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的“全过程民主”其实是全过程独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被美国踢出了全球民主峰会后,自觉颜面严重受损的中共,为了跟民主世界的老大美国打擂台,争夺民主的话语权,最近大炒特炒“全过程人民民主”(以下简称“全过程民主”),又是发布《中国的民主》白皮书,又是举办“中外学者谈民主”高端对话会。中共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还高调宣称,实行全过程民主的中国是“当之无愧的民主国家”。

一个全球公认的最大的极权独裁国家,居然厚着脸皮自称搞的是民主,而且还是“全过程民主”,真够恬不知耻的。

什么叫“全过程民主”?按照中共的说法,全过程民主包括了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等过程,也就是说民主贯穿于中国政治生活的整个过程,这个过程中的每个环节都是民主的。

这不纯粹就是睁着眼睛在说瞎话吗?是凡了解中国政治的人谁不知道,事实上中国没有一个环节是民主的,每个环节都是独裁的,都是反民主的。

就拿选举来说吧,中共宣称的民主选举纯粹是徒有虚名。

海外媒体前一阵报导过,今年北京有14名市民宣布以独立身份参加当地的区县人大代表选举,结果遭到当局的各种打压,其中10人受到公安严密管控,也有人被警察带到派出所“喝茶”,或者强制旅游,部分参选人更面临寓所被政府强拆。多家派出所先后向参选人发出警告,声称北京市公安局已针对他们参选成立“专案组”,又说他们的事已被定性。最后,这14位独立参选人不得不被迫发布声明,宣布为了各人的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退出选举。中共这么干明摆着是在非法剥夺国人的选举权利!

相同的情况也发生在重庆。11月30,有4位重庆市民宣布独立参选,但仅仅几天之后,12月6日,就有3人在当局的打压下被迫退选。

其实,中共对独立参选人的打压一直以来都存在,但今年尤甚。今年北京的独立参选人中有一位叫野靖春的,她曾先后在2011和2016年以独立人士身份参选基层人大。几天前野靖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次当局打压他们14人的手段是以往所罕见的。“前两届只是在举行一些活动时,有人来关注你。平常还是比较自由的。今年参选人基本上不自由了,管控起来了。”

民主选举徒有虚名,民主决策就更是子虚乌有了。

按说中共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国宪法明文规定的最高权力机关和最高立法机关,也可以说是最高决策机关,但了解中国决策内幕的人都知道,人大只是“橡皮图章”和“政治花瓶”。中国的所有重大决策,从中央到地方,决定权都操在各级党委手里。所有重大的事情都是先由党委拍板,再交人大通过,政府执行。党委定下来的事,人大必须通过,政府必须执行。如果有人不信,可以去查一查,中共历史上,人大从未有任何一项草案未获表决通过,经常是全票或高票通过。

诸位还记得“举手机器”申纪兰吗?申纪兰是中共人大这个“橡皮图章”的最好诠释。无论中共需要什么,都可以从申纪兰们那里得到赞成票。申纪兰在她66年的人大代表历史中,总是投赞成票,她支持了全国人大通过的所有决议,而不管这些决议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申纪兰有句“名言”,“我非常拥护共产党。当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

所谓的民主管理,也是百分百的谎言。

中共治下,一切都是党在管,政府在管,没有一件事情是老百姓有发言权的。别说普通百姓了,就连名义上参政议政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他们有发言权吗?同样没有!中共声称的所谓 “人民依法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完全是一张空头支票。

试想,房价、物价、教育、医疗、养老,等等,这一连串跟老百姓生活和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事情,哪一件哪一桩共产党听取过老百姓的意见?找不到一件。共产党说人民是主人,政府是仆人,事实完全相反。

民主监督就更不存在了。谁敢监督共产党?谁敢监督共产党的政府和官员?真敢这么做的人我看就没有一个不受迫害的。

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欧盟驻华代表团在当天发表了一个声明,对中共践踏人权的恶行再次进行了谴责。声明说,“在中国,通过对记者和媒体工作者进行审查、恐吓和监视的方式,言论自由和获取信息的自由越来越严重地被压制。中国记者或公民因勇敢、真实地报道新冠肺炎疫情初期而失踪、被拘留或被骚扰的案例尤其值得关注。”

声明还说,“欧盟对人权捍卫者、律师和知识分子遭受任意拘留、不公平的审判和不公正的判决,表示严重关切。特别是:常玮平、陈建芳、陈云飞、程渊、丁家喜、高智晟、郭泉、黄琦、李翘楚、李昱函、刘飞跃、秦永敏、覃永沛、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iyip Tashpolat)、萨哈罗夫奖获得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王怡牧师、王藏、吴淦、吴葛健雄、许志永、余文生以及欧盟公民桂敏海等许多其他被不公正地定罪、被任意拘留或被强迫失踪的人。我们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上述人员以及其他良心犯。”

这个声明里提到的“被不公正地定罪、被任意拘留或被强迫失踪的人”,如高智晟、张展、方斌等敢言人士、良心犯,不就是因为批评中共才遭到迫害的吗?他们的遭遇是再好不过的铁证,说明所谓民主监督在中国就是个笑话。

一言以蔽之,在中共的一党专制下,没有民主,也不可能有民主,更不可能有什么全过程民主,中共的全过程民主其实就是全过程独裁。拿这种包装成全过程民主的全过程独裁,忽悠忽悠小粉红还管用,对于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来说,非但不能起到任何蒙骗作用,反倒让他们进一步认清了中共的流氓无赖嘴脸。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