下。这样一来,他盘是叼住了,但等于就把包袱扔给了最高当局,让全世界都把目光投向中南海,等着一尊出来给个说法。

我早就说过,胡编这样干等于是给习近平下套,自己爽快过完了嘴瘾,最后都让习近平不得不动用外交资源甚至军事资源来帮他擦屁股撑场面。以习近平的脾气,他能受得了这个吗?

【大外宣起底胡锡进身后操盘手】

第三,我说胡锡进不算媒体人是个流量网红,这也不是我的杜撰,而是他自己证实的,而且他之所以能够成为网红,也不完全是靠他那张随时都可左右逢源的嘴。《远见快评

在胡锡进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明明白白写着该微信公号的运营主体是“上海得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成为资本”,而“成为资本”的创始人是在大陆网络平台颇有名头的李世默。

这个李世默可能有朋友不熟,他在大陆比较有代表性的两件事,一个是创办了近来风头正劲的左派媒体《观察者网》,另一个就是策划了优酷与土豆两大视频平台的合并。

而李世默更大的一件事,是他操盘运营了至少三个知名舆论大V的微信公众号,这三人分别是胡锡进、张维为和此前被揭露躲在德州豪宅里写反美文章的“眉山剑客”陈平。

李世默还有一个称得上是“把兄弟”的长期合作对象,叫饶谨。饶谨这个人,可能海外的朋友比较陌生,但我相信大陆的朋友可能听到这个名字都会露出笑容了。因为饶谨最近先是被曝光是司马南猛攻联想事件的操盘手,然后又被人举报性侵,搞的这个一向躲在暗处的人物意外地高光。

事实上,饶谨操盘的人不止一个司马南,还有另外两个在大陆广为人知的所谓专家,就是金灿荣和李毅。金灿荣以对付美国有五大邪招、郑州洪灾是美国气象武器袭击等言论驰名江湖,而李毅则以“中国疫情死了4,000人,和美国比等于没死人”的高论语惊天下。

这个话题聊到这里,我想大家应该看明白了,胡锡进、金灿荣和司马南等人都是一路货色,都是由李世默与饶谨这两大专做爱国生意的平台在操作的流量收割机。他们俩这种爱国生意模式一度红极一时,名利双收。

而更有意思的是,刚才我们提到的这些起底胡锡进司马南等人的内容,都曾经于今年7月公开发布在《中美印象》这家亲共的美国中英文网站上。而这家网站的主编刘亚伟号称美中问题专家,其官方身份是美国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而他另外一个身份,是大陆知名军旅作家、李先念的女婿刘亚洲的亲弟弟。

这个圈子绕得有点大,我们简单点说,就是圈外人看胡锡进是党媒喉舌,但在圈内人眼中,他就是个不上档次的商业化网红,而且是被文宣系中很多自认为“上档次”的势力排挤打击的。

尤其在近期,我们看到饶谨操盘的司马南因为联想事件而遭到了各大官媒反击,纷纷发文呼吁“提振企业家信心,挖历史旧账之风不可长”;而李世默操盘的胡锡进在彭帅事件后也黯然退场,一句话,这种爱国生意模式开始碰壁了。

所以,综合以上的这系列信息,我们可以得到什么样的结论呢?

1. 中共当局对使用多年的“官方人士义正词严,非官方人士泼妇骂街”这种一个脑袋、两张面孔的模式正在进行调整,这种模式的红利已经严重透支,其副作用已经超过了其带来的所谓正能量效应,不但没有讲好中国故事,反而频频制造了很多中共事故。

2. 胡锡进的退休,基本上意味着中共宣传史上一个时代的结束。有人把这形容为进入“后胡锡进时代”,这多少有点高看他了。实际上,这不过是一个“后骂街”时代的开始。中共会继续战狼,会继续无底线撒谎,甚至继续骂街,但可能在表面上会尽量包装得漂亮点,尽量不把骂街词汇用得那么粗鄙下三滥。

