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访谈】李云翔:冲破桎梏 讲述被“消音”的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18日讯】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方菲访谈】。今天节目请来了一位特别嘉宾,导演李云翔。几年前,当李云翔执导的纪录片《活摘》获得广播电视界最高荣誉,皮博迪奖的时候,我曾经邀请他上过节目。

今年他带来了又一部力作《沉默呼声》。这部电影获得今年奥斯汀电影节的观众选择奖,并即将在全美30个城市上映。今天我们请李云翔来跟我们分享影片幕后制作的感人故事。

李云翔你好,很高兴能够再次采访你。

李云翔:方菲你好。

主持人:李云翔还是先请你来简单介绍一下你的这部的新片,我听说它是以真实人物为原型的是吧?那它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李云翔:《沉默呼声》这部影片讲述了在中国大陆的清华大学有几位学子,还有美国的一位驻华记者,他们怎么样在一场大的迫害当中,联起手来把被封锁的一些真相能够讲述出来。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

主持人:对,我看了这个片子,我觉得虽然拍的是二十年前的这个故事,那时候为背景,但是跟今天其实有很多的这种相关性和连结性。那在请你接下来说之前,我想先放一下这部片子的预告片,这样能让我们观众朋友有一个比较直观的感觉。

清华大学高材生的真实经历触动了我拍这部片子

主持人:所以李云翔看了这个片子,我想起几年前采访你,就是因为《活摘》那个纪录片采访你的时候,那个纪录片我知道你是8年磨一剑,就是你这个属于慢工出精品的这么一个风格。那个片子讲的就是两位加拿大的律师,他去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那这部片子我想问问你,你是多少年磨一剑呢?

李云翔:这部电影也是花了很长的时间,因为我们光写剧本就写了两年多吧,大概是改了几十稿。然后,又有大概将近半年左右时间的前制,实际拍摄两个月。然后后期又将近一年的时间。

主持人:那为什么,就是什么触动你要拍这么一部片子呢?

李云翔:在拍上一部纪录片的时候,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人,他说他从中国大陆出来,在监狱里面待了8年多,他就是王为宇。我有幸跟他见面,他就把他的故事一五一十地给我讲了一遍。当时我听了之后,非常受感触。因为我们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很多人都知道,清华大学那在中国来讲是最高学府之一。他当时是在清华大学,马上就要拿到博士学位,而且是在学校是辅导员。

所以可以说无论是从要想从政也好,要想进大的公司也好,要想自己创业也好,可以说是前途无量。那么这样一个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才,在1999年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之后,一夜之间好像变成了国家公敌一样。那么他面对这种很切实的,涉及到自己整个人生的选择的时候,他有什么样的心路历程?他为什么做了这样的选择?他和他的朋友们怎么在这种高压的环境下,还能有勇气把自己的心声讲述出来,所以对我来讲是很大的一个震撼。

那么他既然相信我,能把故事讲给我,我也想我应该尽我的一份力,把他的故事拍成一部电影,这就是创作的初衷。

大时代下 人为了讲真话所付出的努力 正是经典电影题材

主持人:我觉得你选择的题材好像很多都是大多数人不太触及的,是吧。因为虽然说法轮功这个题材,大家很多人也都知道法轮功的情况,但是好像比较少看到类似这样的作品。

李云翔:对,这个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也有很多记者问我这个问题,为什么我要去拍这些题材。但我想问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没有更多的人来拍这些故事?这些故事不是恰恰反映了在这种大时代下,人们为了争取自己的权益,为了讲一句真话所付出的努力吗?那么它跟历史上很多那些经典的故事,在高压面前,在危险面前敢于仗义直言的,有什么区别呢?为什么就没有更多的人来拍这些故事呢?

主持人:那你觉得为什么没有更多的人来拍这些故事呢?

李云翔:那一方面我想从好莱坞的角度吧,从1997年当年我记得有三部,好像是题材稍微敏感一点的跟中国有关的影片出来。从那之后越来越多的西方的制片人和制作公司,为了能够进到中国大陆这个市场,从一开始有一些自我审查,到现在主动迎合。所以为了进到中国这个世界最大的电影市场,很多公司做了一些妥协。那么另外一方面,这么长时间以来,中共当局吧,也对各种团体散布了很多的可以说是谎言。

所以有些人可能也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在我看来,越是这些没有被关注的话题,越是应该去花时间了解,这样才有可能做出真正打动人心的好作品。

有些时候 保持沉默本身就是一种谎言

主持人:是,我们看到这些年,中共各方面的这种渗透和它的这种压力,对西方社会其实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我觉得你这个问题是挺好,就是其实应该有更多的人去做这样的事情。那我还想问你一下,就是这个电影的片名。电影的这个英文名叫《Unsilenced》,然后中文的翻译是《沉默呼声》。其实这两个不是完全同样的意思,Unsilenced的意思就是说,好像是一个本来被沉默的东西,让它不再沉默是吧,你为什么起这样一个名字?

