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中国新一波疫情的病毒从何而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冬奥会开始前不到两个月,又一波疫情在中国扩散,让中共防不胜防,现在中国超过半数的省市都已发现疫情。在这波疫情当中,病毒究竟从何而来,再一次成为疑问。所谓的“邮件传病毒”这个早已被中共否定的荒谬说法,如今被慌不择路的中共又重新捡起来搪塞国人,其中的曲折不禁令人莞尔。而中国最大的核酸检测机构曾故意传播新冠病毒,这更是令人惊骇莫名。

一、“病毒进口”——中共自难圆谎

武汉疫情告一段落之后,中共立刻宣布“成功战胜了疫情”,似乎外国的病毒不断变异,流播不断,唯独原生于武汉的病毒在中国却乖乖地臣服在集权体制之下。然而,病毒事实上并不接受中共的领导,它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中国各地冒出来,不断打着中共的脸。

为了维持“成功战胜疫情”的神话,中共便造就了一种把新冠病毒及其变种归咎于国外输入的模式。每个地方只要一出现感染者,马上就会找出一个“国外来人”,说这次的国内感染是因为某国外来人身上有病毒,传染给国内的人了;另一个类似的说法则是,把国内出现疫情归咎于国外进口的食物或邮件。总之,“党的领导永远英明”,一切都是外国病毒到中国作怪。

2020年6月北京市爆发疫情后,当局就把疫情的传染源说成是三文鱼。当局声称,在北京新发地市场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病毒,因此全市超商必须下架进口三文鱼,还说这个传染源来自欧洲。

当时国外也出现了一种说法:中国通过商品出口,把病毒传到了全世界。这个说法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中共把进口食物说成是病毒来源,而2019年的全球疫情又是从武汉起头的,那么中国公司出口大量商品,特别是通过美国的Amazon和E-Bay等邮购网做生意的大量中国电商,每天从深圳等地给国外的邮购客户大批量寄出包裹,不也同样成了传播病毒的“罪魁祸首”?

中共说疫情的传染源是进口货物,这一“枪”却“扎回”到中共自己身上。正因为如此,为了挽回中共的形象,中共官网《中国网》2020年3月21日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中国出口产品上有新冠病毒?这种说法缺乏科学常识”。但这种解释依然扎到了中共自己:出口货物上病毒很难存活,那进口商品或邮件上病毒就能存活了?这是“病毒进口”谎言的—个显而易见的漏洞。

二、中国邮政总局再度造谣:“国际邮件带病毒”

不管中共前年的自我辩护如何自相矛盾,言犹在耳,由于最近这一波疫情爆发和传播得既快又广,中共“病急乱投医”,便再度捡起了“病毒进口”这个谎言。中国的国家邮政局安全监督管理司1月16日发出通知,要求“切实筑牢国际邮件快件疫情防控屏障,严防境外疫情通过寄递渠道输入”。这就给因为找不到本地病毒源头而头痛的各地政府一个机会,于是好几个城市政府心领神会,第二天不约而同地发现了“境外邮件传入病毒”。

1月17日北京市防疫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庞星火说,“不排除其经境外物品而感染病毒的可能”,因为最近北京市的确诊病例曾收发过国际邮件,该邮件检验出阳性,建议市民“尽量减少购买境外商品”。北京市邮政管理局副局长廖凌竹还在这次发布会上要求北京市邮政管理部门,重点防控国际国内的进京邮件快件,做到“科学防控”。

同一天,深圳市卫健委官员也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有1名病例的患者接触并分拆了来自北美的快递,因此感染,深圳市卫健委巡视员林汉城说,“不排除本起疫情是由暴露于境外输入的新冠病毒污染物品引起感染的可能性。”

在珠海市,卫生官员1月17日说,该市疫情早期发病的个案从事某企业的客服工作,经常接触境外入境物品,研判本次疫情“不排除由暴露于污染入境物品导致”。

这种北京、深圳和珠海在同一天不约而同的说法,暴露出这种说法的来源与上层授意有关。但中共的愚蠢也因此又一次暴露了出来:如果外国邮局是病毒来源,为什么这病毒只“进口”中国内地?香港大学生物医学教授金冬雁在BBC的采访中分析,香港接收的国际邮件比中国多数城市加起来都多,但目前并没发生通过邮件感染的案例,因此不需要对国际邮件过分担心。

看来,国家邮政局的“旧谣新言”是建立在如下“科学”假定之上的:这些病毒都懂英文,因此它能在外国邮局里到处乱窜,专门寻找收件地址写着中国的邮件,然后就“扎根”在这些邮件上,苦熬好多天,直到国际邮件到达中国了,才跳下来往中国人身上钻。

三、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中共的“病毒进口”谎言被自己揭穿

前面提到的国内官网《中国网》2020年3月21日的文章,其实已经驳斥了“病毒进口”谎言。如今中共为了营造“病毒来自国外”的社会氛围,又不得不捡起“病毒进口”谎言来用;当然,中共也知道,还得把《中国网》2020年的这篇文章从国内网站上删除。然而,互联网时代,删文也难彻底,于是这篇文章还是被《大纪元》记者抓住了尾巴,留下了截图。

这里就用《中国网》去年那篇文章提供的说法,来看看今年国家邮政局的“旧谣新言”荒谬在哪里。

该文开篇就说,对疫情有恐惧心理,是人之常情,但把对病毒的恐惧衍射到产品上,就有一些想当然的味道。产品上会附着新冠病毒,这个说法咋一听乍一听很吓人,但仔细思考,就会觉得很滑稽,无论是从微生物学还是传染病学的角度来说,都站不住脚。