3. 最后,我们套用一位网友的评论给胡锡进做一个总结,我觉得说的挺到位的,一共四句话:心中无底线,活着总划线。叼盘无极限,摔落无红线。

【上海老师讲真话被学生告密】

好的,最后一点时间,我们也说说这两天非常热的两个事件,一个发生在中国,一个发生在美国,二者最大的共同点,或者说核心关键词都一样,就是“告密揭发”。

12月14日下午,上海震旦职业学院的东方电影学院教师宋庚一,在《新闻采访》课程中提到了南京大屠杀30万人缺乏翔实完整的数据,并告诉学生,不应该永远去恨,而应该去反思战争是怎么来的。

她的讲课视频被一个学生剪辑后进行了揭发举报,引发轩然大波,《人民日报》等党媒都立即发文批斗,震旦职业学院也迅速在16日发布通告开除宋庚一。结果没想到事情引发了更大的反响,大批网友反过来人肉搜索了这位告密的学生,再度把这个南京大屠杀死难人数的事件推向了风口浪尖。

现在网络上已经流传出来宋庚一当时讲课的全文,我们可以看到她其实并没有否定日军在南京的大屠杀行为,她只是针对30万这个数据的来源进行了说明,说从历史上就一直对屠杀人数的估计有争议,最少的说只有3,000,最多的说有50万。

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没有翔实的死难者身份数据统计,这与纳粹屠杀500万犹太人每个都有名有姓有身份形成鲜明对比,这反而导致了中方在与日方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直不起腰杆,因为没确凿的数据支撑。

这个话,至少我看起来没觉得有什么问题,要注意,她是在《新闻采访》课程中举了这个例子,实际上是在批评中国做学术的圈子不够严谨,是在教育学生做新闻、做学问要严谨求证脚踏实地,并不是在否认南京大屠杀。

就这样的一个比较客观实在的讲课内容,依然被学生恶意断章取义去告密,而且我们都知道,宋庚一并不是第一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例。

【美国大学惊现大陆留学生告密】

另外一个事件也发生在校园,是美国印第安纳州的普渡大学。上个月,大陆留学生孔志豪因发表了支持六四事件学生的言论,遭到同校许多大陆留学生的骚扰,骂他是美国中情局间谍,有人甚至向大陆的国安告密,导致国安特工直接找到了孔志豪在中国的父母,逼迫其对孔志豪施加压力。

普渡大学校长丹尼尔斯在星期三致全校师生的电子邮件中,公开谴责那些剥夺他人言论自由的人,表示将对骚扰者进行惩处,并要求这些人另寻他处接受教育。

结果这件事情也是迅速发酵,部分涉及此事的大陆留学生开始发起联署,以歧视为由要求丹尼尔斯更正其“错误言论”。

这两个事件虽然相隔千里,但却释放了几乎一样的重要信息,就是告密卖友求荣、卖师求荣,正在成为大陆年轻一代的新常态,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而且这两起事件都反映出,中共多年来反复的洗脑,已经使得一部分人到了根本无法接受事实真相的地步。

宋庚一的讲课只是陈述了一个简单的事实,学生绝对不会听不懂;而在海外求学的普渡大学这些粉红学生,也绝不会不知道六四屠杀的真相。但他们都选择了对客观事实视而不见,反而主动去承认、迎合中共虚假的政治宣传。

也许他们可以说,自己去告密并没有得到什么物质奖励,而只是为了爱国。但正因为这样,那才是更可怕的事,因为这样的人已经形成了一种牢固的观念,就是:强权的政府就是终极真理,无论说什么都绝不允许质疑,甚至明知其虚假,也要用暴力的手段消除所有质疑的声音,自觉成为暴政的维护者。

让人可以明明白白昧着良心把最无耻、邪恶的事当作最光荣、正确的事去做,这就是中共洗脑的目的,这也是红色洗脑破坏力的最生动的展示。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