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国足输球折射社会?八孩母惨剧牵出更大黑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03日讯】国足输球折射社会?八孩母惨剧,牵出拐卖妇女更大黑幕:中共治下全面黑社会化 | 横河 JASON | 热点互动 方菲 02/02/2022

徐州八孩母事件持续发酵,引发民愤。这样的事情在中国有多普遍?为什么没人管?另一方面,国足1:3输给越南引发热议。有评论称:所有鼎盛和高光时刻都只是对内的假象。对内神话,对外笑话。国足就是中国社会的折射。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2月2号星期三。先祝大家中国新年快乐,不过过节期间,我们的节目还是要谈一谈比较沉重的一件事情。江苏徐州的一位女子被发现用铁链锁在一间破屋中,衣衫单薄,精神失常,诞生了8个小孩儿。这个事情在过年期间在网络疯传,引发了民愤。当地政府迅速出面淡化事件,说不存在拐卖。

然而网上义工持续挖掘,说经过多家国际机构对比,这个女子就是1996年在四川失踪的女孩李莹。那么更多消息传出,说当地的干部集体参与了强奸。中共治下的中国正在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另一方面,国足1:3输给了越南,引发热议。有评论称,所有鼎盛和高光时刻都只是对内的假像,对内神话,对外笑话,国足就是中国社会的折射。

好的,那么在介绍今晚两位嘉宾之前,再次提醒观众朋友订阅【方菲访谈】频道,我们【热点互动】的直播从下周开始将只在【方菲访谈】频道直播,希望大家在视频下方的点击,视频下方的链接订阅,您也可以在YouTube 中搜索【方菲访谈】。

今晚两位嘉宾都线上,一位是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先生,横河生您好。

横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另一位是时事评论员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好的,那我们先来谈一谈徐州的八孩母亲的这个事件,我想先请横河先生来解读一下。横河先生我知道您昨天在您自己的频道上也谈了一下这个事件。其实这个事情已经好几天了,但是仍旧在发酵。很多细节更多传出,说不仅是她被锁链绑住,生了8个小孩,甚至还包括这种虐待,包括这种什么,甚至把她的舌尖都剪了。还有居然说是村的干部也有人参与了这种集体的强奸等等。

所以我想先请您谈谈您对这个事情怎么看?特别是关于这个事件中,当事人、地方官员还有执法机构,他们各自有什么样的责任?

横河:这件事情之所以发生,它不是说董家什么三代人,或者仅仅是这个村子的事情。因为这种事情在农村里面,它不像在城里面,如果绑架一个人,然后关在家里面不出去,邻居谁也不知道,在农村家家都知道,每个人都知道。而且像这种事情,方圆几里有可能都知道的。所以说知道这种情况,很多人说政府不管,其实政府不管是讲得太轻了,就是涉及这件事情的所有的官员,或者是政府机构的话,他们实际上是同谋。

就是说这个人她肯定曾经逃跑过,或者是曾经投诉过,不会是二十多年一点声音都没有。所以这已经形成了一个,在当地就形成了一个你说产业链也好,或者是一种黑窝也好,就是说他在这个圈子里和跟这个圈子沾边的,人人都知情。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发生,能够持续到现在二十多年,这就不是一般的问题。所以我觉得所有参与的人其实都是同罪。这里我举一个例子可以证明这一点的,大家知道最早开始推行一胎化计划生育的是江苏省。

就是是在沿海一带,江苏是最早的,比别的地方早了大概10年左右。那么这个一胎化政策贯彻是非常彻底的,所以说我们现在不管它一胎化取消了,生多了是光荣,这个跟这个事情其实没有关系。就是说在过去二十多年里面,怎么会生了8个孩子的,这里面肯定有非常严重的问题,不是说这一家能够生8个孩子。所以现在说有很多村干部,甚至镇干部都卷入了这个性侵,这个可能性非常大的。

