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又普:我所知道的中共在美国招聘间谍案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报纸近载,美国Pfizer辉瑞公司的一位华裔工程师被捕,罪名是盗窃公司机密。近年来,中国(共)间谍被抓的报导此起彼伏,好像都不能算是新闻了。

我在北美生活、工作三十余载,在华人界结识过许多不同的人物,仔细回顾一下,其中竟然有六个人都曾遇到过来自中共的间谍招募,但只有一人最终接受了任务,成为一名间谍。我曾于事后从他们那里得知了一些简单情况,在陆续征得了同意之后,这里用文字介绍一下,希望起到一定的启发功效,至少,也可以作个茶余饭后的谈资。

案例1:Zh博士。出生于中国大陆,1949年随父母移居台湾,成年后赴美学习,获物理学博士学位,专攻航空动力学。博士毕业后参与了美国空军战斗机和导弹的研发设计工作。上世纪70和80年代,美国的华裔科学家不多,Zh博士是其中掌握美国军事机密最多的人。那时,中共政府曾分别邀请杨振宁和Zh博士两人回国参观访问,称道:“中国这些年来变化很大,回来看看吧,顺便在祖国各地观光游览一下。”

这种邀请打动了Zh博士的心,他就依例向CIA(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美国中央情报局)汇报并申请假期,希冀去中国一游。CIA忠告他说,他一回到中国,必定会受到中共政府的热情款待,并会受到各式各样明里暗里的贿赂,还很有可能会“自然地”结识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作为年轻力壮的男人,一般很难抵挡住美女诱惑,一旦对方拿住什么证据把柄,恐怕一切就身不由己了。

Zh博士则称自己可以携夫人一同前往,并与夫人形影不离。然而CIA接着指出:中国情报机构也必定会派出许多航空学专家接近他,引导他进入专业技术话题,甚至会导演出一席看来认知肤浅的讨论,诱导他说“yes”或“no”。这时即使默不作答,面部也会不自主地出现一些细微的表情变化,这些面部表情都会被送交给高级的心理学专家处理,从而分析出美国的军事机密。这种顶尖技术最为中共情报机关所擅长,此前已有先例可鉴。

听了CIA的劝阻,Zh博士暗自吃惊不小,并在后来谢绝了中共方面的反复邀请。从那时起,Zh博士至今都未曾踏足中国大陆。

杨振宁是诺贝尔奖金获奖者,科学贡献巨大,但却没有军事价值。当时杨振宁爽快地接受了邀请,并在后来多次地访问中国,其间果然“自然地”结识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后来也果然为中共政府的政治需求做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

案例2:Zu博士。1969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1983年获得中国科学院遗传学硕士学位,1988年获得美国遗传学博士学位。此后,进入一家美国大型农业公司,专门研究农产品的优良品种课题项目。数十年间成果累累,升任为公司核心级别的高级研究员。

有一年,一位中国“游客”到访Zu博士家,邀请他在退休之后去中国“讲学”,把遗传学方面的尖端科学技术传授回中国,并当场许诺了丰厚的报酬。Zu博士阅读了招聘条款后,明确回答说,自己所获得的科研成果均得到了美国专利,其所有权属于公司,自己不会私自出售公司财产而触犯法律。如果回国讲学可以,但只能讲授遗传学的专业课程、科研方法,以及申请专利的法律知识。

此番答复使间谍招募员大失所望,两人不欢而散。然而,有件事情两人都浑然不知,且事先无法料到:招募员刚进入美国时,就被美国FBI(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联邦调查局)暗中识破,并巧妙地在他的手机里做了手脚,这使得FBI可以远程监控他。招募员与Zu博士的谈话被FBI全程监控录音,并把这份录音转交给Zu博士所在公司的安全管理部门。

