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 第七十五回   土行孙盗骑陷身

作者:石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

我们讲过天、地、人,然后提到人们吃饭、喝水、呼吸……维持人的生命是三种型态:固态、液态、气态。人身体本身同样是这三样(肉骨头、血液、脉络)。

气态,人们眼睛是看不着的。那现在,出现这种大瘟疫,也就是说:真正遭遇天谴,是超越人的眼睛视觉!

人的身体里面整个布满了血液,对不对!如果人要失血过多,人就死了。大脑瘀血,人就傻了。所以血液有自己的一个循环、渠道、路径,来维持着生命的肉体。你把肉切开,里头也是布满了血丝,对不对!人们如果失血过多,人可以很快就死去。

但是人们身体如果受到伤害,缺个手指头,耳朵掉了,只要脑袋没掉,四肢掉,他没事儿。其实,五脏六腑缺东西,缺个肾,他还能活(两个肾他有一个肾还能活),那个肺叶切了半,他还都能活,对不对!胃只剩下三分之一他还能活……但是血,人要流失过多,人就没了!似乎人就不活了,对不对!

人身上还有一个东西就是脉,脉络!练大周天、小周天,其实就是把脉给打通了。这打我小时候就听过,我一直就理解不好到底什么是脉?

到底什么是脉?就存在人的身体上。突然意识到,其实脉跟人们的呼吸概念是一样——是人肉眼看不到,但是遍布整个人的身体。自己的师父教诲当中说,脉比血管都多。人的体内器官之间没有血管,但是却有脉、脉络。如果把脉打成完整的一个,就是周天通了。

无脉无穴——到处是脉,到处是穴,其实人就可以起空。师父教诲过,就叫“白日飞升”。

我个人突然意识到,其实脉打通了,人就可以摆脱这个环境。意味着什么?就与普通人的生活环境不同了。人的境界升华,他身体的组成就不一样。

如果身体组成要一样的话,那谁都能起来,他为什么起不来?所以透过人肉体上无形的东西(得有师父教你、帮你)来转化,使得有形东西的境界出现改变,而得以升华,在另外一个角度上,其实就是上天。

那这个概念它的意义在哪儿?

意义在于:人的肉体与生俱来是可以飞升,但是,是需要人自我的认识,和真正师父来帮你、来教你,其实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信仰。我再强调:不是宗教,是信仰。

宗教的概念就是文化的概念,为人服务。信仰是人低下昂贵的头、傲慢的头,从而归顺自己的态度。就像我们讲“天灭中共”,人们从生命的角度转化成真正无形的东西,最高界的东西才能够反馈过来。

就像我今天说,十绝阵里面,红砂阵最后是元始天尊留下了南极仙翁跟他的小弟子白鹤童子,拿着元始天尊的玉如意,破的红砂阵。那意味着什么?

红砂阵就是(暗喻)“红尘滚滚”。这凡世的一切要由佛法来修正。要由“不在意红尘”的真正传道者、传法者才能修正。

而在人的身体当中有这样的脉络,也就变成人有机会能够修上去,身体同样可以转化。所以超越眼睛视觉能够看到的,其实是真正高级的。

第七十五回,“土行孙盗骑陷身”。

诗曰:
余化持强自丧身,师尊何苦费精神。
因烧土行反招祸,为惹惧留致起嗔。
北海初沉方脱难,捆仙再缚岂能够!
从来数定应难解,已是封神榜内人。

几乎《封神演义》每一回当中都阐述到“定数”的道理。就是:任何一个生命,他会有他的表达、表现,同时又都在定数中来表达、彰显他的能力,却从来没想过“能力的表达”过程中恰恰与“定数”是一种合拍……

所以,大篇幅的讲余化用了“化血刀”!这是非常凶狠的武器,按道理说,只有邪门的人才会用,从而余化被二郎神给杀了,逼出了他的师父余元。余元的座骑是金眼驼,四脚可以腾空的……

杨戬在处理余化的化血刀过程中(因为他在三界内,他得打完了才修成),他的“八九玄功”可以使自己处于不败之地。他不是都打得过别人,而是在遇到困境的时候,他得以脱身——相生相克的道理。他进入了一个最高的层面……当他走到这一步的时候他就处于不败之地。孙悟空应该也是,不会使自己失去性命。

这就是我讲的“不败之地”的涵义。其实就是在一定范围之内“万物皆通”。

杨戬八九元功 盗余元化血丹药

话说余化得胜回营。至次日,又来周营搦战。探马报入中军。子牙问:“谁人出马?”有雷震子应曰:“愿往。”提棍出营,见余化黄面赤髯,甚是凶恶,问曰:“来者可是余化?”

余化大骂:“反国逆贼!你不认得我么!”