就是说为什么说层层都不管,在计划生育方面,江苏生两个人家就上房扒瓦了,就是把房子给扒了的。生到3个的时候,就家里面牲口什么东西,你就没法生活了,倾家荡产,你怎么可能让你生8个。而且这家人你一看上去,他不是一个在当地被称为恶霸的人,而是在村子里面是非常没有出息的人。一个村子总是有这么一两家,或者几个人是这种,他也不会干活,也被大家看不起。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能够违反计划生育这么久的,一定是这里头有很大的问题。我其实提一个建议,我想很多人想到这一点了,不是说对这个女的去做DNA鉴定,看他是哪一家的人,是不是四川那个李莹。其实对她8个孩子去做DNA鉴定,看看他们的父亲是谁。就牵涉到一个集体违法,就是有一大堆人在里头违法的事情。所以这不是一个很简单的说是维护妇女权益,或者是这种不是这个问题。

维护权益就变成了一个人权问题,但这个不是一个人权问题,这是一个严重的刑事犯罪问题。

主持人:对,犯罪问题。

横河:是个刑事犯罪。

主持人:对,而且您说到DNA,我听说其实已经做了,因为外界的压力比较大,所以据说其实已经对这个小孩做DNA,但是结果没有出来,所以很多人认为说这几个小孩是不同的父亲。但是关键在于您刚才说什么计划生育的问题,我觉得还不是,从现在我们知道这个地方是徐州。那89年的时候就有一本调查报告,叫做这个什么,反正是一个罪恶吧,古老的罪恶吧,这个书名叫古老的罪恶,就是当时这个调查报告调查就是徐州这个地方。

它说86到89年,这3年就有5万的妇女卖到那个地方。就是说它那个地方贩卖人口这种罪行,它是一个常态,它成了一个常态了。就是说地方的官员,我想那很多人就说,你知道那要办什么什么证,这个证件那个证件,5万个人要办,要经过多少关卡。所以我相信像您所说的,层层它是一个包庇和纵容的关系。可是为什么这里面有什么样的利益,让这些各层不同的官员,甚至执法机构都参与其中呢?

横河:我想这也是逐渐形成的。从长远地来看的话,它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这种风气可能在某个时候,某一个什么点上开始有人,一开始的时候我想,这个我只能猜了。因为农村里面确实有这样的事情,村子里面来了一个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没有来历的一个讨饭的,或者是带了个女孩。那一般来说,村子里面是不大会去收留,有一点体面的人家不大会去收留这种人的。

因为中国农村其实在几十年前还是很保守的,都讲明媒正娶的,他一定要有人介绍,要有来历。但是他会有一些特别穷的人,或者是特别那种痞子性质的那种人,他可能会收留下来,但是他不会去为非作歹。这一定是在某个时间点上出现了,就是说纵容。纵容以后就变成了一个大家都可以学,那相对来说的话可能就比较便宜了,那可能就学出来了。归根结底应该说是中国共产党的罪恶。

因为中国共产党的统治跟别人不一样,它的基层组织是一头扎到村子里面的,所以这个村子里面,在一个村委会里面绝大部分都是共产党员。所以村子里面发生的任何事情,是得到这个党组织认可的,甚至很可能就党组织的成员卷进去,这个就跟以前不一样。我节目里面我曾经讲的就是旧社会和新社会的比较,旧社会它遵从一个传统的观念,它有一些规矩,它是由乡绅组成的,就是地主、乡绅,它都有一定的道德规范。

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不大会有一个很坏的事情蔓延开来,成为一个风气,这个是比较困难的,因为它毕竟还有各级政府管,虽然政府不在村里面,一般都在县里面。但是如果有严重违法的事情,它是会管的,是有人管的。那到共产党来了以后,它不一样了,它就带来了一个痞子文化。痞子文化它利用村子里面的这些最穷的,最游手好闲的人去斗地主,然后把地主都杀光了以后,这批人变成了共产党基层组织的成员。

所以说这些人本来是在农村里面是最被看不起的人,但是他们一旦得到了权力以后,他得到了中共这个权力的支持以后,他会把他的这一套东西运用到他治理的基层去。所以有人说基层黑社会化,其实这个不合适的,因为黑社会也有规矩的。只能说基层痞子化,而且是共产党的痞子化。所以这牵涉到共产党的文化当中本来就有这种东西,然后它要利用的,偏偏就是在人群当中的人渣这一类的,那么这些人逐渐地形成了中国乡村的治理结构的最基础的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现在农村乡村里面,相当普遍的这种痞子化现象。它不是说一个地方,当然那个地方可能特别严重,但是它绝不仅仅是一个地方,而是相当普遍存在的。这实际上都是,如果在农村待过的人就知道,它基本上是由农村的基层干部带出来的这种风格。

主持人:是,您刚才说到中共的这种,把乡村变成了这个,其实拐卖妇女在中共那边好像也是有渊源的。我看到网上有人说有一个叫八千湘女上天山这样一个事件,其实就相当于中共大规模地拐卖妇女,是吗?

