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叔涵:中国人心头上的铁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时值北京冬奥期间,徐州八孩母丑闻曝光,举世震惊。这绝不是个案,只是中共国人口买卖恶行的冰山一角而已。文明演进到二十一世纪的网络时代,号称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中共国居然上演令人发指的践踏人权惨剧,着实打脸自诩人权记录比美国好五倍的中共政府,它还正企图借冬奥往自己脸上贴金呢。只可惜,恶棍再怎么装,骨子里依旧是恶:当地政府对此事的淡化和粉饰,尤其是让丑闻的主犯之一为企业代言而成为网红,就充分暴露了中共政权的邪恶本质!

中共国的人口买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就一发不可收,历经四十年的发展,与黄赌毒一样,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产业链:分工明确、协调周密、配合默契。据官方资料显示,早在1986-1989的三年期间,从全国各地贩卖到徐州(丑闻发生地)的女子就达到四万八千一百人,这是多么触目惊心的事实。这还只是被曝光的部分,没有被披露的数字无疑比曝光的部分大好多倍。逐利,是人口买卖的动机。若无暴利可图,就不会有人铤而走险,就不会有人丧心病狂,更不至于将人口买卖产业化!这是明面上的原因,然而,更深层的原因,也是最根本的原因则来自制度之恶,即,中共专制极权制度才是人口买卖恶行的渊薮!

很多人肯定禁不住要问,贩卖人口与专制极权有一毛钱的关系吗?咋一听,似乎在理,只不过,细思之后,就立即触及到问题的根源:中国人的脑海里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权意识,这是专制极权制度的直接恶果。把活生生的人当成商品,就像贩骡子和牛马一样,全然不顾人是有尊严、有思想、有情感的万物之灵长。这是卖方的心态。同样,买方也是如此,老子花钱买来的女人,老子想咋地就咋地,你管得着吗?于是,惨绝人寰的一幕映入世人的眼帘:徐州八孩母项上戴着铁链,牙齿被拔光,舌尖被剪掉,被囚禁在一个冰冷阴暗的房间。长年不见天日,长年被性侵……这是人性泯灭的兽行:泄欲、繁衍!

人权意识的缺失正是长期沉淀的结果,到了中共时代,则将此恶推向极致。正因如此,徐州八孩母人权灾难在中国是普遍现象,只不过由于中共的高度新闻管制,先前不曾被曝光而已。中共口头上喊人民第一,而事实是,人民一直被踩在脚底。统治者不需要牲口有思想,只需听懂命令,卖力地干活就行了。中共最害怕的就是人民有思想。每头牲口都被铁链系着,这也正是系在徐州八孩母项上的铁链!也许有人觉得我偏激,未免把中国人说得太不堪了。中国人现在不是照样可以穿名牌衣服,玩智能手机,坐高铁飞奔,怎么就不是人啦?牲口会有这样的待遇吗?

我还是用事实来说话。古代的事情太遥远,姑且按下不表,就拿中共统治的时代来说事。不要以为那条有形的铁链没有系在项上就真的以为自己是人类了,不,那只不过是类人而已,还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人类文明演进到现代“以电的使用为标志”,人之所以被称之为人,首先是因为有人权。最起码的人权包括人的尊严和人身不容侵犯,人的自由和权利得到充分的保障!试问,在中共国,有谁的尊严能保不受侵犯,刘少奇还是王光美?有谁的人身能免受伤害,是彭德怀还是贺龙?除了习近平的房子,有谁敢保证自己的房屋不被强拆?有谁敢在媒体上随便发表有关人权、自由、民主的言论?显然,中共国之百姓连起码的言论自由都没有,连起码的权利都得不到保证,连起码的思想自由、信仰自由都不存在,而这些只不过是最基本的人权。没有人权,那又跟牲口有什么两样呢!吃,拉,繁衍(有计划地),干活,所不同的就只是会说话而已。连毛泽东的夫人江青都在法庭上公开说,她是毛泽东的一条狗。那么,在中共国还有谁敢说自己不是牲口?!