李云翔:因为现在,当然在中国大陆很长时间以来,人们的心声是很难表达出来的。所有的媒体被这个政府控制,包括在网路上,也没有一个真正自由的环境。所以很多人的声音等于是被禁声了,甚至可以讲整个国家都给禁声了。那么现在在西方世界,其实我们也都能够感同身受。有些时候你要讲真话,也是需要一些勇气的。我们知道现在有这种取消文化是吧,那么很多人有一些观点的时候,他也不太敢去表达。

所以我觉得这个故事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它不仅仅是在讲述中国的一群学生,他们的一些抉择,他在逆境当中展现这种精神,其实对很多人,包括西方的观众,我觉得从中也能获得一些启迪。所以这个片名我们就起了一个叫做Unsilenced。而且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在很多时候人们会讲,说我没有故意去迎合一些谎言,或者说在谎言面前,我只不过是保持了沉默。但是有的时候保持沉默本身,就已经是谎言了。

主持人:是。所以就是我觉得有勇气去讲述这样的故事,本身也是冲破那种无形的阻拦,无形的大家各自给各自设的自我设限,或者是一种强大的势力给你设的这样一个限制。

影片拍摄过程中面对多方压力 更说明应该做这件事

李云翔:是这样。那么这部影片在筹设到拍摄当中,我们也可以说是亲身经历了一下主人公那种感觉。当然没有那么严重,可是在实际拍摄当中,其实在拍摄之前的这个……在casting(选角)的时候,在选择场景的时候,也都遇到了很多的这个各种各样的压力和阻挠。当然我们一方面感觉到压力很大,另一方面,也许这就证明了这故事本身的可贵吧!如果你要拍一个简单的浪漫爱情喜剧,我想可能也就没什么阻力了。

主持人:那您能不能举些例子,什么样的压力和阻力呢?

李云翔:对。在影片这个开拍之前,我们有一个这个production meeting(制作会议)。我们团队内部的人就在讨论怎么办?那我跟大家讲,我说,我们要拍一部关于跟中国有关的影片。第一呢,我们不能用中国的演员;第二呢,不能用中国的场景。大家看看怎么办吧!确实难度很大嘛。后来我们是去台湾取景拍摄。最开始我觉得在台湾这样一个自由民主的环境当中,应该会容易很多,但是实际遇到的困难还是很大。

因为在台湾呢,由于中共长期以来这种打压,这种谎言的宣传,这种不定时的侵扰吧。那么在……即使在台湾也有很多的演职人员感到恐惧,或者是不愿意参加这样一部影片的拍摄。所以我们在选角、场景方方面面,经常遇到有人已经答应了,也同意来出演了,那么后来在临开拍前不长的时间,决定不参加了。

那原因好像是来自家里面,甚至来自台湾影视界的一些大佬,给他很大的这个压力。那么也有场景呢,我们的人员已经去开始制景,第二天就要拍摄了,那么得到通知说:不可以拍了。所以等于每天十二、三个小时拍摄完毕之后,我们连夜还要再去寻找第二天拍摄的场景,所以整个强度还是蛮大的。

主持人;喔,在台湾也会碰到这样的情况啊?就是我印象中台湾民众总体来说,应该是比较反感中共的。我没有想到就是说台湾的这个演艺界的……也会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受这样大的影响。他们是担心以后在中国发展有问题吗?

李云翔:我想很多人是的。因为在台湾出版的影视作品,台湾市场相对还是比较小吧。那么可以理解很多人都希望能够把作品卖到中国大陆去。那中国大陆又是一个红线很多、地雷很多这么一个市场,搞不准哪一天就被上了黑名单、被逼道歉哪,或者采取其它的一些做法。所以人们就深怕得罪了中国大陆的一些人士,哪怕内心很支持这样一部作品,有的时候也不愿意来参与。

剧本修改数十次 力图带给观众心灵震撼

主持人:这个真的是就是拍这样的一个片的这个……可以说是难度喔。等一下我们再问问你在拍片过程中,还有什么样的幕后的这种要克服的东西。但我想先问你一个事情,就是刚才你提到那个剧本,你说这个剧本就是改了几十次,然后花了很长时间去写。那这个是正常的吗?就是在业界,它算是正常的时间,还是算时间长的?为什么会改这么多次呢?