横河:对,其实不是拐卖了,就是绑架了,因为拐卖的话,它可能中间人还赚钱,这个中间人还不赚钱,也没有谁赚了钱。它就是把大批的绑架过去,你说骗也好,因为它有政权的力量嘛。当时其实除了湘女以外,在60年代初的时候,很多城市的都动员到新疆去。大概湖南的可能比较多一些,妇女,而且主要是找女的。那时候可能就是王震,王震不359旅嘛,359旅一进疆以后,就变成了新疆建设兵团。

那么建设兵团都是男的嘛,所以就不安心。王震就跟毛泽东去抱怨,毛泽东就说那就弄人过去吧,所以就从湖南就弄了几千。那这个就是带头,但是你如果再追溯过去的话,其实更早,中共当时在延安的时候,就有很多女学生投奔过去。那时候还有一句什么类似于民谣一样的,当时打山西还是陕西的一个大城市。当时就说打下这个城市以后,就一人一个女学生,就是八路军,那时候还是红军,应该是,就是一人一个女学生。

所以后来这些老革命,当时在延安这些老革命,绝大部分都换了老婆。而且是在政策上容许的,就是政策上规定,比如说一年之内你和你原来的妻子如果没有联系的话,就可以算是,只要你自己愿意就可以算离婚,你就可以再结婚,当时在延安有这么一个规定。当时跟着红军从各个所谓中国共产党割据的那些根据地到延安去的这些人,那起码都是一年跟家里面没有通信的,所以说都换了。

这就是为什么你去看红一代那批人的,第一代的中共的所谓老革命,他们的太太、妻子都是家庭背景非常好的。就是什么资本家或者是都是很有头面的这些社会阶层,跟这些老红军自己不一样。老红军大部分都是农村里头的,就是那种非常土的土包子,所以是不一样的。这个就是它有一个传统,中共实际上就是这么起家的。那么现在大家知道的比较多的就是这个八千湘女了。其实你想想看,当时到延安去的女学生基本上都分给了这些高官,都分给了这些第一代的老红军了

主持人:是,所以中共现在这样的一个在农村,它这种像您说是痞子化,其实也可以,我觉得也可以说是黑社会化,因为它是一种警匪勾结的这样的一个情况。所以在这个事件中,我觉得挖出了很多很多的黑幕。那这个事情我也想请Jason 博士谈一谈您的看法,这个事情我们看到其实不仅是徐州,现在网上又爆出了很多其他的,比如有人说四川有一个叫曹小青的一个女子,她也是被父子三人15年关在那边霸占。

所以有人就说这是你在,怎么说呢,就是活着就能看到的地狱,就在中国发生很多这样的事情,您是什么样的想法呢?

Jason:这事实上是刚才横河谈到的,是中共用很多方式,潜意识地形成一种认知观念。这种认知观念,然后又在底层又被恶化。我们举个这样的例子,网上大家也看到了,中国2021年最新的刑法241条有关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这样的一个刑法。它上面明确说,你去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只判你3年以下,就是不超过3年,3年以下的徒刑。网上有标出来说,你去买个鹦鹉,还判你5年以下。

你买20个癞蛤蟆,也判你3年以下,但是你买一个妇女、儿童就判你3年以下。这事实上是从一个,而且这个《刑法》里我读了那个241条,其中有一条说,如果你实施强奸,参见236条。我又看了236条,236条是说,如果你对一个14岁以上,16岁以下的少女有抚养权的话,你强奸这个少女判3年以下。这2个落到一块的话,某种意义上讲,你买一个少女,买一个女的,判你3年以下,然后你强奸她也是3年以下。

