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纯粹是在侮辱中国网民的智商!”

整理:千百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你们纯粹是在侮辱中国网民的智商!”

这是徐州官方发出性奴案最新通告后一位网友的怒吼,可以说也是成千上万有良知的网民的共同怒吼!

许多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这份刻意选在2月7日深夜发出的通告避重就轻,事实不清,罗辑不通,纯粹就是在糊弄人!

让我们来听听网友们都说了什么:

“第一份通告说女子本地人,是正常结婚;第二份通告说女子是流浪而来,是被收养的,董某简直就是活雷锋;现在第三份通告说是根据婚姻登记资料,知道了杨某侠是云南亚谷村人。三份通告,三种说法。最令人无语的是,第三份报告表明,要查清杨某侠身份,太容易了,只要看一眼婚姻登记资料就行。那么,我就想问问:你们前面做出那样公然说谎的通告,是敷衍民意,还是欺骗民意,这真的不需要负法律责任吗?说出一个谎言,就势必要用更多谎言来掩蔽。只要不真诚不真实,每一份通告都是在挖坑,埋的注定是他们自己。这第三份通告不仅存在太多悬疑,而且也疑似会挖下更多大坑了。”

“看完通告后,我陷入了五里云雾当中:通告说锁链女来自云南某个地区,名‘小云梅’,网友们查了那个地方,属云南的少数民族傈僳族地区,女子名都叫做‘阿’或‘娅’,而不是‘云梅’这个明摆的汉名,锁链女的模样也不是那地方少数民族的样子。而调查的方式居然是当地村民对比照片和口音?三十年前的照片如何比对?锁链女满口牙齿已经没了,口齿不清,如何对比?有着DNA和骨龄等成熟先进的技术手段,为何不用?”

“我去过怒江福贡县,那里的人长相与汉人差异很大,尤其与杨某侠那种骨骼完全不同。那里不会说汉语,没网络,路途迢远难以进入,这些条件正好把人们和真相挡在外面,丰县你真行,亏你们动破脑子想出这么一个地址”

“云南怒江地区开发晚,福贡县(含亚谷村)的中年人能把汉语说流利的没有几个,中年杨某侠神志不清,居然也能蹦两句流利的汉语‘这个世界不要俺了’……怒江方言(傈僳语、怒族语、独龙语)是藏缅语系,要他们转换成普通话思维,壁垒很高。大家不了解怒江(福贡),不知道他们学习普通话有多么难?打个比方,相当于我们学习德语法语。‘不要俺了,世界这个’或者‘俺,世界不要,这个’。这才是福贡人说普通话的句式。”

“通告里叙述的事情不合常理,非常奇怪:38岁的人因为牙周炎而掉光了牙齿,真的是闻所未闻啊,一个云南小地方的人为了看病,放着很近的省城昆明不去,跑到3000公里外的外省一个小县城?治病的人常去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因为医疗水平高,这个才是我们常见的事实。母亲把自己未成年的孩子交给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带去看病,这已经够离奇了,离奇的是女孩子走丢了之后,这位带路人不理不睬,不报J也不告知她家人;更离奇的是,她的家人也不闻不问,然后时机恰当地死了?父母双亡?”

“既然有婚姻登记资料,那么,这个小花梅姓啥名谁?年纪多大?这很容易说清楚。而这份公告始终以‘小花梅’做代号,是不是很怪异?

小花梅何时办理与前夫离婚的,前夫是否证明她何时开始精神失常,父母双亡是否有兄弟姐妹证明小花梅婚姻和出走?”

“桑某某说是受小花梅母亲所托,带她治病做红娘,这活脱脱就是死无对证的大善人。然而,这个大善人把个大活人弄丢了,竟不报警,不告知其家人,不管不顾,于情于理于法,皆不通吧?。一个走失者,既为告知家人,又未报警,然而,远在东海的桑某某竟然就这么被挖出来了,这个逻辑实在不合常理吧?”

“通告说经过DNA(这次为啥又用先进技术了呢)比对,八个儿子都是杨某侠和董某的子嗣,那么问题来了:大儿子已经24岁了,锁链女现年38岁,那么她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才14岁,我的天哪!不说14岁结婚生子不符合法定年龄20岁,她是怎么领到结婚证的问题,只说14岁生子,那是主动自愿的吗?又说来董家之前就已经精神失常,有暴力举动所以被锁链锁住了,那么,如此暴力情况下又是怎么完成sex交的呢?跟丧失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发生关系,这难道不是强jian吗?而且强暴未成年人,罪加一等!”

“谁告诉你精神病人可以被锁链锁住,关小黑屋?这是非法拘禁,为何视而不见,顾左右而言它? 另外,结婚证是官方文件,为何不公开,这样不就能看到照片上的女子多大岁数,跟李莹是不是同一人,精神状态如何吗?”

“我真诚提醒一下——真的不要再与民意‘躲猫猫’了,更不要学某地用诸如老娘发视频姐姐发微博那种事欺骗民意了,这种丑行,真的有伤国体。其实,在民意的智慧与理性面前,越是不真诚,越是不真实,就越会遭受民意的反噬。”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