李云翔:对,一般剧本确实是要改很多版的。有一句话叫writing is rewriting,所以说基本都是打磨出来的。那么我们在创作这个故事的时候,一方面要兼顾到它是基于真实的事件,所以一些大的时间、大的事件上,其实我们是有一定限制的;那么另外一方面呢,从我本人的角度,因为我是很喜欢那些看了之后给人很大震撼和触动的一些影片,比如说像这个《肖申克的救赎》、《辛德勒的名单》,类似这样的影片。

那么我也在想就是说我们创作的时候,能不能多跟人家学一学?看一看他们的这个剧作和创作当中,有什么样元素、什么样的方法,能给观众看完了之后带来这么巨大的心灵震撼。那我记得,当然这个很经典的影片啦,我记得我看过之后,第一遍看完之后,很长时间都在回味,都在回味这些剧情。

所以我们的影片当中呢,也多跟这些大师级的作品们学习,怎么能够在铺陈方面,在人物的塑造方面,在表达的主题方面,能够给观众一个难忘的这么一个心灵上的感受,这是我们所希望达到的吧!

主持人:对,我觉得就是影片中的一些台词,就是让我印象很深,可以说很真实。比如说那个老教授,他就劝他的这个得意弟子吧,不要去参与法轮功的时候,他就举他这个儿子的例子。他就说10年前他儿子……他说我儿子跟你年纪差不多大,然后后面他就说了两三句话。就是他说的那个话,我觉得在中国经历过这个……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说一下,会剧透吗?还是怎么样?

李云翔:没问题,可以。

首次披露:六四对话来自于真实生活 打动人心

主持人:他就跟这个年轻人说,他的意思就是他不知道会那样,他儿子会在“六四”中会被枪杀,他的意思他如果知道的话,他打断他的两条腿,宁可一辈子去伺候他,就也不会让他去。那我觉得那个就是给人印象特别深,就是……而且特别真实。就是凡是经历过中国大陆“六四”,或是那个时期在中国的人,都觉得就是很多父母的这种心声。

包括后面他主人公跟反角之间的对话,包括这个反派人物他说的话,就他不多,但是他非常的到位,而且就给人感觉很有深度。我不知道就是在你们创作的时候,是不是在这方面真的是下了很多功夫?

李云翔:您这个有很深洞察力。这件事情是我第一次公开讲啦。老教授跟他讲的这句话,这是我亲耳听到的,这是我身边的一个人,他给我们讲述他当时内心真实的感受。原话。那一小段话几乎是一字不差的、把他当时的话复述了下来。因为当时我听到的时候,我就非常震撼。一个……尤其是后来我有了小孩儿之后吧,为人父母谁会说我宁愿把我孩子的腿打断,养他一辈子?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痛悔心情,讲出这样的话来,当时我就把它记住了,因为我觉得很多时候在生活当中,你遇到的一些素材,它是你创作最真实的灵感的源泉。所以我就有个习惯,遇到什么东西打动我了,我回头把它记下来。那么这是其中的一个令我很打动的地方。

主持人:是。而且其它的这个台词,我觉得就是它似乎不……就是给我的感觉,你不想让他说很多话,但是你让他说的话都是在那种情景之下,就是让人感觉特别真实……那些话。所以我觉得这个台词,就是说你要说到“回味”的话呢。可能这个是让观众会……很打动观众的一部分。

李云翔:对,台词的部分其实当然我觉得还是在学习当中吧,这个很难创作,因为它一方面,它不能完全是生活化的语言,它毕竟是电影当中的台词,但是又不能够脱离生活。所以怎么在这个生活当中把它提炼出来,在电影当中的一种台词,听了之后很干脆、很有力,但是又觉得很真实,这个也是在一直试图突破的地方吧!