所有这些事情,它是给你一个什么概念呢?就是这不算个事儿。它还不如你买一个鹦鹉,它就相当于买了20个癞蛤蟆,就是这么一个罪行。这本身已经从思想上,在弱化这样的一个罪恶的背后的这样一个因素。而更可怕的是,刚才横河谈到,就是这么一个弱化的一个法治标准,在底层还拒绝执行,几乎是完全拒绝执行。这样子的话,连续出来一个目前看到的,全中国几十亿个摄像头,但是不停地有丢人,丢孩子,不停地有女的失踪。

而且这个思维已经到了,某种上讲这个伦理最基本的价值理念已经沦丧到什么程度。中国有一个所谓的著名作家叫贾平凹,就这个事情他发表了一个什么评论。他说有些村子,你如果不让他去买媳妇,这个村子就没有人能找到媳妇儿,那么这个村子就没法存在。在我看来,如果一个村子靠这么罪恶的方式存在,那么这个村子不值得存在。这么罪恶的村子,它应该在地球上消失。

但是一个中共的最著名的作家之一,却认为一个村子的存在,就可以让它用一切罪恶的形式维持这个存在的,就像中共一样。

主持人:问题是他不只是买。

Jason:如果中共是这个村子,那么中共就是这个逻辑,为了我中共的存在,我可以让一切道德人伦在这个地方不存在,就是为了保存在。所以说整个来说,你就看到这个事情,它把中国各个方面,这个社会各个从法律,到执法,到人的最基本的人伦理念,整个照妖镜一样,照出一个多么可怕的一个社会。

主持人:对,我就想补充一下,他不仅仅是买媳妇儿,他这个是他明明知道是人家拐卖,是绑架来的,而且这个人反抗。

Jason:对,你买来不是说是你真的是把她当媳妇儿,不是说是你买来,看你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你就走,不是这么样自愿的形式。买来随后的就是强奸和暴力,与殴打和拘禁。

主持人:铁链锁着。

Jason:对,这都是连着的。买来,而这个整个很多地方,整个村子看着一个一个被买来的女的。所以说它不是一个购买妇女的问题,它是一个强奸、暴力、殴打、虐待,最后是一个拘禁。很多人一关几十年,有的人这个人得了精神病,就比如说这个8个孩子的妈妈,她得精神病。很多精神病是精神被这个压迫到极致的情况下,人为了自卫产生的这种思想自我封闭的那种精神状态。

它事实上是一个正常的理性,已经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的时候,人产生这种精神病的现象。所有这样的一个过程,很多时候的话,它是人间地狱的一个这个被迫的一个刺激方式。所以说在整个这个过程中,徐州地方政府第一时间出来说,不存在拐卖问题,它怎么知道不存在拐卖问题。它说1998年他们做了结婚证。这个女的如果1998年就是精神病的话,一个没有意识的精神病,你怎么样子允许这个人去跟另外一个人结婚,这是怎么可能的,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一个事实。

而如果这个女的是个正常的,随后得了精神病,那怎么可能在这个家里头,究竟有着什么样迫害得了精神病,这一切调查都不清楚的时候,地方政府就一口咬定没有拐卖现象。而网上已经大量的是展现出,很大的可能性是拐卖。而且徐州这个地方你也看到,就刚才你谈到《古老的罪恶》那个,他说是《古老的罪恶》,其实我觉得是古老没有这么大的罪恶,现代的罪恶,这个罪恶实际上在我看来的话,实际上是在徐州这个地方已经成了一个民风了,你说86到89三年就是5万人,随后就立刻能卡断,这是不可能的。这个事情这个女的是说98年跟他结婚,那只是在那本书之后的短短九年,这么那样的恶习是绝对不可能改变的。当时那本书中有一个故事就是说,一个被这个拐卖的女孩被拉着在街上卖的时候,看见当地有一个警察旁边在那站着,赶快去向这个警察求助,警察把她直接拉到他堂兄家,当晚就被这个警察的堂兄强奸。就是整个这个地区······

主持人:把她卖了。

Jason:强奸以后卖了。然后整个这个地区它就是这样一个民风,所以说呢这个民风一旦形成的话,它是根本不可能完全杜绝的,而且呢官方一直在包庇这个事情。这实际上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间惨剧,这个事情国际关注非常少,这实际上也许是人心承受不了这样的一个巨大的一个凄惨的一个现实。但是我的感觉上有的时候的话,人对于罪恶的这种忽视,实际上某种意思也是一种犯罪。

