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虎生风逢凶化吉 虎年的成语与故事

作者:允嘉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27日讯】黄历壬寅虎年就在眼前!来看看虎虎生风的成语,再看为人增添正能量的与虎有关的故事,在这多难年中,让福虎迎春来。

老虎是猛兽,因为老虎会吃人,所以也让人谈虎色变,由老虎有关故事而产生的成语,也都是负向的为多。不过在历史轨迹下也留下一改常态,甚或扭转乾坤的例子。

虎虎生风的成语

如虎添翼

这个常常听到的成语,原典出自大名鼎鼎的蜀汉丞相军师诸葛亮。话说凶猛威武的老虎若添上了翅膀,在哪里都威武无比,用来比喻强者又增添强大力量,更加锐不可当。

诸葛亮在他所撰的兵书《将苑》首篇《兵权》中,谈论将领掌握兵权的重要性。兵权,是指统率军队的实权。《三国演义》第一○三回有句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就是将帅握有兵权的实质表现之一。若此统兵驭将,将“如虎添翼”,有如猛虎插上双翅,上下各方,无论遇到什么状况,都能即时灵活因应。反之,将帅远离朝廷,还要千里请战,则“如鱼龙脱于江湖”,失势、失力。

《兵权》原文说:“将能执兵之权,操兵之势而临群下,譬如猛虎,加之羽翼而翱翔四海,随所遇而施之。若将失权,不操其势,亦如鱼龙脱于江湖,欲求游洋之势,奔涛戏浪,何可得也。”“如虎添翼”这句成语就从这里演变而出。

虎啸风生

此语比喻时机来到,英雄豪杰因时趁势奋发而起。话说隋朝的壮士张定和,年少时困于贫贱,却有鸿鹄之志,后来在隋文帝一朝,得以振污拔泥,在马上建立军功,快生平之志。到了隋炀帝朝,历宜州刺史、河内太守,颇有惠政。谥号壮武。

本语出自《北史‧卷七八‧张定和传》之论:“虎啸风生,龙腾云起,英贤奋发,亦各因时。”

生龙活虎

此语用来比喻人活泼勇猛,生气勃勃。宋代理学大家朱熹有一次教导学生怎样“定性”。他引用了另一宋代理学家程颢在鄠县作官时,和当代鸿儒张载讨论的“定性”之说。朱熹告诉学生,所谓定性就是定心,学习任何事都要先将心定下来,心若有纷扰,任何方法都无法学得好,这就是《大学》里所说的“知止而后有定”。不然的话,人有如像龙虎般的活力,更是难以掌握。

《朱子语类‧卷九五‧程子之书》原文:“只见得他如生龙活虎相似,更把捉不得。”后人只是撷取了词组,展现人精神奕奕的一面。

人中龙虎

此语比喻品格高尚,出类拔萃的人。明杂剧之张凤翼《红拂记》第一○出:“女中丈夫,不枉了女中丈夫;人中龙虎,正好配人中龙虎。”也作“人中龙”、“人中之龙”。

科举时代发榜的榜单称“龙虎榜”,《儒林外史》第四九回:“翰林高谈龙虎榜,中书冒占凤凰池。”后来也用龙虎榜表示杰出人才的荣誉榜。

虎啸龙吟

此语形容声势浩大。本语出自《群音类选‧卷一‧北腔类‧连环记‧探子》:“虎啸龙吟动天表,黑漫漫风云乱搅。”此语还有一个意思,是指同类之事物相互交感的强烈感应现象。宋代张君房《云笈七签‧卷六十六‧金丹部四》云:“物遇相类相从,此龙吟云起,虎啸风生,道之交感,非类不可。”此语也作“龙吟虎啸”。

龙蟠虎踞

此语形容地势雄伟险要。这成语也是来自诸葛亮的典故。东汉末年,刘备曾经派遣诸葛亮到秣陵(又称建邺、金陵,今南京)游说镇守当地的东吴与之合作。诸葛亮到了金陵后,看到那里的地势,东边有座像巨龙盘曲的钟山,西边的石头城则像猛虎蹲坐,地势雄伟险要。诸葛亮称赞金陵:“钟山龙盘,石头虎踞,此帝王之宅。”(出自晋朝张勃《吴录》的记载)

奇迹:老虎猛兽绝迹

老虎的猛力虽然大于人,有大善的能量则能感化它。(Pixabay)

老虎的猛力虽然大于人,而大善之人的能量则能感化它。这是一则发生在南朝人孙谦身上的故事,值得我们今天的人借镜。

孙谦,字长逊,东莞莒人,客居历阳躬耕以飬活弟妹,手足敦睦,传颂乡里。在南朝宋时,他出任句容县(在今江苏境内)令,谨慎持己,为官极为清廉,清简不扰民。到了南齐初年,他担任钱塘县令,在他的德政之下,百姓受感召,人心向善,恶人绝迹,县里的牢狱总是空空如也,不用关押囚犯。

孙谦前后历任了二县、五郡的地方官,所到之处无不以廉洁克己、勤政爱民著称。他总是劝导人民勤于农耕、种桑养蚕,充分发挥土地之利。在他的治地,百姓的收入多比邻境的郡县要好。而他自己则非常节俭,穿的是简陋朴素的布衣,坐卧的是已经粗糙不平的旧席子。即使在他年老体衰时,依然认真任政,让下属和百姓都能安心工作、安心生活,却从未为自己的生活打算过,买房宅、置田地这些事情从来不放在他的心上,也没为自己家买过房地。所以,他离了职就没了住所,都是借用人家空置的车厩暂住。

每当孙谦去职的时候,当地老百姓都非常不舍这位清廉勤政的父母官,许多人用车载着丝帛礼物,追赶着他的座车要送给他。然而,不论在职或去职时,孙谦都是同样坚辞,未曾接受百姓们一丝一毫的馈赠。

孙谦的高风亮节,是一种巨大的善能量,以致连老虎猛兽都感应到了。

在孙谦出任南朝梁的零陵太守时,当地的老百姓发现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就是当地的老虎、猛兽等都突然绝迹了。零陵这地方本来常见老虎猛兽出没扰人,然而在孙谦上任太守之后,老虎猛兽就不见踪影了。连老虎猛兽都能感受到孙谦的大善能量,纷纷出走。不是吗?当地人们都发现了,当孙谦去官离开之夜,猛兽就又出现了。(《南史‧卷七十》)

猛兽也好,瘟疫也好,都是自然界存在的一种平衡的力量。有人面临凶险也安然,有人则可能掉入危难了。2022年的虎年,是很凶险的一年,已经传播了二年的大疫还没过去。在当下如何逢凶化吉?发挥大善的能量,当是上上之策。@*

─点阅【璀璨中华文化】系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晓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