雷震子大怒,把二翅飞腾于空中,将黄金棍劈头打来。余化手中戟赴面交还。一个在空中用刀,一个在兽上施威。雷震子金棍刷来,如泰山一般。余化望上招架费力,略战数合,忙举起化血刀来,把雷震子风雷翅伤了一刀。幸而原是两枚仙杏化成风雷二翅,今中此刀,尚不致伤命,跌在尘埃,败进行营,来见子牙。

所以雷震子伤掉的部分都不是肉身。余化打到雷震子的翅膀,没有打到他的身子。其实雷震子本身肉身就不一样,因为是文王在坟头捡来的。

子牙又见伤了雷震子,心中甚是不乐。次日,有报马报入中军:“有余化搦战。”

子牙曰:“连伤二人,若痴呆一般,又不做声,只是寒颤,且悬‘免战牌’出去。”

军政官将“免战牌”挂起。

余化见周营挂“免战牌”,掌鼓回营。

只见次日有督粮宫杨戬至辕门,见挂“免战”二字,杨戬曰:“从三月十五日拜将之后,将近十月,如今还在这里,尚不曾取成汤寸土,连忙挂免战牌……”心下甚是疑惑。“且见了元帅,再做道理。”

因为杨戬是督粮官,所以平常他不在营里……

探马报入中军:“启元帅:有督粮官杨戬听令。”

子牙曰:“令来。”

杨戬上帐,参谒毕,禀曰:“弟子催粮,应付军需,不曾违限,请令定夺。”

子牙曰:“兵粮足矣,其如战不足何!”

榻戬曰:“师叔且将‘免战牌’收了,待弟子明日出兵,看其端的,自有处治。”

子牙在中军与众人正议此事,左右报:“有一道童求见。”

子牙曰:“请来。”

少时,至帐前,那童子倒身下拜,曰:“弟子是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门下。师兄哪吒有厄,命弟子背上山去调理。”

子牙将哪吒交与金霞童子,背往乾元山去了。不表。

且说杨戬见雷震子不做声,只是颤。看刀刃中血水如墨。杨戬观看良久。

“此乃是毒物所伤。”杨戬启子牙:“去了免战牌。”

子牙传令:“去了免战牌。”

次日,汜水关哨马报入关中:“周营已去免战牌。”

余化听得,随上了金睛兽,出关来至营前搦战。

哨马报入中军:“关内有将讨战。”

正是:常胜不知终有败,周营自有妙人来。

人中的事就这么“相生相克”。听起来(余化)是常胜将军,其实,很多常胜将军最终是战败的

话说余化至营搦战,杨戬禀过子牙,提三尖刀出营,见余化光景,是左道邪说之人,杨戬大呼曰:“来者莫是余化么?”

余化曰:“然也!尔通名来。”

杨戬曰:“吾乃姜元帅师侄杨戬是也!”纵马摇三尖刀飞来直取。

很有趣!杨戬在报名的时候永远会把他的师长放在前头,或报他是谁的弟子,或报他是姜子牙的师侄。所以“礼数”在整个修行当中是非常关键。

就像我们举过例子:殷郊、殷洪在他们下山(自报名讳)的时候,他们就不提自己的师父,他们提的都是“纣王的儿子”,所以命里注定就是这样。当他们这么一提,他们已经完了,因为你学到的一切、用的宝贝都是师父给你的,可不是你爹给你的……生命的选项,当他这么一做的时候,就已经把他定位是善、是恶。

余化手中戟赴面交还。两马相交,一场大战。未及二十余合,余化祭起化血神刀,如闪电飞来。杨戬运动八九元功,将元神遁出,以左肩迎来,伤了一刀,也大叫一声,败回行营,看是什么毒物!来见子牙。

你看……杨戬这个人太聪明了:元神离开肉身,挨了一刀,伤不着他。然后他用他的元神反过来去看,到底(伤他的)是什么东西!(虽然)他没有看出来是什么,但反过来说,他的元神跟他的肉体是可以分开的。在我眼睛里,这就是杨戬他最出神的地方。

我以为,很多有宗教信仰背景的人,在理解自己修行的问题上,就欠缺二郎神这一点。如果能像二郎神一样,你的元神可以跟你的肉身份离,就可以用自己的元神完全左右自己的身体和自己肉身所遇到的一切事情,不会做错事。

什么叫“不会做错事”?

这个人,他的元神不会被他肉身的欲望所左右,这是我们通常说的“能够战胜自己”。我觉得借助这段,就能够感觉出来。

子牙问曰:“今日你会余化如何?”

杨戬曰:“弟子见他神刀利害,仗吾师道术,将元神遁出,以左臂迎他一刀。毕竟,看不出他果是何毒物?弟子且往玉泉山金霞洞走一遭。”子牙许之。

杨戬借土遁往玉泉山来,到了金霞洞,进洞见师父。拜罢,玉鼎真人问曰:“杨戬,你此来有什么话说?”

杨戬对曰:“弟子同师叔进兵汜水关,与守关将余化对敌。彼有一刀,不知何毒?起先雷震子被他伤了一刀,只是寒颤,不能做声,弟子也被他伤了一刀,幸赖师父玄功,不曾重伤,然不知果是何毒物!”