主持人:是。我看到网上有人写了一篇文章就叫做说,被卖到偏远山区的女子逃出来的概率是零,这个人他也讲了一个他的亲身经历,就他跟他大伯有一次因为各种机缘凑巧,然后就回到一个很偏远的这个家乡,然后全村人都出来,就是说给他们开宴会,欢迎他们。他就亲身碰到了两个,他后来意识到是被拐卖的,其中一个人还给他塞了个纸条让他救她。然后他说当时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他在想说要报警。结果那个宴会上就有一个派出所的一把手还是二把手坐在那边,就村里人跟他是关系很好,他就意识到他是没有办法报警的,因为这个警察是不会管这个事情。而且从他的这个描述你可以看出来说,这种真的就是说,是当地的执法机关或官员和这些人全部勾结在一起的,不然不可能这么长时间、这么恶劣的事件,可以长期存在。

Jason:是的。就是说这一定是有村干部和地方政府完全包庇,甚至是参与的因素在里头。整个在中国没有官方参与的事情是不可持续的。

主持人:是,所以现在就是很多人说,这个事情也闹得有点大,然后就我刚才提到的,就是有人测了这个,有人说这个DNA有测,但是不知道结果。那么参与其中的这个村的这些官员,会不会说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或者说现在是不是高层也知道啦,那这个事情是不是会影响怎么怎么样,所以您怎么看这事情后续发展?就它会出现什么样的一个,就是官方给一个什么样的说法吗?但也有人很不乐观,就是说这种事情它是不可能改变中国这个社会了。

Jason:中共在所有事情上的计算,绝不会把真理正义放在第一考量的位置上,它一定会把它的社会影响放在第一个考量的位置上。如果不管你怎么DNA查,如果它认为这个事情很可能会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影响社会的这个,就是共同繁荣的这样的一个大的局面,那么它什么样的结果都可能给你编出来,什么样的一个虚伪的现实都能给你造出来,最后这个事情就不了了之。中国其实根本就没有真相可言,几乎所有的所谓的真相,都是中共允许你知道的那一部分信息。在我看来的话,这个事情我不抱任何的希望,最后我能得到这个事情的真相。因为这个事情传得越开,它的展现凄惨性越重,中共把它最后真相爆出来的可能性越少。

主持人:那横河先生我想也请您谈一下,您觉得这个事情,因为现在很多人还在不依不饶地追究,甚至还在民间的自发的这样的去挖掘,您觉得这个事情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

横河:这个事情最终的结果,可能会有一两个人会被拿出来当替罪羊,但是呢整个这个系统不会改变,这个制度不会改变。所以说其他没有被曝光出来的事情,或者就是在当地同时发生的其他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去变化了,就不会再去继续追究了。要改变这种现状吧,就是说整体的现状,这不是一个地方的事情,很多地方,这都是中共统治下形成的这么一种,非常非常坏的一种民风。要想改变这个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共也没打算改变它。对于中共来说,它在制定法律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这么多了。就刚才Jason说,它已经考虑到这么多了,它已经把这个都留了很多这个余地在那里,所以说即使处理的话呢,它要按照这个法律规定去处理的话,它可以很轻描淡写就把这件事情给带过去了。所以我对这个是,第一是不看好它的结果会怎么样,会不会改变社会的这种现象,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个个案可能会有一两个人会倒楣,就把它处理掉了,稍微平一下民愤,因为已经传得这么多,你要是完全改变这个民意是不大可能的事情。所以它可能会处理一两个人。然后我不相信它的处理的过程当中,会把真相调查出来,然后去公布给大家。所以我们将来听到即使在处理的过程当中,听到的还是假消息,我们不可能得到这件事情的真相。当然有很多网友现在想方设法在挖,但是你知道中共这个假消息,打这个信息战是最有一套的,它可以用各种各样的其他的假消息,把这个真正的消息给掩盖掉,或者是把它给稀释掉,最终你也不知道哪个消息是真的,哪个消息是假的了。

所以说真正要知道这个很困难,但是我相信就是网友不依不饶的这样子去,要真相的话,我觉得这是个好现象,就是说至少有这么多网友还是有正义感的,还没有被中共这套东西给完全迷惑住,所以说这是一个,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现象。然后大家以后会注意这些东西,如果有了问题的话,我相信大家还是会去追,想办法要真相,这个对于那些做恶的人来说的话,它就是一个威胁。