演员的用心和与导演的默契 让角色出彩

主持人:是。我觉得这个其实很关键的。因为你第一要素,让观众看了要觉得真实。那还有一个,因为我自己看过影片,我就是从一个观众的角度来问你一些问题。还有一个就是说,我觉得这个演技的话,比较让我印象深刻,一个是主角的演技。

当然我看这个媒体报导说,您这个片子几位主角是台湾的新秀演员,但是我觉得那个主角的演技真的是挺成熟的,而且特别是他最后从监狱走出来那一段,他后面跟着两个警察,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就当时是以为自己会上刑场,还是怎么样。就是他那个脸上的表情,你一看你就会觉得他有很多东西。我不知道您是不是在跟主角讲戏的时候,有跟他过这些东西?

李云翔:我们这一位主角,他其实是台湾的一名新秀的演员,他科班表演系毕业之后,演了一些不同的小一点的作品。那么我们在选角的时候,就跟他有一个很深入的沟通。我第一次见他,我的感受就是他的这个“专注力”特别打动我。因为演员,尤其是好的演员,一个是专注力,一个是想像力。

其实如果第三点就是人生的阅历了,都是对他表演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一些因素。我们这位演员,他就有非常强大的专注力,到什么程度呢?他哪怕是简简单单地只是看一样东西,你只需要把相机摆在他的面前,你就很想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所以他来演这个角色就非常出彩。

你说那一场戏,当他走过这个长长监狱走廊的时候,当时我们是有过一个探讨,他有问我说,导演你觉得这场戏有什么要求,什么想法?我说我们要不要试一试,假设你走这一小段路,就是你走完你整个人生的旅程。他说好,我明白了,这演员还有个特点,他很有灵性,一讲他就马上明白了。

他回去走这一趟,他的眼神当中,能感觉到他对父母的不舍,对他妻子的一些怀念,对他的孩子,对他的同事、同学。同时也能感觉到,他在这种环境下的一种坚定。所以是很有层次的一种表演。当时我记得我们时间很紧张,因为这个监狱给我们的时间很短,要马上拍完。所以我们架起来之后。

主持人:真的到监狱去拍。

李云翔:是,那是个真实的监狱,很短的时间就把他这个拿下来了。所以我个人觉得很满意。

主持人:对,所以你说得这个很多层次,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看的时候,我觉得他有很多东西,当然不是完全能意识到是什么东西,但是他会让观众印象深刻。另外一个让我印象很深的人,是那个最大的反派,演反派的书记的这个角色。我当时看的时候,我就在想说,我说哇,我说一个台湾的演员,能演出大陆政法委这种人的阴险,这种不动声色,我觉得不可思议,我觉得这演得太到位了。

李云翔:对,这位演员他叫王自强,是我很尊重的一位演员。他本人有非常传奇般的人生阅历。他之前是台湾特种部队的一名教官。后来在退伍之后,给很多大老板或者是名人负责他们的安保工作。所以他可以说两岸三地,很大的场面,很多很高阶的一些社会层面,他都有所接触。所以无疑来讲,他的观察和他的阅历,他应该说什么都见过了。

另外一方面,他很用心。在这个剧本当中,我们并没有给出这个人究竟是来自于哪一个政府单位,但是他本人在看过剧本之后,他自己做了研究。他刚跟我一见面就说,导演这个角色,是不是六一零办公室的人。我当时也很惊讶,说明他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一眼就看出来这个人从哪里来。

跟他配合当中,我感觉非常酣畅淋漓可以说。因为每一场戏,他的一些新鲜的想法,我们一些思想的碰撞,总是有一些非常出彩的地方。他的一些很小的动作,比如有一场戏,他从一个办公室出来之后,不经意间把桌子上的党旗和国旗稍微调整了一下,然后就走了。动作不多,他的表情也控制得非常精准,但是几乎每个人看完都跟我讲说,哇,这个人太吓人了,这个演员哪里找的?

主持人:是,我也记得那场戏,让人印象很深刻。虽然他在语言、行动上,其实他都表现上是不动声色,但是他其实后面有很多东西,把他的生活阅历和对这个片子、对这个故事的理解都融进去了,是吧?

