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能消除华尔街的疑虑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月28日,中共证监会(CSRC)副主席方星海主持了与十几家外国金融机构的线上会议。方向西方顶级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的高管保证,中国将在 2022 年实现“可观的增长”,因为中共将今年的经济增长放在首位。

方的保证揭示了国际金融界对中国经济的深虑。就在当日,在与中共政府进行“第四条磋商”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年度评估报告,指中国经济失衡情况加剧,导致向消费驱动型增长模式的转型延迟,并将中国2022年经济增长预期从之前的5.7%下调至4.8%。

而之前,世界银行已两次下调对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率的预测。2021年6月,预测为8.5%;10月,下调至8.1%;12月22日,则进一步下调至8.0%,同时还将中国2022年GDP增速预测从原先的5.4%下调至5.1%。《中国经济简报:经济再平衡——从复苏到高质量增长》报告称,当前中国经济面临三大挑战:第一,经济增长从外需拉动转向内需拉动,从投资和工业主导转向更多依靠消费和服务业;第二,从以政府领导和监管为重心转向让市场和私营部门发挥更大作用;第三,从高碳经济转向低碳经济。从中期看,中国实现高质量增长需要在多个方面促进经济再平衡。

事实上,不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就是华尔街投行,包括高盛(Goldman Sachs)丶摩根大通(JPMorgan)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等,都曾于2021年8月9日下调了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稍后,9月21日,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下调了对中国未来三年经济增长的预期:2021年GDP增长率从8.3%下调至8.0%,2022年预测从6.2%下调至5.3%,2023年预测从6.0%下调至5.8%。当时,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和荷兰国际集团(ING)表示,中共当局目前的政策支持不足以应对中国经济面临下行风险。国际评级机构惠誉也将中国今年经济增长预测由之前的8.4%,调低到8.1%。

众所周知,中共高调宣布2021年国际资金潮水般涌入中国,如在2020年中国利用外资规模逆势增长6.2%达9,999.8亿元人民币跃升至世界第一的基础上,2021年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11,493.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4.9%;外资持仓人民币债券(超过4万亿人民币)、A股(北向资金连续12个月净流入,累计净流入约4,322亿元)创纪录。

但是,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却每况愈下。来看中共官方数据(且不论其真伪):一季度同比增长18.3%,二季度增长7.9%,三季度增长4.9%,四季度增长4.0%;全年经济同比增长8.1%。

这就表明,无论是亮丽的“出口景气”( 2021年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39.1万亿元人民币,首次跨上6万亿美元台阶,比2020年增长21.4%),还是巨大的外资投入,都无法有效提振中国经济。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已经病入膏肓。

这里顺便说一下IMF的“第四条款磋商”,即根据IMF协定第四条,IMF每年会向其成员经济体派遣一个工作小组,与所在经济体的政府就当地经济发展情况和政策进行讨论,提出评估意见并撰写报告交IMF执董会讨论。2021年10月28日至11月10日,IMF团队与中方以视频会议方式进行了2021年的第四条款磋商,“代表团与来自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银行的高层官员、私人部门代表和学术界人士开展了极富建设性的坦诚对话”。 磋商结束后,IMF声明“中国经济复苏进展顺利,但复苏进程并不均衡且势头放缓,下行风险不断累积。”基调远非乐观。“第四条款磋商”的影响是相当大的。

因此,把中国视为规模空前新兴市场的华尔街和国际金融界,对中国经济现状和未来走势的忧虑可想而知。这就是为什么召开这次中共监管当局与顶尖国际金融机构线上会议的原因所在。

会上,方星海保证经过2021年监管严厉打击后的中国经济前景。这不是方的第一次保证。去年9月16日,在闭门的第5届中美金融圆桌会议(CUFR)上——此次会议长达3个半小时,以在线方式举行,约有35人参加,包括华尔街顶级公司的高管,会议讨论追求透明度与长期稳定的问题——方星海为中共当局近期整肃各大行业的监管措施辩解。他称,这并不是为了限制国内民营企业,也不是为了与美国或国际金融市场脱钩,相反是为了加强对面向消费者的平台公司的监管,这些公司在促进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推动的“共同富裕”上具有关键作用。

似乎,当时华尔街一定程度上接受了方的辩解。这从2021年各大国际金融巨头在中国大举投资的行动上得到印证。

不过,这次方称中国将在 2022 年实现“可观的增长”,就不一定能令华尔街信服了。

第一,IMF “第四条款磋商”报告基本代表了国际金融界的共识。IMF认为,不太有利的比较基数、消费疲软、房地产投资下滑带来的阻力将成为2022年拖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而IMF审查部分列出的评估结果反映出,一些经济学家和官员们越发担心,中共国家对经济的更大干预活动可能会阻碍中国的“高质”经济增长目标。

第二,对中共政策的担心。去年11月17日,《纽约时报》中文网刊发 “华尔街银行终于进入中国,但这能维持多久?”一文说,“六位由于政治敏感性而拒绝公开谈论其业务某些方面的华尔街银行业高管表示,尽管他们对中国最新的金融开放措施表示欢迎,但他们清楚地意识到,中国政府随时都可能取消他们的业务权。”的确,既然中共能对阿里巴巴、滴滴等等国内的大企业采取强硬的手段,为什么就不会对外资企业采取剧烈措施呢?

历史总是有记忆的,历史也总是可能重复的。2022年的中国是个大变数,华尔街的疑虑恐怕难以消除。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