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善是一种选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03日讯】20220203《有冇搞错》。2月3日,大年初三。先恭祝大家新年快乐,虎年虎虎生威!

中国大陆视频网“豆瓣”,有一个非常不错的专辑,名字叫“和陌生人说话”。第一季的影片,不知什么原因被下架了,但最近又开始了第二季。其中第九集“我和我的300个债主”,一位年轻女士讲了她借钱和还钱的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

张海林是个80后农村女孩儿,来自河南新乡。她的父亲是开卡车的,性格比较急,母亲经常跟父亲一起跑车。张海林本人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标准的北漂,后来又去杭州工作,每天就是吃饭、睡觉、然后是拚命工作。

结果父亲开车出事故,撞死了人,要陪30万块钱,而母亲又得了大病。张海林刚出来工作,没多少钱,弟弟还在上学,一家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情急之下,张海林想了一个办法。她在社媒上公布了借钱声明,并且公布了自己详细规划的还款计划。她宣布要找300个人借钱,每人只借1000块钱,随后每个月向五个债主还钱。她估计扣掉基本开支,每个月可以还5000块钱,大概5年可以还清全部欠债。

她的朋友对此很悲观,哪里找300个人借钱给你呀?

结果在她公布计划之后的5个小时,就真的筹集到了30万,应付了家里的突发危机。

但整个故事的精华,从现在才真正开始。张海林真的非常认真每月还钱。她把所有借钱给她的人都编了号,按照顺序,一个一个还钱。有些人不要她还,甚至还把她的社媒拉黑了,她就把这个钱用对方名义捐出去。

一个月一个月,一年一年,张海林换了六个工作,从杭州到上海,赚钱还债。

在谈到受到还款人的反应时,她说,大多数人都觉得稀奇,竟然还会还钱,也有“债主”表示,自己愿意相信,选择相信,认为互助才是世界的未来。不少人根本就忘记了这件事,再三确认不是诈骗集团的新把戏。有一个债主说,你做这个事,比还我钱让我觉得珍贵很多。另一位债主说,“有朋友当初劝我不要借,但是我还是想证明一次,看看世上还有没有可以信任的事情。”

2018年7月20日,张海林还清了所有的债务。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她说那天下班后,她走得很慢,耳机里反复放着朴树的《清白之年》:“大风吹来了,我们随风飘荡,在风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

我猜想,这是一种心灵深层的喜乐,超过如释重负,超过奋斗成功。

有一位债主在自己的社媒写道,这世界上充满了欺诈和恶俗的故事,但他宁愿相信,也一直在尝试发现这个世界上仍然尚存的善良。他说:“这世间,善是我们的一种选择,我不相信人性本善,但我知道人性可以向善。”

他说得很对,善是一种选择!

善也是一种力量,它推动我们自己的精神成长。在世俗的成功之上,如果有善的加持,更容易升华成为人生的另一种境界。

我选择相信张海林的故事是真实的故事,虽然中国还在发生另外一件,无论是过程和结局都几乎完全完全相反的故事。因为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善恶共存,就像那位债主说的,善是一种选择,其实,恶也是一种选择。

有关恶的故事,是刘学洲事件。大部分网友大概已经知道了这个事件。

刘学洲的父母因未婚生子,选择在他三个月大的时候把他卖掉,换来的钱,就是父母结婚的彩礼。所幸,刘学洲的养父母对他很好,但却在他4岁的时候双双亡故,祖父母接手,但在刘学洲12岁的时候,两位老人也都去世了。

成了孤儿的刘学洲,一边上学一边打工,而又开始积极寻找亲生父母。他盼望有一个家,他也确实需要一个家

通过网络的力量,刘学洲的亲生父母很快被他找到了。但此时,亲生父母两人已经离婚,而且又都再婚,而且还有了自己的孩子。

但是一个原本可以以喜剧收尾的故事,最后却成了悲剧。

父母两人都没有接收刘学洲的愿望。这个情有可原,因为两人已经再婚,各自都有了自己的新配偶,和自己的孩子,家中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会相当的别扭。人类的血缘关系,其实并不能保证亲密的关系。我们常常见到父母兄弟爷爷奶奶之间,因为权力、因为金钱利益而相互排挤斗争,甚至相互杀害。

