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围剿万亿影子资金 “诸侯”经济终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09日讯】中国新年假期,有大陆的公务员朋友说,现在每个月的工资到账后,他用这个卡干了什么,不仅他太太知道,就连中共纪委的人也都知道了,这位朋友感叹自己简直像个透明人,就连弄点私房钱都没那么容易了。而且,中共现在还不只是盯着普通公务员的小金库,从平民到地方官员的金库,现在都要危险了,在中共的财政收权下,中国各地已经存在了二十多年的“诸侯经济”也将面临终结。


那么,中共是如何一步步加强对全民金库管控的呢?在这种管控下,中共的官员和地方政府又会如何呢?我们今天就来谈谈这些话题。

5万限额、数字人民币 围剿万亿影子资金

很多人可能都关注到最近的一条新闻,就是在中国新年之前,1月27日的时候,中共央行发了一则关于金融机构客户资料管理办法的公告,其中第十条规定,从今年3月1日起,金融机构为客户办理单笔5万元人民币以上,或是外币等值1万美元以上现金存取业务时,应识别并核实客户身份,了解并登记资金来源或是用途。

此外,管理办法还提到,非银行支付机构以开立支付账户等方式与客户建立业务关系,向客户出售预付卡时,“如果预付卡存款超过1万元人民币以上,或30日内资金双边收付金额累计5万元人民币以上、或者外币等值1万美元以上等情况,机构均要开展客户尽职调查。”

这个预约和登记,一方面是给银行时间准备钱,另一方面,恐怕是给银行留出上报的时间,把这些登记信息一边给了中共央行,另一边呢,就是给公安局。

这种类似的规定以前也有,但是从来没有正式发过文,而现在,这个规定成为了正式文件,也就意味着要更严格的执行了。

与此同时,中国的两间民营银行也突然宣布暂停现金服务

1月份的时候,两家中国小型民营银行宣布,将不再提供涉及纸币或硬币的服务。这两家银行分别是位于北京的中关村银行和东北辽宁省的辽宁振兴银行。

中关村银行称,从今年4月开始,将暂停现金服务,包括柜台存款、取款业务以及ATM机上的现金服务。辽宁振兴银行也表示,将采取类似措施,并会从3月份起停止现金服务。

这两间银行的公告显示,中共当局正在选择小型银行开始试点,让银行全面转向数字银行业务。

北京中关村银行和辽宁振兴银行,都是成立于2017年的民营银行。但是疫情之后,大陆媒体曾经报导过,这两间银行2020年的业绩都不理想,相信中共当局选择这两间成立时间短、规模小的银行来试点,对银行本身和中共的银行体系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影响。

振兴银行方面也表示,停止现金服务的决定得到了中共央行的许可,中关村银行则直接说,放弃现金的决定就是为了“加快数字化进程”,继续扩大发展在线服务。

那么,我们看,管控资金存取和银行停止现金服务的消息同时出现,意味着什么呢?

那就是,中共是真的没钱了,在国内的钱都要管起来了。这就是我们开头提到的,以后每个人,从平民百姓到地方官员,谁也没法“藏”小金库了。钱,百姓可以照花,但“帐”中共这儿给记着呢。

百姓的小钱,还不是中共现在急着推出数字人民币和进行资金管控的主要目标,当然,百姓的小钱,中共也是一定要盯着的,因为“韭菜”不会不割,但是要先捞“大鱼”。

中共对这个存取款开始限制和跟踪,是因为当局发现目前大陆的银行体系中有很多漏洞。在大陆坊间,有这么一种说法,就是民间有很多钱,不在中共的银行系统中流动,中共知道有这个情况,但是这些钱它监测不到。而且,据说这个在中共银行体系外流通的资金规模,足以弥补一年土地出让金的收入。根据中共官方的数据,2020年,地方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出让收入,是8.4万亿人民币。

大家知道,数字人民币就是垄断性的控制工具,如果以后都是以数字人民币为结算方式,现金使用量,就会被压缩到一个极小的范围内,那么,中共就可以将市场上流通的资金完全置于监控之内,这样一监控,之前不能见光的钱,也就是来路不明的、不能拿出来用的那些钱,就可以被“作废”了,再也不能流通了。

