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2022年中美关系走向的五大看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1年,中美关系未能改善;大多数人对2022年的中美关系估计也没抱多大希望。中美之间的对抗会进一步加剧,还是可能出现某些松动,大致要观察以下五个方面。

美国是否可能放松某些对华关税

2021年,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多次暗示,美国政府可能考虑减免前美国总统川普实施的对华关税惩罚,同时也表达了对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执行情况的关注。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和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曾尝试和中共副总理刘鹤进行沟通,但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摆在双方面前的事实是,2020年1月15日双方签订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至今已经快2年,无论是2年内增加进口2000亿美元的美国产品,还是保护知识产权、停止强迫技术转让、减少贸易补贴、撤销贸易壁垒等,中共都没有做到。

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前美国总统川普推动的。签订协议之时,美国对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并将另外12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从15%降至7.5%。

若双方核查证实中共执行了协议,美国将继续减免加征的关税;若中共未执行协议,美国可能继续加征关税。

2021年拜登上任后,表示不会升级中美贸易战,但也没有减免任何关税。中共一再要求美国取消关税,但中共没有执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美国政府按理应该继续加征关税,而没有理由减免关税。若白宫单方面减免关税,无疑在示弱,美国各界恐怕都会质疑。

拜登团队确实曾放出了考虑减免关税的信号,以试探中共是否可能做出某些让步,或做出某些公开承认,或至少从咄咄逼人的立场上后退。一无所获之后,白宫应该看不到彼此各让一步的可能性,关税减免也没有发生。

除了经贸领域的关税减免,美国与中共能合作的空间很有限,双方都同意在气候领域合作,但中共没有承诺新目标;其它伊朗、朝鲜、阿富汗等问题,中共不会合作。双方至少已经进入半脱钩状态。

2022年,中共仍然会继续要求美国取消关税,美国政府也会继续观察中共是否可能在某些领域让步,或者态度放软。不排除白宫团队再次释放减免关税的信号,主要看中共是否会放弃以攻为守的姿态。

中共可能放软吗?

2021年初,拜登还没有上任之前,中共高层在内部讲话中就做出了“东昇西降”的严重误判。

1月12日,新华社发表文章《论美国“灯塔”的倒掉:活该!》,称美国“变成了一个‘失败国家’”、“美国正在失败”,“美国已经不能领导世界”。同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甚至称“美国才是威胁全球和平与安全”的“最大不稳定因素”。

整个2021年,中共频频高调向拜登政府施压,试图迫使白宫让步。

2022年1月1日,中共《求是》杂志刊登了习近平在十九届六中全会上的讲话,称“在重大风险、强大对手面前,总想过太平日子、不想斗争是不切实际的”,“得‘软骨病’、患‘恐惧症’是无济于事的”;“唯有主动迎战、坚决斗争才有生路出路”,“逃避退缩、妥协退让只会招致失败和屈辱,只能是死路一条”。

这表明,即便美国制裁不断,中共无计可施,但中共高层仍然不打算放弃“主动迎战、坚决斗争”的策略,2022年不会“妥协退让”,也需要继续高喊“民族复兴”的口号。何况,中共高层若在2022年让步,就等于承认近2年的失误,给党内反对派以口实。二十大是中共高层2022年最关注的大事,对美露出“软骨病”,会让中共高层在内斗中处于劣势。

除非现任中共高层在内斗中无法取得明显优势,不得不与反对派妥协、甚至落败,否则2022年中共对美国的态度不会发生根本变化,反美宣传不会停止;但不排除中共高层在某些时段暂时收敛攻势,以图全力应对内部政敌;或试图利用又一次拜习视频会晤,假称“中美合作”、对美外交胜利,为自己造势。

白宫如何拿捏“竞争”和“激烈竞争”

拜登2021年上任后两周,就公开阐述了与中共“竞争”的策略。拜登把中共描述为“最严重的竞争对手”,并认为中共与美国对抗的“野心日增”,美国的领导地位正遭遇新的不断推进的“威权主义”。