刘学洲入住父亲或者母亲家的希望破灭,他提出希望父母出钱,为自己买或者租一套房子,结果仍被父母拒绝,据说,父母还因此把他拉黑了,就是不想和他往来了。刘学洲把自己的故事放到了网上,题目是:父亲用卖我的钱娶了我妈妈。

这么狗血的标题,立即引起了网络的巨大关注。但随后的事情却出乎意外。网络上有人翻出刘学洲和他亲生父母的对话,证明他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后来,中共一家官媒介入,最后的报导,也指向刘学洲是一个不负责任,好吃懒做,贪得无厌的人。

刘学洲很绝望,他选择在海南岛一个美丽的海滩上自杀身亡,这时他15岁。

最近,江苏徐州丰县,还发生了女性被铁链锁颈关在家中,已经为不知道什么人,生下了八个孩子的故事。这个故事细节我们不多说了,因为网上有太多的细节。我想说的,是大部分网民都认为,这位女性是一个被拐骗到当地,卖给人当老婆的。过去三十年的记者生涯,我做过几宗类似的报导,知道这里面有太多的悲惨故事。但我们今天把这些放在一边。

我想要强调的,是这些妇女被拐骗,通常都是误信了别人的甜言蜜语,有些是误信了坏人善良的表面。信任了善良,却使自己堕入悲惨的境地。

瑞士苏黎世大学做过一个社会心理学实验,非常有趣。组织者找到几组学生,每组六个人,相互不认识。实验的规则很简单,每个星期组内成员可以向一个虚拟的机构捐款,最多20元,最少可以是零,然后一周后机构以一倍金额返还,由组内成员平分。

对实验者来说,最符合理性逻辑的方法,就是大家每个星期都捐20元,因此也可以每个星期获得20元的“利润”。但结果是,所有的小组,最后的总捐款都倾向于零。原因很简单,如果有一个人选择不捐款,而其他五个人捐了20元,下个星期返还的200元,由六个人平分,每人得到33.33元,不捐款的那个人的“利润”反而大幅增加了。

但组内其他人并非傻瓜,从这个结果,他们可以推断出有人没有捐款,于是游戏变成了“看谁最聪明”的竞赛。最后的结果,是捐款总数变成了零,而利润总数,当然也就变成了零。

这个实验是社会学系列实验的其中一个,称为:Public Goods Game。大家有兴趣可以自己去查一下。

这个实验带给人们很多启示,其中一个是,这个社会的恶(在这个实验中是自私),是可以传染的,它会毒害群体关系,尤其是相互信任的关系,对群体内的“善良”构成严重伤害。

我自己曾经有类似的故事。

八十年代有一次我从西藏沿川藏线去四川。因为好奇,也因为好玩,我没有买公共汽车票,而是跟着几个四川农民工一起爬上了拉木头的大货车。货车司机很狡猾,他早察觉车上有人,但选择在荒野的山顶停下车,要求每个人给他10元人民币。我没有选择,只能给钱。但农民工中有两人没有钱,他们说去西藏搞工程却被骗了,身无分文。司机不妥协,要求他们在雪山顶上下车。

我选择帮他们给了钱,在随后的路上,也请他们吃饭。车到四川康定,运木头的货车到了目的地,我准备乘长途汽车前往成都。两位没钱的农民工找到我,求我借钱给他们买车票,并指天发誓,再三保证将还钱给我。我把钱借给了两人,留下还钱的地址。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没有人还钱。八十年代中期,60元人民币相当于一个大学毕业生的月工资。那时我大学毕业三年。

如果我是女大学生,估计当时就被人卖掉了吧。

这件事给我不小冲击,但最后还是选择相信别人,相信善良,这么多年,有好结局的,也有坏结局的。但我决定选择记住那些好的结局,事实上,善最终带来的,绝对是满满的正能量。

正像张海林的那位云南债主说的,善是一种选择,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当我们选择了善,就不能因为有不善的存在而放弃。如果别人对你好你就善,对你不好就不善,那不是选择,而是一种人生交易。

正的宗教导人向善,坚持坚定的选择,就成了信仰。

新年之际,除了祝大家身体健康,身心愉快之外,也祝大家能够坚守初心,坚守自己的善念。

石山简介。(香港大纪元)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