玉鼎真人忙令杨戬将刀痕来看。真人见此刀刃,便曰:“此乃是化血刀所伤。但此刀伤了,见血即死。幸雷震子伤的是两枚仙杏,你又有玄功,故尔如此,不然,皆不可活。

其实讲杨戬他的“八九玄功”,就是“七十二变”,就是(肉身)打通了。

你可以把它对比成姜子牙的金台拜帅当中的第三台。第三台用了七十二面旗,对吧!每一面旗代表了一个“候”(时间),其实就是讲述“在三界内的顶端”。

“天、地、人”是讲我们人生活在“三界”里面的故事,当你的境界达到“天”的概念的时候(在师父的慈悲之下你有机会突破它),一旦“突破了天”,你就不是在时间背景之下的“万物”(金、木、水、火、土组成的)。

“天、地、人”也是这圈里头的,杨戬的“八九之功”达到了“天”的境界,所以化血刀伤不了杨戬。毒物对他根本不产生作用。

但是,杨戬本身却出不去,他困在里头,他的功法就是在三界这个圈里头是最高的,所以万物都在其中。而雷震子被伤的两个翅膀不是肉身,是两枚仙杏,是当时他师父云中子给他弄的,所以就没事。而哪吒,是因为他本身就不是肉身。

杨戬听得,不觉大惊!忙问曰:“似此,将何术解救?”

真人曰:“此毒连我也不能解。此刀乃是蓬莱岛一气仙余元之物。当其修炼时,此刀在炉中,有三粒神丹同炼的。要解此毒,非此丹药,不能得济。”

真人沉思良久,乃曰:“此事非你不可。”附耳:“如此如此方可。”

杨戬大喜,领了师父之言,离了玉泉山往蓬莱岛而来。

所以这完全是杨戬过人之处。

正是:真人道术非凡品,咫尺蓬莱见大功。

话说杨戬借土遁往蓬莱岛而来,前至东海,好个海岛!异景奇花,观之不尽。怎见得海水平波,山崖锦砌?

正所谓:蓬莱景致与天阙无差。

怎见得好山?有赞为证。

赞曰:
势镇东南,源流四海。
汪洋潮涌作波涛,滂渤山根成碧阙。
蜃楼结彩,化为人世奇观。
蛟孽兴风,又是沧溟幻化。
丹山碧树非凡,玉宇琼宫天外。
麟凤优游,自然仙境灵胎。
鸾鹤翱翔,岂是人间俗骨。
琪花四季吐精英,瑶草千年呈瑞气。
且慢说青松翠柏常春,又道是仙桃仙果时有。
修竹拂云留夜月,藤萝映日舞清风。
一溪瀑布时飞雪,四面丹崖若列星。

正是:百川浍注擎天柱,万劫无移大地根。

百川往下走,反而擎天柱往上去。

一劫二十亿年,“万劫无移”就是永远,这是万岁的概念——大地之根。

话说杨戬来至蓬莱山,看罢蓬莱景致,仗八九元功,将身变成七首将军余化,迳进蓬莱岛来。见了一气仙余元,倒身下拜。余元见余化到此,乃问曰:“你来做什么?”

余化曰:“弟子奉师父之命,去汜水关协同韩总兵把守关隘,不意姜尚兵来,弟子见头一阵,刀伤了哪吒,第二阵伤了雷震子,第三阵恰来了姜子牙师侄杨戬,弟子用刀去伤他,被他一指,反把刀指回来,将弟子伤了肩臂,望老师慈悲救援。”

一气仙余元曰:“有这等事?他有何能取指回我的宝刀?但当时炼此宝,在炉中分龙虎,定阴阳,同炼了三粒丹药,我如今将此丹留在此间也无用,你不若将此丹药取了去,以备不虞。”

看来:“龙虎”的本身,就有着“阴阳”之说。很多东西以二来分,就分为阴、阳,看来同样可以说成是龙、虎(因为他就这么来讲述的)。你看看很多看风水的同样也是有着类似的说法……

余元随将丹递与余化。余化叩头。“谢老师天恩。”忙出洞来,回周营。不表。

杨戬等于把余化他师父给骗了。

有诗单赞杨戬玄功变化之妙。
诗曰:
悟到功成道始精,玄中玄妙有无生。
蓬莱枉秘通灵药,汜水徒劳化血兵。
计就腾挪称幻圣,装成奇巧盗英明。
多因福助周文武,一任奇谋若浪萍。

所以这里一再讲述的是杨戬的悟性。

“悟到功成道始精,玄中玄妙有无生。”我觉得这两句,有相生相克道理在其中。相生相克就是它可以反向走,反着走、逆着走,而能够反着走的原因,是因为他是首尾相扣的,完全相通的。也就变成了没有死的地方。

话说杨戬得了丹药,迳回周营。

且说一气仙余元把药一时俱与了余化,静坐思忖:“杨戬有多大本领,能指回我的化血刀?若余化被刀伤了,他如何还到得这里?其中定有缘故。”

余元他把药给完了,才反应过来。

余元掏指一算,大叫曰:“好杨戬匹夫!敢以变化玄功盗吾丹药,欺吾太甚!”