李云翔:对,而且这个合作还不仅仅是在怎么把这些戏演好的问题,对这个角色上,这位演员有非常深刻的理解。我之前不是讲有一个场景被人家取消了吗?那个场景就是杨书记,本来的办公室,我们有一个很大的办公室给他来拍戏。后来取消之后,我们想怎么办呢?等于是把这个坏事变成了好事,就想这样吧,我们表现了杨书记这么多的层面,但恰恰缺少一个他自己的一个时光。他作为一个更人性化的一面。

所以就把这场戏换成了他的公寓里面,他的别墅里面。他在精心地保养自己的手表。这场戏换了地方之后,他本人知道之后,他也非常激动。他说,哎呀,我一直也在想,怎么让我这个角色更加饱满,更加贴近观众,更立体的一个层面。所以等于这样不谋而合,修改了之后,那场戏他的表演也非常精彩,我觉得,在修表,关键的时刻抬头这一看,好像给人印象很深刻的样子。

三场酷刑场景 对摄制组和演员都是挑战

主持人:对,我也记得那个场景。我觉得那个真的是不错的,而且给人感觉很有西方大片的格局,用这样的一个场景去表现他这个人物。另外还有一个,我必须得说一下,就是这个片子的酷刑场景,有三个主要的。我觉得拍得特别真实、特别恐怖。我基本上看的时候不太敢看,我把声音都要关掉。我觉得拍这样的酷刑场景,对于摄制组,演员是不是也是挺大挑战,挺艰难的这么一个事儿呢?

李云翔:在剧作的时候,以及在准备拍摄的时候,这个部分是经过非常多的考量。因为一方面在中国大陆,我采访过的很多法轮功学员也好,也因为其它原因,在中国受打压的一些人士也好,他们所经历的酷刑和经历的实际状况,其实是非常惨烈的,要远远超过我们电影当中表现的这个场景。

但是另一方面,电影当中,如果你表现得太过了,那观众看都不敢看,好像也不是我们要实现的目的。所以我们基本上没有太去呈现特别血腥的场面。很多时候是靠一种隐喻,或者是靠一种暗示,让观众自己去脑补。所以现在很多人看了觉得,哎呀很受触动,但还不至于说不敢看的这种程度。

在拍摄的时候,比如说其中郭霞她承受了很不人道的一些酷刑。我跟这个演员也有很好的一些交流和沟通,她也很勇敢,因为你拍摄这样的场景,这么多人在看,其实对演员挑战是很大的。当时我们把所有人集中在一起,跟大家讲了这个酷刑背后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拍这个酷刑?现场除非特特别有必要的,我们也把这个很多人员,就清场吧,现场只留下几个人,这样让演员能够在一个更安静的环境当中专心的去表演。

主持人:是,我觉得确实是像你说的,又不能够完全的,像真实(情况),因为我们看到了很多报导,包括法轮功学员亲身的披露,其实在大陆的那个环境,它的酷刑是比这个要残酷很多,在很多时候,但也不能在影片中那样呈现。所以我觉得那个东西,但是又拍得很真实,这个其实是挺不容易的一个事情。在拍摄过程中,除了你刚才提到的,从一开始选角过程,还有一些场景遇到的困难,还有什么其它遇到的主要困难呢?

场景还原难度:既要有历史感,又要与现实贴近

李云翔:也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经历。比如说我们在台北市中心拍摄一场戏,两个警车呼啸而过,警车上贴有公安的字样。在拍摄的时候,很多台北的民众看了之后非常惊讶,就纷纷拿起电话报警。我们之前有跟警察局备案申请,警局也知道说他们在拍戏了,可是民众觉得还是不放心,没有办法,员警就派人到现场疏导,告诉民众请不要担心,他们是在拍戏。这个事情第二天我们还上了当地的报纸。这就说明在中共军机的长期干扰,各种各样打压下呀,其实是给台湾的民众造成了很不好的一些阴影。

主持人:对,您说到这个就是我想就是要在台湾呈现20年前的北京,这个也不是一件容易事,是吧?

李云翔:是这样的。当然你现在要是回到北京拍,拍20年前,应该也很难。

主持人:对、对、对。

李云翔:难度很大。台湾还有一点好处是在台北吧,因为像一种强制拆迁他们没有嘛,就是很多建筑得以保存。那么在不同时期的建筑和场景,其实都是可以找到的。再加上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美术团队,他们其实也在中国工作过。所以我们在尽最大努力的,能够去还原中国的一些场景。但是包括道具、制景、包括服装,我们当时有一个讨论。就是如果你去想百分百真实地还原1999年或者是2000年,中国大陆的这个情况,其实是不现实的,尤其是我们这个预算根本是做不到的。

比如说你在街上拍一些外景,那车来车往很多东西你不可能都把它封住,对吧。所以后来我们的一个目标,就是不要去管它这个东西本身是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我们要管这个东西呈现的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是不是带有一点历史感,同时又跟现在能够贴近。为什么我们做这样一个选择呢?因为这是一个历史事件,但这个事件到今天为止并没有结束。

那到今天几乎是左右中国政局的很主要的一部分。所以我们不希望观众看完电影之后觉得:“哇,这是老黄历了吧。”没有,我们希望它既有这个历史的厚重感,同时还能够告诉大家这场迫害还在持续。很多人还在中国大陆,日以继夜地,冒着生命危险去把自己的心声表达出来。

主持人:其中有一个场景就是清华大学那个校门,左边清华大学四个字,那个是在哪儿拍的?

