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彭帅“单独”受访 假记者穿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21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2月20日(星期一),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彭帅“单独”受访否认性侵,三大疑点穿帮;假记者身份曝光,忘了问一个关键问题;李田田被抓案、玄武抱摔案与王力宏离婚案之间,有一种内在联系。

在这个周末,中共的大外宣系统再次协同运作,抛出了彭帅的系列照片和视频,试图再次证明彭帅“安全且自由”。

我知道可能有一些朋友对此已经有点审丑疲劳,但我们还是要先简要地和大家说说这件事,因为这一次的辟谣在形式上有了很大的变化,而且很可能意味着在冬奥之前,关于彭帅现状的风暴大体上要告一段落了。

【彭帅“单独”受访否认性侵】

就在昨天,《环球时报》的大外宣记者陈青青在推特发布了1段7秒的视频,画面显示彭帅面带微笑,与中国篮球协会主席姚明在交谈。

视频同时附上了英文说明,声称自己从朋友处得到了视频,是彭帅在当天上午参加在上海举行的“国际雪联越野滑雪中国城市之旅”活动时拍摄的。

同一天,新加坡《联合早报》放出了独家视频,显示该报记者非常精准地在这个滑雪活动现场堵住、或者说“偶遇”了彭帅,并现场进行了短暂的视频采访。彭帅在采访中回应了4个要点:

1. 她用加重语气的方式声称,说从未说过、写过任何人性侵她,声称“性侵”这个说法是外界的扭曲解读。

2. 她表示早前写给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主席西蒙的信,因为她英文很差,所以是她本人用中文写后,其他人翻译的,写信“完全出自本人的意愿”,而且翻译后的意思与她中文原意几乎没有差异。

3. 她强调自己没有受到监视,并且“一直都很自由”。

4. 她表示说,现在没有网球比赛,而且受疫情影响,所以自己暂无出国的打算,还反问记者“我现在出去是做什么”?

与此同时,此前曾经出现在彭帅“北京聚餐辟谣照”现场的中网赞助商丁力,也在同一天发布了彭帅在上海滑雪巡回赛现场的几张照片及自己与彭帅、姚明等人的合影。

这一波的所谓辟谣操作,大体延续了此前的套路,也就是官媒记者加私人朋友的方式集体出面,以刻意营造辟谣真实可靠的氛围。而这一次与此前还有三大不同,第一点是首次出现了海外大外宣媒体的参与,第二点是彭帅首次单独对着镜头说话了,第三点是彭帅离开北京出现在了外地上海。

《联合早报》是新加坡的报纸,我们说它是大外宣,不仅是因为该报报导立场一贯亲共,这是尽人皆知的,同时也是因为该报是唯一获准可以在中国大陆部分地区公开发行的海外华文报纸,这种免检待遇,本身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3大疑点凸显辟谣穿帮?】

那么,我们应当如何来看待官方安排的这一出新戏码呢?

首先,这一波操作事实上是在针对WTA主席西蒙此前的两大诉求进行了间接回应。

我们都知道,西蒙此前的两大诉求,一个是要求彭帅要能够独立地不受干扰地说话,包括可以自由出国;另一个是要求对彭帅遭性侵事件进行透明调查。

所以,这一次彭帅受访的4点信息,包括离开北京去上海运作,实际上都是围绕这两大诉求在进行回应,针对性非常强。

其次,这次辟谣的时间有点奇怪。大家可能都看到了,本来这个周末王力宏离婚事件意外大爆炸,其内幕之劲爆,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连《人民日报》和中纪委都出面发文搅和到这对夫妻隐私里面大打口水战。

这本来对已经明显降温的彭帅事件是有利的,中共文宣系非常擅长用这类带黄色的隐私秘闻来转移大众视线的焦点。

但奇怪的是,这次彭帅辟谣居然反其道而行之,主动和王力宏抢起风头来了,似乎唯恐大众忘记了彭帅,一定要出来刷刷存在感。这种不正常的操作,我觉得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就是彭帅的上海之行是早就安排好的,相关人士只不过是按照彭帅事件处理小组的计划在执行而已。

第三,中共官方特意安排了官媒记者、外宣媒体及彭帅好友这么三管齐下的方式来辟谣,明显是多角度、多层次证明彭帅安全自由的专业化操作。但这种安排有点不打自招。

什么意思呢?不知朋友们有没有注意到,截至目前为止,所有大陆一方发出的带官方色彩的彭帅辟谣信息,一直都不是媒体,而是官媒记者个人名义发出来的。从CGTN的沈诗伟,到胡锡进,再到现在的陈青青,全是记者个人名义发布而媒体不发布。

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官方对彭帅的严格封杀令依然在执行中,所以只能以官媒记者个人名义来打擦边球,既能达到官方辟谣的实际效果,但又避免了官方媒体直接来报导彭帅。

此外,那个一直跟在彭帅身边的丁力更奇怪。如果说彭帅在北京出席网球活动,多少与中国网球公开赛相关,丁力作为赞助商出现还算靠谱的话,为什么彭帅远走上海参加一个滑雪的活动、一个与网球没有任何关系的活动,他也寸步不离一直跟着?