应该讲:杨戬的师父,胜过余元。同时,有正、邪之分。

余元大怒,上了金眼驼,来赶杨戬。杨戬正往前行,只听得后面有风声赶至,杨戬已知余元来赶,忙把丹药放在囊中,暗祭哮天犬存在空中。余元只顾赶杨戬,不知暗算难防,余元被哮天犬夹颈子一口。

此犬正是:牙如钢剑伤皮肉,红袍拉下半边来。

余元不曾堤防暗算,被犬一口把大红白鹤衣扯了半边。余元又吃了大亏,不能前进。

“吾且回去,再整顿前来,以复此仇。”

话说子牙正在营中纳闷,只见左右来报:“有杨戬等令。”

子牙传令:“令来。”

杨戬至帐前,见子牙,备言前事:盗丹而回。子牙大喜,忙取丹药救雷震子,又遣木吒往乾元山,送此药与哪吒调理。

次日,杨戬往关下搦战。探事官报入帅府:“周营中有将讨战。”

韩荣忙令余化出战。余化上了金睛兽,拎戟出关。杨戬大呼曰:“余化,前日你用化血刀伤我,幸吾炼有丹药,若无丹药,几中汝之奸计也。”

余化暗思:“此丹乃一炉所出,焉能周营中也有此丹?若此处有这丹,此刀无用。”催开金睛兽,大战杨戬。二马相交,刀戟并举,二将酣战三十余合。

正杀之间,雷震子得了此丹,即时全好了,心中大怒,迳飞出周营,大喝曰:“好余化!将恶刀伤吾,若非丹药,几至不保。不要走,吃我一棍,以泄此恨!”拎提起黄金棍,劈头刷来。

余化将手中戟架棍,杨戬三尖刀来得又勇,余化被雷震子一棍打来,将身一闪,那棍正中金睛兽,把余化掀翻下地,被杨戬复一刀,结果了性命。

正是:一腔左术全无用,枉做成汤梁栋材。

杨戬斩了余化,掌鼓回营,见子牙报功。不表。

……邪不压正!按道理说,杨戬这种欺诈之术不正当,对吧!但是呢,在更大的范围内,他是与天意相符的。所以反过来,又是正的……

且说韩荣闻余化阵亡,大惊:“此事怎好!前日遣官往朝歌去,命又不下,今无人协同守此关隘,如何是好!”

正议间,余元乘了金睛五云驼,至关内下骑,至帅府前,令门官通报。众军官见余元好凶恶,忙报韩荣。韩荣传令:“请来。”

道人进帅府,韩荣迎接余元,只见他生得面如蓝靛,赤发獠牙,身高一丈七八,凛凛威风,二目凶光冒出。韩荣降阶而迎,口称:“老师!请上银安殿。”

韩荣下拜,问曰:“老师是那座名山?何处洞府?”

一气仙余元曰:“杨戬欺吾太甚,盗丹杀我弟子余化。贫道是蓬莱岛一气仙余元是也!今特下山,以报此仇。”

韩荣闻说大喜,治酒款待。次日,余元上了五云驼,出关至周营,坐名要子牙答话。报马报入中军:“汜水关有一道人请元帅答话。”

子牙传令:“摆队伍出营。”

左右分五岳门人,一骑当先。只见一位道人,生的十分凶恶。

怎见得:
鱼尾冠,金嵌成。
大红服,云暗生。
面如蓝靛獠牙冒,赤发红须古怪形。
丝绦飘火焰,麻鞋若水晶。
蓬莱岛内修仙体,自在逍遥得至清。
位在监斋成神道,一气仙名旧有声。

余元他本来是不应该出事的。只是因为他弟子被杀了。

话说子牙至军前问曰:“道者请了。”

余元道:“姜子牙,你叫出杨戬来见我。”

子牙曰:“杨戬催粮去了,不在行营。道者,你既在蓬莱岛,难道不知天意。今成汤传位六百余年,至纣王无道,暴弃天命,肆行凶恶,罪恶贯盈,天怒人怨,天下叛之。我周应天顺人,克修天道,天下归周。今奉天之罚,以观政于商,尔何得阻逆天吏,自取灭亡哉!道者,你不观余化诸人皆是此例,纵有道术,岂能扭转天命耶!”

余化大怒,曰:“总是你这一番妖言惑众!若不杀你,不足以绝祸根!”催开五云驼,仗宝剑直取子牙。

子牙手中剑赴面交还,左有李靖、右有韦护,各举兵器前来助战。四人只为无名火起,眼前要定雌雄。余元的宝剑光华灼灼;子牙剑彩色辉辉;李靖刀寒光灿灿;韦护杵杀气腾腾。

余元坐在五云驼上,把一尺三寸金光锉祭在空中,来打子牙。

金光锉,一尺三寸,也就这么长。各自都有自己的宝贝。

子牙忙展杏黄旗,现出千朵金莲,拥护其身。余元忙收了金光锉,复祭起来打李靖。不防子牙祭起打神鞭来,一鞭正中余元后背,只打的三昧真火喷出丈余远近。李靖又把余元腿上一枪。余元着伤,把五云驼顶上一拍,只见那金眼驼四足起金光而去。

子牙见余元着伤而走,收兵回营。不表。

土行孙恶性难改 陷余元乾坤袋中烧

且说土行孙催粮来至,见子牙会兵,他暗暗的瞧见余元的五云驼四足起金光而去,土行孙大喜:“我若得此战骑,催粮真是便益。”

这个土行孙,尽长这些坏心眼!所以他习性不改。他想到这儿,就即刻进了帅府。

当时子牙回营陞帐,忽报:“土行孙等令。”

子牙传令:“令来。”

土行孙至帐前,交纳粮数,不误限期。子牙曰:“催粮有功,暂且下帐少憩。”

土行孙下帐,来见邓婵玉,夫妻共语,说:“余化把刀伤了哪吒,哪吒往乾元山养伤痕去了。

土行孙至晚,对邓婵玉曰:“我方才见余元坐骑,四足旋起金光,如云霓缥缈而去,妙甚妙甚!我今夜走去,盗了他的来,骑着催粮,有何不可?”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就是土行孙。看他怎么去偷?

