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中共算不算哈萨克斯坦的“外部势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哈萨克斯坦局势动荡中,当局将责任归咎于“外部势力”。中共一贯试图把美国称为“外部势力”,实际中共也算哈萨克斯坦的“外部势力”。中共近期的表态和做法,包括习近平“致口信”,都有些不寻常,到底算不算哈萨克斯坦当局所说的“外部势力”,实在耐人寻味。

到底谁是“外部势力

1月2日,哈萨克斯坦爆发大规模民众抗议,最初对燃料价格飙升表示不满,随后反对哈萨克的专制政府和前总统。1月5日,哈萨克斯坦宣布紧急状态,当局将动荡归咎于“外国训练的恐怖分子”。

1月5日,白宫发言人普萨基澄清,俄罗斯疯狂声称美国是“幕后黑手”,这绝对是假消息。她同时呼吁保持冷静,呼吁抗议者和平表达自己,也呼吁当局保持克制。

1月6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长蒂勒贝尔迪通话,布林肯重申美国全力支持哈萨克斯坦的宪法机构和媒体自由,并主张以和平、尊重权利的方式解决危机。布林肯还提出了促进欧洲稳定的优先事项,包括支持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应对俄罗斯的侵略。

1月6日,哈萨克斯坦当局向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求助,俄罗斯机动部队迅速进入哈萨克斯坦。

1月7日,哈萨克总统托卡耶夫授权军队可在无需警告的情况下,向抗议者开枪射杀。

同日,美国国务院宣布,鉴于哈萨克斯坦局势可能演变成暴力事件,美国驻阿拉木图总领事馆的非紧急雇员和所有雇员家属可以自愿离境。

1月8日,白宫公布了一位高级行政官员与媒体关于俄罗斯问题的通话,在谈到哈萨克斯坦局势时,这位高级行政官员称,“这确实是克里姆林宫和俄罗斯政府的问题,而不是美国的问题。哈萨克斯坦发生的事情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

哈萨克斯坦接纳了俄罗斯军队,俄罗斯军队进入哈萨克斯坦的速度也相当快,俄罗斯应该不是哈萨克斯坦当局所说的“外部势力”。

美国也一再澄清,美国政府不是传言中的“外部势力”,双方外长还及时进行了沟通。那么中共是否可能是“外部势力”呢?

中共的表态不大寻常

大多数华人对“外部势力”这个名词一点也不陌生,中共时常拿“外部势力”作为镇压的借口,或进行反美宣传。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杀前,中共称“外部势力”介入;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时,中共也称“外部势力”介入;近年镇压香港民众的自由抗争,中共还称“外部势力”介入。

按照中共的逻辑,只要扣上“外部势力”的帽子,就可以大打出手,同时煽动民众对“外部势力”的仇恨,被镇压者就不会被同情,怎么迫害都不为过。

这一次哈萨克斯坦民众上街抗议,中共一开始却罕见地没有诬蔑,也没有提到“外部势力”,与哈萨克斯坦当局的说法并不一致。

1月4日的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中共党媒被安排自问自答,称中国迎来同中亚五国建交30周年的纪念日,发言人汪文斌号称“彼此关系进一步提质升级”,却对哈萨克斯坦局势只字不提。

1月5日的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汪文斌又透露,中共外交官张明1月1日出任上合组织秘书长,继续宣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但仍然不提上合组织一员的哈萨克斯坦局势。当天,新华社报导,哈总统托卡耶夫“接受政府辞职”,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报导仅称,“天然气价格大幅上涨,引发多地民众集会抗议”,但没有提到“外部势力”。

1月6日,新华社报导,“哈萨克斯坦部分地区骚乱5日仍在继续”。此次报导提到,“托卡耶夫在6日凌晨举行的安全会议上说,骚乱参加者在境外接受过严格训练,哈政府已向集安组织寻求帮助”;但新华社的报导没有直接称“外部势力”介入。当日的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汪文斌含糊表态,称“中哈互为友好邻邦和永久全面战略伙伴”;“哈当前发生的事情是哈内政,相信哈当局能够妥善解决问题”。

1月7日,中共抛出了“外部势力”的说法。当天的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汪文斌称,“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在哈蓄意制造社会动荡、煽动暴力”,“中方愿尽己所能向哈方提供必要支持”,“并愿推动上合组织为此发挥积极作用”。