要依我个人对中共运作方式的了解,我基本可以断定这个丁力应该是彭帅问题处理小组的成员之一,负责以彭帅朋友兼民间人士的形象来处理相关事务。

【假记者真实身份曝光】

好的,接下来我们再简要说说彭帅受访内容本身的一些奇怪之处。这也从另一面反映出,这个彭帅问题专项处理小组的能力令人堪忧。

首先最奇怪的一点,就是《联合早报》采访彭帅的这位女士,被发现其身份并非记者。

没有记者证的销售代表对彭帅进行采访

在《联合早报》这条独家报导中,注明了写文章及摄像摄影都是一个叫“顾功垒”的人,但根据顾功垒本人在微博注册的账号显示,其身份为“新加坡报业控股助理副总裁兼新晨业管理咨询(上海)总经理”。

这里的“新加坡报业控股”就是《联合早报》的持有人,而新晨业管理咨询公司是《联合早报》的广告营销方。《联合早报》的官方网站对其介绍也显示,顾功垒多年前曾做过编辑,但5年前就已经转入广告营销商业部门,目前相当于《联合早报》驻上海的销售代表。

所以,这是一个没有记者证的销售代表对彭帅进行了一次“偶遇”式采访,而彭帅居然也没有询问或验看一下这位陌生女性的记者证,直接对着镜头就侃侃而谈。她身边本来走在一起的那么多朋友也没有一个人上来帮忙抵挡一下疑似狗仔队的跟踪挖料式采访,大家瞬间都躲得远远地任由一个不速之客追问彭帅反复强调过的、希望得到尊重的个人隐私问题。

我想稍有常识判断力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次令人惊喜的邂逅恐怕不那么简单了吧。

彭帅强调没说过及写过被性侵 即承认与张有不正当关系?

其次,彭帅在受访的时候,很强调自己没有说过及写过被性侵,但她并没有否认那条爆料微博是她写的,只是说外界扭曲解读了,顾功垒也非常精明地避开了这个问题不提。

即便如此,这对中共来说同样是非常尴尬的。因为就算彭帅否认了性侵,但她依然承认了自己与张高丽有不正当关系,要用中纪委反腐通告中常用的一个词来说,就是“通奸”。

因为在中纪委2018年修订执行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第135条明确规定:“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也就是说,彭帅这个视频采访虽然否认张高丽违犯国法,但等于再次指证了张高丽违犯党纪,这同样是应当对张高丽进行调查处置的,否则习近平不就等于公开向全世界宣布“我们的反腐就是选择性反腐”吗?

彭帅说自己自由 为何不能在自己微博账号上说?
最后一点,彭帅虽然否认自己受到监控,说自己是自由的,但却一直没有解释为什么她不能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上来澄清这些说法。她承认自己给WTA的西蒙写了中文邮件,说自己英文很差,CGTN的翻译版本与她原意没什么差别。但像《纽约时报》等媒体早就报导过,彭帅在15年的职业生涯中早已熟练掌握了英文等等。

总之,由于此前彭帅身边一直有人在,被外界质疑其无法单独发声,这次就精心安排了一个彭帅“可以单独说话”的场景。我们都知道,中共可以有无数的手段来让彭帅这么一个原本就比较粉红的运动员配合党的需要来不断自我打脸。所以,无论是威胁还是利诱,彭帅同意这样的安排来继续演戏,从本质上来说,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电视认罪。

当然,有朋友可能觉得,彭帅不过就是一个想要名分而不得,才拿爆料来泄愤的高官情妇,她自己都愿意配合中共为党的维稳事业效力了,你们为什么还一直为她说话?多为张展等这样的人发声不是更好吗?

其实,就我个人的角度,我觉得彭帅事件演变到现在,彭帅本人与张高丽那些事情的原委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中共自己把彭帅事件变成了一次如何将党的丑闻进行全面造假、掩盖并以此在国际社会塑造自己正面形象的全过程展示会。

从彭帅事件中看清中共是如何的下流、无耻、狡猾而又愚蠢,这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才是重要的。

【3大热点事件暗藏内在联系】

好的,接下来我们要说说这两天都很火的几条新闻,其表现形式虽然大相径庭,但都存在着相似的内在逻辑,或者说联系。

首先一个是最近这几天一直都倍受关注的上海震旦职业学院教师宋庚一事件,还在持续发酵。

湖南省永顺县砂坝镇学校的前教师李田田,因为此前在微博公开支持宋庚一,结果也遭到当局残酷打压。昨天,李田田在微博朋友圈发出紧急呼救,说她连续两天被永顺县教育局和公安局登门威胁,对方以“精神有问题”为由,要求她“住院打针治疗”,她不但失去工作,还可能失去自由。

