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宋庚一被抓 怀孕教师手机藏内裤发信求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23日讯】湘西教师李田田因声援宋庚一被关于精神病院,她怀有4个月的身孕,被抓时将手机藏在内裤中,才得以向外界发短信求救。李田田事件引发全网关注。

李田田:手机快没电了,想办法救我!

12月19日晚上,微信公众号“楼哥他哥”发文透露,他收到李田田的一张手机简讯截图,内容是:“陈老师,我是李田田,我被永顺公安局强行关进永顺精神病院了,这个手机是我偷藏在内裤里的。想办法救我!一言难尽,手机快没电了,想办法救我!”

李田田因为在微博上声援上海震旦学院的宋庚一老师,而遭到当局打压。宋庚一日前在上课时提出,南京大屠杀无疑是反人类罪恶,但死亡人数究竟有多少缺乏史料支撑,应秉持科学理性态度追索,不料遭学生告密。

宋庚一遭到官媒批判,但随后人们发现,举报视频是经过精心剪接而成的,断章取义。这名告密学生因此受到舆论批评,人们谴责“这种卑劣行径是文革幽灵再现,是仇恨教育下的灵魂扭曲”。

但宋庚一老师仍然被学校开除。

12月17日,李田田在微博发文说:“再次为宋老师声援,不想做沉默的大多数。作为同行,认为她的讲课没有丝毫问题,有问题的是她的学生、开除她的学校、官方的报导,以及沉默的知识分子。”

李田田表示,“结合宋老师前后的教学语境,她在课堂上的言行并没有煽动与挑衅,也没有反对、抹杀南京大屠杀的暴行。她只是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尊重人,尊重生命,尊重逝者,这有错吗?”

她在微博中还表示,对这群“学会了告密、断章取义、讥讽老师,利用网络,煽动民意的无耻的卑鄙的行径”的学生感到悲哀。

(李田田微博截图)

李田田的这篇微博在海外网路社交平台上获得大量转发,有推特网友评论称李田田“仗义执言”,是“墙国仅余不多的良心”。

李田田被关精神病院 未婚夫:我们正准备结婚

然而李田田却因此而遭到当局威胁,19日,她再次向“楼哥”发出求救短信:“昨天被永顺县教育局和公安局登门威胁,现在又被教育局和医院的人登门威胁,以精神有问题为由,要求我住院打针治疗,否则将开除和抓捕。我拒绝去,他们说明早就开除我。我说即使开除,我也不去。他们说,那就要公安局的人逮捕我!我已经被逼得走投无路,向社会求助。如果我死了,那就是一尸两命吧!”

同日下午5点43分,李田田给“楼哥”发出的微信信息显示,十几个人闯入她的卧室,强行将她带走,甚至没让她穿好裤子,还要抢她的手机。

12月20日,网上流传李田田未婚夫王先生的一段音频。他说李田田已怀孕4个多月,她被关进湖南省湘西州精神病院。他要求探视,医院不让进,只让李田田母亲进去。后来她母亲也被拉去派出所问话。

王先生是西安人,是一名有资格证书的法医,他说:“这是我俩的孩子,我们本来准备要结婚的。”他和李田田的母亲都不相信李田田有精神病。

署名张出尘,已经被屏蔽四篇相关文章的作者12月21日在《李老师未婚夫发声,把没病的孕妇关进精神病院天理难容》一文引用王先生讲话视频指出,王先生并不认为李老师有任何精神病的迹象,他无法接受这一“诊断”。王先生目前一筹莫展,不知怎么才能救回自己的最心爱的人。

作者揭露,“因为他(王先生)老家那边有关方面也在给他施压”,“李老师的公号一直更新到12月11号,每篇文字都有条有理,逻辑严谨,观点鲜明、文采斐然的李老师成了精神病,而和她三观一致精神相通的灵魂伴侣及未婚夫王先生被当成了诱奸精神病人的嫌犯问话。这想像力,连奥威尔也望尘莫及”。

全网愤怒:中国病了!

李田田被“精神病”的消息之所以很快传遍海内外,多亏“朋友圈”网友挺身而出,也多亏李老师拚死的决心和急中生智。

“楼哥”是最早关心李田田命运的人之一,他说:“我觉得,作为一个人,我应该把另一个人的‘求救声’传播出去,这是人性的本能。而且,发出‘求救信息’的这个人,还是一个很有良知和正义感的人。所以我义不容辞,也算是不辜负她对我的信任。”楼哥恳请大家继续关注李田田老师的遭遇。

李田田被“精神病”也引起强烈公愤,推特网友默默认为,宋庚一和李田田都没有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日军暴行。

“她(李田田)并没有说任何过激的话。她只是在客观的立场上说,作为一个老师,我认为她(宋庚一)这个事情说的是没有什么问题 的。没有攻击党、攻击政府啊。仅仅属于这样的话,都直接被抓被送到精神病院去。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今后在中国,任何一个人,如果想声援别人,都会变得很危险”。

网名“鲜于桂娥(시안 유 구이에)”的推特网友表示,“将正常的孕妇强行以精神病收押管制且戕害摧毁人的意志精神等,这是中共反人道的纳粹手法。”

有评论称,“不是女教师病了,而是中国病了。”

李田田诗篇正在广泛流传

李田田是一位诗人,出版了诗集《有只狐狸看月亮》。两年前,她在公众号发文《一群正被毁掉的乡村孩子》,批评上级各类“形式主义”检查影响正常教学工作,受到社会关注。

文章写道:“最令我痛心而无奈的是:身为老师,我们教导学生要品行端正、诚实守信,自己却不敢说真话,不能说真话。我们个个接受过高等教育,可我们却成了被奴役的知识分子,小心翼翼地活着。”

目前,李田田的文章、诗篇正在网络上广泛流传。湖北独立作家、诗人黎学文在推特上表示,他曾经也当过乡村教师,他在《湘西的荷花:简论李田田的诗歌艺术》一文写道,“作为一个写诗十多年的作家,我第一次读到李田田的诗歌,第一感觉是:惊艳!这完全不像出自一个90后作者的手笔。”

“这么优秀的一个诗人,扎根于湘西乡村教育,以她的才华和智慧,施惠于儿童。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本是一件美好的事。你就是把我打死,我也不相信她是精神病,除非苏联时代的老传统,把诗人关进精神病院,在这里发扬光大。”黎学文表示。

网友呼吁:“如果不把这个正常人从精神病院喊出来,说不准哪一天被拉进精神病院的就是你,就是我,就是他,没有人可以是安全的。”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