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武训家乡骇人听闻的《百日无孩》运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说到中共1979年开始实施野蛮的计划生育政策,不能不提1991年在山东聊城冠县和莘县发生的“百日无孩”。所谓“百日无孩”,无论说它是一场侵犯人权的政治运动,还是一桩丧尽天良、惨绝人寰的杀人血案,总之,它是三十年前在山东冠县和莘县发生的一段真实历史,至今令当地百姓不堪回首。

百日无孩”,说的是从1991年4月起,聊城地区的冠县、莘县为降低当年人口出生率,在冠县县委书记曾昭起和莘县县委书记白志刚的领导下,通过对行政系统的全面动员,要求两县自5月至8月的一百天里,孕妇无论怀的孩子是头胎还是二胎,不问有没有出生证,禁止任何孕妇正常分娩,一个婴儿都不准出生。“绝命”的这一百天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百日无孩”首先是从山东聊城地区下辖的冠县开始的,时任县委书记叫曾昭起。积极追随者是和冠县相邻的莘县,时任莘县县委书记叫白志刚。一个曾昭起、一个白志刚,这两个人在聊城臭名远扬。大人吓唬小孩儿,要说曾昭起或者说白志刚来了啊,那比说狼来了还管用。

曾昭起在冠县当官,老家是莘县的。他爹是有名的“全国劳模”曾广福。虽说莘县的老曾是土生土长的农民,但维基百科称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人物”,可见曾广福和他儿子一样,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用当地老乡的话说,“那爷俩放锅里咕嘟咕嘟一个味儿”。但是,儿子比爹厉害,为保乌纱帽,日后向上爬,他一手导演出了丧尽天良、泯灭人性的“百日无孩”惨案。

1990年大陆开展第四次人口普查,曾对多年超生而没报户口的“黑孩”采取了免费户籍登记,大批超生的“黑户孩儿”纷纷冒出来,幼儿户籍登记数量大幅增长。强力推行了十年的“一胎化”政策,中共发现人口没有按照预期的指标降下来,还发现是农村的计划生育工作明显拖了后腿。之后各地的计生工作排查中,山东冠县全省排名倒数第一,县委被黄牌警告。

转年春天,1991年的4月26日,县委书记曾昭起召开县委扩大会议,通报了冠县计生工作被黄牌警告一事。他信誓旦旦地说:“我已经给聊城市委立下了军令状,如果一年之内计划生育不能由倒第一变成正第一,我情愿接受党纪政纪处理!”

为实现这一目标,曾昭起做了精心的盘算。首先是要敲打属下大小官员,即对计划生育工作消极的那些“懒政”官员,立马免职。

4月26日的大会上,他说完已经立下的军令状,全场鸦雀无声。5分钟过后,全县22个乡镇的党委书记被他曾书记一个一个点将表态,由大到小,由前向后。前两个被点名表态的书记,是已经被列入副县级人选了,所以对曾书记的问话没太当回事,像以往那样嘻嘻哈哈地说,“嗯~不能保证按时完成任务”,理由说了一大堆。曾书记听完后笑着说:“看你们俩是实在人,尽说实在话。很好很好!”随后,把脸向旁边一扭厉声喝道:“来人!”话声一落,四个武警应声而上,两个老乡镇书记的身边一边一个。“铐起来,押下去!”全场人都傻了!!被铐起来押下去的两书记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儿,就不明不白地被送进了看守所。

这个下马威,是曾书记为震慑全县大小官员而精心策划的,目的是告诉他们,别把我刚才说的当作耳旁风,你们要用非常之法,下非常之力,干非常之事,才能立非常之功。才能保住自己头上的乌纱帽。

他还强令公安、武警、计生人员一起上阵抓人,使所有孕妇自5月1日起强制流产,对那些逃避计划生育的孕妇的家人亲戚实行连坐,抓捕、游街、殴打、罚款、做人质。

1991年的冠县,从5月1号起到8月10号的一百天内,全县不准出生一个孩子!据说曾昭起在向地委领导立军令状的时候还说了一句表决心的鬼话:“这一百天里,但凡有一个孩子出生,我就叫他爹!”