邓婵玉曰:“虽然如此,你若要去,须禀知元帅,方可行事,不得造次。”

土行孙曰:“与他说没用,总是走去便来,何必又多一番唇舌?”

这同样是土行孙的麻烦,他是催粮官,押粮的,自己出去办事,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就麻烦了。

当时夫妇计较停当。将至二更,土行孙把身子一扭,迳进汜水关,来到帅府里。土行孙见余元默运元神,土行孙在地下,往上看他,道人目似垂廉,不敢上去,只得等候。

却言余元默运元神,忽然心血潮来,余元暗暗掏指一算,已知土行孙来盗他的坐骑。

炼功人,不躺下睡觉的,包括元始天尊、老子、燃灯道人,及十二金门,都是打坐。关键是他的元神可以自我把握。当元神自我把握的时候,就没有人身体的疲劳这些,完全是自己的那一套。不理解的人、根本不懂得修行的人,就觉得人坐在那儿有啥意思?还叫玄妙!其实,人只能看到人肉身的这一面,却看不到他元神运作的那一面。

“心血来潮”,是一个人修行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他自然就会有,是他生命境界的一种自然自我防范。他当时是在生命的另外一面运用元神。当这边的环境,一旦有境界比他低的另外生命的思维、动作、想法(关键是思维)威胁、影响了他,他思维的本身就被触动。他并一定知道细节。就像我说的第六感——只是觉得这事不对……一般的人有了第六感是可以这样。

余元自己有功夫,他可掐算出来,可以算到土行孙真正内在的心思……原因就是土行孙境界比余元低。土行孙的想法是落在人肉身上,所以余元自然就可以知道了。

这里讲的“心血来潮”,我以为,不是说余元没有修到位——还有人心。

余元把阳神出窍,少刻,鼻息之声如雷。土行孙在地下听见鼻息之声大喜,曰:“今夜定然成功。”将身子钻将上来,拖着铁棍,又见廊下拴着五云驼。土行孙解了缰绳,牵到丹墀下,埃着马台扒上去,试验试验,然后又扒将下来。将这宾铁棍执在手里,来打余元,照余元耳门上一下,只打得七窍中三昧火冒出来,只是不动。复打一棍,打得余元只不作声。

阳神出窍,实际就是自己从肉身那块肉(凡胎)出来了……鼾声如雷,就像凡夫俗子。

余元自己的元神出来了,所以土行孙打的是那块肉,当然不动了,因为元神不在里头。

土行孙曰:“这泼道,真是顽皮!吾且回去,明日再做道理。”

土行孙上了五云驼,把他顶上拍了一下,那兽四足就起金云,飞在空中。土行孙心下十分懽喜。

正是:懽喜未来灾又至,只因盗物惹非殃。

土行孙不该去偷。是他的行为、道德问题。

且说土行孙骑着五云驼,只在关里串,不得出关去。土行孙曰:“宝贝,你还出关去!”话犹未了,那五云驼便落将下地来。

土行孙方欲下驼,早被余元一把抓住头发,拎着他,不令沿着地,大叫曰:“拿住偷驼的贼子!”惊动一府大小将官,掌起火把灯球。

韩荣升了宝殿,只见余元高高的把土行孙拎着。韩荣灯光下见一矮子,“老师拎着他做什么?放下他来罢了。”

余元曰:“你不知他会地行之术,但沿了地,他就去了。”

韩荣曰:“将他如何处治?”

余元曰:“你把俺蒲团下一个袋儿取来,装着这业障,用火烧死他,方绝祸患。”

韩荣取了袋儿装起来。余元叫:“搬柴来。”

少时间,架起柴来,把如意乾坤袋烧着。土行孙在火里大叫曰:“烧死吾也!”

好火!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曰:
细细金蛇遍地明,黑烟滚滚即时生。
燧人出世居离位,炎帝腾光号火精。
山石逢时皆赤土,江湖偶遇尽枯平。
谁知天意归周主,自有真仙渡此惊。

惧留孙奉师命救徒儿 子牙沉余元于海

话说余元烧土行孙,命在须臾。也是天数,不该如此。

只见惧留孙正坐蒲团默养元神,见白鹤童子来至,曰:“奉师尊玉旨,命师兄去救土行孙。”

白鹤童子来了,“奉师尊之玉旨”,是元始天尊让他去。这就反衬过来,当初惧留孙抓了土行孙之后,姜子牙非得杀他,惧留孙说:“不能杀、不能杀!”表面上惧留孙讲出了道理,实际真正不能杀的原因来自元始天尊。另外一个表面道理就是他跟邓婵玉有这么段婚姻,这事得办了。

所以看得出来:一个生命的去留,有着背后相当的因果跟因素。

惧留孙闻命,与白鹤童子分别,借着纵地金光法来至汜水关里,见余元正烧乾坤袋,惧留孙使一阵旋窝风,往下一坐,伸下手来,连如意乾坤袋提将去了。

余元看见一阵风来,又见火势有景,余元掏指一算:“好惧留孙!你救你的门人,把我如意乾坤袋也拿了去!我明日自有处治。”

且说惧留孙将土行孙救出火焰之中,土行孙在内自觉得不热,不知何故?

