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要中共担责锁链女只能是美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徐州被锁链缠颈却生下八孩的女人,其凄惨状况超越了人们对地狱的想像和描述,造成大陆持续不断的网上愤怒舆论的喷涌。人们除了对诱骗拐卖妇女的人贩子极度忿恨,必须严惩买家的愤怒呐喊也是声震寰宇。此案暴露出来的买家之凶残邪恶,根除人性的买家对所买女人的残害,不是有心之人可以注视而不深感凄惶的。不仅此案影响程度和烈度远超过往恶性事件,一个与过往相比展现升华的现象,就是对罪犯和原因的追究不限于表面,而是深入到社会体制和控制社会的权势层面。具体来说,就是有大量质询和指责社会体制的责任、当地官府的渎职放纵甚至包庇保护等。尤其是,必须追究惩治当地官府的呼声响亮而持久。

一个严密控制到说什么话、看什么影视的政权,却普遍存在买卖妇女而且穷凶极恶的残害,那么追究这个政权官府不单渎职而就是帮凶,这显然是揪到正主和找到罪恶的根子上了。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种追究惩治怕也只是一些呼喊而已,想要在中共统治下真实贯彻这意愿只能是一枕黄粱美梦。

首先,在大陆舆情汹涌的情况下,中共当局没有一丝追究官员的意思。虽然网上有许多揭发,谈到徐州丰县官员对锁链女一案有罪责,尤其是村乡一级官员包庇放纵罪行,甚至有指官员参与了对锁链女的群奸。而这些指控绝非毫无凭据空穴来风,至少锁链女指着宅院喊出了全是强奸犯,这是强奸暴行给这位刚烈女子留下的深刻创伤。她虽然已经被害得精神失常,但这些创伤遗留的反应却恰好证明罪恶真实存在。中共当局却对这些指控完全充耳不闻熟视无睹,没有任何查明真相追究罪行的意思,明显是要以拖为计混到社会无可奈何的消声。

在如此舆情汹涌甚至盖过举行中的冬奥,大陆当地官府匆忙所做的唯一应对之举,便是编造漏洞百出的虚假情节。前后发布的关于锁链女的四次通告,全是刚被网络揭露谎言又编一份,欺骗社会蒙混过关的意图竟不遮掩。第四份终于承认锁链女是被诱骗拐卖的,所谓的丈夫董某犯下了非法拘禁罪,因此买卖妇女的和董某全被拘禁了。

但是在信息网络时代,随便编点谎言难以蒙混过关。网络已经翻出所谓的董某当年结婚证,照片上的女子不仅五官、年龄与锁链女明显不符,而且结婚证领取日期显示此证就是假的,因为这日期是民政部门不会办公的假期;同时还揭露徐州当地法院,在被拐卖妇女因为非人虐待诉请离婚时,根本无视被拐卖强奸的情节,直接拒绝离婚诉请为买媳妇强奸虐待保驾护航,官府的保护才造成滔天罪恶肆无忌惮。

而且并不仅仅是地方官府掩饰包庇,中共当局绝非不知晓社会的强烈反应,却听之任之地方官府如此包庇罪恶,打压胁迫揭露这罪恶者消失或噤声。从中共掌权之后的历史看,不管是买儿童买媳妇,有一个因为这种罪恶受到法律追究吗?

在中国买卖妇女儿童虽是一项悠久的生意,中共真要制止这令人发指的罪恶也有难度。但是能够将四千万民众圈在村里饿死不去乞讨,能够将一寸土地争夺酿死人无数的农民土地全部归党,认真去解决买卖女人的罪恶绝不是不可以做到的。中共之所以对这种罪恶听之任之,不单因为历史遗留有难度,也因为农村光棍三千万就是中共制造的,是只生一胎的血腥计划生育政策,造成大量弄死、抛弃女婴而致农村男女比例严重失调。

中共对买女人当生殖机器几近视而不见,以至仅徐州丰县就有五万这样悲惨的妇女,而这样的罪恶能够长期存在畅通无阻,其实还有中共统治上的考量和需要。中共不论是夺权、搞运动迫害人还是日常的统治,全需要甚至依赖无所不为的流氓痞子,毛泽东就有专著大夸流氓无产者的革命性。所以中共的统治中始终不乏无赖邪恶之行,也始终为这些恶行留有生存空间,而买女人充当生殖机器只是其中之一。所以对于中共这样现实的丑恶统治,期盼铁链女一案能有真相和确实惩治追责,网络上的期待和努力终归也只能是一枕黄粱美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