大家记得,去年12月,中共中纪委网站通报,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的董事陈耀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随后,就传出了陈耀明“私印同号钞票2万亿”的消息,大陆各大网站和媒体也都纷纷转发,虽然中共央行官网称,这都是“谣言”,但是,出来“辟谣”的官宣,反而让外界觉得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对于民间所说的,中共央行体系外流通着大量资金的消息,我们无法确定真伪,不过,在中共系统内,贪腐官员拥有巨额见不得光的钱,这样的事情,却是层出不穷的。

记得早年时,曾看过大陆杂志上的一则报导,有一个地方小官家买了新房装修,当时整栋楼都还在装修阶段,不巧的是,这一家的楼下邻居家,洗手间漏水漏得厉害,就跑去这个楼上的地方小官家查问,但是这一家始终都没人在,这个楼下的邻居没办法,就带着修理工直接闯入了,让人瞠目结舌的是,洗手间里竟然堆满了人民币现钞,很多现金甚至已经发了霉,受惊的邻居报了案,结果也可想而知,这个地方小官去吃牢饭了。

还有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华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在一处房产中存放了2亿多人民币;中共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远鹏,家中搜出的人民币和外币等,也是折合人民币2个亿,清查时,点钞机都被“累”到烧坏了;还有,山西地方金融监管局的原党组书记、局长竟晖被免职时,家里更是发现藏了4个亿的现金。

我们看,这些都是中共体制内的官员,才能有这么多的见不得光的钱,还没听说哪个上市公司的老板,在家里藏这么多钱的。

以前,中共抓钱,眼睛都盯在中共的权贵上,其实,地方上也是有很多“土财主”的,他们的钱很多,而且,还绝不是少数,看看我们刚才提到的落马官员的现金规模就知道了。估计全中国范围内,那些退了休的或是在职的地方财主们,他们的财富要是加起来,也一定是“富可敌国”的规模。其实,这些也都还是冰山一角,真正的大贪都还没有真正曝光出来。

相信中共当局,心里对地方有没有私设小金库的情况是心知肚明,但是金额究竟有多少,中共当局可能未必能知道得那么清楚。

所以,按照这个思路,中共是有用数字货币来控制,挤压灰色地带资金的动机,要么挤出来,将体系外的资金全部收回,收不回来,可能不惜把这些钱作废了,也得把这个控制权拿回手里来。

中共这么干,一边通过金融体系进行监管,一边通过数字人民币监控,百姓和官员的资金就会被晒在台面上,一目了然,每一分钱怎么动的也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同时,中共还可以标榜称,这是在推进国家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不过,水至清则无鱼,在中共体制下养肥的贪官们,如果他们捞不到“鱼”了,能干吗?中共当局想做到哪一步,又能做到哪一步,也都充满了变数。

“诸侯”经济完结

除了这些隐性的小金库恐怕要保不住了之外,地方政府的正规“金库”,也已经全面被中央接管。

去年6月4日的时候,中共财政部、中共央行、国税局等四部门联合发出了一个通知,要求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和无居民海岛使用金等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全部划转税务部门征收。

从去年7月1日开始,该项划转,先在河北、内蒙古、上海等7个省试行,今年1月1日开始,已经在全中国开始实施。

其中,最为外界关注的,是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划转,由税务部门来征收。虽然,通知中并没有指明,以后这笔钱的归属权是否也会属于中央,但是从这些年当局收权的趋势来看,中央先行使征收权,一步步收回对土地出让金的控制权,会是未来的趋势。

在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中,土地相关税种被划归为地方所有;在中共推动房地产业之后,2000年开始,地方政府正式走上了“土地财政”的道路,这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诸侯经济”也由此开始发展。

刚才我们提到了,根据中共官方的数据,2020年,中国地方政府的卖地收入总额超过了8.4万亿元人民币。根据中共财政部的数据,2020年中国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大约是8.99万亿元。也就是,土地出让收入占到了地方收入的比例高达93.57%,反映出地方政府严重依赖土地收入。

20多年过去了,中共开始收权了。不巧的是,现在,却正是中国地方政府日子最难过的时候。

中共在这个时候收了地方的财权,一方面原因,是中央政府手里的钱也越来越少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管控全局;另外,也有为下一步房产税打基础的可能。

不过,中共一步一步地把地方明里、暗里的“小金库”不是没收了就是废了,地方诸侯能干吗?会不会造反呢?而且,随着中央跟各个地方政府的矛盾越来越激化,地方政府会不会把这股怨气又转嫁到民众身上,借机再搜刮民脂民膏呢?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沺欣
顾问:李庭千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李红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