惧留孙来至周营。那夜是南宫适巡外营。时至三更尽,南宫适问曰:“是什么人?”

惧留孙曰:“是我!快通报子牙,我来也!”

南宫适向前看,知是惧留孙,忙传云板。子牙三鼓时分起来,外边传入账中:“有惧留孙在辕门。”

子牙忙出迎接,见惧留孙拎着一个袋子,至军前打稽首坐下。

子牙曰:“道兄夤夜至此,有何见谕?”

惧留孙曰:“土行孙有火难,特来救之。”

子牙大惊:“土行孙昨日催粮方回,其灾如何得至?”

惧留孙把如意袋儿打开,放出土行孙来,问其详细。

土行孙把盗五云驼的事说了一遍。

子牙大怒曰:“你要做此事,也该报我知道,如何违背主帅,暗行辱国之事?今若不正军法,诸将效尤,将来营规必乱。传刀斧手,将土行孙斩首号令!”

这就是土行孙的麻烦。他的麻烦在于他的做人上——生命品质。但他还有这么一段婚姻。所以人这一面表现的一切,只是表象,真正的是他生命背后的原因跟来处。

惧留孙曰:“土行孙不遵军令,暗行进关,有辱国体,理宜斩首,只是用人之际,暂且待罪立功。”

子牙曰:“若不是道兄求免,定当斩首。”令左右:“且与我放了。”

土行孙谢了师父,又谢过子牙。一夜周营中未曾安静。

次日,只见一气仙余元,出关来至周营,坐名只要惧留孙。

惧留孙曰:“他来只为如意乾坤袋。我不去会他。你只须如此,自可擒此泼道也。”

惧留孙与子牙计较停当。子牙点炮出营。余元一见子牙,大呼曰:“只叫惧留孙出来会我!”

子牙曰:“道友,你好不知天命!据道友要烧死土行孙,自无逃躲,岂知有他师父来救他。正所谓有福之人,纵千方百计而不能加害;无福之人遇沟壑而丧其躯。此岂人力所能哉!”

很有趣!余元出手烧土行孙,惧留孙不知道,而元始天尊知道,出手相救。也就是说:余元的乾坤袋比较有来处——可以障住惧留孙,但是障不住元始天尊。

能“障住惧留孙”的意思是:惧留孙不知道自己的徒弟给关在“如意乾坤袋”里了!应该是这个宝贝产生的作用。

余元大怒曰:“巧言匹夫尚敢为他支吾!”催开五云驼,使宝剑来取。子牙坐下四不像,手中剑赴面相迎。二兽相交,双剑并举,两家一场大战。

怎见得?有词为证。
词曰:
凛凛征云万丈高,军兵擂鼓把旗摇。
一个是封神都领袖,一个是监斋名姓标。
这个正道奉天灭纣王,那个是无福成仙自逞高。
这个是六韬之内称始祖,那个是恶性凶心怎肯饶。
自来有福催无福,天意循环怎脱逃。

话说子牙大战余元,未及十数合,被惧留孙祭捆仙绳在空中,命黄巾力士半空将余元拿去,止有五云驼跳进关中。

子牙与惧留孙将余元拿至中军。余元曰:“姜尚,你虽然擒我,看你将何法治我!”

子牙令李靖:“斩讫报来!”

李靖领令,推出辕门,将宝剑斩之,一声响,把宝剑砍缺有二指。李靖回报子牙,备言杀不得之事,说了一遍。子牙亲自至辕门,命韦护祭起降魔杵打,只打得腾腾烟出,烈烈火飞。

余元作歌曰:“君不见天皇得道将身炼,修仙养道碧游宫。坎虎离龙方出现,五行随我任心游。四海三江都走遍,顶金项玉秘修成。曾在炉中仙火煅。你今斩我要分明,自古一剑还一剑,漫道余言说不灵。”

“修仙养道碧游宫”,余元他也是截教徒。

余元作歌罢,子牙心下十分不乐,与惧留孙共议:“如今放不得余元,且将他囚于后营,等取了关,再做区处。”

惧留孙曰:“子牙,你可命匠人造一铁柜,将余元沉于北海,以除后患。”

子牙命铁匠急造铁柜。已成,将余元放在柜内。惧留孙命黄巾力士抬定了,往北海中一丢,沉于海底。黄巾力士回复惧留孙法旨。不表。

“黄巾力士回复惧留孙法旨”——在此之前,我们没听到任何这一辈分的人叫师父“法旨”。我以为,原因是在姜子牙拜帅之后,元始天尊曾经让惧留孙把申公豹给抓了,弄到麒麟崖之后,元始天尊亲自出了洞府,见到惧留孙就说:“你们差不多基本都修成了。”说了这句话之后,惧留孙的命令就被称为“法旨”。