李云翔:也是在台湾拍的。

主持人:我知道,是找一个学校的门,然后把这个匾放上去吗?

李云翔:其实是的。

齐心协力 做正确的事

主持人:好的,好的。所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有没有在拍摄过程中,让你觉得特别感动的一些故事。

李云翔:最感动的其实是来自于整个摄制组。因为大家顶着这么大的压力,能够最终选择参与这部影片的,我觉得人们还是能够认同我们的理念。而且知道这是一件正义的事情,愿意为这个出一份力。尤其是我们的很多演员们,他们面临着来自方方面面的各种各样的压力,他们能够沉下心来,能够做大量的准备工作,能够把这些东西吃透再呈现出来。

这个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我觉得不管在拍摄当中有哪些困难吧,将来回忆起来大家会觉得这个事情并没有白做。

我记得有一场戏,我们是拍摄在铁路桥,郭霞和王博宇很重要的一场戏。当时我们是晚上拍,非常冷,我基本在Monitor前面,就一直在打冷颤,非常冷,我都觉得坚持不下去了。这个时候我们有一位演员,就把他的一个加热宝给我了,说,导演,看你太冷了,你拿着用吧。

这个虽然说很小的加热宝,我还真觉得非常温暖。所以就等于是大家是互相鼓励,共同克服很多的困难把这些戏能够拍下来。

独立影片能够院线上映 相当少见 需要大家支持

主持人:真的是大家齐心协力的那种感觉。那现在云翔你这个片子就是1月21日要在全美30个城市上演了,其实在疫情期间能够在美国这么多城市上演,我觉得对于一个独立制片的片子来说,这个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

李云翔:没错,你说得非常对。作为独立电影,其实有没有疫情,你能够有比较大面积的院线的发行都非常困难。那么我们应该说首先我们在奥斯汀电影节上,获得了一个观众评选的一个剧情长片的奖项“观众选择奖”。

那么“观众选择奖”说明什么?说明观众是认可的。这个有的时候比影评人的奖,对于院线来讲,他更看重。那另外就是这个院线很多的选片人,看过我们这部影片之后他们也被这里面的故事深深地打动。那有人也说,很久以来没有看到这么一部震撼人心的影片。

当然我们知道,现在好莱坞从市场的考量吧,更多的来拍一些sequel(系列),更多地来拍一些已经被市场验证的一些概念的影片。那么原创的、独创的东西越来越少。那么我们能够直击这个敏感的议题,能够把人性当中最珍视的部分拿出来、展现,所以我觉得很多人看了是会很感动。

也正因为此,他们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疫情当中当然是还是很艰难吧,所以也希望大家如果有条件的话,能够到影院去支持我们这部影片。因为影片在拍的时候,当然更多的考虑是在大萤幕上,包括它立体声的一种效果,所以应该在视听感受上,可能比家里看还要好一些。

主持人:这30个城市里面包括哪些主要城市?稍微给我们讲一下。

李云翔:对,包括纽约、洛杉矶、芝加哥、华盛顿DC、休士顿、旧金山等很多主要的城市。大家可以上unsilentmovies.com我们的这个网站上,上面有整个戏院的完整的列表,而且也有订票的连结。

主持人:好的,那我下面也跟我们的观众朋友说几句话。观众朋友们,这个片子是在1月21日开始,将在全美30个城市上演,包括纽约、洛杉矶、休士顿,还有其它的大城市。不少地方是连演一周的,所以大家可以在购票网站提前订票。

其实我觉得正如电影海报中所说的,在一个没有真相、没有正义的社会里,每一个人都是受害者。所以其实我觉得这部电影讲述的故事,也是和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我们想生活在什么样的社会,可能也取决于我们每个人的行动。

好的非常感谢李云翔,今天来跟我们分享您的这个片子幕后的故事,也祝您今后取得更大的成功。

李云翔:谢谢方菲。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那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方菲访谈频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方菲访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