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河南县长扬言先隔离再拘留 “恶意返乡”火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21日讯】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美东时间1月20日,京港台时间1月21日,欢迎收看《秦鹏观察》的《时事天天聊》。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河南郸城县长讲话爆火,扬言“只要返回,先隔离再拘留”,谁给他的胆量?“流调(流行病学调查)最辛苦的中国人”背后真相让网民心酸,也让人愤怒。

一夜之间,中国互联网又增加了一个新词“恶意返乡”,这个由河南郸城县长发明的新词激发了网络的热议。恶意评论、恶意讨薪、恶意发言……为什么中国官员的眼里有那么多的“恶意”?清华教授孙立平老师的一番话道破其中真相。

另外,这两天,一场意外让一个住北京的男子意外火了,这个被称为“流调最辛苦的中国人”背后真相让网民心酸,也让人愤怒。他又招谁惹谁了?

河南县长扬言先隔离再拘留 “恶意返乡”火了

今天(1月20日)一个河南县城的老爷成了网络红人,因为他恶狠狠的霸道,也因为他创造了2022年中国网络的第一个超级火爆的新词。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个县长的尊容。

这个名叫董鸿的县长警告说,“你只要返回,先隔离再拘留。”

说实话,我一开始还以为这是该县的政法委书记呢,直接管暴力机器的官员说话这么狠可以理解,作为一县之长的董鸿在公开讲话中也这么丝毫不加掩饰,这个有点罕见。不过,很快呢,他本人就出来辟谣了。

他对中国媒体说,视频被剪辑、不真实,还说自己说这个话的目的,是保证群众安全。剪掉的部分是什么呢,他说“不听劝阻,恶意返乡”等内容。他觉得自己还挺冤枉。不过,不解释还好,他这样一解释,更是惹怒了广大中国网民。“恶意返乡”这个词也一下子爆火了。

有网友嘲讽,“我出生在这个社会简直就是恶意投胎啊。”“只要不听话,都属于恶意。以后会有:恶意躺平,恶意不生孩,恶意不结婚……”还有,有人嘲笑党媒和官员双重标准:“恶意讨薪,善意欠薪,恶意返乡,善意拘留。”“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我靠,我突然意识到我在恶意呼吸。”

当然,有人说的就更可怕了,网友@来饮酒说:“哈哈哈,我老家就是这里的,已经有人被拘留了。”就是说,这个县长还不只是吓唬人,真的有人因此被拘留了!

我们看到这个话题目前还在网上发酵,不仅是很多网友对此进行了辛辣批评,中共党媒也卷入其中,比如《人民日报》旗下的快评也引述《第一财经》的文章,称“‘恶意返乡’说法是对法律法规的‘恶意曲解’”。

文章说,“回家看看父母,看看孩子,怎么就成了‘恶意’?近乡情怯,这种乡情难道是很难理解的吗?董县长说:‘说这个话的目的,是保证群众安全。’但在笔者看来,他为了自己的官位,防疫层层加码,其实,是为了保证他个人的‘安全’。”

这篇文还批评说,中共国务院联防机制新闻发布会,曾经批评过部分地方在推行政策时候的“层层加码”甚至“一刀切”现象,还提出六个不,包括不得随意禁止外地群众返乡过年,等等。也就是说,郸城县长也违反了中共国务院的要求。

不过,我想观众朋友们一定会提出问题,说,为什么中共这种“层层加码”和“一刀切”屡禁不止呢?还有,为什么中共官员眼里,中国老百姓有那么多的恶意,包括什么恶意提问、恶意评论、恶意讨薪……呢?

层层加码为何因?清华孙立平:作恶授权

我查了一下,1月19日,河南省规定,各地政府对确需返乡人员,要坚持分类分区精准施策。还要求,返乡人员提前3天向返回地社区(村)登记报备。它没有明确提出如何分类分区精准对待不同类型的返乡人员。

不过,河南网友反映,实际操作中,不仅是郸城,其它很多地方,也有层层加码问题,比如有人说:“上面的政策是低风险返乡实施7天居家隔离或者不隔离,而具体落实到市县里面就变成了集中隔离。”

郸城县所在地级市周口市,规定是对来自中高风险地区的人,实施14+7隔离,很明显郸城这一次加上拘留措施,是一个地方的土政策。

不过,我们也都知道,其实各地都存在这种现象,比如有的村里贴出来标语,“出门打断腿 还嘴打掉牙”,“出门就是找死 来的都是敌人”。最近我看到,有网友贴出微信聊天记录显示,紧邻着河南的河北邯郸市的一个村庄,还下令要赶回从河南过来的人,并声称不走就要往死里打。

为什么实际上中共治理下,会出现这么多的非法作为呢?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孙立平曾经有一段讲话,对此一语道破其中的原因:中共这个体制,本身就是一个作恶授权的机制。我们来看一下。

