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中共政法工作会议 习亲信释严峻信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每年一度的中共政法工作会议于2022年1月15日、16日在北京召开。

此前两天,1月13日,中共官方公布原中共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孙力军被正式起诉,涉嫌受贿、操纵证券市场、非法持有枪支等三项罪名。

习打虎震山

外界分析,中共当局拿下孙力军的真正原因是他参与了针对习的政变。海外有自媒体爆料孙力军的终极后台是江泽民,江泽民非常喜欢孙力军,包括长相、为人处世和对老人特别会讨好,江泽民对孙力军的喜欢与赏识,让孙在很多方面有恃无恐。

孙力军的另一个政治靠山就是前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孟建柱同样为江曾马仔。孙力军落马被视为习近平整肃公安系统的雷霆之击,公安及政法系统是江派人马长期盘踞的反习阵营。

1月15日,新华社发表习近平对政法工作作出的重要指示,强调“要坚持党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以实际行动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同一天,中纪委开播专题片《零容忍》,孙力军电视认罪。

“零容忍”,结合日前党媒罕见放话,“打虎拍蝇,哪管‘刑不上大夫’”,习近平为保二十大连任,与对手恐将展开血博已经无法避免,副国级老虎落马似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中共今年面临七大困局

1月16日,政法工作会议结束时,习近平的亲信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作了小结,更是释放出形势严峻的异常信号。

陈一新讲话强调要形成“四大共识”:重视总结近些年来政法战线“十大探索”、正视“七个方面”的复杂形势、今年政法工作要做到“五个坚持”、深入研究“七大课题”。

一年前,2021年政法工作会议结束时陈一新作出的小结,强调要形成“五大共识”,2020年打响打赢了“七场硬战”、上了“五堂生动教育课”,2021年要认清“七情”、坚持“六大导向”、突出抓好“十件要事”。

对比2021年和2022年的陈一新讲话,除了对上歌功颂德,对下自我表功的官话、套话外,2021年的“打响打赢了‘七场硬战’”,即疫情总体战、政治安全战、经济保卫战、改革攻坚战、扫黑除恶战、社会治理现代化启动战、政法队伍整顿战,“战战精彩,影响全局,令人信心倍增、斗志昂扬”,这些用词和共识在2022年陈一新的讲话中全部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复杂和严峻的形势,陈一新强调,表现在“七个方面”:“外部势力对我国遏制打压是重大威胁,世纪疫情冲击是重大考验,全球通胀环境是重大外在压力,政治安全风险是重大隐患,经济金融风险是具有外溢性的重大风险,社会治安和公共安全风险是重大挑战,新型安全风险是重要风险增量。”

这七个严峻形势,前三个是国际上的,后四个是国内的,或是“威胁”、或是“考验”、“压力”、“风险”、“挑战”连续用了七个“重大”,突显中共当下面临的囚徒困境。结合五天前,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开班式上的讲话,“矛盾风险挑战之多、治国理政考验之大都前所未有”,中共应该是强烈感觉到了其政权的危机与二十大前权斗所带来的巨大风险性。

客观想一想,这七大严峻形势还不是中共自己折腾出来的吗?国际上,中共的全球霸权野心和台海军事扩张与挑衅,让国际社会倍增警觉,中美冷战、欧盟挺台、日澳联手,无一不剑指中共,近期,哈萨克斯坦事变让中共吹嘘的中俄战略伙伴关系走向分裂。中共正在成为全球的弃儿。

国内,1月15日,奥秘克戎已经攻克京城,再次破功清零防控政策,让中共脸上无光。此外,中共冬奥会本想出彩,彰显其强大与优越,但去年年末以来,各国因彭帅事件和新疆人权问题对冬奥会发起抵制,中共仍然罔顾事实,一味地抵赖与掩盖人权迫害真相,这回,连病毒都“看不过眼”,发起迅猛“抵制”了。

极端的疫情封锁政策不仅制造了西安的掩耳盗“零”闹剧,还重击中共的经济,中共经济的“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风险,2022年恐雪上加霜,通胀和金融风险防不胜防。经济下行导致大规模地方公务员降薪,铁饭碗变成了泥勃勃。