“法旨”应该是讲:超越了菩萨,达到了如来的境地。惧留孙距离他最终的位置,还有一定距离,但是,他已经超越了三界,到了如来的层面,这个时候,他讲出的话叫“法旨”。

《西游记》中,释迦牟尼佛成为佛之后,再去找金童子(取经人),后来是观世音菩萨去找的。观世音菩萨接旨的时候,讲的是“佛旨”,那时释迦牟尼佛是如来,他已经达到了他的位置,所以管他叫佛旨。我以为是这么个区别。

且说余元入于北海之中,铁柜亦是五金之物,况又丢在水中,此乃金水相生,反助了他一臂之力。余元借水遁走了,径往碧游宫紫芝崖下来。余元被捆仙绳捆住,不得见截教门人传与掌教师尊。忽听得一个道童,唱道情而来。

余元他可以借水遁走,这里面就讲述了修炼的人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有着相生相克的作用。这里就显示出惧留孙在处理余元问题的时候欠思考——他何尝不知道余元都知道铁碰水,是“金水相生”,那作为余元,他的功夫就跑不了!?但是,惧留孙竟然没有想到。

词曰:
水遥山遥,隔断红尘道。
粗袍敞袍,袖里乾坤倒。
日月肩挑,乾坤怀抱。
常自把烟霞啸傲。
天地逍遥,龙降虎伏道自高。
紫雾护新巢,白云做故交。
长生不老,只在壶中一觉。

“水火童儿”是通天教主身边的,这首诗说出:其实水火童儿都已经在其外了,不在其内。

“长生不老,只在壶中一觉。”这个壶,是茶、是酒?他没说。

话说余元大呼,曰:“那一位师兄,来救吾之残喘!”

水火童儿见紫芝崖下一道者,青面红发,巨口獠牙,捆在那里,童儿问曰:“你是何人,今受此厄?”

余元曰:“吾乃是金灵圣母门下,蓬莱岛一气仙余元是也!今被姜子牙将吾沉于北海,幸天不绝我,得借水遁,方能到得此间。望师兄与吾通报一声。”

水火童儿迳来见金灵圣母备言余元一事。金灵圣母闻言大怒,急至崖前。不见还可,越见越怒。

金灵圣母是通天教主身边的弟子。听起来,余元还差着辈儿。

金灵圣母迳进宫内,见通天教主,行体毕,言曰:“弟子一事启老师:人言昆仑门下欺灭吾教,俱是耳听,今将一气仙余元,他得何罪竟用铁柜沉于北海?幸不绝生,借水遁逃至于紫芝崖。望老师大发慈悲,救弟子等体面。”

通天教主曰:“如今在那里?”

金灵圣母曰:“在紫芝崖。”

通天教主吩咐:“抬将来。”

少时,将余元抬至宫前。碧游宫多少截教门人,看见余元,无不动气。

那是肯定生气的。原因是为什么他的门人都在碧游宫里面?那是因为通天教主把这些近身的门人都圈在他的碧游宫,不让他们出去惹事。

通天教主他在碧游宫讲法,但是,元始天尊的弟子都在外面,因为犯了杀戒,得把这事儿做完啰!所以元始天尊不讲法,弟子都在(玉虚宫)外面。

只见金钟声响,玉磐齐鸣,掌教师尊来至,到了宫前,一见诸大弟子,齐言:“阐教门人欺吾教太甚!”

教主看见余元这等光景,教主也觉得难堪,先将一道符印对余元身上,教主用手一弹,只见捆仙绳吊下来。古语云:“圣人怒发不上脸。”随命余元:“跟吾进宫。”

教主取一物与余元,曰:“你去把惧留孙拿来见我,不许你伤他。”

余元曰:“弟子知道。”

正是:圣人赐与穿心锁,只恐皇天不肯从。

……这就变成了已经不是他们下面辈分的在过手,已经变成元始天尊跟通天教主之间动手了。元始天尊只是说了一句话,而通天教主却给了余元宝物,让他去弄惧留孙,这祸就惹大了!

所以,姜子牙刚要去打汜水关,结果就变成两个教派的最高的师兄弟之间,已经开始过招了。所以在“天灭纣王”的过程中,可以看到跟元始天尊一样相当高的神在其中产生了作用。其实,这跟我们今天看到的故事是一样的。

陆压飞刀斩封神榜上人:余元

话说余元得了此宝,离了碧游宫,借土遁而来。行得好快,不须臾,已至汜水关。有报事马报入关中:“有余道长到了。”

韩荣降阶迎接到殿。欠身,言曰:“闻老师失利,被姜尚所擒,使末将身心不安。今得睹天颜,韩荣不胜幸甚!”

余元曰:“姜尚用铁柜把我沉于北海,幸吾借小术到吾师尊那所在,借得一件东西,可以成功。可将吾五云驼收拾,打点出关,以报此恨。”

余元随上骑,至周营辕门,坐名只要惧留孙。报马报入中军:“启元帅:余元搦战,只要惧留孙。”

幸而惧留孙不曾回山,子牙大惊,忙请惧留孙商议。

惧留孙曰:“余元沉海,毕竟借水遁潜逃至碧游宫,想通天教主必定借有奇宝,方敢下山。子牙,你还与他答话,待吾再擒他进来,且救一时燃眉之急。若是他先祭奇宝,则吾不能支耳!”

