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酷刑性迫害 大连女子仲淑娟被折磨致死

俞音综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10日讯】2021年12月24日,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仲淑娟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遗体在中共公、检、法三方人员的现场监控下火化。

66年的生命岁月,仲淑娟经历了七次非法关押,整整12年在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中度过,期间遭受了毒打、酷刑、性侵犯、侮辱等种种摧残,只因她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2021年初,家人为在狱中患上乳腺癌的仲淑娟申请保外就医,被监狱拒绝。

“在他们(迫害者)眼里,法轮功不是人,他们没有丝毫权利,法轮功没有任何说话的机会。”“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的。”大陆维权律师江天勇根据代理法轮功案件的经验曾说。

一、十二年非法关押、历尽非人折磨

仲淑娟原为大连理工大学商店职工,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曾患有的风湿性关节炎等顽疾不药而愈,脾气也变好了。她热心助人,深受同事好评。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当年12月仲淑娟想去北京上访,被截访后即被单位开除。仲淑娟坚持讲真相,维护信仰,先后被非法抓捕和囚禁在大连看守所、戒毒所、大连劳动教养院、马三家劳教所、辽宁省女子监狱。

明慧网多篇报导讲述了仲淑娟及其家人的悲惨遭遇。她的女儿因为母亲受迫害,长期处于恐惧和压抑中,导致精神失常。她的丈夫李宽既要照顾女儿,还要为妻子的安危担忧,并且时常遭到警察的经济勒索和威胁。

1. 在大连教养院受酷刑和性侵犯

仲淑娟在大连教养院期间所受的折磨包括:不让睡觉、体罚、关小号、绝食后被灌食。她绝食时,双手被铐在背后不让睡觉,还送到小号里,敞开窗户冻她。

他们对仲淑娟灌食时,用的是给别人灌食后的管子,上面沾有苞米糊、尘土和头发茬,就这样不经消毒,插进抽出,痛得仲淑娟发出“啊!啊——”的惨叫。

一次,仲淑娟因为不戴劳教牌,被送入小号迫害。她的衣服被脱下,人被绑到小号钢棍上吊起来,一个脏围裙被塞进她的嘴里。两胳膊成一字形,左腿脚面朝上绑起来、右腿不绑,前后左右搬,疼痛难忍;拿小剪子扎脚心。

狱警还专门迫害仲淑娟的下身,把她的会阴部对准椅子高出部位摇,用穿皮鞋的脚踢她的阴部,用带尖的拖布把往阴部捣。就这样,她的会阴部位破损、溃烂,肿得像馒头,造成大流血。摇椅子时,疼得她“啊!”的大叫一声,紧塞在嘴里的布都喷出来了,绑在身上的绳子都挣断了。狱警又用大可乐瓶子往嘴里灌水。仲淑娟不张嘴,他们就用装满水的瓶子打她,把嘴打得肿得老大,然后逼她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转化书,如果不写就继续折磨。

就这样,他们反复地折磨仲淑娟,从下午一点直到晚上八点多。当她从吊刑上被卸下时,扑通就倒在地上,腿残了,手也残了,裤子里全是血和便。两个人把她架着拖到严管室,四肢铐着绑在死人床上。她的下身还在大流血,床板子都被染红了。

明慧网发表的20周年报告专门叙述了法轮功女学员遭受的性侵犯,其中提到了仲淑娟在大连教养院被捅阴道致大出血的案例。

2. 在马三家劳教所受毒打和折磨

2003年,仲淑娟因为讲真相被非法劳教二年,在马三家劳教所受迫害。到达后,她每天早四点起床,晚十一点、有时十二点才能休息。三个月后,她还不放弃信仰,就被施加酷刑,酷刑过后再加打骂,不让睡觉,送到晾衣场去挨冻。

当时马三家每年搞两次所谓“攻坚”战,就是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各种酷刑,企图强制“转化”。仲淑娟受到的一种折磨就是不让睡觉,前后一个月内三次。第一次,六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二十四小时体罚,人困乏得站着就睡着了。一整夜里,九个人折磨她:在她的鼻子、脸上、脖子上粘满了纸条,给她戴高帽子和纸腰带,上面写满了攻击大法的污言秽语。她们还把她的衣服扒光,用彩笔往身上写脏话。几个人扯着她在库房里游斗,边走边打她,还用一块大板子吊在墙上,把着她的手强迫写放弃修法轮功的“三书”,把她的手摁得都破了皮,青一块、紫一块的。这样整天打骂近三个月。

后来辽宁省公安厅对仲淑娟提审两次,问她受过什么样的酷刑。一个男警做笔录时问她,知不知道你犯罪了。她说:我没犯罪,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使人道德升华、身体健康、对国家及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国家也多次从正面报导过,我以前体弱多病,经常病休,可自从修大法后至今没吃一粒药。

