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专家谈“实验室泄漏”与大掩盖

(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SARS-CoV-2病毒是在中国实验室中产生的吗?对于一些杰出的研究者来说,答案无疑是肯定的。对于其他研究者来说,比如史蒂文斯理工学院(Steven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商学教授乔治·卡尔霍恩(George Calhoun),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在为《福布斯》(Forbes)撰写的多篇优秀文章中,卡尔霍恩博士概述了中国——更具体地说,中国共产党(CCP)——不遗余力地向世界其它地方隐瞒重要数据的多种方式。我联系了卡尔霍恩,深入了解了他对病毒、真相、谎言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其它事务的看法。

虽然卡尔霍恩声称自己不是病毒起源方面的专家,但他是一个聪明的人,一个“非常仔细”的人。当他第一次听说武汉病毒研究所“在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时,他几乎立即意识到:武汉实验室和疫情肯定有关联。巧合太明显了,”他说。

确实如此。

卡尔霍恩说,“对我来说,‘实验室泄漏’理论应该是默认假设,或者像统计学家所说的那样是‘零假设’,需要彻底调查。”(注:零假设又称原假设,指进行统计检验时预先建立的假设。)

相反,许多著名的评论家反驳这个假设,我们并不完全清楚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自从全世界意识到武汉发生的事情以来,“在我看来,细节已经将焦点转向实验室泄漏理论,”卡尔霍恩补充道。

然后我们讨论了Matt Ridley和Alina Chan的《病毒》(Viral)一书。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这本书在网上疯传——这是有充分理由的。

卡尔霍恩认为,作者的工作“做得很好,用细节丰富了这两种理论(人畜共患病和实验室泄漏)。”此外,“他们诚实地、公平地比较这两种理论,但天平越来越倾向于实验室泄漏。”

另一个“导致这一结论的令人诅咒的因素是中共令人难以置信的石墙(阻碍议事)运动。”根据卡尔霍恩的说法,北京那些人的行为“非常像他们有可怕的东西要隐藏”。鉴于该病毒在全球范围内造成的巨大破坏,所谓“民族自豪感”的说法不能解释为什么中共在这个问题上拒绝合作。

对此,我回答说:“我们真的不应该对中共试图欺骗世界感到惊讶。毕竟,狗吠叫,骗子说谎(都是常见的现象)。西方的任何媒体是否都应该为支持北京而承担责任?我的意思是,没有西方媒体审视自2020年初以来中国传出的可疑数字。例如,在美国,人们似乎被唐纳德·川普(特朗普)的语言(武汉病毒等)分散了注意力,而不是专注于更重要的细节,比如中共的不诚实。”

然后我问他的想法。

卡尔霍恩回答说:“我认为很多媒体肯定被他们对川普的敌意分散了注意力,并认为无论川普的立场是什么,都是糟糕和错误的,他们应该坚持相反的观点。”

他继续说道:“我记得,当川普开始禁止从武汉和中国旅行时,2020年1月31日,他被(现任总统)拜登抨击为‘仇外心理’,这为主流媒体设定了基调⋯⋯即使后来拜登站出来支持旅行禁令,不愿批评中共的心理也已经融入了媒体的心态。”

这是故意的还是盲目无知的?这由读者判定。

然而,令人痛苦的是,在2020年初,该病毒成为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一个医学问题。

令卡尔霍恩惊奇的是,直到最近,都很少有人去做他在许多专栏中所做的那种 “基于公共数据(不需要真正的数据挖掘)”的简单分析。就连《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也没有真正阐明其含义,尽管他们的数据非常清楚。它实际就像2加2等于4那么明显,但媒体(基本上)没有做过这些计算。

然后,我向卡尔霍恩询问了他对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支持中共中扮演的角色的看法,特别是在大流行开始时。

“至于世界卫生组织,我不是专家,所以我的观点是传统的,并且基于一般的公共信息,”卡尔霍恩回答说,然后补充说,该组织似乎“具有联合国的所有的功能障碍。它很难在不造成损害情况下在其成员之间找到共识。它有善意, 但效果不佳。”

在这里,我有点不同意卡尔霍恩的观点。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很可能是以一种随意的方式运作的,但它似乎故意允许中共控制病毒起源的宣传。我可以把很多词与世界卫生组织联系起来,但“善意”不是其中之一。为什么?因为它似乎已经屈服于中共的“要求”,忽视了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

世界卫生组织可能有一条通往大马士革的道路。当时一位主要顾问指责中共进行了大规模的掩盖。但这些指控来得太晚了——损害已经造成。如此多的生命已经丧失。一些人认为世界卫生组织手上沾满了鲜血。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全世界有数百人正在向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寻求赔偿。他们会成功吗?我希望如此,但我有我的怀疑。卡尔霍恩也是如此。他认为,他们的努力“将像人们试图起诉沙特阿拉伯所造成的9/11损失一样。”换句话说,“这将是巨大的政治素材,但不太可能在现实中得到回报,”他说。

让我们希望卡尔霍恩错了。可悲的是,他可能是对的。中共很可能永远不会为其欺骗和谎言付出代价。

作者简介:

约翰·麦克格利翁(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员和散文家。他的作品发表在《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国保守党人》(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公共话语》(The Public Discourse)等知名媒体。他还是《硬币电报》(Cointelegraph)的专栏作家。他的推特是:@ghlionn

原文“The Wuhan Lab Leak and the Cover-Up of the Century: Interview With an Expert”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