主持人:是,我觉得希望这些事情,能够让更多人看到这个中共的恶,中共体制之恶,因为这绝对是体制的问题,像这种违法犯罪,如果只是村民的话,你中共你作为政府有枪、有这个警察,你执法起来太容易了。如果真的执法的话,它绝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所以这个东西它根子上它就是个体制的问题。

那说到这个,我觉得第二个话题也跟这个有关,就是我们谈一谈中国国足的问题。因为很多人也是说,说中共体制不改变,国足是不可能起来的。那国足现在一比三输给越南,然后越南在这个打赢中共足球队这一场之前,好像说七连败。所以有人就说中国这个国足输球无底线,然后就是很多评论吧。但我觉得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很多人说中共这个举国体制,不适合足球。可是这个中共的举国体制,在很多其他的这种,比如说体操或者什么方面,它确实取得了不少成功,为什么在足球上就一直惨败呢?

横河:最成功的例子绝大部分都是个人的。就是说它举国体制用很多钱可以把一个运动员给堆起来,一个运动员堆起来。所以说你看最好的球赛,最好的这个,中国最能够竞争的绝大部分是靠运动员个人的成就。到了团体以上,到了特别像足球这种就是要互相配合的,配合得很好的,这就很困难了。另外一个就是个人选拔的话呢,作为个人爱好他可以有一定的基础。就是说在民间是有一定的基础的,你可以在什么少体校之类的。但是像这么大规模的这种,就是有很多人参加这种体育运动,而且需要很大场地的呢,在中国实际上是很少的。

也就是说就是像个人运动员呢,他可以从小培养,而且也可以有一定的基础,有家长可能也会把孩子送去。但是像足球这种要配合的,而且要占场地的,没有基础是不行的,你选拔出来然后就,就像成立一个队然后就可以打到世界上去,或者说在亚洲能够打出什么成就来,从来就不可能的事情。我们看到大球其实在中国都是不行的,篮球什么都不行的,这个其实跟这个中共的举国体制的特点是有一定关系的。就有的东西你用钱用举国体制是可以推出来的,但是有的是不行的,你比如说芯片就不行,芯片你就不能用钱堆出来,然后大家拿着钱做不出东西来,最后都是烂尾工程。

这个足球其实多少也有一点像这种情况。它这个基础很少,我查了一下大概2011年的时候,就是11年前,11年前中国的注册足球运动员就只有越南的20%还不到了。所以越南它将来会有很大的发展前景的,中国足球是越来越没有希望,而且它的注册球员的数量是日本······日本也不是一个足球大国,是日本的1%,是法国的0.1%,就是注册球员。所以说在这种基础上你怎么可能指望它能够去和其它国家打,越南原来是没有足球的,现在逐渐逐渐上来了。将来我看越南如果说它真的注册球员是中国的5倍的话,它将来可能越来越轻轻松松的赢中国队了。

主持人:为什么中国这个足球的注册球员越来越少呢?

横河:我想场地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我看那个李承鹏不是写了一个吗?10点,中国足球上不来的10个原因,其中有一个就是场地。因为好的场地都被开发商去开发房地产去了,各级政府都依仗着它去赚钱呢,怎么可能留一个这么大的······在某一个城市要留下好多这种足球场,才可能成为一个足球这种运动的基础的。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那么当然还有其他很多原因。就是因为它的这个思路实际上是一种政治挂帅的思路,就是我们看到习近平2017年的时候对中国足球发展有一个指导方针。