惧留孙很清楚余元去了碧游宫!他完全能够揣摩到:余元去了碧游宫再回来,肯定通天教主给了他东西了。与其这样,当初就不要做铁柜将余元他沉到北海去了!?

但他们杀不了余元,所以这前、后的因果关系,只能说有它背后的因素。表面上一来一往总是有道理的。但实际当中确有这种误差。

子牙曰:“道兄言之有理。”

子牙传令:“点炮。”

帅旗展动,子牙至军前。余元大呼曰:“姜子牙,我与你今日定见雌雄!”催开五云驼,恶狠狠飞来直取。姜子牙手中剑赴面交还。只一合,惧留孙祭起捆仙绳,命黄巾力士:“将余元拿下!”

只听得一声响,又将余元平空拿去了。

正是:秋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

余元不堤防暗中下手。子牙见拿了余元,其心方安。进营,将余元放在帐前。子牙与惧留孙共议:“若杀余元,不过五行之术,想他俱是会中人,如何杀得他?倘若再走了,如之奈何!”

正所谓:生死有定,大数难逃。余元正应“封神榜上有名之人”,如何逃得?!

所以这里讲述了命里注定。很大的原因是他们同样是有道行的人,余元他在五行中都通的。就像二郎神,你抓了他,你也杀不了他,因为他五行完全走通了。

子牙在中军正无法可施,无筹可展,忽然报:“陆压道人来至。”

子牙同惧留孙出营相接,至中军,余元一见陆压,只諕得仙魂缥缈,面似淡金,余元悔之不及。余元曰:“陆道兄,你既来,还求你慈悲我。可怜我千年道行,苦尽功夫,从今知过必改,再不敢干犯西兵。”

如果余元认识陆压的话,就说明他练的东西跟陆压练的东西有关系,因为他比较邪性,别看他是跟通天教主的,但他竟然知道陆压。陆压当初在破“十绝阵”的时候露面,燃灯道人跟所有的人都不认识他,显然,余元是有来头的,而且跟陆压是有关系的。

陆压曰:“你逆天行事,天理难容。况你是封神榜上之人,我不过代天行罚。”

正是:
不依正理归邪理,仗你胸中道术高。
谁知天意扶真主,吾今到此命难逃。

陆压曰:“取香案。”

陆压焚香炉中,望昆仑山下拜,花篮中取出一个葫芦,放在案上,揭开葫芦盖,里边一道白光如线,起在空中,现出七寸五分,横在白光顶上,有眼有翅。陆压口里道:“宝贝请转身!”

那东西在白光上连转三匹转。可怜余元斗大一颗首级落将下来。

有诗单道斩将封神飞刀,有诗为证。
诗曰:
先炼真元后运功,此中玄妙配雌雄。
唯存一点先天诀,斩怪诛妖自不同。

陆压的功夫是来自于他的境界。“此中玄妙配雌雄”,相生相克,对应出来的。

话说陆压用飞刀斩了余元,他一灵已进封神台去了。子牙欲要号令,陆压曰:“不可!余元原有仙体,若是暴露,则非体矣!用土掩埋。”

陆压与惧留孙辞别归山。

其实余元基本都快修成了,而且余元修的境界、位置非常高,所以他讲“已有仙体”,必须给他土埋,掩盖了。

这里讲述了:修行的人大多应该土埋的,不应该火葬,可能就是跟这样的身体有关。这里的“非体矣”就是:对神仙不尊重。因为他有仙体,已经修成了。

且说韩荣打听余元已死,在银安殿与众将共议,曰:“如今余道长已亡,再无可敌周将者。况兵临城下,左右关隘俱失与周家。子牙麾下俱是道德术能之士,终不得取胜。欲要归降,不忍负成汤之爵位;如不归降,料此关难守,终被周人所掳。为今之计,奈何,奈何!”

旁有偏将徐忠,曰:“主将既不忍有负成汤,决无献关之理。吾等不如将印绶挂在殿庭,文册留与府库,望朝歌拜谢皇恩,弃官而去,不失尽人臣之道。”

一分不拿,走了!

韩荣听说,俱从其言,随传令众军士:“将府内资重之物,打点上车。”欲隐迹山林,埋名丘壑。

此时众将官各自去打点起行。韩荣又命家将搬运金珠宝玩,扛抬细软衣帛。纷纭喧晔,忽然惊动韩荣二子,在后园中设造奇兵,欲拒子牙。弟兄二人听得家中纷纷然哄乱,走出庭来,只见家将扛抬箱笼,问其缘故,家将把弃关的话说了一遍。

二人听罢:“你们且住了,我自有道理。”二人齐来见父亲。

韩荣两个儿子比他厉害!这两个儿子给姜子牙找了不少麻烦。

不知凶吉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红)

【涛哥侃封神】 第七十五回(上)

【涛哥侃封神】 第七十五回(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