中共的表态有些迟到,而且不够分量。中共外交部网站专门贴出一则后补问答,称“上合组织秘书长已经代表本组织就哈萨克斯坦当前局势发表声明,积极评价哈领导人为恢复国内局势正常化采取的措施”。

中共外交部官员张明1月1日就任上合组织秘书长,哈萨克斯坦局势1月2日发生巨变,中共外交官担任的上合组织秘书长1月7日才发表声明支持哈萨克斯坦。中共等了好几天,怎么看都不大寻常。

习近平致口信的不寻常

1月7日,新华社报导,“习近平向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致口信”。

“致口信”就是口头表达的信息,因没有直接表达的机会,只能通过第三人转述。这表明,习近平并未与哈萨克斯坦总统通电话,只是转达了口头信息。

“口信”称,中方“坚决反对外部势力蓄意在哈萨克斯坦制造动荡、策动‘颜色革命’”。

“颜色革命”的说法,加上中共一贯的反美宣传,几乎可以令人立即与美国挂起钩来。习近平的“口信”,算中共高层的正式表态。不过接下来一句话就耐人寻味了。

“口信”还称,“坚决反对任何破坏中哈友好、干扰两国合作的企图”,“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风险和挑战,中国都是哈萨克斯坦值得信赖的朋友和倚重的伙伴”。

这句话就值得玩味了,中共正式表态支持哈萨克斯坦当局的镇压,为什么却要说“破坏中哈友好、干扰两国合作”呢?

这或许证实,哈萨克斯坦民众抗议的主题之一,确实包括了反对中共的“一带一路”等合作项目。2013年,习近平曾访问哈萨克斯坦,提出了“一带一路”计划。近年来,哈国民众多次抗议,反对中共的投资项目,认为中共令哈国落入了投资陷阱。

本次民众也同时抗议哈萨克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2019年4月,纳扎尔巴耶夫曾迎合中共媒体采访说,“目前两国正在落实的双边合作投资项目达到55个”。2020年2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哈萨克斯坦,公开表示中共的投资可能有损国家主权,不但不利于长期发展,还可能带来伤害。

习近平的“口信”似乎在暗示,美国就是民众抗议背后的“外部势力”,但此次抗议开始的哈萨克西部,恰恰是美国的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公司投资数百亿美元之处。美国若针对中共,应该支持在中共投资项目之处展开抗议,而不是在美国公司投资的地点,那等于自乱阵脚。

“口信”的不寻常,也透露了另外的信息。

中共可能是“外部势力”?

实际上,哈萨克斯坦民众发起抗议后,就一直有中俄在中亚角力的说法。中共外交部和中共党媒一开始也对事态保持缄默,直到哈萨克斯坦当局请求俄罗斯出兵、并强力镇压后,中共才表态支持哈萨克斯坦当局。中共的等待进一步引发了外界的猜想。

习近平“致口信”应该算最终的表态,但中共外交部却似乎始终没有正式出面与哈萨克斯坦当局沟通过。

1月4日,中共外长王毅前往非洲三国访问,回程又访问了斯里兰卡、马尔代夫,但始终未见与哈萨克斯坦外长通话;中共外交部的几个副部长也未见公开的类似安排。最后,习近平没有和哈萨克斯坦总统通上电话,而只能“致口信”。

哈萨克斯坦当局若认为美国是“外部势力”,其外长估计不会这么及时安排与美国国务卿通话。同时,哈萨克斯坦当局若认为中共是合作伙伴,而不是“外部势力”,就应该与中共外交官员和中共领导人通话,事实却恰恰相反。中共1月7日称“愿尽己所能向哈方提供必要支持”,似乎哈萨克斯坦当局没有领情。

到底是哈萨克斯坦当局怀疑中共可能是“外部势力”,或是中共自己对号入座、急于辩白,才声称“破坏中哈友好、干扰两国合作”,目前无法得到确证。不过,中共的尴尬却是显而易见的。

中共一再倡导的上合组织,在哈萨克斯坦局势中无所作为,前苏联共和国组成的集体安全条约却快速介入,或者说俄罗斯强力介入。中共在阿富汗问题上拗不过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局势上更是鞭长莫及。

中共一直在企图渗透中亚地区,应该令俄罗斯相当恼火。这次哈萨克斯坦局势中的“外部势力”,可能是虚构的,还是真的指向了中共,接下来或许会露出更多端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