而今天最新的网络信息显示,李田田已经被强行关押在当地精神病院。

第二个事件,是18日在湖北武汉举办的一场搏击比赛上,在“拳击规则”下,中国选手玄武对阵日本前WBO(世界拳击组织)蝇量级世界拳王木村翔时,却使用抱摔将对方砸在拳台上,木村翔的助理随即冲上擂台宣布退赛,玄武则洋洋自得地披着五星旗绕场宣示自己获胜。

这件事情引发业界舆论大哗,因为赛前合约写明了是使用“拳击规则”,并且两人上场时都穿戴着拳击装备。尽管裁判张旭声称临开赛了他才被口头告知对决方式改为“中国功夫VS日本拳击”,但木村的助理坚称自己是比赛开始后才得知规则变更。

而玄武本人对自己破坏规则的行为不但不以为耻,反而引以为荣,他在赛后将比赛视频发到网上,同时发帖称“中国打日本还需要规则吗?他不死我睡不着觉”,并称批评他的网友都是“汉奸”。

第三个事件,是这个周末引爆娱乐圈的歌星王力宏离婚大战事件。王力宏被前妻李靓蕾5,000字长文大爆其婚内出轨、招妓等诸多不堪内幕,导致王力宏一直以来的“优质形象”坍塌。

结果王力宏被动之下一度发起反击,不但否认自己对婚姻的不忠,反而表示自己的婚姻都活在恐惧与勒索中,还被李靓蕾索讨6.6亿新台币巨额赡养费等等。而非常引人注目的是,王力宏在文中特别指出,李靓蕾拥有一个日本名字叫“西村美智子”。

很显然,王力宏的公关团队是想借大陆“仇日”这个东风,来为自己增强一点战斗力的。

【中共为何煽动仇日?】

这三个事件虽然各自孤立发生,但我们却从中可以看到一个共同的关键词,就是“日本”。在现在的大陆,只要沾上了“日本”这个词,似乎一切败坏的、无耻的,甚至是涉嫌违法的行为,都会变得无比地正义、高尚、永远正确。

震旦学院那个学生,为了50万奖金精心剪辑视频去告密,本来已经涉嫌诬告犯罪,但其依然理直气壮地表示自己是反日爱国,是为了民族大义,还因此被中共党媒亲自为其洗地,说他是“吹哨人”而非“告密者”。

这个玄武明明是地地道道地不讲武德,用修改规则来欺瞒日本选手,要是用过去江湖中的话来说,就是武林败类,用的是典型的下三滥招数,其人还要自封抗日爱国青年,声称打日本不需要规则。

如果这是在战场上,或者是签下了生死文书的擂台赛,那的确不需要规则,取胜就是唯一的规则。但这是国际拳击赛,拳击规则是整个国际社会共同制定并认可的。我们说句笑话,你说中日是仇家,所以我们对阵日本选手不需要规则,那么日本选手是不是也可以下次直接掏出枪来把你撂倒在台上?你自己说的不需要任何规则嘛。

就是说中共长期的反日仇日宣传已经让“爱国反日”变成了一张万能遮羞布,一切作奸犯科、无耻下流的事情都可以披着“爱国反日”的外衣公然大行其道、招摇过市。

就连王力宏离婚这样纯粹属于个人家庭隐私领域的事情,都在想利用反日情绪来做文章,似乎只要前妻有一个日本名字,自己一切出轨、乱性的种种劣迹就可以自动洗白了,自己不但无过,反而还隐隐有了维护民族大义的荣耀了。

这个荒谬的现实背后其实是中共的仇恨教育刻意制造的结果:对日本只管去恨就对了,不需要理由。

我们可以看到,当前中共的仇恨教育还不止是日本一个,主要的起码有三个对象:日本、美国和台湾。这三个对象有什么特点呢?

在中共的洗脑灌输中,中国过去为什么过得不好,那是因为日本侵略欺压,是军国主义;中国现在为什么过得不够好,那是因为美国制裁打压,是霸权主义;台湾为什么不愿意和大陆一起在未来过上更好的生活,那是因为要闹独立,是分裂主义。

归纳起来就是一句话:中国人一切不幸的根源,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与当政者无关,都是美日台这些境外势力造成的,你们只管放心大胆去恨,自有党妈给你们撑腰。

中共为什么要对李田田这样的人进行扩大化镇压?为什么公然把一个涉嫌犯罪的告密者粉饰为爱国英雄?其实中共压根不关心南京屠杀究竟死了多少人,中共关心的,是“必须无条件恨日本”这个宣传的权威性不能受到任何质疑与挑战。

中共心里非常清楚:如果大众真的理智起来了,发现没有仇恨日本、美国及台湾的理由了,那么只会有一个结果,就是大众只会有一个仇恨的对象,那就是造成中国人不幸的真正根源——中共。

最后有一件事情需要跟朋友们提前说明一下,我准备从这个周四、也就是12月23日起休假一段时间,到明年元旦过后的3日再回来和大家一起继续讨论时事,请大家保持关注,我们一起在新的一年中继续前行。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