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又一央视主持人赵赫死于癌症 苍天饶过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时间1月10日晚,中共央视主持人张泽群在微博中发文透露,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赵赫刚刚去世。网传其1966年出生,年龄应在55岁左右。资料显示,赵赫1982年考入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1987年进入央视,担任央视经济频道《经济半小时》的节目主持人和编辑,生前亦是财经频道副总监,曾获得“金话筒奖”。

另有赵赫的好友赵雨润发微博透露,赵赫是得了癌症,这几年一直都在治疗,不幸的是最终没能战胜病魔。

而在赵赫之前,已有多名央视主持人或制片人罹患癌症去世,他们是:罗京48岁,淋巴癌去世;肖晓琳55岁,直肠癌去世;方静44岁,胃癌去世;王欢42岁,乳腺癌去世;李咏50岁,喉癌去世;陈虻47岁, 胃癌去世。

在不相信善恶有报的人看来,这些人罹患癌症,应与他们的职业和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比如吸烟、饮酒过度有关。此外,中国城市的严重污染也是致癌的原因之一。

然而,事实却是这些主持人或制片人虽然劳累,但并不足以使他们出现身体透支的情况,而且中共给予他们非常丰厚的待遇和保障,除了工资高,还有定期进行身体检查,定期休养。发现生病,马上给予最好的治疗。因此,说他们积劳成疾罹患癌症,实在是打中共的脸。

那么这些人早逝的原因又是什么呢?一是这些人长期生活在谎言的氛围中,而且自己也是谎言制造的参与者,心里明知而不得不摆出另一幅面孔,欺骗大众。长此以往,心理扭曲以致引发身体问题,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业已从央视辞职的戏曲节目主持人白燕升曾说:“在央视不能表达自己的主观感受。如果表达了会受到限制,被谈话,被约束。很多人无法想像,戏曲也有种种限制,……。”

二是从佛家善恶有报的理来看,骗了毒害了那么多人,甚至让人倾家荡产、诽谤佛法,造下无边罪业的他们,又如何能逃脱天谴?

就拿赵赫来说,身为财经频道主持人,他做了哪些违背天理之事呢?早前有海外媒体报导,2011年8月有名叫谢丽萍的女子爆料,她因为在2009年多次收看了央视“经济半小时”的《职业反盗版团队,一年可赚上千万》的专题报导后,基于对媒体的信任而筹集资金投资,最后血本无归,短短二年时间,“被骗数十万血汗钱”,如今非常后悔。这档节目的主持人正是赵赫。

谢丽萍的家人表示,“经济半小时”是新闻不是广告,这才让他们相信。但他们实名投诉到央视纪律监察室,竟然是无人理睬。谢丽萍表示,他们是目前唯一用真名投诉的受害人,实际受害人数有200多人。而且,被骗30万到50万的估计有100人之多,被骗50万到100万的估计有50人,被骗100万不封顶的数字不详。

据网友统计,在过去的一些年中,央视反复播放“万里大造林”、“蚁力神”、“新兴医院”、“藏密排油”“亿霖木业”、“三鹿”毒奶粉及众多烟草公司的“擦边广告”等,蛊惑人心,让民众上当受骗。央视虽不是犯罪主体,却沦为这些诈骗犯罪案件的帮凶,身为主持人的赵赫和他被查办的上司、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主持人芮成钢等,在其中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赵赫的报应是在为自己过去的所为买单。

其他早于赵赫死于癌症的主持人和制片人也都是报应使然。作为喉舌的央视新闻联播主播罗京,完全听命于中共主子,让他说什么谎话就说什么,尤其他在“六四”和法轮功问题上撒播的谎言,毒害了十几亿中国人,可谓是罪业滔天,这也难怪其住院时“口腔溃疡都比别人重”,“吃饭喝水说话都一直疼得很厉害”,最终在痛苦中死去。

而原新闻评论部副主任、央视社会专题部副主任陈虻的死也在诠释善恶有报的天理。他生前主管过《实话实说》、《新闻调查》、《东方时空》,任过《生活空间》与《东方时空》的制片人。2001年中国传统新年之际,中共炮制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用来栽赃法轮功,陈虻正是该伪案的制片人之一。2008年12月,他遭报死去。

还有2016年死去的方静,23岁成为《中国新闻》栏目主播,先后担任《东方时空》、《焦点访谈》、《国际观察》等栏目主持人。2005年1月23日在央视的《焦点访谈》节目中,重复播报所谓的“天安门自焚”谎言,诋毁法轮功,并称去河南做了所谓的“追踪采访”。

紧随其后在2017年死去的肖晓琳,1988年调入央视,主持《思考与观察》,也曾主持过《新闻联播》、《焦点访谈》等栏目。她还和其他人一起筹办了新的法制栏目《今日说法》,长期担任该栏目的制片人、主持人,该栏目的节目从前期策划到后期制作都由她把关。该栏目曾多次配合江泽民推出诬蔑法轮功的节目。

同样,2013年死去的央视电影频道《节目预告》编导、主持人王欢和2018年死去的李咏,在央视为中共卖命的这些年中,亦撒谎成性,不但毒害了中国的老百姓,最终也害死了他们自己。

只是人死了之后就真的一了百了吗?并非如此,因为生前造孽,死后在地狱中还要饱受折磨。2018年网上一篇有功能的修炼人写的文章,曾透露了罗京死后的惨况。

文章称罗京死后的这些年,“已经承受了地狱所有的一千八百种酷刑三遍之多”,作者看到,“他正被两个牛头马面的鬼使押往无生之门。他的眼中充满了恐惧,身上每个细胞都在颤抖,为他未来永无止尽的痛苦命运而哀愁”。其他死去的主持人和制片人是否也是如此呢?

世人啊,切莫忘记,上天在衡量着一切,不管你是否相信神佛的存在,是否相信有天堂和地狱,自古流传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多行不义必自毙”、“一报还一报”从未缺席。对于恶人,试问苍天饶过谁?因此,千万不要与神赌,要秉持良知、善心做事,而且一定要分清善恶,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