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脑控”技术的伦理危机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姬承羲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政府最近指控,中共正在研发“脑控武器”。这种技术,如果被集权、灭绝种族和侵略领土的政权采用,会引发重大的伦理道德问题。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报导,中共军事医学科学院(Academy of Military Medical Sciences)及其附属的十一家生物科技研究所,正在协助中共军方研发武器。最近,这些实体被纳入了美国出口黑名单,美国政府也因此发布了上述指控。

据报导,该学院从事过被称为BCI的技术(也即“脑机接口”或“人脑—计算机接口”),包括了将电极植入猕猴等活猴子的大脑内。

根据艾尔莎‧卡尼亚(Elsa Kania)在2020年(美国)国防大学(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出版物中的说法:“(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研究人员,正将电极植入猕猴大脑,用于研究脑机接口的技术。”

12月16日,美国商务部将该学院及其附属研究机构列入了黑名单。

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表示:“中共正选择使用这类技术,来寻求对其人民的控制,以及对少数族裔和宗教团体的镇压。”

《金融时报》还援引了美国一位高级官员的说法,称中共尝试将“基因编辑、强化人类功能和脑机接口”等新生物科技,用于未来的军事领域。

除了财政部所列出的实体外,在新疆地区采用无人机、面部识别、网络安全、人工智能和超级云计算技术实施监控的中国公司,也被列入了美国最新的黑名单中,包括财政部的黑名单。

根据《金融时报》的报导,美国大型投资商——包括Accel(阿克塞尔公司)、Kleiner Perkins(凯鹏华盈)、GGV Capital(纪源资本)、Glade Brook Capital Partners(格莱德‧布鲁克资本合伙人公司)、Qualcomm Ventures(高通风险投资)、Silver Lake(银湖公司)和Tiger Global Management(老虎全球管理)——都将被要求,结清在这些黑名单公司中的投资。

不仅如此,一些研究脑机接口技术的美国公司,也和中共有瓜葛。

帕兰蒂尔(Palantir)创始人彼得‧泰尔(Peter Thiel)下属的Blackrock Neurotech公司,以及马斯克(Elon Musk)的Neuralink公司,就是领军脑机接口技术的两家美国公司。Neurotech在今年5月获得了1千万美元的投资,并声称已在美国、中国和欧洲的病患脑中植入了共28套设备。

Neuralink公司则对一只名为“寻呼机”(Pager)的猕猴进行了实验。这只猴子用自己的大脑在计算机屏幕上打乒乓球,来换取通过钢管输送的香蕉冰沙。该公司录制了名为“Monkey MindPong”的实验视频,供大众观看。

马斯克的财富与特斯拉公司(Tesla Inc.)挂钩,而后者依赖于来自中国的制造和收入。仅2021年第三季度,特斯拉就在中国生产了超过13.3万辆汽车。而且,自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该公司每个季度在中国的收入大约是30亿美元。

尽管目前中共在脑机接口技术方面仍然落后,但北京政府已经制定了明确的目标,要“主导”全球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为此,北京在今年大约2月份的时候,禁止了实验用灵长类动物的出口,而这些动物对发展脑机接口技术至关重要。

网络杂志《Slate》11月时报导:“操控灵长类动物的研究市场,有助于中国(中共)寻求技术转让。因为这样一来,要用中国的灵长类动物进行实验的外国实体,都必须将他们的技术和专业知识运送到中国去。那些前沿的机构和公司,将会很快教会中国(中共)如何缩小技术差距。”

中共对维族和法轮功学员的洗脑

鉴于中共军队对少数族裔群体灭绝和洗脑的历史,其脑控研究尤其令人担忧。

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政府都已经认识到,针对中共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符合联合国对种族灭绝的定义)正在发生。同样可以说的是,针对法轮功学员和藏人的群体灭绝也正在发生。

研究人员和美国政府官员表示,为了将宗教人士和少数族裔改造成“优秀”的共产党人,北京政权已经将超过1百万人关押在“再教育营”中。美国官方估计,在过去的几年中,就有多达1百万至3百万维族人被关入再教育营,而学术界则认为其人数在1百万至2百万之间。