在“攻坚战”期间,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吃的是苞米面窝头,带草棍的咸菜,一天三餐如此。马三家特制的窝头是黑色的,带捂味、带沙子,外面薄薄的一层是熟的,里面全是生的,有时窝头里还被掺入损害神经系统的药物。

2004年11月30日,在弹棉车间,仲淑娟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女警赵国荣又强行叫她签考核,不签就打耳光,把她拽倒在地,用皮鞋猛踢全身。仲淑娟吐了两口血,嘴被打破了,脸被打肿了,浑身青紫色,喘气说话都痛得难以忍受,倒下、起来都非常艰难,十几天都没怎么吃饭。

由于长期遭受迫害,仲淑娟曾一度有过恐慌症。当“包夹”或队长在她睡觉时来查房,只要碰着她,她就会惊恐地大喊:“啊啊!打人啦!打人啦!”

3. 辽宁女子监狱侵犯基本人权

2016年6月28日早晨,仲淑娟被春海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在被非法关押两年多后转入位于沈阳的辽宁省女子监狱。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二监区,警察指使包夹犯人(被狱方安排监控和迫害法轮功学员者)强制法轮功学员认罪及写所谓的“五书”。他们采取了一种卑鄙的手段,就是不给法轮功学员卫生纸用,平时大小便都不给,对女性生理期也不让用卫生纸和卫生巾。仲淑娟因不“转化”,半年没给一块卫生纸。

二、辽宁省是迫害法轮功非常严重的地区

据明慧网报导统计,2021年获知131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含之前年份未发表数据),这些案例分布于中国大陆的2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最严重的地区是辽宁省,致死25人。

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直奉行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以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迫害手段极其残忍。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至少37名法轮功学员在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致疯、致残。

例如,原沈阳市大东区合作街小学校长李桂荣,曾被誉为“区十佳优秀校长”,2015年2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她在女子监狱老残队五小队遭狱警指使狱霸和包夹毒打,2020年1月中旬被迫害致死。

沈阳市沈北新区法轮功学员王素梅因不在“五书”上签字,坚持炼功,在女子监狱遭受一轮又一轮迫害,包括:饿饭、罚站、捆绑、群殴、熬鹰、冷冻、灌食、关小号、上双铐、死人床、浇冷水、打嘴巴、拽头发、上大挂、胶带绕头封嘴、脚踩后背、头按水盆、十二小时以上的奴工、禁止上厕所、禁止洗漱、禁止购物,禁止家属接见等。她的嘴角常常被打得出血,被迫害严重时体重只剩七十多斤。2021年3月12日,王素梅含冤离世,终年59岁。

大连维权律师王永航也修炼法轮功,2009年他被非法绑架、判刑7年。他出狱后曝光了在沈阳第一监狱亲历的迫害。

王永航律师说:“当时狱方提出,法轮功学员只有两条路,‘要么死,要么转化。’”“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的苦难经历,我们不说外人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现在即使说了,有人可能也不相信,因为这场迫害的邪恶,已经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三、对法轮功的迫害仍在继续

一位法律从业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近期,中共迫害法轮功不减反增,存在普遍化、高龄化和频率增加的趋势。这两年很多地区突破底线,一大批高龄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判刑。

2021年10月18日,在美国华盛顿一场题为“中共向宗教开战”的讨论会上,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林晓旭博士表示,22年来,洗脑、酷刑、奴役、强摘器官等中共镇压法轮功的手段被一步步迁移到其他宗教群体身上,一些国际组织却对此保持着可耻的沉默。

大陆维权律师谢燕益表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二战结束以来最大的人道灾难。只要对法轮功的迫害一日不结束,中国的人权、法治就是妄谈,全人类的灵魂也会被玷污和侵蚀。

他说:“中国人权法治的全面恶化,根源是(迫害)法轮功这件事,今天所有的危害和严重后果也是由(迫害)法轮功这件事引发和扩展的。美国政府、国际社会要把法轮功的人道灾难放在首位,关涉到全体中国人和整个人类的命运、文明和出路。”

2000年4月20日,美国驻华记者Ian Johnson(张彦)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记叙了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毒打致死的事件,引起很大反响。这是张彦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有关法轮功的系列报导之一。

文章写道:“在她去世前两天,当潍坊市政府的官员们在那空荡荡的水泥囚室里审问她时,陈子秀说:‘我们是好人,为什么就不让我们炼功?’”

22年过去了,这场迫害仍在继续。

明慧原文:受尽种种折磨 仲淑娟被迫害致死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