有位乡党委张书记从县里回去做了传达,会场立时炸了锅,好几个人问:“那出生了咋办?”张书记说,县委就是这样要求的,你叫我怎么办啊?身边的秘书反应快,马上替书记回答:“生出来就掐死!”一句话全场哑然,谁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由于冠县县医院规模有限,从县医院到百货大楼,沿路密密麻麻新起的帐篷成了全县计生对象堕胎、结扎的临时病房。上岁数的人都记得那些天的场面,从县医院大门外到百货大楼的宜春路上搭满了窝棚,里面都是被抓来做流产、引产的孕妇。

有不少孕妇是怀孕7个月以上、足月的、即将临产的,不少胎儿被引产出来还活着,哇哇啼哭。医生护士见到后像触了电,立时扑过去照孩子头上就是一针,就见小腿儿乱蹬几下就不动了。有的产妇看到这种场面当时就疯了。很多孕妇是第一胎,被暴力堕胎后,身心受到摧残,很多人终生不孕。

冠县县医院锅炉房旁边有两口枯井,当时堕胎下来的死婴被集中扔进两口废井里。据当地居民说,很深的井,都填满了。几年后经过那里,还能闻到腐臭味儿。

因死婴太多,像垃圾一样被医生护士随手丢弃,常见有野狗叼着孩子的小尸体在大街上窜来窜去的。

前面提到的那位乡张书记说过,县委曾书记提供的种种经验,确实很“高明”。比如遇到有需要抄家、拆房,抓人,打人等施暴情形,曾书记一般不动用本乡武装力量,他从80里外的碱窝乡调人来干。外乡人来了,两眼一抹黑,谁也不认识谁,少有人情顾虑,真干起来才可能下得去手。雇来的就是一帮土匪流氓,他们对准孕妇的肚子猛踹。一脚下去,一会儿地上就一滩鲜血,别说保胎儿,连大人的命都难保。

据民间粗略统计,仅冠县、莘县两地,“百日无孩”运动里,就有超过两万人被强制堕胎。这还不包括受冠县、莘县“启发”而采取类似措施的阳谷、东阿等县。

山东的冠县,本有好名声,出过历史名人。距我们最近的是清末的武训(1838年-1896年)他就是冠县柳林镇武庄人。武训为了穷孩子们能读书,他终身行乞办学,身边不留分文,受到朝廷的表彰。这位武圣人做梦也想不到,在他身后,不出一百年,中共的一个县太爷在一百天里,虐杀了上万名的婴孩。

1991年是中国的羊年,如果你去冠县、莘县那边找那年出生的孩子,很少很少。当地坊间称“百日无孩”那个祸乱为“杀羊羔”,上四十岁数的聊城人大概都有耳闻。

莘县当地有民谣流传:

白志刚,杀羊羔,新婚一胎全动刀。

莘县父老人人骂,掘他祖坟恨难消。

伤天害理天不容,天打五雷剐千刀。

有朝一日天睁眼,白氏家族断根苗!

不过,白志刚不是“杀羊羔”的首创者,他的动作比曾昭起稍晚几天。

曾昭起、白志刚的所作所为,就是为追求计划生育的政绩,达到自己升官的目的。事实上他们如愿以偿了,几万“羊羔”的冤魂铺就了曾昭起、白志刚的升迁之路。1992年,曾昭起便升任聊城地委副书记,几个月后转任菏泽地委副书记兼副专员,之后升入省政府做官,卸任前任山东省国资委主任。那个著名的追随者白志刚也爬到了山东省供销社主任的官位。

中共强推计划生育暴政的几十年里,时任全国计生委主任的赵白鸽曾宣称,中共计生委对超生妇女堕胎四亿。其实,这还是大大缩了水的数字。

为实施“一胎化”,中共在全国的各级计生委组织,都设有专门的强迫堕胎的机构。遭绑架的妇女,被捆绑在手术台上,强行结扎、堕胎、引产,野蛮残忍得像屠宰场。如果不缴纳罚款,甚至连麻药都不给打。

中共野蛮的计划生育政策,给中华民族和中国社会带来的巨大灾难正在显露种种恶果,现在各地曝光出的不同版本的“徐州女性奴案”,正是在这种社会大背景下发生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