拜登团队明知中共在高调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但不愿公开承认与中共的对抗,更否认“新冷战”。

白宫避免提及对抗,应该试图最大限度地减少对中共的刺激,以免中共铤而走险,导致中美之间的意外“冲突”。美国政府在“竞争”和“激烈竞争”之间按需挑选可使用的工具,给自己留下最大的自由度。

整个2021年,面对中共的频频挑衅、划“红线”,美国政府越来越以“激烈竞争”形容中美关系,祭出了一系列针对中共的新制裁,在台湾问题上与中共针锋相对,在南海、东海和人权等问题上也持续发声。

2022年11月8日,美国将进行中期选举,被看作是拜登的期中考试。众议院435个席位和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4个席位将全部重选,还有39个州的州长选举等地方选举。民主党正面临严峻挑战,若对中共稍有放软,都可能遭致诟病,在盟友面前也无法交代;同时,白宫也要避免与中共意外“冲突”,令自己陷入麻烦。

因此,白宫2022年还会在“竞争”和“激烈竞争”间拿捏分寸,既不违背民意,也不可能回到以往的对华政策,但要设置“竞争”的“护栏”。美国政府将继续在政治上保持“竞争”操作的自由度,但在军事上却会持续对抗的态势。

中美军事对峙没有退让空间

2022年,中美之间的军事对峙只会加剧、难以减缓,这几乎没有悬念。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从上任起,就不断强调中共是“头号的持续挑战”。针对中共的高超音速武器试验,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直接以“斯普特尼克时刻”形容。2021年,美军从阿富汗撤军,全力增加印太部署,以实力威慑中共;2022年这样的态势将继续。

白宫不希望与中共意外“冲突”,但美军不会天真地指望中共能够保持理性。整个2021年,中共在台海的挑衅前所未有,辽宁号在圣诞节忽然出动,直接挑战美日同盟。美军只能增加第一岛链的战备。

2022年,中共的军备竞赛还会继续,围绕二十大的内斗将白热化,若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不排除中共高层可能冒险开战,对内实施军管,以巩固权力。美军显然不能掉以轻心,必须保证能够随时应战、并能取胜。

2021年,美国联合日本、英国、澳大利亚、法国、印度、加拿大、德国共同加强印太防卫,还组建了AUKUS新军事联盟。2022年,美国还会努力联合更多盟友对抗中共。

美国与盟友合作抗共的深度和广度

中共在台海和东海的挑衅,令日本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威胁,美日同盟将更加紧密,美国与日本正在联合制定应对台海的共同作战计划,日本也正在仿效美国,严防中共窃取高端技术。这令中共相当恼火,2022年,中日是否可能走向公开反目,值得观察。

美、日、印、澳“四方机制”2022年会进一步推动军事和防疫合作、打造安全供应链和5G等,中共将继续被排除,但谩骂之余也无可奈何。美国开始劝说东南亚国家,准备拓展“四方机制”,东盟国家在多大程度上站队,一方面取决于美国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取决于中共是否可能放弃对东南亚各国的胁迫。

G7和美欧联盟2021年得到巩固,《中欧投资协定》已经搁浅,中欧峰会被推迟,欧盟印太战略出炉,西方各国联合对抗中共的态势已经形成。2021年底俄罗斯威胁乌克兰的举动,将导致美欧在2022年进一步靠拢,北约的功能将得到增强。中共有意靠近俄罗斯,将令欧洲国家对中共产生更多反感,或许会有更多国家模仿立陶宛,北约也会更加警惕中共。

2022年,美国一定会继续加深与盟友的合作,并力图扩充合作伙伴,一起加入与中共的“竞争”。

疫情的再次加剧,以及中共不愿收敛,是否会导致美国联合各国提出对中共的疫情追责,或许是另一值得关注的事件;若民间诉讼带动政府出面公开表态,最终的演变可能出乎意料。

以上五大方面,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2022年中美关系的走向,以及相应的国际关系走向。中美关系无疑仍然是2022年的焦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