专制极权制度直接导致了中国人没有人权意识,而中共专独裁制度集邪恶之大成,对人性的摧残比之古代专制极权有过之而无不及,所造之恶也空前绝后。因此,即便历史演进到二十一世纪,中国人的头脑里依旧没有人权意识,只有牲口意识。这全都拜中共长年累月的洗脑所赐。中共不断地向老百姓灌输,温饱权就是最大的人权,以致百姓们错把温饱看成是人权,认为吃饱穿暖就是人了。要是温饱真的是人权,那猪也求温饱,狗也求温饱,猪权狗权与人权何异?这就正好印证了中共只把中国百姓当牲口看:有吃有穿就得了。牲口要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以及信仰自由干啥?正是由于中共营造的这种不把百姓当人看的大环境,直接导致百姓自己也不拿自己当人看。因为被中共长期洗脑,老百姓骨子里就没有人权意识。也正因如此,人就被当成了与骡子牛马无异的商品。既然是商品,那买卖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人口买卖也自然就成了一种生意。时间一长,老百姓就习惯了,不以为是恶,更不认为是犯罪!这,就是中共国人口买卖的人文大环境。根源就是中国人缺乏人权意识,而人权意识的缺失正是专制极权文化结出的最大恶果!

在专制极权的土壤里,即便有良好的人的种子,也结不出人权的果实。这也正是善花反而结出恶果的原因。不是种子的问题,是水土决定的: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中国有人有口,但是,缺乏滋生人权的人文水土。在中共的统治之下,传统的公序良俗遭到史无前例地破坏,七十多年来中共所做的就是改善从恶。故而,在中国人的头脑里产生不了人权意识,只有牲口观念。

专制极权制度结出的另一恶果就是官本位的文化,这也是导致徐州八孩女子人道惨剧的直接原因。所谓官本位,就是一切以官为中心,一切都依照官的意志,无论是非黑白。官本位的实质就是权力决定一切,老百姓无权,一直都是被宰割的对象。如果徐州当地的官员有所作为,以公权力推行正义,那么,悲剧就不会发生。人们不禁要问,人口买卖是赤裸裸的犯罪,当地官员为何视而不见,听之任之,甚至百般庇护?因为在极权专制下,官员本身就是邪恶的代表和化身。当今中共国,官员就是中国社会最大的黑恶势力。民间的所谓黑社会团伙,跟官员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与民间黑社会不同的是,官员们是大摇大摆、肆无忌惮地作恶。

从现实层面上看,官员不作为主要基于以下两个原因。第一,官员与当地黑恶势力勾结从人口买卖中受益。官员的切身利益就是升官发财。与黄赌毒一样,人口买卖正是官员们的一条财路,谁会自断财路呢?无论是人贩还是买家,都需要得到官员的关照,因为官员手握权力。如果人贩和买家不给官员好处,那么,官员会堂而皇之地依法严惩,让人贩和买家均无利可图。这样,人口买卖就不可持续,更不可能形成巨大的产业链。在中共国做生意,不管是做什么生意,只要想做大、形成规模,必须勾结官员。这是一条铁律,黄赌毒如是,买卖人口亦如是。第二,官员不是人口买卖的直接受害者。换言之,那些被卖的女人绝大部分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草根家庭。不要说中高级官员的女儿没有被人贩卖过,就连村官的女儿也没有一个被拐卖过。由于官员没有切肤之痛,故对人口买卖更加漠视。我这样说,并非希望官员们的女儿被拐卖,旨在唤醒官员们内心仅存的一丝良知,换位思考一下,站在受害者的角度看待这一问题。

只有官员们深切体会到受害人的痛苦才能真正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有身先受过,方才有感同。不被刀捅,永远难以理解被捅的滋味。官员们不吃地沟油,官员们不喝毒奶粉,官员们及其子女不打假疫苗,食品和药品安全至今也无法保障!在中共国所有的煤矿区,矿工们最盼望的时刻就是矿务局领导来矿区检查工作。领导在矿井下的时候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起塌方事故,因为每当领导下矿井时,安全措施都特别到位,塌方事故绝对不可能发生。只可惜,领导只是偶尔到矿井秀一下,故而,中共国的矿难就时有发生。我们不妨设想,要是常有各级官员的女儿被拐卖,甚至连习近平的女儿也被拐卖,官方会坐视不理吗?结果可想而知,一定是从严、从重、从快狠狠打击。只有官员也成了罪恶的受害者,罪恶才可以得到有效地遏制。

专制极权制度和文化以及深入骨髓的牲口观念就是所有中国人心头之铁链。只有摒弃专制极权的文化,废除专制极制度,抛弃脑海中的牲口观念,让人权意识植入中国人的心田,成千上万的类似徐州八孩母亲的人道灾难才不会重新降临。

去掉项上的铁链只需二秒,而去掉套在我们心上的铁链,一条长久锁住中国人精神铁链,谈何容易?七十多年来中共一刻也没停止加粗、加固这条铁链,然而,我们唯有砸碎我们心上的这条坚固的铁链,我们才能成为真正的人类而非中共专制极权之下的类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