陈一新强调,“政法战线要认清形势、未雨绸缪,积极有效应对。”

“保二十大”连任压倒一切

在阐述完困局之后,陈一新亮出今年政法工作的重大任务,“全力护航党的二十大,是今年政法工作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是政法战线务必抓实抓好的头等大事。”

二十大的核心政治功能就是保习近平二十大连任。从陈一新喊话政法系统“全力护航”、“压倒一切”的用语来看,习近平连任仍然存在变数的风险性。风险性并不来自国际社会外部,更非来自民间社会,而是来自党内以江曾为主导的各类反习力量。

2021年陈一新在政法工作会议上的总结讲话中提到的,“五堂生动教育课”,核心自豪课、初心自励课、制度自信课、风险自警课、科技自强课,“堂堂震撼”,到了2022年的今天,变成了“稳字当头,把保安全、护稳定各项措施提升一级”、“努力打造忠诚干净担当的政法铁军”等严厉措辞。

昔日的自豪自信自强,逆转成了刀尖向内的“自我革命”。1月14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窑洞之问“的答卷人》一文,称党史上那些“生死攸关”的转折点,往往是一次次绝境重生的“自我革命”。

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去年以来在党政军各界要求努力学党史,并在去年11月六中全会以来,在多个重大场合数次提到“历史自信”,强调“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自信,既是对奋斗成就的自信,也是对奋斗精神的自信”,“弘扬伟大建党精神,坚持党的百年奋斗历史经验,坚定历史自信,不忘初心使命”。个中意涵耐人寻味,释放的信号也非同一般。

中共的历史究其本质就是一部残酷的权斗史,毛泽东第一份历史决议所达到的对王明左倾路线的否定充满了内斗的血腥过程,习近平在十九届六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讲话中数次引用毛语录,甚至说,“不惜国内打烂了重新建设”,给对手放狠话。

中共或亡于内斗

对比习亲信陈一新在2021年和2022年政法工作会议上的总结讲话,还有一个显着的重大变化。

2021年讲话中,陈一新五次提到“郭声琨”,其中四次用了“声琨”同志这种较亲近的称呼,但在2022年讲话中,仅一次提到“郭声琨”。

去年9月底,孙力军被宣布双开,10月2日,傅政华落马,中共司法部和北京市公安局立即开会表态,高声称喊“支持中央决定”。

6天后的10月8日,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在全国第二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工作推进会上露面,表态称,“拥护”中央对孙力军和傅政华处理的决定。

郭声琨是江西人,据传是曾庆红的表外甥,去年,曾庆红侄女曾宝宝的“花样年”公司陷入债务违约,显示出曾庆红已遭到习近平的出击。郭的延迟表态,透露出曾庆红势力的消极抵抗态势。郭与其前任孟建柱,下一步是否会沦为“哪管‘刑不上大夫’”的打虎对象,外界拭目以待。

傅政华落马前夕,党媒《求是》在刊文重提“文化大革命”时期,“林彪反党集团”企图武装政变未遂,中共大小官媒广泛转载了该文。对照中纪委对孙力军案的严厉通报措辞“政治野心膨胀”、“大搞团团伙伙”等,外界推测孙力军傅政华落马的核心最错应是参加了针对习政权的政变或威胁习生命安全。

2022年1月13日,中共公布孙力军三项罪名,篡政夺权成漏罪。孙力军案件,中共高举轻放,出于习近平的保党软肋之举。斗而不破,意在吓阻对手不要乱来,而非不留余地一网打尽,然而斩草不除根,必后患无穷。

近期,栗战书出事风波与刘亚洲被控传闻,更彰显出中共高层权斗的白热化与云波诡谲。百年中共一路血腥,本该进入历史的垃圾堆,习近平的保党看似能为党续命,但历史的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中共是一切祸害的根源,保党势必为对手留下反扑与攻击的敞口,习在内斗风险性加剧的同时,也加速了中共的灭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