面对如此忠于职守、遵纪守法的言行,公司非常感动,Zu博士因此受到了公司的嘉奖和晋升。而这位招募员在离开美国时,被美国海关扣押,行李遭到FBI的检查,由于事先就知道了招募员的一切行踪,招募员在美国非法获取的所有高科技情报资料,被悉数截获没收。招募员遂被法律机关宣布驱逐出境,并至少在10年之内不允许踏足美国。

2020年7月,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被关闭,理由是:从事间谍活动。其实,从事间谍活动的何止这一间?下面三个间谍案例都是驻芝加哥领事馆的杰作。

案例3:H教授。文革后第一批入校的77级大学生,上世纪末获得美国生物学博士学位,然后在芝加哥某著名大学任教授,学术颇有建树,升为终生教授。本世纪一零年代,中共政府公开地大规模地在美国开展了“千人计划”,招聘美国的高级人才为中共做贡献。H教授就受到了邀请,待遇虽然丰厚,但H教授却谢绝了这一邀请。

他后来对我说:“招募条款不符合美国大学的规章制度,有一些甚至违反了美国法律。犯法的事,咱们不能干,除了谢绝邀请,别无选择呀!”我很理解H教授。美国的“终生教授”,指的是大学不可以以学术观点为由而解雇的教授。但如果教授触犯了法律,则与一般教授相同,轻则学校解雇,重则法院定罪。金钱诱惑和人生前程,二者孰轻孰重,H教授心里把握得很稳妥。

案例4:W博士。1987年在北京的中国科学院获得物理学硕士学位,1995年获得美国物理学博士学位,然后在芝加哥的一所著名军工研究所任高级研究员。他收到了“千人计划”的邀请后,如实汇报给CIA,没有得到批准。

CIA认为招募条款不符合美国法律且有损美国安全,W博士就谢绝了邀请。然而同一时期,台湾的中国科学院邀请W博士去台湾去做短期教学和学术交流,CIA则批准了这一邀请,W博士就去台湾短期工作了一段时间,并如期达至了学术目的。

案例5:Y博士。1988年7月获北京大学物理系硕士学位,1998年5月获美国物理学博士学位,此后在芝加哥某著名商业交易所任高级系统分析师。他欣然接受了招募员的邀请,开始为中共从事间谍活动。就在情报工作大有斩获、频受嘉奖之时,2011年7月,Y博士被FBI逮捕。

此后,中共政府说他是美国公民,不是中国人,此案与中共无关。他孤立无援,于是被迫独自一人与美国政府打官司。他卖了房子,花光存款,耗费了数以万计美元的律师费用后,才把自己的刑期从20年减为4年。2015年出狱后,他丢了工作,丢了地位,丢了积攒了十几年的存款,中共也不再与他有任何联系。

美国是法制国家,Y博士虽然有犯罪前科,但他刑满离开芝加哥之后,安分守法,在硅谷地区又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工资虽然不比从前,但也高于美国的平均水平,小日子过得还蛮不错。

案例6:M博士。生长于美国的华人第二代,英语是母语,中文也流利。获得美国医学博士学位后,M博士在纽约的某高级医学研究所任高级研究员。在这个尖端水平的研究所里,许多人都受到过不同形式的邀请,邀请他们去中国出席国际会议,或做短期学术交流。然而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一旦进入中国的土地,各种陷阱和圈套,防不胜防。

M博士和同事们的警惕性都很高,他们不断互相提醒、互相告诫,以至于研究所里的高级研究人员们,最终竟无一人接受过这些邀请。

以上六个人的故事里,五人洁身自好,只有一人成为中共间谍,这说明美国华裔上层社会的大多数人都是有良心、有道德的人,都是遵纪守法的公民。

特别是案例3的H教授后来说的一句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们自愿退出中国国籍,移民美国,在美国的土地上努力奋斗,获得今日的名誉、地位和财产,一切来之不易,人格永远要在金钱之上,不可以为了蝇头小利而出卖自己的良心,出卖自己的人生。”

(作者简介:中国西北大学计算机学士、日本电气通信大学计算机硕士、日本筑波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1989年底移民加拿大、1995年移民美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