这篇文章说,认为病毒在物体上存活,“既没有科学根据,也背离事实”;因为新冠病毒是单链RNA(核糖核酸)病毒,只能寄生于宿主体内才能存活,它们留存于物体上并具有活力和传染性的时间很短。即便在产品上沾有病毒,这些产品到达其它国家后,病毒也早就死翘翘了。

此文还解释说,进口产品到达后,需要当地的工人卸货、上架,如果当地人员有隐性感染者,可能会让病毒附着在产品上。但这已经不是进口产品的问题了,而是当地疫情的严重程度和防控措施的问题⋯⋯所有国家的出口产品到达进口国后,都有机会让产品沾上病毒,从而成为传染源。

这话说得很明白,把其中的逻辑从产品移用到邮件上,其意思是,如果国际邮件上被检测出病毒,应该不是邮件原发地带来的,因为病毒活不了多久,更大可能是在邮件接收地被邮件处理人员沾染上的。换句话讲,国际邮件是进口的,而沾染上的病毒还是中国国产的。

按照官媒《中国网》的辟谣文章,国家邮政局要求“严防境外疫情通过寄递渠道输入”,不就是“背离事实,站不住脚”吗?当然了,中共的宣传中“背离事实,站不住脚”之处比比皆是,数不胜数,中共并不靠事实来说服民众,而是靠管控媒体、封锁网络舆论、恐吓禁言来维持它的谎言。

四、病毒通过物体传播的十分钟“窗口期

为什么国际邮件上就算带了病毒,它也不至于感染外国收件人?原因在于,病毒通过物体传播的“窗口期”只有十分钟。

《华尔街日报》1月17日的报导援引了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学院新兴传染病教授马丁·希伯德(Martin Hibberd)的看法。希伯德教授认为,病毒通过“(表面传播)的证据非常小,而且它不在那个十分钟的窗口内,而是几个小时甚至几天,这似乎不太可能”。

这位专家指出了一个关键,病毒通过物体传播的“窗口期”是十分钟,此后沾在物体上的病毒会活性下降,传染能力就很弱了,至于经过几天乃至十几天以后才到达的国际邮件,表面上存在活力十足的病毒的可能性非常小。而这正是中共官媒前年3月21日的文章表达的观点。

1月18日BBC发表了一篇报导,标题是,“中国北京、深圳等地疑似国际邮件接触感染,专家称‘概率非常低’”。BBC采访的香港大学生物医学教授金冬雁也表示,“如果纸张上检测到的阳性结果只属于死去的病毒,那对确认传播源头来说并没有实际意义”;即使纸张上存在活体病毒,也不能单凭这一证据,就判断病毒是通过纸张传染给病例,“如果确诊人士已经发病,也有可能是他污染到纸张和物件”;“通过接触表面造成感染的概率是十分之一”,这种形式的传播造成的风险不是很大;“由于接触到的病毒量很低,一般只会造成轻微症状或者无症状;并且不太可能造成聚集性感染。”

五、中国的核酸检测龙头公司传播病毒

关于中国这一波病毒的来源,真正令人惊骇的是,中国核酸检测行业的龙头企业“金域医学”被河南省许昌市公安局通报。这个通报刊登在最高检察院的网站上,说明发出这个通报,是高层批准的,通报说这家公司传播新冠病毒。这不是医德败坏这样的职业道德问题,而是极其严重的犯罪行为。它说明,病毒在中国不仅仅是单纯的自然传播,而且还有人为故意为病毒扩散创造机会。

许昌市公安局1月12日的通报指出,“金域”公司郑州分部门的负责人张某“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实施引起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已经对其以涉嫌刑事犯罪立案侦查,“正对该案进一步办理中”。

“郑州金域”的母公司是“广州金域医学检验集团股份公司”。据这家公司的网站介绍,它是一家以医学检验及病理诊断业务为核心的独立医学检验中心;在内地和香港建立了38家中心实验室,为超过23,000家医疗机构提供检验服务,覆盖全国90%以上人口所在的区域。该公司学术委员会由中国工程院钟南山院士担任主席,而钟南山是武汉疫情发生以来知名度很高的一位著名“国家级专家”。

“金域医学”既然涉及全国的核酸检测,那它“实施引起病毒传播”这样的操作,结果是相当可怕的。关于“金域”协助病毒扩散的说法有好几种,比如“主动传播病毒”、“丢失样本”、“伪造数据”、“瞒报数据”等;其中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金域”故意把检测阳性的人报告成阴性,让这些感染者回到社区去传播病毒,并且把检测样本成批销毁。其目的是,“金域”可以依赖疫情检测而轻松地赚大钱。

“金域医学”以前是广州医学院的校办企业,该医学院的院长从1992年到2002年由现在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担任。在此期间,先后任职于广州医学院教务处和科研处的梁耀铭得到钟南山的重用,于1997年把上述校办企业改为“金域医学检验中心”,专门做医学检验,成了中国的第一家独立医疗检测机构。后来这个机构变成了中国新冠肺炎核酸检测的龙头企业。据公开资料,截至2021年11月,“金域医学”公司完成了2.2亿份核酸检测,全球第一,获利巨大,股价飚升。

如果这样的核酸检测龙头公司蓄意传播病毒,然后依靠疫情来维持高额利润,它在多大程度上造成了中国的疫情不断扩散?这是一个全世界都需要质疑的问题,因为“金域医学”造成的罪孽,不仅仅祸害中国人,而且通过国际旅客祸害全世界。

中共对这个案子肯定是秘密审讯,不会公开案情。它对这个刑事案件将从维护当局能“战胜疫情”这个政治形象考量,无论如何都要表面上大事化小。因此,我们对“金域医学”的罪恶行为,就像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行为一样,可能永远无法知道真相。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