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习开全国“党内法规会”泄两大隐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12月20日在北京举行了“全国党内法规工作会议”。专制中共的党内法规历来被称为帮规、家法。习近平给会议发指示,要求“党内法规”要维护“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保障党“长期执政”。在开完六中全会之后、在二十大之前,习的如此说法泄露两大隐忧。

据中共喉舌新华社报导,这次会议最高级别的参加者是政治局常委、党建大总管王沪宁,习的亲信、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主持会议并传达习指示。参会的还有杨晓渡、陈希、郭声琨、黄坤明等人。

习的核心隐忧在权位 大小帮规频出

习近平要求中共帮规要维护“中央集中统一领导”,换句话就是保证习中央“核心”的统一领导。

习近平上台后,在中共党内加强控制,制定的帮规、家法已经不少,核心条款都是防止反习,保证其权力稳固。

2018年北戴河会议后,当局就已抛出修订后的正宗“帮规”——中共党纪条例。

其时正是美中贸易战爆发之后,中共宣传口一度对习近平的吹捧突然降温,政治传言四起,涉及北戴河元老“逼宫”,习的权力面临挑战。期间,栗战书发声要求维护习中央的“一锤定音、定于一尊”权威。赵克志、陈一新等也先后表态“定于一尊”,中共政局诡谲。

北戴河会议后,习近平8月19日重回央视新闻联播头条,他在军队党建会议中强调要引导全军“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坚决听从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指挥”,肃杀气息扑面而来。

同年8月26日,官方就公布了新修订的党纪条例,顺应中共十九大修改的党章,将“习思想”纳入指导原则,并正式新增列“坚决维护习近平的党的核心地位”内容。“习思想”、“习核心”正式攀升到党纪层次,不容挑战。

新党纪条例还特别增加了对“背着党中央另搞一套”者和“两面人”的处理规定,以及对“制造、散布、传播政治谣言、破坏党的团结统一”的处理。

很明显,大权在握的习近平,加紧防范的仍然是党内反习势力,并且将帮规条文具体化。

这还不够,2021年3月2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中国共产党组织处理规定(试行)”,列举17项行为应被“组织处理”。头一项就是“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有违背‘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错误言行的”。其它条文还包括“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等非组织活动”等。

对于那些暗中在幕后操控政局的前任高层,习也有办法。2016年2月5日,当局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离退休干部工作的意见》,要求离退休干部党员“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习近平保持一致。同时还对离退休高官的管理提到,“树立纪律和规矩意识,验收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

六中全会后宣传口现异常

有了中共党纪条例和中共的“组织处理规定(试行)”,又有对退休党官的制约规定,习近平还不能放心,于是今年这个“全国党内法规工作会议”肃杀登场。

这很明确是要防止接下来一段时间党内出现的反对声音,以保习近平二十大连任不出事。

在今年11月刚开完不久的六中全会,出炉了中共所谓第三份历史决议,重新将党史“三分断代”,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被并入一个时期,习近平则成为“新时代”的第一代领导人,各方观点认为这是为习近平进一步确立“定于一尊”和二十大连任铺路。

但这个历史决议出炉,必然充斥着党内各派的妥协、交易。习近平是否彻底摆平反对势力,仍未能确认。因为尽管六中全会决议把习摆到非常突出的位置。习近平表面上被独尊为“新时代”的第一代领导人。在六中全会后例行的党国大员表态潮中,却出现一些异常情况。

六中全会后,中共党媒接连发表中央军委副主席张又侠、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江金权、中宣部副部长慎海雄等的文章。这些文章都把习放在最突出的位置。

不过在12月9日,《人民日报》发表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院长曲青山的文章《改革开放是党的一次伟大觉醒》。其中提到邓小平9次,江泽民、胡锦涛各1次,称赞他们对“改革开放”做出重大贡献,却1次也没提到习近平。

12月15日,中共军报发表《勇当“咬牙干部”》一文,提及的人物有:邓小平、宋任穷、刘伯承、徐向前等,同样只字未提现任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

按中共政治惯例,亮不亮领导的名字,有多少次,都是敏感信号。无论有些中共大外宣媒体怎样为党媒、军媒发表这样不寻常的文章解围、找说法,也无可避免引发习近平党内地位仍有变数、反习势力蠢蠢欲动的联想。

“定于一尊”难掩暗潮汹涌

六中全会后的中南海虚实,有些像2017年中共十九大后的情形:表面上习“定于一尊”,实际上暗潮汹涌。

据中共官媒今年6月29日首次公开的习近平2018年1月在中纪委全会上的讲话,习说:党内出现了杂音噪音,有人说“强调党的集中统一够充分了,今后要把重心放在发展党内民主上”,这是“奇谈怪论”,有人“别有用心”。

习说这番话的时间正是中共十九大之后不久,说明当时党内对习的权力定位,仍有人有反对意见。

如今习近平在中共二十大谋求连任,也没有按例安排接班人,引发的党内怨恨或成为危险因素。习近平最近持续强调要保政治安全,事实上就是要先保自身的安全。

其中,在中共体制内,公安系统号称是党的“刀把子”,历来作为政权维稳机器,对内镇压人民,但在党内权力斗争加剧的特殊政治气候下,也会威胁到统治者本身。如,9月30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被通报涉及“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严重危害政治安全”。

孙力军曾是孟建柱的大秘,其“野心”究竟具体是什么,至今是个谜。

最近习的心腹、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升任党委书记职务,权力再次扩大,应该就与加强对习近平保护力度有关。

习的另一个隐忧:党国“危险无处不在”

回过头来再看习近平昨日在给“全国党内法规工作会议”的指示中,要求帮规要保党长期执政,还泄露了习的另一隐忧,也就是他知道这个刚过百年的老党,危机处处,实际上已朝不保夕,随时退出历史。

早在2019年7月1日中共“建党日”之前的6月24日,习近平就曾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警告称:“动摇党的根基”的危险无处不在,“小问题就会变成大问题、小管涌就会沦为大塌方”。

习近平这个“危险无处不在”说法,无疑是一种变相的“亡党警告”。

2019年12月29日,亲共海外网媒刊发了中共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党委书记房宁的专访,谈及亡党危机。房宁并不否认中共将亡,他认为历史周期律是存在的。他特别提到,中共之前的党魁都强调过亡党问题,“只不过现在这个问题更突出了”,“至少目前最高领导人有很强的危机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