流调最苦中国人?背后真相让人心酸和愤怒

听了孙立平老师的这段话,我们就明白了,为什么中国西安弄得怨声载道,官员们却安然无恙,因为在党看来,他们在卖力地执行中共的社会面清零政策啊。所以,在民众眼里这些是罪人,但是在党眼里,这些官员是好官。标准是不一样的。

不过,这也带来另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很多时候,中共体制做正常的法律规定的事,官员们也不肯做呢?说到这里,我们就不得不说到这两天也是全网刷屏的另一个故事,那就是1月19日,北京市公布了朝阳区一无症状感染者的轨迹,引发热议。这个人在18天之内,居然到过28个地方,主要从事装修材料搬运工作。

这18天里,他没有一天休息,都是在各地打短工。由于北京市规定,早上6点—晚上23点货车禁行,所以搬运工大多都在半夜工作,直到凌晨。他经常是半夜出发去做工,而在天快亮的时候,才回到所住的朝阳区庞各庄。没人知道他在什么时候感染的。

这样一个流调,让整个网络震惊,不仅没有人责怪他满城乱窜,而且网民们都在感慨、甚至感觉心酸:这也太不容易了。

而他在讲述自己边找失踪的儿子,边在北京打工的时候,也有两个地方深深打动了广大网民。第一个,网友称他是“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但是这个姓岳的先生说,他自己并不觉得可怜,他说,“我只是好好干活,我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力气,靠自己的双手,挣点钱,挣了钱找孩子。就是为了生活,为了照顾这个家。”“我辛苦一点,就算把命搭到里面,也要把孩子找回来。”第二个,面对很多网友要捐钱给他,他表示拒绝,说,“不需要任何人捐钱,老婆、孩子的生活费够,儿子找回来,是我最大的希望!”这种善良和单纯,也让很多人感动。

但是,岳先生在讲述儿子失踪,他去报案的过程,则让很多网友感到了愤怒。他说,儿子在威海失踪后,当地警方出现推诿、不给做定位手机、不调监控、三个月才立案,而这个过程中,他找相关部门也没有人理他,甚至说话还很不好听。等到好不容易立案之后,警方为了欺骗他,居然还找了一具不知道是谁的尸体,说这就是他儿子的。没有办法,他只好自己到儿子之前出现的地方寻找,已经去过山东、河南、河北、天津等多地,每到一地,在寻找儿子的同时,他都会做散工维持生活。

当然,在岳先生的这个经历曝光之后,中共一些党媒也跟着寻人,山东省公安厅和威海警方也表示要跟进找人。但是,黄金时间可能已经过去了,据岳先生讲,他儿子的电话是在失踪二三天之后才没有了回音。也就是说,如果当时通过手机的GPS卫星定位和监控调取,是很可能找到的。

这些信息,让很多网民对中共官方的不作为、乱作为,感到气愤:既然大数据能列出如此准确详实、精确到一分钟的流调轨迹,为什么就不能帮他把儿子找到呢?

而事实上,就在这个官方不作为的消息引发众多网友关注的时候,我们还发现,中共也悄悄做出了回应,第一,中共凤凰网替官方出来洗地,说有一个基本常识,《为什么大数据不能帮他找儿子?因为法律不支持》,称:仅凭家属怀疑和担心,是不能要求警方去用大数据调查一位成年人的行踪轨迹信息的。

第二,中国新闻社采访到河南人找失踪儿子报导,却不能转发,网友猜测就是因为那一段揭露警方的文字。

第三,威海警方关闭了微博评论。

那么,为什么这种看似合理合法的事情,中共也不肯做呢?真实原因是中共这个运行体制,是为了党的存在而存在的,不是为了民众而存在。上面对下面考核的主要指标,也是这样的政治目标为主,所以普通老百姓丢失孩子或者亲人,它们是没有多少动力去做的。大量的警力,实际上在中共眼里,只是它的刀把子,而各种智慧城市、大数据、天网工程、遍布全国的摄像头等等,主要目的则是为了维护党的稳定。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有时候他们也会做一些正常的社会管理功能。另外,我不知道,大家记得不记得,当年武汉警方全力以赴帮助一个日本人找回自行车的事。当这些牵扯到中共形象,或者上面官员发话之后,中共这套机器也是运转很快的。

好了,今天呢,我们讲到了河南郸城县长恶狠狠地威胁从中高度风险区回来的返乡人员“只要返回,先隔离再拘留”,我们解释了中共为什么这种现象实际上很普遍,用清华孙立平教授的话讲,是因为中共这套体制有恶意授权的必然性。还有,我们也谈到了北京流调中,最辛苦的一名父亲,为了找儿子18天跑遍了28个地方,让人心酸,也让人反思为什么中共的警方不肯帮助他,根源上是中共这套机器包括大数据,是党用来维稳、也就是维护自己的统治所建设和使用的,偶尔帮助一下普通民众不过是机器的外溢功能罢了。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