主持人:对。

横河:这个东西不是指导方针能解决问题的。西方国家你比如说这个南美足球打到很好,欧洲这些国家打得很好,它不是靠这个领导有一个指导方针就能够解决问题的。越有指导方针,这种越搞不好。所以说从2017年到现在,我觉得是每况愈下了。这个一旦领导要想去指导一个这种足球运动或者一个什么项目的话,那么这个项目毁掉的可能性非常大。当然不是说一代了,中国足球历来就是如此。但是也不能够怪中国足球不行,其实各个行业我觉得都是类似的。足球只是反映了中国举国体制有很多它是办不了的事情,实际上是能办的事情是很少的。各个领域都是如此,就是要真枪实刀干的就是要像体育活动它这种面对面竞争的这种东西,往往这个举国体制就不行。你像这个芯片也是,造不出来你非得要做出来,那造出来的就没有用。所以说这个真枪实刀,你比如说这个军队,中共现在好像对南海啊、对东海啊这个势头很强。但是是没有打仗,要真的动起打起来的时候······大家知道1979年的时候打越南的时候,按照现在战争的概念就是中国是靠人海战术,死伤人数不知道多少啊。按照现在战争的概念,以人员伤亡来做计算的话,跟越南就没打赢啊。那时候就没打赢,所以说很多真枪实刀的这些运动也好,这些项目也好,中共要一旦面对面地干起来的话那可能就很不行。所以我相信中共在南海和在台湾海峡,其实真正动手的就是想打的这个心愿从军队来说的话,可能真的是不太想打打的。因为一动真的可能就还不如中国足球队呢。

主持人:是,我看已经有人在网上在比较,把国足跟中国军队的这个基本上实力来做比较了。那我想问一下Jason博士,就是Jason博士您怎么看这个国足输球的原因啊?另外就是它在2021年就成立了党支部了,这个党支部没有起到什么好的作用吗,难道?

Jason:对啊,这个党支部成立了以后中国足球迅速下跌,当然它可能回去会分析原因说:我们球场上没有立刻开始背习近平主席的讲话,所以说输球输的这么惨。它不会正面找原因的。其实刚才谈到就是中国好像每年金牌拿得不少,其实你注意到了真正的硬项目…我说的硬项目是什么呢?就是说团队肢体碰撞的项目。这样的项目你比如说有篮球、足球、冰球等等这样的球。其实我在美国我非常着迷美国的橄榄球,我喜欢橄榄球主要是因为它就像战争。在战争之前你谁都可以吹牛吹到天上去,但是现场进攻、防守各种各样的技巧,但是更重要的是团队精神。团队精神强的好的队11个人,可以把11个人的能力都强化到最大值,而团队能力差的人就是团队精神差的,这个团队里头没有领袖精神的,那么11个强人最后可以变成合再一起11个弱人。实际上的这个就是中共整个中共党文化中最最不可承受的一个东西。因为中共怎么教育人?你只听党的,你没有一个团队的一个概念。而且这种团队概念,不是中共面子上的假团队概念,它是真的是在关键时刻没有我的这样一个概念。

主持人:为别人着想。

Jason:而且还有个领导性。对,再有一个就是英文叫leadership,就是不是说你是领导你是leader。在美国的球队里头强调这个leadership,是在球队最低落的时候,有谁能用他自己的努力带动整个球队进入一个新的好的状态。事实上是一个用个人付出来带动整个团队的这样一个概念。这又是在中国的整个文化中,中共的这个教育体制中是完全缺失的,中共是不讲个人精神这样的。

当然了,它在很多宣传中什么精神战胜一切等等,但事实上它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它完全是靠强权、靠从上往下,各级指派给人形成这样的一个社会体制概念。所以说凡是肢体碰撞的团队精神的这种项目,中国是一点希望都没有,哪一个体育项目都是烂到极点的。就比如说冰球,中国这一次进入了冬奥会的冰球,但是前一段时间《纽约时报》刊了一个文章说,冬奥会有点儿想让中国从这个冰球队退出来,原因是啥呢?中国队被分到了有加拿大和美国这样冰球队的组里,害怕中国在比赛中这个丢球丢得太丢人,损了主办国的面子。有一段时间是劝中国冰球队退出来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想说的这个概念,就是说在我看来中国人现在对于中国足球、国足已经有无穷多的调侃。但是有一点就是国足是一个恒定的失败概念,这个失败概念它归根结底,实际上是中共这种党文化造成的概念。就是团体精神、个人民间的领袖精神,这样的东西在中国根本就不存在。如果这种精神不存在,整体来说你像足球这样的东西是根本不可能赢的那么延伸出去,实际上的人类创造出足球它实际上是模仿人类的战争。因为啥呢?就是说它用这样的一个比赛给你展现出瞬息万变不可预测的,就是个人东西和整个谋划这样的因素。中共在整个军事训练项目中,你知道国际比赛它总是比赛的很赢。射击啦、开枪了好像都很厉害。但是中共真正地在现场实战的过程中,不管是朝鲜战争还是跟越南打,刚才横河已经谈到了如果按死人作为成败的标准,中共四次战争都是失败的。