对维吾尔族大屠杀最著名的研究人员之一——郑国恩(Adrian Zenz)博士分析了来自中共方面的证据,表明维吾尔人在再教育营中被“洗脑”。

2019年6月2日拍摄到的、位于中国西北部新疆喀什以北的阿图什市(Artux)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服务中心的建筑群。这里据信是一个再教育营,关押的大部分是穆斯林少数族裔人士。(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郑国恩博士2019年发表的一篇同行评审论文中提到,“职业培训拘留营”正在实施强迫体力劳动。他同时记录了中共政权的说法,也即要“‘洗脑’那些被拘留的人”。郑国恩写道:“那些被强制洗脑的人被称为‘再教育者’——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也是被这么叫的。”

郑国恩还获得了一份中共机密文件,其中“规定,有反抗倾向的被关押者,会遭到‘袭击式再教育’的对待。”

郑国恩表示,新源县司法局2017年的一份工作报告就“对此采用了……严厉的措辞”。郑国恩说:“这份题为‘集中改造教育工作’的报告指出,再教育工作必须‘洗脑、净心、扶正、驱邪’。”

12月10日,一个伦敦法庭判定,中共领导人对维吾尔族的群体灭绝负有直接责任。

“脑控”技术的伦理风险

美国、欧洲和亚洲盟国的伦理学家和政府官员们,应当更严肃地审视两大因素,也即中共军方的“脑控”研究和该政权种族灭绝式的“洗脑”运动。

博士毕业于瑞士巴塞尔大学(University of Basel)的生物伦理学家马塞洛‧伊恩卡(Marcello Ienca),和毕业于荷兰奈梅亨拉德堡大学(Radboud University Nijmegen)的皮姆‧哈斯拉格(Pim Haselager)博士表示,脑机接口技术可以一种侵犯个人隐私和代理的方式,“入侵大脑”。伊恩卡目前就职于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École Polytechnique Fédérale de Lausanne)。

伊恩卡和哈斯拉格在共同撰写的一篇论文中表示,BCI技术提供了一种人脑与计算机的接口。这种技术可以通过直接在脑组织中植入电极实现,又或者通过临时可穿戴设备,将电极安置在完整的颅骨外。该论文经过同行评审,发表在《道德与信息技术》(Ethics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2016年的4月刊中。

研发脑机接口技术的初衷,是为了帮助那些罹患神经系统疾病而感官、运动功能受损的病人。比如,该技术可以帮助病患与一条机械手臂进行通信,从而实现对周边环境更好的适应和控制。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也在研究,如何将脑机接口技术用于军事领域,比如,对无人战斗机进行更快速、有效的人类操纵。

但伊恩卡和哈斯拉格也在论文中警告说,相较于脑机接口技术的快速发展,其道德伦理风险尚未得到充分探讨。该论文题为“入侵大脑:脑机接口技术与神经安全伦理”(Hacking the brain: brain–computer interfacing technology and the ethics of neurosecurity)。

两位研究人员认为,“神经犯罪”和“大脑入侵”是对个人“神经安全”(例如,个人隐私和代理)的主要风险,其中包括了“非法访问和操纵神经信息和计算资源”。

人类个体最基本的品质——包括意识、意志、感知、思考、自我认同、判断、语言和记忆——都将处于危险之中。伊恩卡和哈斯拉格认为,“将神经设备滥用与网络犯罪,不仅会威胁用户人身安全,还会影响他们的行为,改变他们的自我认知。”

伊恩卡和哈斯拉格提到的,不仅只有脑机接口技术,还有一种被称为“神经刺激器”的设备。前者有被用于神经犯罪的潜力和“读取大脑活动”的能力,因此被认定为“尤其关键”;而后者,这类机器与大脑的接口,还包括了“深层大脑刺激和经颅直流电刺激器”等设备。

伊恩卡和哈斯拉格,正确地点明了大脑阅读器和刺激器的风险,并认为“应在设计和监管的早期阶段,就考虑针对这些风险的伦理保障措施”。

北京政权无视道德标准,在其不断扩张的所谓“大中国”版图内,试图增强对个体的控制。面对这样的现状,建立道德保障、监管制度和新兴国际法将尤为重要。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系学士及硕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行政学博士学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报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杂志《政治风险》(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发行人,其研究领域涉及北美、欧洲和亚洲。他著有新书《凝聚权力:制度、阶层和霸权》(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 Institutionalization, Hierarchy, and Hegemony,2021年出版)以及《大国大战略:中国南海的新游戏》(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the New Game in the South China Sea,2018年出版)。

原文:The Ethical Risks of China’s ‘Brain Control’ Tech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