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中共在用它来说我有多少飞机、我有多少大炮、我有多少军舰,用这样子数字来衡量它的战胜标准的时候,就像说我中国的足球运动员一年年薪120万美元,住的都是千万豪宅,我的球员一定比你牛。就跟这个逻辑是一模一样的。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国足在中共目前整个这个文化体系中是出不来的。而且中国的军队在现代中共这个体制下也绝不可能成为一个强军的,在战争中真的赢得非常…就不是说你去欺负一个特别小的什么菲律宾,你真正在一个强国大战中你是不可能出头。因为你整体的这种文化状态就跟你的足球是一模一样的。

主持人:对,所以网上有人评论说中国足球的这种是社会的折射,就是对外神话、对内笑话,而且就是说不单是······

Jason:这个反了,对内神话、对外笑话。

主持人:OK,就说它反正它表现出来的是一种神话的概念,其实真正的一触碰它就是一个笑话。

Jason:对,我看那个去年7月份比赛之前,中国对于中国队出线的那种概率评价,你现在再看那就是一个笑话。就是说它总是在纸面上说它多强,一比就完了。

主持人:对,而且就是说好像在各行各业······因为我看有人就评论说中国现在大年初一,1:3输给越南,好像也是在预示着今年中国在跟越南这样的一个相比中可能会不行。因为首先就是很多制造业转到越南去了,然后有人就说在过去五年越南的股市和中国的A股相比也是6:1。就说你国足还不算太差的,你还有各个其他的行业可能更差,您怎么看呢?

Jason:是,其实整体来说中国经济最辉煌的时间过去了。国足,其实在我看来的话,历史还出现过2002年好像什么还出现过一次,后来再没出现了,而且是一年不如一年。以前还以边边沿沿还有出现点机会,现在基本上这个小组今年已经定了绝对可能出不了了。就是你可以看到随着中国经济的下滑,国足跌得跟经济是一个规律,那么越南这两年它的足球上的非常快,以前范志毅不是开玩笑说:“我们连泰国都输了,将来你还要输越南吗?”

那个话的暗含意思是:输越南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一次越南为什么在大年初一的时候举国大家都跑街上庆祝?不是说庆祝大年初一,是因为历史上从来没赢过中国,这么大个国家居然被我们3:1给踢败了,大家都很兴奋。这是开始,但是这绝对不是最后一次。就在我看来的话,越南某种意思上讲经济属于上升阶段,它的足球可能也处于上升阶段。就是在我看来,就是中国其实很多东西已经过了高峰那种感觉。

主持人:好,横河先生也很快请您点评一下。因为网上也有很多人说不改变这个党的这个领导,中国足球不要想有任何的起色。您的看法呢?

横河:现在是党的领导越来越强化了,不是说减弱了。因为中国的这个足球,其实不只是足球了,排球、篮球都这样的,它体制上有很大的问题。那么现在这个足球是比较突出,中国人也是比较奇怪特别喜欢足球。按说起来的话一个是自己不踢球,还有一个是自己的球队不强的话一般很难培养出球迷的。中国这也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有一个非常庞大的足球迷的这个群体,但是总是失望总是失望。所以我觉得其实最重要的是:我记得以前打网球的时候,有一个网球员李娜,她就认为这是体制上的问题。所以这种体制很多人都看出来了,而且其实要解决方案也很简单的。就是你不是说把钱堆出来,就是把这种官僚体制…像中国乒乓球队,以前中国体委有相当多的一批官员是从中国乒乓球队出去的,因为乒乓球最先拿世界冠军。但是他们自己拿冠军,不能让中国的体育都拿冠军,所以说这个体制是最重要的问题。撤出党的领导,撤出什么思想领导这是第一步,以后再慢慢说。要是第一步做不出来,那这个球队永远没希望。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谢今天二位的点评,我们节目时间很快到了。那我想观众朋友可能对这个话题很多想说的,欢迎您在我们的视频下方留言。好的,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